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杨良宜:致青年仲裁人
杨良宜
发布时间:2020-10-26 15:21 星期一
来源:

今天我将用不到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给在座的各位进行演讲。我希望通过表达我自己的感受,来助力中国年轻的仲裁员,法律的年轻人能够走一条更直的路。

第一,仲裁人如果要走到国际去,则必须要知己知彼。我们伟大的祖先告诉我,也是我经常喜欢挂在口里面的一句话,即永远要为打仗做准备。这里的打仗是是文斗,大家多一块利益来抢夺,即便在不是斗争的时候,大家彼此要做朋友也是必须要知己知彼才可以。

因为我们只有彼此存在共同语言才可以做相互尊重的朋友。因此,中国仲裁人在走出国门的过程中,必须要拒绝拿来主义,并且我们需要培养大量的仲裁灵域的青年人才。

第二,青年仲裁人需要了解国际。我们需要知道整个国际领域适用的是国际商事法律,因为国际商事法律是国际商事正常运转的基石。此外,从历史的角度看,国际商事法律是指普通法和英国法,是我们在过去几百年的历史中从未接触过的法律,而这些法律,在西方那些所谓普通法法制社会里,基本每个人都是受英国法和普通法、美国法等等推广。所以法律的问题、法律的思维,也贯穿了整个政治,整个社会,当然也包括经济的方方面面。因此我们要走出去,特别是年轻的仲裁员跟年轻的律师走出去才能够把自己做到与国际接轨。

要做到这点也不容易,因为我们生活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教育,不同的文化。这样一来要学习要讲中文、走出去要讲英语,思维同样也一样,要讲中国自己一套的法规,走出去国际也要接受国际一套的法律,特别是英美法。这里面就要通过钻研,所谓钻研在细节,一定要好好的学习国际的商业法律。

大致上,国际的思维主要在三个领域:

第一,合同法。合同法特别的重要,所有的商业关系全部是由一个合同、一个合同串起来的。不要说商业环境了,就是日常的生活中的很多方面,很多都是跟合同有密切的关系,所以掌握了西方国际合同法就了解合同到底怎么样解释,怎么样订好合同,将来损失怎么样计算。换句话说,有合同关系等等。

一旦准确掌握有关合同相关的法律内容,我们处理各种问题的时候,都能够快速高效解决。同时我们做每件事情也会知道后果,怎么去减轻严重的后果,怎么去真正的把自己放在最好的定位等等。

青年仲裁人如果掌握合同法的相关法律知识,可以说其开始在国际层面上全面考虑问题,国际上合理更合乎逻辑的也配合时机,国际上的时机做法和整套的思维。所以,要走向国际,无论是法律界人士,还是经商的人都必须要掌握的合同法律思维。

第二,证据法。在法律纠纷里,有了证据就针对事实了,换句话说,包括自己将来要主张的事实就要保护对自己有利的事实,那你就知道怎么样每一个情况之下保留自己有利的证据,以及不制造一些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第三,仲裁法。我们也知道在国际商业的关系中,以及国与国之间商业的关系,一旦产生纠纷,则几乎全部由仲裁来进行解决,相比之下,通过国家法院审理解决的情况甚是少见。在国际商事领域还是以英美普通法为主。

目前世界上最大跨国中,中国律所所占比例不多。在全球律所规模排名表中,能跻身前200名的中国律所仅有几家。

仲裁法也很大程度受英美法律体系的影响。同时仲裁法也是和很多部门法律交叉,内容上也相互融合,贯通,因此作为一套体系规则,如果青年仲裁人不熟悉合同法和证据法,那仲裁法也不可能掌握的有多好。

我现在国际商事领域适用的国际商事法律和中国法律有何不同?可以说它们二者之间在理念上、作法上皆有很大差别,特别是在理念上有相当大的差异,同时由于中国人和外国人在思考分析法律问题时存在差异,这些差别决定了中国青年仲裁人必须要走出去能与国际接轨,并且要知己知彼。知己是中国自己的一套,知彼解决另外一个脑袋,讲中文跟讲英语的道理也差不多。

因为非常宝贵的时间关系,举几个例子,还有很多重要的发言要跟得上来,就随便挑一两个讲一讲。

第一,合同法。大家都知道中国,包括中国在内,几乎所有国家的合同法都非常强调合理。因此在很多处理的仲裁、处理案件,双方都不断的强调合理。虽然在西方国家纠纷当事人也要求合理,不过他们对合理的定位没这么高,而且最重要的是,和我们相比,他们对合理的理解是截然不同的。

在国外纠纷当事人认为最重要的合理是肯定性,其中一个肯定就是合同定了什么、规定了什么、写明了什么,去跟合同解释就是合理,还有文字那些。不要说对双方带来肯定性,大家花了这么多时间、这么多心思定的合同,还有第三方、银行融资那些都依赖合同到底写了什么东西,所以为后来各种的因素讲到底合理不合理。

时间不多,举一个合理的例子。现在经常看到中国公司会在商业合同里边坚持以中国法作为合同的适用法,如果提出争议去找仲裁员,两边合作不少。如果跟中国思维的仲裁员,换句话说,他们很多时候合同条文不大领会,至少感觉到不是太重视,很强调合理不合理,也看到一些精明的律师在双方争辩的时候强调其他因素的合理不合理,英美法是国际上不考虑的。如果跟外籍的仲裁员坐在一起,就算是适用中国法,他们得出的结论也是跟适用英美法同样的道理。恐怕讲的没有太细,也不准备花时间讲。

意思是说,中国公司不要以为争取适用法是中国法就可以解决问题,更重要的还是在委任仲裁庭。如果仲裁庭委任到了,是中国思维的仲裁员,很可能判出来的结果合理不合理看法就配合中国想法了,如果是外籍的仲裁员适用中国法,他们得出来的结果跟国际英美这些想法合理不合理是一致的,就可以显示出分别了。

第二,证据法。也经常听说,换句话说,中国人不是太讲证据,相信大家也有很多感受。中国公司的文件证据保留也很少,很多都是以讲了话就算了,最优质的、最强的文件证据没有留下来。证据法是很复杂的课题,经常到外国去取证,国际上差不多有十几种不同的办法国际取证,也有美国本土的法律,也有英语,还有仲裁法也可以帮助国际上相互取证。这些都要掌握,才能够在国际走出去掌握到证据,能够保留自己主张真相的证据跟怎么样取到证据。

第三,仲裁法。国际上跟中国诉讼法不同的一套,因为英美为主,还是对抗式的,对抗式也是中国要习惯的。为什么?我觉得对抗式是一套东西培养出很厉害的国际斗士,习惯对抗的律师和商人等等那些每天都在对抗,每天的对抗当然不是武斗,是文斗。那文斗对方讲什么就知道怎么应对,至少知道怎么为自己辨。如果不习惯对抗,有理说不出来,好像人家讲的都是谎言,可你又不知道怎么去对抗。可以看知道不只是法律,日常生活也经常见到有这样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应该走出去国际的人要习惯这套对抗制,大家每天都是在斗的,他们是一种文斗。换句话说,除了斗争之外,大家也有共同语言,也可以做好朋友的,不是往往每一方面都是自己,也有很直接的一方面。

怎么样学好这一套体系?所谓商法。我自己走过的路,第一,最重要的是基础打好,学习等于扒了一层皮。第二,同样重要的,换句话说是上一层楼更重要的就是时机磨炼,背景是社会。基础好的话,磨炼做几个案子,跟了几个有水平的仲裁员、律师一起做很快就上一层楼了。中国第二个条件一点都不缺乏,现在中国遇到的各种案子确实多的不得了,大家也有机会磨炼,所以给年轻好机会有机会磨炼。

地域方法,因为历史的各种原因,我们知道要把基础思维学好比较困难一点。所谓传统的做法,也三十年了,看到中国有大量的学生出去,很多是学硬件,也有学软件的。可以看到普通法就英美这一套的重要性,虽然没有统计,感觉出去海龟的那些学生学法律绝大部分还是去普通法国家,就是所谓的加拿大、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等那些。从这一方面,可以看到不是最重要的渠道,因为你的背景到外国去也只不过一两年、两三年,学习是要一生的。

这样一来,现在国际环境也可以看到大门正在关上,一开始的时候就讲高处不胜寒,我自己有点心急了,很希望在中国大学跟其他各种环境尽快能够建立一套掌握国际法律,说到底就英美这一套思维跟法律。我希望早一点早期的时候培养年轻的讲英语同样的,甚至因为时间性、国际环境更加逼近,表示我们要学得更快。

我自己也走这条路,也不是到外国去学那些,就是靠自己看大量的书。英美法那些深入研究好像扒了一层皮来学,没什么了不起,中国年轻的那些勤奋跟思维聪明,我觉得我们很快希望能够在五年,甚至更短的时间涌现出一大批能够上得去的人,让勉强在高峰的人不感到高处不胜寒。

谢谢!

责任编辑:武卓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