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线上开庭——仲裁实践的创新发展
JUAN Fernandez ARMESTO
发布时间:2020-10-16 18:01 星期五
来源: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

Geraldine  FISCHER(国际争端解决中心总法律顾问):大家好,我是我是ICSID的法律顾问。我们是仲裁界都有讨论技术的发展前沿,以及近阶段我们开始进行的仲裁的实践。

在过去两个月内,我们确实学习了很多如何应用到整个仲裁的领域科技。现在我们要先看一个视频,这个视频包含有关线上庭审的意见和技巧,这些都是出自都是参与过线上的仲裁员意见。视频结束后我会邀请各位对此进行点评同时,我们也欢迎各位的评估。

我们还想要给大家简要的介绍一下这个视频的仲裁员,我们听一下全世界的意见。

参与发言的嘉宾有:

JUAN Fernandez ARMESTO律师,Albert Jan VAN DEN BERG国际仲裁员 律师,

CAVINDER BULL律师,Joan DONOGHUE国际法院法官,

Dmitri EVSEEV律师,jean Kalicki独立仲裁员,

KEVIN KIM律师,TOBY LAUDAU英国大律师 仲裁员,

LARS MARKERT律师,Yoshimi OHara 律师,

Sylvie TaABET加拿大贸易法律局 法律顾问、司长

David UNTERHALTER 南非高等法院大法官,

Mohamed ABEDL WAHAB 律师


第一个问题:如何决定这个仲裁规则是否适用上开庭?

Geraldine:我的观点需要测试仲裁庭的争端放是不是选择了线上的选项,应用于不同规则需要进行测试,这样一个规则和规范是不是应该被应用到科技和不同领域,我觉得这个也是很难去应用和应对的,这个并不是必须的,我们可以需要在线上线下会议进行应用。

JUAN:线上开庭技术技术网络需求,都需要的设备电脑、网络连接,也推进伊塔网时速更好更靠铺还需要有一些各种各样的联系方式让线上开庭更容易。

Geraldine:从技术的角度上你需要一些专业人员,如果在厨房进行开庭,肯定不是一个非常或的开庭方式,你需要一个专业的设备,有非常好的麦克风,有很好的耳机,

Albert:我现在是在布鲁塞尔我的办公室,这个是我所有线上开庭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屏幕是非常大的,我不是说一个我是用一个屏而不是两个或三个,这样情况下可以实施了解线上开庭到什么情况,软件可以让你很好的应用,在右边的话我们也可以看到我打打开了各样的文件,我做好了相关仲裁标志的文件,左边所有的证人和争端双方,实际上我们也可以看到摄像头,如果我们不喜欢的话遮住摄像头就没有人看到,左手便有一个麦克风,同时有时也有录音的功能有非常好的效果,为了达到这样的目标,在我的录音笔加入了USB能非常好的录取声音。

CAVINDER:其实在我的主要电脑也使用了一个电子会议系统,除了这个系统外我还使用了一个小窗口,同时也有一系列讨线上论的功能能够让对话有效进行和运转,这个是第一个电脑。第二个电脑是和所有相关文件连接起来,在开会过程中有两个文件,我有两个平板,一个是看文件,第二个有一个展示和证词。

Joan:首先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们有非常复杂多平台的方式能够帮助我们能够管理线上的开庭管理不同的地点,实际上也是会影响我的网速,同时关注的参与最好也有这样一个麦克风,比较好传达声音这样情况下可以。打开摄像头。

Geraldine:如何设置麦克风也非常重要,在线上开庭过程中争端双方看到你。

Dmitri:很多人摄象头位置不对,基本错误是他们低头不看镜头看起来不自然,观看的观众来说,他们看到的是鼻孔看到这些不是很雅观比较扭曲的画面很尴尬,设置好自己摄像头让自己的视线直视观众。

Jean:声效的问题,如果用电脑内制的麦克风音效不太好,用单独的会好,不是说要用飞行员大大的耳机,只要是高质量的降噪的非常舒适的耳机就很好。

Geraldine:审判庭和律师他们在开庭前至少进行一次准备的会议和测试,保证每个人熟悉平台的操作,很多情况下要做多次测试。

KEVIN:仲裁庭保证律师有能力去进行发言,很多发达国家有很多一样的问题,就是网速不太或,或者其他技术故障导致网速不佳,会导致一些问题,一定要保障各方真正有能力在线开会。

TOBY:我觉得熟能生巧要多测试,要尽可能多的测试这样保证声音效果不错,画面不错网速不错。

LARS:参与的各方必须要参与一个测试,如果要用现实中的平台,保证大家登陆的时候是稳定的,包括各方和律师和当事人这些要求花很多时间。

Yoshimi:你必须要重复反复的进行对话,要问题很多问题确认很多证据经常会出现一个薄弱的环节,比如一些律师贷款比较小或者设备不够。

Geraldine:这些问题都在开庭前完成并且进行解决,这个开庭过程当中审判员和律师也必须要一起合作。开庭前会议在仲裁当中经常要开展的,但是也会有一些新问题进行解决,其中包括大家如何加入到会议当中是不是要有一个虚拟的等候室,还有就是技术鼓掌如何处理。

Sylvie:很重要仲裁庭非常高效进行仲裁,就要有一个约定,大家约定好要在POE进行提示,或者要求去有更多细节的秩序的文件,约束大家的行为,确保远程会议的开展,不仅是技术问题还一个行为规范是行为举止的礼貌什么时候说话什么时候不说话。

Geraldine:时差问题以及时间设置。

Cavinder:如果开一个全球会议亚洲参会放在晚上参会,美国是早上,欧洲是重物,到了亚洲就是晚上。我觉得仲裁庭一定要了解到意识到时差对参会放会造成一些压力,有些人是早上精神意义的起来,有些人可能连续五个晚上熬夜参会这个可能不太公平,所以仲裁要注意到这一点。

Kevin:我参加了一个开庭早上十点半凌晨6点结束,我连续了五天我劳动现在没有缓过来,这个是非常困难的,这个比我自己的亲自去履行到华盛顿再回来都要更辛苦,所以我们一定要想办法照顾到每个人的需求,我建议证人应该优先考虑他们的需求,因为他们需要提供证词,他们政治性是最重要的,所以接下来要考虑律师的需求,因为他们要发言,所以他们应该是第二个重要的,接下来考虑仲裁员的时间。

Jean:无论我们想各种各样的办法去进行时间的协调,不管是你休息时间长短还是延长时间天数总有一些参会者会在凌晨或者深夜参会,会造成一些影响,仲裁一定考虑这点,作出相关照顾的调整,并且要确保不太好的时间是分配给双方都要是公平的分配—不能总让一方在不舒服的时间去发言另一方总是在不舒服时间发言。

Toby:如果我们在同一个会议室开会没有关系不管是从哪个国家来,但是我们通过电子方式远程仲裁之前我们参加过一个仲裁,这个当事人是亚洲的,我是早上开会,到了中午休息,晚上9点开始又开到了半夜,我觉得这个是非常疲劳的一个事情,一方面这是一个好事是还可以做这个事情不是无限期的等待,我们到时候可以线下见面。但是让人很疲劳。

Cavinder:我们可以请各方去设立时间的限制这样的话仲裁庭就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停止了,什么时候又需要在另外一个时间参与。

Jean:我们一定要确保各方都有足够的时间包括你要考虑到有多少证人实现什么目的,我现在已经成功完成了两次线上开庭,第一个是延长到第三周确保双方都有足够的时间陈述,还有一个加了两个周末的时间都是为了能够去协调照顾大家时差。

Geraldine:无论如何准备我们都需要意识到技术鼓掌是不可避免的,我们一定要灵活处理。

Juan:要多次测试,要用主要设备并且还要有一个备用设备如果有故障,故障无法避免但要有备用设备,还要去测试备用设备你肯定不希望危机出现的时候,再次测试它。

Kevin:大家都会用不同应用软件都非常好了,比面对面还要更好,但是我参加了所有会议都出现了技术故障,所以要做好准备。

Mohamed:目前对仲裁方面的技术还没有达到顶峰,这方面的服务,也在不断的普及还是会出现一些技术故障,比如再现等时间长。如果你找了一个非常有经验的技术供应方一个机构一个公司,有一个人可以和证人进行事先进行测试提前学会设备使用。我们不希望有一个侥幸的心理。

Lars:我们要耐心大家要合作,找到问题解决问题,并且要预留一些时间。

Gnrald:保证各方安全。谁可以加入到会议室当中,我们可以用部分等候的机制,我们可以做一个或者机构或者一个管理者让他去管理,让大家先进等候室然后进行身份验证,不能单看名字和电话号码,必须要在做好准备识别身份后进行仲裁室外

Geraldine:如果你的争议要透明管辖,你的仲裁要向公正开放。保密信息如何处理?这个必须要做一些措施,仲裁员注意这些问题,有可能仲裁员没有办法环顾四周看房间有哪些人,我们要事先约定进行负责,给大家提示或者这个环节该结束了进行示意。

Geraldine:仲裁员还有律师要弄清楚他们记录的协调。对于律师来说,没有同时递枝条。

Dmitri:你可以另开一个频道进行聊天的功能比如软件内置的功能,我曾经有很多聊天室,聊天的服务重要一点要确保每个团队比较咨询和之前的进行交流,和共同委员进行交流,我们要有足够的经验过多的商事线上交流,有一个独有的聊天室,更快解决在这个审讯中出现的问题。

Toby:作为一个线上仲裁的一个咨询顾问,我们可以看到在线上仲裁中的孤独,没有一个实际认知,迅速作出举措和问题有效的回答是非常重要和困难的,这个也是在递交申请中非常严格的问题,是仲裁委员会严格的问题,这个也是证据中一个证人会说什么的内容还有参考和咨询内容,或者跟随问题,我建议你做的是你必须要有一个专门的屏幕在你的视线范围内,同时你还有一个独资的交流体系让你进行交流,我们要对仲裁庭和仲裁员100%保持独立和公开,线上公开是非常困难的,我需要停下几分钟进一步讨论内容这个时候可能会打断仲裁庭的流程实际实际非常重要。解决这样一个问题有时候需要很多仲裁庭建立分别独立的控制体系。

Joan:我们觉得说这样一个条聊天室在手机上进行设计,有一些APP可以放到电脑的页面中,这个可以直接放在主屏幕的旁边,可以进行信息发送。

Geraldine:有的人也会觉得谁看到屏幕上这个在线上仲裁开开庭中和规范有一些要求。

Albert:实际上仲裁庭需要和各个不同相关招呼我们有专家和证人一一出场,还有一点是要控制视频会不会被静音的问题会关注说话的人控制声音,50%的静音是给发言人另外50%是给听众也是有效限制了发言人的数量,会在线上会议被广泛应用,也会看到有一些专家证人证言,在某个专家需要证人你可以执行第二点,但并不是说其他人。

Geraldine:如何处理演讲,其他一些相关文献屏幕共享大部分一些顾问都是这样分享屏幕,一方面展示自己的PPT和关键性文件。

Juan:我自己觉得如果非常快的话他们和负责文件的人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一方面要开始阅读文件,上传文件,技术上不成功会阻碍发挥。

Toby:我觉得关键一点是要有非常简单电子模式,这个之后关键一点我们希望能够做到足够的信息,如果我们有很好的连接方式,这样的话人们就可以非常好的控制,我觉得触屏是非常好的选择,这几年经历过一个特别极端的例子,所以这个确实是对每个人发挥产生一定影响,每个人要有同样的电子软件。

Jean:这个其实是为了给证人去展示文件,一方面文档需要相关的具体咨询和服务,这个也可能会对文档检测一定影响,所有文档通过远程文件夹和文件包被送到相关的领域。不所以证人证言大部分这样一个文件都可以被认证,我们可以看到证人只会展现的部分,另外一个方法是我们要有传统的交互的方式,在证人证言的过程中,如果我们开始的话我们需要确定摄像头确实开始,我们要明白一个屏幕转换到另外一个屏幕的情况,所以这不同的国家我们这样一个交互询问的环节,有的时候不能被有效举行这样也是基于我们一个职业生涯所决定的。

Lars:如果你手头有很大一壁费用的话,最简单的就是你最好去根据文件夹归类,有的人会提出这样一个文件夹,我觉得这个确实是最简单的方式让仲裁庭回答一些问题,但实际上也是很昂贵的方式,如果是在执行比较小的仲裁庭,你总可以找到一些方式去复制,我们是复制了电子的嘱咐,一方面分享文档通过电子会议系统,分享屏幕,另一方面还有一个交互式的方式,那仲裁庭证人和争端双方都是在第二个屏幕上相互进行交流,我们分享屏幕的时候基于这样一个原则,一个屏分享证人证言和PPT另外一个用来交流。

Geraldine:其实我觉得证人证言总是有一些特别的部分适用于远程仲裁。

Toby:一方面我们要考虑到证人证言的的重要性,我觉得物流是非常重要的,对于线上开庭而言我们要考虑道不同的时差,我们必须要确定,你的证人可能不会在一个比较尴尬的时间作证线上,因为会让线上开庭更加复杂要注意不同时区还需要注意技术上的平衡,因为有各种各样的不同之处,比如说远程技术不同的地方,要考虑证人证言最适合的时差,在整个执行中确定证人不会搞砸也不会让情况更加复杂,是由于情况复杂性决定,要比你想的更加深远。所以我们要让一切变得兼容起来。实际情况是最困难情况是在交互询问过程中证人证言必须要减少你之前确定的特殊范围,你不能像过去之间做直接的交互询问,由于技术由于时间的时长,所以我说的就是交互询问会受到影响。

Geraldine:如何确保证人证言独立性很多的不能感知周围的环境,有的时候我们要求使用360度的摄像头。

我们有两种不同的情况,第一个是需要如何交互询问,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确定证人的能不能接触到某个资料和材料或者人们作出证言被证实因为我们或许由于某些指南和某些指导原则,如果有一个线上开庭会被接受这是第一点需要做的一点。

Jean:我们也必须要决报证人在场的时候谁可以同时发言,我们如何去证明证言,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体系去执行,我们建议有一个360度的摄像头,放在一个专家和证人证言过程中,确保在参会过中没有人同时参会。

Geraldine:我觉得对于证人证言参会确实是有一个挑战。

Yoshimi:争端双方和仲裁委员会比如说证人证言能不能参与能不能和咨询委员会能不能和代表进行交流,以及不同一些顾问和证人是如何交流的,在这样一个开庭过程中,有没有一个中立方,能够很好的去代表证人证言特别是交互询问的环节,这这些都是非常关键的要素因为和传统的线上模式不一样的,我们确实是检测证人证言。

Cavinder:关于干预的问题,由于技术要考虑到电脑和其他技术。我自己也经历过一些类似的情况,仲裁员不得不打断发言人,或者说让他最后进行提问,双方熟悉差别是很好操作。

Geraldine:有很多困难,但还是很多人觉得在远程证言是有特殊性。

Jean:我觉得通过视频会议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证人的脸每个人看到的都是一样的,在平常常规会议的情况下,仲裁员离的远有距离而他可能正看到这个人正脸,律师或者当事人是侧面,可能后排看的不清楚,线下仲裁的视角都不一

Kevin:线上会议有一个好处,我们可以反复播放视频,这个很简单,你只需要拿出一个片断就可以,还可以作出一个连接是一个视频的片断,这个仲裁庭可以反复看,还有就是这个仲裁员可以去导回。

Toby:仲裁员如果你看不到肢体语言,我们看到是脸的近景,如果你视力不好感受不一样,你可以看到正人脸放大的画面,你可以判断他的表情作出一些判断。

Geraldine:翻译也可以在线上仲裁中很好的进行提供,经常会使用同声传译律师也想考虑使用交替传译,对于某些证人说或者某个语言是更好的选择。

Mohamed:本身有两个选择一个同声一个交替,我参与了很多远程开庭,有些人会使用交替传译,发言人先说有些平台可以提供同声传递你只需要切换频道就可以听到翻译。我觉得同声传译的服务可能在远程仲裁当中得到使用,我觉得在不愿的将来我可以预计到有机器的翻译进同声和多语种同一个频道进行翻译,但是必须要同样准确。

Geraldine:我觉得未来还是可以实现的。

Toby:那么律师也必须要进行媒介使用。远程申诉或者抗辩的时候你没有办法像之前的方法提问,你是对摄像头说话,你说话对象在屏幕上看你是非常不一样的,作为辩论的一方来说掌握相关的技巧,首先没有眼神交流,身体上不够接近,也没有办法像之前接近他也感觉不到他有什么反映,也不知道发言是否得到了听众想要得到的反映,也没有办法解决对手的肢体语言。整体来说大家对你的注意力也没有那么集中,你没有办法仅仅霸主注意力,如果面对面会直接面对你,所以说作为一个在发言的时候申辩的时候尽可能简短,想办法对他们实现言语上的一个效果,而这个是是面对面一样的。

Geraldine:有一个很适用的技巧,非常有效,你可以看着摄像头确保眼神要求。

Lars:如果你可以看到摄像头,人们会觉得你对他说话,所以你效果和仲裁员进行沟通你就要提醒你自己,要看自己摄像头才会觉得你看他。你的发言必须要进行一些调整和适应我注意到一点你必须要看摄象头,就像在证人的眼睛一样。

Geraldine:很多律师都会说同样一个实行一定要很好的把握时间。

Toby:去重新调整你的发展,保证论点得到表达,因为很多情况下,你需要对听众注意力和线下听众的一些细节和引用都需要调整。

Geraldine:最后总结一下,我们现在仍然在不断适应调整之中,我们知道线上开庭有很多好处但是需要我们很好利用他谢谢。

Geraldine:大家好也非常希望你们从刚才的视频中得到一些收获,也非常高兴给大家做了一些介绍,希望对你们有一些帮助,请我们仲裁专家给大家分享我们观点,首先邀请金杜律师事务所资深合伙人叶女士不知道听完有什么想法。

责任编辑:武卓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