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南医大杀人案是否超过追诉时效
发布时间:2020-04-02 14:33 星期四
来源:法治参考

本刊记者 邓玉杰 整理

时隔28年,南医大命案告破,消息一出,立刻引爆网络,“正义会迟到,但从不缺席”“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各种为正义呐喊、为南京公安点赞的声音不绝于耳。

案件追溯到1992年324日,南京警方接到原南京医学院报警,称该校学生林某于320日晚自习后失踪。24日下午,林某的尸体在学校教学楼天井内的窨井中被发现。经法医检验,死者系被钝器击打头部并实施强奸后,按入窨井中死亡。

借助现代刑侦技术和大数据的发展,2020年223日,南京警方将犯罪嫌疑人麻某钢(男,54岁,江苏沛县人,南京某公司驾驶员)抓获。

目前,此案仍在侦办中,但却存在一个现实的问题,即诉讼时效。有观点认为超过20年的追诉时效,应该撤案放人;有观点认为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应该受到法律制裁。那么,20年的追诉时效到底会不会过期?如果已经超过追诉时效,还能否继续追诉?

是否存在追诉时效

何为追诉时效期限?追诉时效是指依法对犯罪分子追究刑事责任的有效期限。在法定期限内,司法机关有权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而超过这个期限,就不能再追究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

该案的案发时间为1992年324日,犯罪行为在当年就被立案侦查。当时适用的是1979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其第七十六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20年。如果20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第七十七条规定: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法律往往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新问题的产生而被修订、不断完善,我国的刑法也是如此。

1997年修订后的刑法第八十七条规定,“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20年。如果20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第八十八条规定,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可见,如果适用1979年刑法,麻某钢不属于已被司法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后逃避侦查,故20年追诉时效已经届满,麻某钢不应当被追诉。

如果适用1997年刑法,南医大奸杀案早已经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麻某钢故意逃避,故追诉期限不受限制,麻某钢应当被追诉。

对此,该案的追诉时效一时成了一个法律界热议的话题。

已过法定追诉时效

江苏苏博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吴国皓认为,从法律适用角度,南医大杀人案应当适用1979年刑法规定,即麻某钢不应当被追诉。

吴国皓说,刑法适用的基本原则,“从旧兼从轻”。“从旧兼从轻”是指除了对非犯罪化(除罪化)、弱化惩罚或有利于行为人的规定之外,刑法不得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即“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则。也就是说对于麻某钢,1979年刑法相较1997年刑法更为有利,所以应当适用1979年刑法,20年追诉时效已经届满,麻某钢不应当被追诉。

北京市尚公(烟台)律师事务所业务顾问董建生认为,就此案而言,已过法定追诉时效。

董建生认为,根据我国刑法理论关于时间效力的“从旧兼从轻”原则,该案应当优先适用1979年刑法的相关规定。因该案当年破案条件不足,凶手一直未能确定,也就无从采取强制措施。因此,此案应当受追诉期限的限制。根据1979年刑法第七十六条第(四)项规定,法定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追诉期限为20年。该案从案发到侦破已经过28年,且期间未能明确凶手,亦未采取强制措施。因此,该案不存在不受追诉期限限制的情况,并已超过了20年的追诉期限,属已过法定追诉时效的情形。如该案必须追诉,可根据1979年刑法第七十六条之规定,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同时,董建生补充道,从本案的报道来看,“由于当时破案条件不足,凶手一直未能明确”是案件的客观情况,从现有的材料分析,尚未有证据显示犯罪嫌疑人实施了积极、明显的逃避侦查和审判的行为,因此不适用1997年刑法第八十八条关于不受追诉期限限制的规定,此案已过法定的20年追诉时效,如认为必须追诉的,应当根据1997年刑法第八十七条之规定,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对此,山东隆谋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小生赞同董建生律师的观点,主张应当严格遵守20年最长追诉时效的限制。

超二十年仍可追诉

对于“从旧兼从轻”的问题,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许兰亭教授认为,虽然“从旧兼从轻”是我国刑事法律的原则,即在事发当时和归案的现在,都被认为是犯罪的,那么在什么时期罪刑获得的刑罚较轻,就适用该时期的刑罚。但就本案来说,强奸、杀人这两个严重的罪行,无论是事发当时还是归案的现在,嫌疑人面临的刑罚没什么变化。

许兰亭教授表示,按照法律规定,事发时公安机关已经立案的案件,不受诉讼时效的影响,但在目前司法实践中,不管当时是否立案,一般的案件,比如盗窃或者寻衅滋事,就不再追究,或者说没有追究的必要,也没有必要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

针对本案来说,许兰亭教授解释,在司法实践中,不管当时是否立案,目前已经超过20年的诉讼时效,因此程序方面,追诉前一定要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经过最高检的批准。即便被告人及家属愿意赔偿或实际赔偿,被害人家属也表示愿意谅解,但这也只是影响量刑轻重的一个情节,即只影响量刑的轻重,不影响这个案件是否追诉。

知名律师邓学平也认为,这个案件的追诉时效根据我们现行刑法的相关规定,如果立案了,是不受追诉时效限制的。因为这个案子当年已经立案了,犯罪事实已经被公安机关掌握了,公安机关只是没有找到凶手,所以才持续侦查28年,这个案子根据现行刑法规定,是不存在追诉时效问题的。

同时,邓学平充分肯定追诉时效制度的设立,他认为有其合理性。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讲师、法学博士王复春也认为,在新刑法生效之前已经超出追诉期限的案件,不能再根据新刑法恢复其可追诉性。本案发生于1992年,在新刑法生效时尚未超过20年的追诉期限,因此实际上,自19971010时起,犯罪嫌疑人麻某钢的故意杀人行为就已经不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了。

王复春表示,就本案而言,犯罪行为发生在新刑法生效之前,依据新刑法的规定,虽然其追诉期限也是20年,但本案已经被立案侦查,且被告人逃避侦查,依据新刑法规定应当认为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责任编辑:王占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