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王文英:贸仲香港仲裁中心的改革与创新
王文英
发布时间:2020-10-16 18:02 星期五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2020年9月23日,由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中国人民大学、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北京市律师协会联合发起的2020年中国仲裁周青年仲裁论坛暨第八届“中伦杯”全国商事仲裁征文大赛颁奖仪式在国际商会大厦成功举行。

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王承杰,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兼法学院党委书记、院长王轶教授,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民庭庭长马军,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邹永贵,中华全国律师协会仲裁与调解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曹丽军以及来自各地的仲裁工作者、仲裁研究者、仲裁征文大赛的获奖者参加了此次活动。

来自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香港仲裁中心以及海南仲裁中心秘书长王文英博士在圆桌讨论环节进行了精彩的发言,以下是其发言内容摘要:

大家都知道贸仲是依据1954年决定设立的仲裁机构。贸仲是在1956年设立,自设立60多年以来,几经风雨,矢志不渝,坚守着中立的争议解决机构的定位,秉持当事人意思自治、专家裁判、追求效率公平,为中外当事人提供公平、公正、高效的争议解决服务,是贸仲的根与魂。中原虽改,丹心不灭,从未变过。唯变不变,我们也知道发展是变和不变的统一,是传承延续和改革革新的统一。60年来,贸仲根据当事人的需要和争议解决的需求,不断的改进方法技术和程序设计,以期持续强化提供争议解决的能力。贸仲的第一部仲裁规则是1956年的仲裁规则,这部规则比中国仲裁法还要早40年左右。基于当时的时代背景,贸仲1956年的仲裁规则有一些不尽人意之处,至今看来还有很多的亮点是可圈可点的。60多年来,贸仲成长的过程中,创造过了很多的第一次,也不断的刷新了自己的记录。时间有限,我仅就这些变革中最重要的几个变化,来跟各位来分享贸仲对于中国仲裁制度的贡献。

1.第一次在仲裁员名册中选聘了非内地的仲裁员。

2.在规则里首次明确规定了仲裁员的披露和回避制度。

3.首创将仲裁与调解相结合制度,其也称为“东方经验”。

4.引进了视为送达。视为送达的概念是借鉴了联合国贸发会示范法的规定把视为送达引进了规则。

5.裁决草案核阅制度,也是借鉴了ICC的有关做法,使仲裁机构的机构仲裁特色更加的明显和强化。

6.简易程序。贸仲规则里第一次规定和引进的。

7.仲裁庭对争议管辖异议的决定权。贸仲仲裁规则里面第一次规定了仲裁庭对仲裁管辖权异议的决定权,大家知道中国仲裁法把这个权利是给了仲裁机构和法院的。在特定权益下,贸仲把这个权益委托给仲裁庭作出,也是跟国际上的一些做法相同的。

8.首次给予当事人仲裁册外选定仲裁员的权力。

9.首次区分仲裁地和开庭地点,也是贸仲第一次。

10.机构规则默认的适用,后来也被ICC引用了。即规定如果当事人选定了贸仲,就默认适用贸仲的仲裁规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些变化。

香港仲裁中心也引发了很多的变化。因为大家都知道2012年的9月24日应香港政府的邀请,贸仲在香港设立了香港仲裁中心,明天9月24日是香港贸仲的生日。贸仲香港仲裁中心(简称香港中心)的诞生创立了一国两制下,一个仲裁机构、两种仲裁制度的仲裁机构的管理模式,方便了当事人在贸仲大的框架下对争议解决服务的选择。香港中心设立在香港,仲裁地默认是在香港,除非当事人另有约定。因为仲裁地在香港,所以,贸仲香港管理的案件仲裁的程序适用法是香港的法律,司法的监督如果想撤销贸仲香港的裁决是提交香港的法院。香港中心设立以后带来了很大的变化。其中首个变化,其从一开始设立起就把仲裁员的报酬和机构的管理费用剥离开来,意味着仲裁员的费用是透明的,当事人知道哪些钱是给了仲裁庭,仲裁庭的报酬是多少是非常透明的。

第二个变化,则意味着申请人要提请仲裁的时候,可以先不考虑仲裁庭或者仲裁员的报酬,只要缴纳了仲裁机构管理费,而仲裁机构管理费是在贸仲香港管理的案件中仲裁整个费用占比最小的。

第三个变化,香港中心也引进了真正的推荐名册制,当事人可以在贸仲的名册之外选定仲裁员。大家注意一下,刚才也提到贸仲在2005年的时候已经规定了当事人可以在名册之外选定仲裁员,为什么香港中心跟总会和内地的其他分会有不同的地方。其中主要区别在于香港中心的仲裁案件一方当事人不用和另外一方当事人达成和议,就可以在仲裁员名册之外选择仲裁员。一方当事人可以禁止选择名册之外的仲裁员来作为仲裁员,而内地因为仲裁法的一些要求是需要当事人达成和议以后,才能够在名册之外选定仲裁员。也是由于香港仲裁条例没有对于仲裁员名册的要求强制性规定所带来的一些变化。多元的审理方式,取决于仲裁庭和当事人的选择,贸仲香港仲裁中心包容了不同的审理方式,贸仲香港案件的经办人也有能力经办来自于不同法律、适用不同程序的仲裁案件。

顺便提一下香港中心的团队,这些同事至少拥有两国法律的法律背景训练,至少拥有两国法律的从业资格,其中一些骨干的本身在加入贸仲香港之前都在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做过律师,所以这样的团队是有能力应对不同的案件程序的管理要求。管辖权异议决定权,跟总会的管辖权、决定权是有点不同的。香港中心因为适用香港仲裁条例,仲裁管辖权异议的决定权直接是属于香港中心的仲裁庭,而不需要香港中心来授权,直接是由仲裁庭对管辖权的异议来做出决定的。刚刚有一个案子做了管辖权决定,仲裁庭在发放管辖权决定的时候,同时通知双方当事人,如果双方当事人对管辖权决定有异议的,可以依据香港仲裁条例第34条第一款,在收到管辖权决定后的30天提请香港高等法院的原诉讼法庭做出决定,跟规定是不太一样的。紧急仲裁员程序和第三方资助仲裁、知识产权仲裁,这三个是因为香港的仲裁条例对香港有关的争议解决有新的变动。比如说,在香港仲裁条例明确的说,紧急仲裁员在香港或者香港以外作出的决定应该强制执行,在香港的仲裁条例里有明确的规定,香港中心在适用紧急仲裁员程序方面是有法律依据的。

第三方资助仲裁要特别跟各位介绍一下,香港中心从2013年开始就研究第三方资助仲裁的问题,并且是应该在2016年出台了《贸仲香港第三方资助仲裁指引》,是第一部由仲裁机构出台的关于第三方资助仲裁的指引,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好评。知识产权仲裁也因为是香港的仲裁条例里面明确的规定了知识产权争议是可以仲裁的,而且知识产权争议的裁决不能只是因为是知识产权的争议就不被执行,法律依据来说知识产权争议的可仲裁性得到了法律的肯定。

香港中心对于临时仲裁的机构有专门的程序规则,同时明确仲裁机构是可以支持临时仲裁的相关服务,指出支持的内容包括,如果当事人要求贸仲香港来替他们指定仲裁员,经常仲裁的时候仲裁员指定达不成一致,由我们作为仲裁机构指定机构的时候,香港中心是可以作为指定机构来指定仲裁员。如果双方当事人对仲裁庭组成的人数不能达成一致,香港中心可以替双方当事人来决定仲裁员的组成人数。对仲裁员提出的回避的一些申请,香港中心也可以做出相应的决定。

对于两地保全安排,刚才马庭长已经说过了,去年的4月2日杨万明副院长和郑若骅司长所签订的今年10月1日来实施的条例就对此进行了规定。香港中心作为六大机构之一,对香港来讲也是非常利好的仲裁发展的举措。

香港中心最新出台了《香港机构仲裁50问》,非常详细的跟各位介绍了香港中心、贸仲、内地其他仲裁机构不同的地方。该文件之所以是个亮点,是因为它是问、答、例的方式,有问、有答,还有例子都是实践过程当中的案例,各位可以在网上搜索。疫情的变化也给仲裁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变化,主要包括网上立案和疫情期间程序指引,再是贸仲智慧庭审平台和线下网络平台。

由于贸仲是由各地分支机构所组成的庞大组织网络,最年轻的分支机构是在今年9月8日刚刚挂牌的贸仲海南中心,承蒙信任我在担任贸仲香港秘书长的同时也担任贸仲海南中心的秘书长。很巧的是贸仲海南是在海口,海口和香港的英文缩写都是HK,很巧两地都是自贸港,将来肯定会有很多合作的空间,希望这两个分支机构本身就是同气连枝,一定会深度合作为国家自贸港做出贡献。

香港中心的庭审案例,大家都提到过,图谱也都不陌生。在香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香港中心开庭审理的图,当时贸仲案件的三位仲裁员都在香港,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也都在香港,不同的是证人一个在福建、一个在澳大利亚。当时香港规定同时聚集的不能超过8个人,贸仲香港在开庭的时候在本身的现场安排了三个开庭室,主开庭室由仲裁庭和双方当事人的两名代理人,一般都是他们的事务律师和出庭律师,保证主开庭室里面只有七个人,不会违反香港的防疫强制措施。另外当事人在贸仲香港的另外两个开庭室里面开庭,通过视频连线来开庭。在福建的证人,当时根据仲裁庭的要求,为了证人作证的适当性,是由贸仲福建分会来提供技术和人员支持,是由福建分会的经办人来见证证人在线作证。澳大利亚证人,是对方当事人聘请的当地律师来做了见证。整个来讲,证人作证的过程是在双方当事人都认可的情况下,以适当的形式来进行的。

跟各位报告的就是这些,唯变不变,根与魂不变,变的是末,是方法、是路径,贸仲的根与魂是公正、公平的为中外当事人提供高品质、高效率的争议解决服务。秉持这个不变的目标,贸仲将一如既往不断更新、革新,保持青春的竞争力,以及在厚重积累上的创新能力,为满足当事人的争议解决需求和市场经济发展的要求而不懈努力。

谢谢各位的聆听!谢谢!

责任编辑:武卓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