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规范值班律师制度提升司法效率
发布时间:2020-01-15 16:00 星期三
来源:法治参考

本刊记者 徐明皎 整理

2014年,“两高两部”联合出台的《关于在部分地区开展刑事案件速裁程序试点工作的办法》首次提出建立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2018年,值班律师正式写入刑事诉讼法典。值班律师制度作为我国司法改革的配套措施从试点探索逐步进入了全国范围的普遍推广,在实践中引发的一些问题也成为学者关注的热点。

值班律师制度有利于保障人权

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名誉院长、博士生导师樊崇义在其发表于《人民法治》2019年11期的文章《值班律师制度是实现司法人权保障的重大举措》一文中提到,“值班律师制度与法律援助制度置于同一轨道,凸显我国人权司法保障的终极归宿。我国值班律师制度载入刑事诉讼法典,它使我国刑事法律援助制度更加完善,是刑事辩护制度全覆盖的一项重要举措,它对于那些不懂得请律师为其辩护、请不起律师为其辩护或者没有律师为其辩护的当事人提供了法律帮助。这一制度不仅对提高法律援助率有着积极的意义,而且对刑事诉讼中辩护率的提高更有直接意义。不言而喻,它对司法人权保障的实现更是意义深远。”

值班律师定位模糊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周新在其载于《法学论坛》2019年第4期的文章《值班律师参与认罪认罚案件的实践性反思》中表示,“作为参与认罪认罚案件的主要律师类型,值班律师的作用至关重要。根据目前的法律规定,值班律师是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供法律咨询、程序选择建议、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对案件处理提出意见等法律帮助的人,也就是说,值班律师提供的法律帮助是有别于辩护律师所进行的辩护的,而对于这一法律帮助权职能包括哪些具体的权利尚无明确界定。”“值班律师法律帮助职能的界定较为模糊,导致其在实践中无法真正发挥作用。”

广东外贸外语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建红在其同样刊登于《法学论坛》第4期的文章《刑事案件律师辩护何以全覆盖——以值班律师角色定位为中心的思考》中表示,应将值班律师定位为“特殊类型的法律援助律师”。他提出,值班律师应坚持为被追诉人在辩护前提供法律帮助的“初心”,并在当前阶段临时填充认罪认罚案件、刑讯逼供和非法取证申诉案件中的“律师角色”。

值班律师辩护人化思路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陈瑞华在其发表于《政法论坛》2019年06期的《刑事辩护制度四十年来的回顾与展望》一文中指出,在值班律师制度的设计方面,可以按照“值班律师的辩护人化”的思路进行全面改革。陈瑞华表示,可以将值班律师的法律帮助分为两个环节:一是在紧急情况下向嫌疑人、被告人提供咨询、代为申诉控告以及申请变更强制措施的机会;二是在申请适用认罪认罚从宽程序以及申请排除非法证据的情况下,嫌疑人、被告人应立即告知值班律师,后者有义务协助其申请律师辩护,有关部门也应尽快指定法律援助律师担任其辩护人。这一改革思路的实质是在保留值班律师的前提下,适当改变值班律师的功能定位,使其成为紧急情况下的临时法律帮助者,同时成为嫌疑人、被告人寻求律师辩护的协助者。

有学者不赞同值班律师“辩护人化”的观点。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许建丽在其发表于《江西社会科学》2019年09期的《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再探》一文中表示,值班律师“辩护人化”的观点“一方面有使值班律师与法律援助辩护律师‘角色混同’的倾向,使值班律师制度丧失其独立存在的价值;另一方面,在当前法律援助资源相对有限的情况下,如果要求对认罪认罚案件的被追诉人都提供与普通刑事案件相同的辩护服务,则不仅难以实现律师辩护质量的有效保障,而且对司法效率的提升作用甚微。”

保障值班律师必要工作条件

值班律师的会见权、阅卷权等是学者关注的重点。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顾永忠在其发表于《中国刑事法杂志》2019年05期的《刑事辩护制度改革实证研究》一文中指出,“应当尽快解决值班律师在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中的地位问题。首先,要保障值班律师与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的权利;其次,要保障值班律师查阅案卷材料的权利;再次,要保障值班律师就案件有关问题向办案机关包括法院提出意见的权利。还可以有条件地尝试值班律师出庭为被告人进行辩护。只有以上几个方面能够做到,才可以将值班律师当作是刑事案件律师辩护全覆盖的组成部分。”

詹建红在其前述《刑事案件律师辩护何以全覆盖——以值班律师角色定位为中心的思考》一文中还建议规范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的“必要环节”。首先,规范值班律师法律帮助的启动环节。一是强化权利告知。所有被追诉人第一次被讯问或采取强制措施时,都应被详细告知其享有申请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的权利,并书面签署是否申请法律帮助的意见,以提高法律帮助的申请率。二是规范申请的提出环节。被追诉人提出法律帮助申请时,无需明确详细的咨询内容,只要明确表达获得法律帮助的意愿即构成申请的有效提出。其次,规范法律帮助申请的转递环节。法律帮助申请提出后,司法机关应立即通知法律援助机构或通知派驻值班律师到场提供法律帮助。

明确值班律师的法律责任

在前述《法律援助值班律师制度再探》一文中,许建丽建议明确值班律师的法律责任。针对近几年各地值班律师制度试点中出现的律师作为值班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的积极性并不高的现象,许建丽认为,向受援人提供符合标准的法律服务是每位律师都应当遵守的义务。对于拒绝履行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应按照律师法的相关规定,由司法行政部门给予警告、罚款或停止执业的处罚。

实践中有一些值班律师担忧,如果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后,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翻供,律师是否要承担责任?要承担何种责任?许建丽认为,我国目前尚未就律师提供法律援助服务质量建立较为完整的法律责任评价及处理机制,依照现有规定,即使被追诉人撤回认罪或者翻供的,值班律师不应当就其履行的法律帮助行为承担任何行政责任。对此,亟待司法机关就值班律师的此种担忧予以明确回应。


责任编辑:王占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