环球视野
法制网首页>>
环球视野>> 国际时评>>
两个独立日难填美国历史沟壑
发布时间:2021-07-06 10:43 星期二
来源:新华社

新华社记者徐剑梅 邓仙来

7月4日是美国第245个独立日即国庆日,华盛顿纪念碑下升腾起绚丽烟花,映亮当年黑奴参与建造的国会和白宫大楼。

与往年不同,今年开始,美国不再只有一个独立日。6月中旬,美国国会通过纪念美国废除奴隶制的《6月19日国家独立日法案》,将美国最后一批黑奴获得解放的日子冠以独立日之名,新增为联邦假日。

两个独立日相隔仅两周,但其间隔着深深的历史沟壑。

时光荏苒,美国从18世纪建国、19世纪南北内战,一路走到21世纪20年代的今天,明面上的奴隶制和种族隔离制度已成历史,但从基础设施建设到住房和教育,乃至刑事司法制度和经济机会,不同程度的隐形种族隔离仍然存在,广泛的系统性种族主义久为民权人士诟病。福特汉姆大学教授埃尔南德斯说,时至今日美国种族歧视问题仍令人担忧,对很多遭遇仇恨犯罪的移民或厌倦政治争斗的民众来说,独立日的庆典失去了其应有的意义。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社会分裂和党派对立加剧。去年新冠疫情肆虐中,明尼苏达州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肖万“跪颈”而死,激起半个世纪以来美国规模最大、持续最久的反种族歧视抗议浪潮,要求反思和清算系统性种族主义的呼声高涨。在这一浪潮推动下,肖万成为几十年来美国罕有的因对黑人滥用暴力被判重刑的白人警察;6月19日这个象征美国奴隶制终结的纪念日成为美国又一个独立日;尘封百年的塔尔萨种族屠杀事件——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屠杀黑人事件之一,获得广泛报道和纪念。拜登政府还颁布一项在全美范围内推动种族平等、缩小种族间财富差距的计划,并致力于推行在全美公立学校设立“批判性种族理论”课程,让青少年了解美国种族历史上黑暗的一面。民主党掌控的国会众议院日前再度通过移除国会大厦内美国历史上维护奴隶制人物的纪念雕像的法案。

但总体上,美国在种族问题上的改变仍然浮于表面,深层次变革阻力重重。以弗洛伊德名字命名的警务改革法已在美国国会参议院搁浅数月之久;一些共和党主政的“红州”颁行地方法规,阻止本州学校教授“批判性种族理论”;围绕如何看待和讲述美国建国和蓄奴历史,左右两翼纷争不已,难有定论。而政客们则着眼于2022年中期选举和2024年大选布局,为一己政治利益而大做文章。

美国种族问题的复杂性,不仅在于被高度政治化,还在于与枪支泛滥、暴力犯罪等社会问题紧密交织,同时也是一个严重的经济问题。作为蓄奴制历史的后果之一,黑人家庭在美国最贫困群体中所占比例一直过高;而教育、住房到医保等几乎所有指标相对白人都处于劣势。今年6月份发布的白宫数据显示,目前美国黑人家庭所拥有财富中位数,仅约为白人家庭财富中位数的八分之一。

肖万量刑时,弗洛伊德的弟弟菲洛尼丝·弗洛伊德当庭表示:“你的肤色不应该决定你是谁,它永远不应当成为一种武器。”但骨感的现实是,肤色仍然影响着包括黑人在内的很多少数族裔民众的成长与命途。记者在美国南部出差时,曾遇到一名大学毕业的黑人女子,回到家乡城市找不到工作。她谈到原因时说,在当地,很多公司看应聘者名字就能判断其肤色,无声无息就拒绝了你。一名美国媒体人士也感叹说,在美国,白人的特权不仅仅只是财富或地位,更是社会观念上的“无罪推定”——你是白人,你就会是个好雇员,会按时付房租,不会进商店偷东西。

从6月19日到7月4日,美国这两个独立日之间,仍然有着鲜明的裂痕和距离。

新华社华盛顿7月4日电

责任编辑:吴琼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