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法治日报创刊40周年>>法治日报创刊40周年征文>>我与法治日报二三事>>
良师益友四十载
写在《法制日报》创刊40周年之际
发布时间:2020-07-10 07:25 星期五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 法制日报创刊40周年征文·我与法制日报二三事

□ 万春

今年8月1日,是《法制日报》创刊40周年纪念日。自1980年创刊时起,我就与《法制日报》结下不解之缘。1978年夏,我考入刚复校的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彼时国家刚刚拨乱反正,拉开改革开放序幕,新中国初建但又被10年文革粗暴中断的社会主义法制也才提上恢复日程。作为文革后最早学习法律的为数不多的大学生,面临的是法学园地的一片荒芜,最大苦恼就是可阅读的法学资料奇缺。因此,《法制日报》(当时叫《中国法制报》)一创刊,就受到法律学子的热烈拥抱。从那时起直至今日,我都保持着每期必读的习惯。《法制日报》是伴随自己40年法律生涯的名副其实的良师益友!

——引路良师。作为一名法学生,每周一期的《中国法制报》一出刊,我都会第一时间去系阅览室看报。由于报纸很受师生欢迎,常常人多报少,需要等候。虽然以现在的目光看,当时报纸的内容还比较浅显,但是对于刚刚迈入恢复法制时代的法学初学者来说,报纸对我们启蒙法制精神、了解法制实践、深化学习内容,还是有莫大帮助的。特别是1979年7月1日五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了刑法、刑事诉讼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等7部基本法律,为新时期法治建设提供了基本框架和遵循,意义十分重大!对这些法律的学习,我都是第一时间从《中国法制报》获得知识的,对人民检察院的了解亦发端于此。

1982年8月,我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先下放山东兖州检察院锻炼,发现《中国法制报》是基层检察人学习法律业务的主要读物,甚至法庭辩论都会引用报纸观点。一年后结束锻炼回到最高检,先后在检察业务、检察报刊、检察改革和法律政策研究等岗位工作。正所谓时光荏苒、白驹过隙,转眼间检察生涯已满38年,但我对《法制日报》的情感始终未曾改变,一如既往,坚持每期必读,而报纸也为我提供了学习交流的机会和平台。1985年起,我在该报先后投稿发表了多篇大大小小的理论文章。要知道,当时法制类出版物极少,理论成果能被《法制日报》这样的全国性专业大报相中,该是多大的鼓舞和荣耀!这对我提升法学研究兴趣、业务文字能力乃至激发对报刊工作的兴趣,起到了很大的促动作用。后来,组织上选派我从事了10多年检察书报刊编辑和理论研究工作,想必与《法制日报》对我的潜移默化不无关系。

1989年初开始,我成为最高检机关刊物《人民检察》编辑部的成员,后又参与检察出版社和《检察日报》创刊工作,并担任了多年采编业务负责人。我的新闻采编业务也得到《法制日报》的很多指导和帮助,和报社的一些编辑记者成为好朋友,并拜他们为师。我连续10届参加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好新闻评选工作,每次都从《法制日报》资深评委和参选优秀作品中学到很多。《法制日报》作为法制类报刊领头雁,也为我们创办检察报刊提供了样板和借鉴。

——工作挚友。作为一份成熟大报,《法制日报》擅长准确及时宣传党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法治的重大部署和方针政策,弘扬宪法精神,普及解读法律法规的立法本义,特别是善于捕捉法律生活和司法实践中的热点、难点,通过新闻报道和理论宣传,回应关切、解答难题、指导执法,因而受到了法律界和社会公众各方面的青睐和好评。身为检察人,因工作关系,我比较关注《法制日报》关于检察制度、检察工作、检察改革和检察理论的报道。我认为,有这么几个特点:一是定位准确。

我国检察制度具有许多鲜明特色,如法律监督机关的职能定位,法律赋予的批捕、诉讼监督和公益诉讼等职权,刑事诉讼中公检法的关系等,这些都与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和法律文化传统密切相关,有别于西方的公诉机关。《法制日报》的相关报道,比较准确地把握了我国检察机关的宪法定位。二是导向正确。在关于检察改革及工作创新的报道、评论和理论探讨中,比较准确地贯彻了中央确定的司法改革方针原则,体现了坚持巩固和发展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检察制度的基本要求,为保证检察改革的正确方向提供了舆论支持。三是及时全面。能够站在时代前沿,及时准确抓取和报道检察制度改革完善和检察实践创新发展的成果,堪称全面动态展示40年来我国法治建设和检察工作成就的重要历史文献。四是注重策划。编辑部善于根据不同时期法治建设重点、社会关注热点和检察工作要点,主动策划选题,及时采写新闻,用正确的舆论、深度的解读、生动的图文进行宣传报道,发挥了主流法治媒体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检察制度和检察改革、检察工作的不可替代的传播引导作用。正因为如此,我虽然经历了多个工作岗位,但始终都将《法制日报》作为离不开的挚友,保持每天阅读,不断汲取营养,深感受益匪浅。

——衷心期待。进入新时代,人民群众对全面依法治国提出了更高要求,检察机关服务大局、依法履职、保障法治的责任进一步加大。《法制日报》也迎来不惑之年,宣传法治、指导执法、促进守法的任务愈加繁重。这就更加需要我们同向发力,以更好的法治实践和法治宣传促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检察制度日益完善、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满足广大人民群众的所呼所想。

近年来,最高检党组提出了检察工作创新发展的一系列新思路新理念和新改革新部署,《法制日报》都在第一时间给予了高度关注,作出了重头报道,形成了以一系列深度报道为龙头的检察新闻宣传成果。如,关于检察改革,策划了《最高检的里程碑式重塑性变革》等深度报道;关于“法不能向不法让步”,组织了《法律不让正义迟到》等检察履职支持正当防卫的系列报道;关于“一号检察建议”,采写了《最高检史上首份检察建议书为何发给教育部》;关于扫黑除恶“不放过不凑数”,采写了《从最高检不放过不凑数案例回望40年刑事法治历程》;关于倡导各级检察长深化调研阅卷办案,刊发了《最高检调研组红色老区阅卷之后》……这些重头报道,不仅刊发及时而且很有深度,准确传递了最高检党组关于深化改革创新工作的思路要求,对全国检察机关起到指导作用,也使社会公众及时了解和监督检察工作,发挥了很好的宣传效果。

我作为一名40年的老读者,从良师、伴益友,与《法制日报》一路同行。目前报社已从当初的一份报纸发展为组合了四报三刊一网和“两微一端”新媒体的传媒集团,我为《法制日报》的发展壮大和取得的成就而高兴。衷心祝福迈过不惑之年的《法制日报》,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作者系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


责任编辑:冀春雨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