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中级人民法院民案送达工作调研
发布时间:2019-06-24 16:27 星期一
来源:法治参考

原标题: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关于民事案件送达工作的调研报告

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审管办

近年来,随着立案登记制改革,云南省西双版纳州民商事案件不断增多,送达工作中各类问题和困难进一步凸显,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法院司法效率和司法权威。

全州法院送达工作情况

2018年1至8月,全州两级法院共受理民事案件5299件,需要送达各类法律文书的6343件。其中,直接送达2107件,占33.22%,邮寄送达2783件,占43.88%,公告送达885件,占13.95 %,留置送达431件,占6.80%,电子送达77件,占1.21%,委托送达60件,占0.95%。

全州法院送达方式仍以直接送达、邮寄送达为主,公告送达系最后的选择。按规定,法院只有在直接送达有困难的情况下,才适用邮寄送达。但近年来,由于审判任务繁重、办案力量严重不足等原因,邮寄送达方式已超过了直接送达, “最后的选择”公告送达方式已超过留置送达、委托送达,成大幅上升的趋势。

遇到的困难

一是直接送达浪费大量的审判资源,送达成功率低。法院每次送达人员不得少于两人,往返常常也需占用小半天时间,花费大量的人力、时间,也无法取得良好的送达效果,有时甚至三番五次进行直接送达,导致了司法资源的极大重复浪费。同时,因大部分当事人白天劳作或外出,只能选择夜间送达,直接送达还面临着“夜间送达”的问题。

二是被送达人“门难进”“字难签”是造成“送达难”的重要因素。首先是送达地址不明确,且当今人口流动性大,实际居住地与户籍地不一致,导致被送达人地址根本无迹可寻;其次是部分被送达人拒绝接受诉讼材料,甚至威胁辱骂送达干警,当面撕毁诉讼文书,成年家属也不愿代为签收;再次是需要基层组织和单位见证时,有关人员出于人情、工作等考虑,一般不愿充当见证人,虽然可以通过拍照、录像等方式留置送达,又囿于拍照、录像设备以及拍摄的非专业性,不能完全再现送达过程及“确已送达”,进而影响庭审的正常进行。

三是多种原因导致邮寄送达未能发挥优势。一是因当事人的地址信息不准确或发生变化,当事人躲避诉讼拒绝签收、投递人员责任心不强等因素,导致邮件投递成功率低;二是法院通过快递邮寄送达,不能及时收到相关回执或退件,又或因投递员未及时录入或信息不准确等情况,寄件信息反馈周期较长,无法确认是否送达成功;三是邮寄送达如本人签收的,没有签收时间和签收人的身份信息;他人代收的,没有注明代收人身份及其与收件人的关系;拒绝签收的,没有注明理由和具体情况,瑕疵较多,影响后续开庭等诉讼程序。

四是留置送达在实际中严重缺乏可操作性。法律对于留置送达的条件、程序及参与人员等多个方面做出了严格的限制性规定,首先是基层组织到场见证难以操作。民诉法规定的“送达人应当邀请有关基层组织或者单位代表到场”,该义务性规范只约束送达人员。而现实中,基层组织常常无暇顾及送达人员提出的配合和协助要求,或抱着事不关己、或不愿意得罪人的态度敷衍了事。再次是视听资料入卷难度大。视听资料记录送达过程往往要求较严格,应包括以下内容:受送达人或其同住成年家属确实居住于此地;送达人已经向受送达人或其同住成年家属交付送达文书,但受送达人或同住成年家属拒绝接受或拒绝在文书上签字盖章;送达人将文书留置于受送达人或其同住成年家属的居住地。要符合上述三个条件,单纯照片很难做到。部分恶意规避诉讼的当事人,送达人员连其家门都进不了,更不用说将材料留置于其居所了。

五是公告送达效果不佳。公告送达虽有效地保护了当事人的民事权益,完善了法律程序,但实践操作中仍存在不少问题。一是法院门户网站或人民法院报均因专业性强,社会知晓率低,订阅人员有限,当事人应诉率低,导致公告送达的丧失其本意,“最后的选择”成了法官继续审理案件的“最后保障”;二是公告期间为60天,加上预留给报社的登报时间和当事人的应诉时间、答辩时间等,致使案件诉讼周期至少增加三个月以上,严重影响案件审理效率。

六是电子送达存在诸多限制。民事诉讼法修改后,增加了以传真、电子邮件等能够确认其收悉的方式送达诉讼文书,从我州基层法院来看,则主要为微信和短信两种方式,存在一定问题。一是无法确认收件人系被送达人,确认后又如何固定被送达人“确已送达”;二是我州多数农村地区当事人不会甚至无法使用电子设备,故而存在适用范围受限问题,故整体上利用率较低。

四点建议

一是加强立案阶段对被告地址的审查,扩展诉讼风险提示内容,立案阶段加强审查。在立案阶段要求原告提供被告确切的送达地址,并提供必要的来源依据,以防止原告胡乱填写敷衍了事。原告确实不能提供确切地址的,应当在起诉时向法院说明,并提供必要的线索。目前,我州基层法院勐海法院已经通过诉讼案件事项告知书的形式明确告知原告,其无法提供被告明确送达地址以及被告无法送达的不利后果。这样既能使原告提前知悉诉讼风险,也能督促当事人自身承担起一定的送达职责,减轻法院工作压力。

二是建立统一的法院公告平台。从《民事诉讼法》规定来看,公告送达是最终送达手段,应严格把握好送达条件,应慎用、少用。但实践中,公告送达在一方当事人下落不明或者穷尽其他都无法送达的情况下,法院仍可按照法定程序正常办案,有效维护当事人的民事权益。为此,有必要建立归属于最高人民法院的统一公告平台,以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案件,由立案部门从内网“办公系统”直接向公告平台进行公告,既可节约时间,又可提高审判效率,也方便当事人查询查看,同时具有唯一性、权威性和社会广泛认知度。

三是放宽留置送达条件。一方面出台相关规定,明确“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见证”的法定义务,以保证法院工作的严肃性和送达的有效性;另一方面,取消“有关基层组织或者所在单位的代表到场见证”的限制条款,受送达人系完全民事能力人,无理拒绝接收的,由法院两名送达人员在送达回证上记明拒收事由、时间和地点及相关情况,做好摄影摄像,即视为送达,特别是送达地点可不拘于户籍地和住所地。

四是大力推进电子送达的使用。法院受理案件时,可用立案告知书的方式,告知有条件的当事人可否通过电子送达的方式对其进行法律文书送达,如果当事人签字同意的,则要求当事人留下送达的方式,传真、电子邮件、微信、短信等,如选择电子邮件或微信的,为了电子件的安全,还需留下解锁法律文书的密码以方便送达人加密和受送达人解锁“签阅”。当事人收到相关法律文书后,要主动回复相应“确已收到”“确系本人签收”的相关认证标识或名字加身份证号等,以方便法院固定“回证”。该方式具有客观性、合法性和关联性,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相关规定,完善法律程序的同时,也减轻当事人的诉讼负担。

责任编辑:王占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