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法治日报创刊40周年>>法治日报创刊40周年征文>>我与法治日报二三事>>
《法制日报》是我学法的良师、办报的良伴、工作的良友
发布时间:2020-07-14 04:16 星期二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 我与法制日报二三事

□ 杨万明

我国著名报人徐铸成曾经说过,历史是昨天的新闻,新闻是明天的历史。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应运而生的我国第一张法制类报纸,从周刊小报到对开日报,从黑白铅印到彩色照排,从《中国法制报》到《法制日报》,从单营报纸到集报、网、端、微于一体门类齐全的中央主流媒体,40年来,这份报纸记录了中国法治建设波澜壮阔的历史,也以其不断进取的步伐书写了法制新闻辉煌的业绩。作为《法制日报》的忠实读者,我见证了《法制日报》的成长历程,这张报纸也伴随我从一个法科生成长为一名大法官。其间,因为工作关系,我与《法制日报》还有不少亲密接触。可以说,《法制日报》是我学法的良师、办报的良伴、工作的良友。

《中国法制报》1980年8月创刊时,我在吉林大学法律系学习。最初只是对开小报,一周一期。我通常是在图书馆报架里阅读这张报纸。1983年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先是到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锻炼一年,回到最高人民法院后在刑一庭任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当时,法院机关书报经费很少,一个庭、组才订两三份报纸,但肯定都有《中国法制报》。每到《中国法制报》出版那天,大家争相传阅,先睹为快。有时单位政治和业务学习,就是组织大家读这张报纸上的重要文章。这张报纸之所以受到法院同事喜爱,一是作为中央政法委机关报,准确传达党中央声音,具有权威性;二是集中提供高水准的法制新闻资讯,具有专业性;三是相比其他媒体,有关法院的内容更多一些,具有贴近感,其中写法院的和法院人写的文章往往最受关注。法院干部把这张报纸看成自己的报纸,各地法院的宣传干部和一些喜欢写文章的法官由于经常投稿,陆续成了《法制日报》的通讯员。能在《法制日报》发表文章是很值得骄傲的,毕竟当时中央级的法制类报纸独此一份且版面有限。

1987年,我兼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林准同志秘书。林准副院长负责刑事审判和司法政策研究工作,还分管机关刊《人民司法》杂志社和人民法院出版社。1991年,林准同志兼任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委员会委员,在主持制定《人民法院参与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若干意见》期间,为落实中央有关决定中关于结合各自业务工作开展法制宣传教育的要求,在深入调研基础上提出创建一张人民法院自己的报纸。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向国家新闻出版署申请后,很快获得批准。但是,白手起家办一张报纸,谈何容易?没有人,没有场地,没有经费,一切从零开始,筹备工作面临很大困难,拖了很长一段时间。当时《中国法制报》已更名为《法制日报》,总编辑吴慎宗等同志得知最高人民法院办报遇到困难,主动上门拜见林准同志,详细介绍了法制日报社相关情况,表示支持最高人民法院创办《人民法院报》,筹办过程中有任何需要,法制日报社全力提供帮助,甚至可以先代办。一片诚意,令人感动。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法制建设的进程明显提速,最高人民法院决定《人民法院报》10月1日创刊,筹备进入倒计时。4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全国电话会议,时任院长任建新同志就创刊的筹备工作进行了部署。会后,最高人民法院筹备小组专程去法制日报社学习取经。法制日报社有关同志从机构设置、人员编制,到采编流程、出版发行,毫无保留地给我们介绍了相关情况,还把法制日报社一整套管理规定汇编提供给我们参考,让我们受益匪浅。我们参观激光照排车间,编辑人员展示了报纸设计排版全过程,过去“铅与火”已经被“光与电”的信息技术全部取代,我们在震撼之余,也增强了信心,下决心先把自己的激光照排室建立起来,走出一条新技术、高起点、投入少、见效快的办报新路。在整个筹办过程中,我们获得了法制日报社兄弟般的无私关照和大力协助,1992年9月28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人民法院报》创刊暨新闻发布会上,法制日报社的同行还代表首都新闻媒体发言,对《人民法院报》创刊表达了良好的祝愿。

从1992年到2000年,我先后在人民法院报社担任总编辑助理、副社长,与《法制日报》同行一直保持密切工作联系。报社搭建了覆盖全国法院系统的采编网络,在各地高级人民法院、计划单列市中级人民法院设立了记者站,这支队伍也成为《法制日报》在各地的通讯员队伍。有一年,人民法院报社在京举行通联发行会,法制日报社的领导还邀请我们去法制日报社参观交流,全体记者编辑听了都很高兴,我带队去参观完后还在报社食堂与职工餐叙联欢,当时那种亲如一家、相见甚欢的场面,至今都难以忘怀。事实证明,《人民法院报》的创办,没有影响《法制日报》的稿源和发行量,两家媒体相互学习、互相促进,以各自鲜明的特色定位满足公众多样化的法制信息需求,在法制新闻领域比翼齐飞,都成为拥有广泛读者和社会影响力的全国性大报。

《人民法院报》办成日报后,我回到刑事审判岗位。2004年调到办公厅任副主任,负责新闻宣传工作,又与各大媒体记者打交道。《法制日报》是我们的老朋友,自然格外亲切。2005年9月,第二十二届世界法律大会在中国北京、上海召开,这是历届世界法律大会中规格最高的一次,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首席大法官、法官出席,1500名中外法律界人士参加,大会围绕“法治与国际和谐社会”的主题,先后在北京、上海两地进行了22个专题讨论。我担任大会中国组委会宣传部负责人,《法制日报》派出强大采访阵容,报道每一场活动,发表了《全球化时代国际刑法作用重大》《与世界分享知识产权保护经验》《权威研讨司法与传媒》等一系列文章。记者蒋安杰提前几天就到组委会宣传部翻看各种会议材料,不厌其烦地打听会议有关情况,我们以为她只是闲来无事。等她有关法律专题的现场侧记出来,我们发现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的报道无论深度、广度和鲜活程度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法制日报》对这次会议的报道非常充分,广泛深入地宣传了中国法治进步。

2016年1月至2018年6月,我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工作。这期间,《法制日报》见证了首都法院司法改革的许多“重要时刻”,刊登了不少反映速调对接工作、新型审判权运行机制、信息化建设成果等鲜活文章,一些报道还得到了市委领导的批示肯定,取得了良好的宣传效果。2017年,为了加强与新闻界的沟通、听取媒体专家的意见建议、汇集记者朋友们的智慧,我们聘任了36位新闻媒体领导和记者代表担任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专家咨询委员会(新闻舆论工作)委员,纳入北京法院“智库”。时任法制日报社北京记者站站长李松也是专家委员之一。当李松站长从我手中接过证书时,我感受到,我们彼此都是心潮澎湃、无限期许的。我们相信《法制日报》和北京法院能够碰撞出更多不同凡响的火花。就在那一年的新闻媒体座谈会上,李松站长和黄洁副站长为讲好北京法官好故事、发出北京法院好声音提出了不少“金点子”。后来我得知,他们常常深入到现场采访、拍摄,刊发了图片专版报道,全景展示北京法院的执行工作。此后,北京法院还和法制日报社的法制网在网络直播、视频制作等方面有过不少好的策划和合作。2016年发稿133篇、2017年发稿117篇、2018年发稿109篇,这组与北京法院有关的数据,代表着法制日报社北京记者站各位记者的辛勤耕耘和无私付出,反映了《法制日报》对北京法院和我本人的支持和厚爱。

在最高人民法院,我无论是担任办公厅副主任负责新闻宣传工作还是担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曾经分管新闻局工作,《法制日报》一直是我们联系和服务的最重要的媒体之一。早先最高人民法院对宣传人民法院工作成绩突出的媒体人员还颁发“金天平奖”,记得2005年《法制日报》的徐来同志获得了“金天平奖”,后来她还调到最高法新闻办工作。

孔子说,四十不惑;孔子还说,知者不惑。《法制日报》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华秋实。祝愿《法制日报》在新的起点上,进一步做好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在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新征程中再创辉煌!

(作者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  

责任编辑:刘一鸣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