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法治新媒体联播>>业务动态>>
平凡的坚守:在一个派出所干到退休的“兵哥”
发布时间:2018-10-25 11:30 星期四
来源:法制网

法制网讯 记者雷健 通讯员廖锦荣  广东韶关乐昌市廊田镇,两面临山,廊田河从万倾良田间穿流而过,汇入武江,宛如一条走廊,故得名廊田,是乐昌的种粮大镇,有“粤北粮仓”美称。

有个人在这里守望了一辈子,他就是廊田派出所民警张佐兵。因为年轻时当过兵,名字又叫张佐兵,乡亲们习惯了叫他“兵哥”。不知情的人或许会以为他是年轻帅小伙,孰料他已是临近退休的老警察。他在一个派出所干了26年,历经9任所长,仍然是个普通民警,平凡到不能再平凡。自己播撒汗水,百姓收获平安,这就是他,以及像他一样的众多基层民警的朴素追求和执着坚守。

张佐兵在查阅卷宗

张佐兵1978年参军入伍,曾代表所在武警中队参加武警肇庆支队的轻武器射击比赛,勇夺桂冠,枪法很了得。1981年退伍回乡后,张佐兵在老家东庄村务过农,做过治安员,当过政府职工,因为工作认真负责,办事利索,1992年被收编为廊田派出所地方民警,后来转为正式民警,仍旧是在廊田派出所工作。

张佐兵没有想到,自己在廊田派出所一干就是26个春秋,现已年近花甲。

考虑到张佐兵年纪大了,体力精力难以承担繁重的值班任务,加之又快要退休了,廊田派出所的领导从关爱老同志出发,决定不安排他值班了。没想到这个人性化的安排,却把张佐兵给惹急了。从来不向所领导提要求的他,找到廊田派出所副所长陈文明,要求继续安排其值班,理由是廊田派出所本来就人少事多,他现在还能干活,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我年纪是大一点,但同样是拿着这份工资,其他同志值班我不值,倚老卖老搞特殊,这像话吗?”在张佐兵看来,这很不正常。

经不起张佐兵的反复纠缠,陈文明只得又继续安排其值班,不过特别叮嘱张佐兵:顶不住的时候别硬撑,跟大家说一声。

张佐兵心里也清楚,到了这把年纪,安享含饴弄孙之乐者有之,大谈养生之道者有之,但是这样子的清福,他无法心安理得去消受。

陈文明告诉记者:“张佐兵与其他老同志不太一样,乐于起早贪黑、工作争先恐后,最大的“毛病”就是闲不住。对此,其实所里的其他同事早已见怪不怪了。”

张佐兵参加扫黑除恶宣传活动

张佐兵是廊田本地人,人熟、地熟、事熟,是廊田派出所的“活地图”、“全自动搜索引擎”,在调解纠纷、查处案件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今年9月初,乐昌市长来镇和村发生一宗故意伤害案,公安机关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数日后,群众向公安机关报称发现了疑似嫌疑人的车辆,并在附近发现了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疑似嫌疑人畏罪自杀。但群众所报的位置比较偏僻,派出所的其他同志,包括廊田街上的“消息灵通”人士都不知道具体方位。陈文明想到了张佐兵。果不其然,张佐兵按照报案群众提供的零星描述,很快就“锁定”了这个偏僻之地。

无独有偶。2018年7月下旬,廊田镇沙洲村发生一宗故意伤害警情,事发突然,在外开会的陈文明连忙打电话给张佐兵,叫他先期处置。张佐兵火速赶到现场,三言两语了解清楚简要情况,先到卫生院控制住犯罪嫌疑人,此时距案发不过10分钟左右。

廊田派出所民警张志华,因为是外地人,地方陌生、语言不通,工作起来有难度,特别是处理当地的矛盾纠纷,张志华总感到很头疼,警校所学的理论方法在这里有些“水土不服”。而张佐兵到场后,不慌不忙地了解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因势利导,用地道的廊田话,三言两语就把事摆平了。刚才还争吵得脸红耳赤、眼看着就要“干仗”的当事人,在张佐兵的劝说下逐渐心平气和地散去了。

张志华不禁暗自叫绝,并虚心请教。热心的张佐兵手把手传帮带,介绍廊田的风土人情,传授基层派出所的工作方法,结合日常工作带着张志华奔走在廊田镇的大街小巷、田间地头,让小张熟悉辖区环境,掌握当地社情民情。张志华的工作逐步进入状态,很快成了廊田派出所的骨干。

因为家在本地,逢年过节的值班,张佐兵都主动自己来扛,以便让家在外地的同事吃上个“团圆饭”。平日里也隔三差五安排外地的同事到家里吃吃饭,让他们在工作地也感受到家的温暖。2018年大年三十下午,廊田派出所接到警情,因为值班的同志对事发地不太熟悉,正在杀过年鸡的张佐兵得知情况后,二话不说,刀一扔就跟着值班民警出去了。忙着备年夜饭的张嫂忍不住抱怨道:“连过个年都不消停!”

工作上毫不含糊的张佐兵,家务事却经常搞些“半截子工程”,张嫂对此颇感无奈。

也怪不得张嫂报怨,遇事冲在前面,几乎是张佐兵的“习惯性动作”。新警龚澄思说。2018年上半年的一次抓赌行动中,龚澄思跟随张佐兵一个组,破门入屋抓人的那一刻,张佐兵下意识地将小龚往后轻轻一拉,自己第一个冲了进去,完成了现场控制。事后张佐兵说:这个地方我比较熟,又是本地人,他们(赌徒)会有所忌惮,危险小一些。小龚刚来廊田工作不久,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就麻烦了。

因为敬业,同事对张佐兵敬重有加;因为热心,当地的百姓对张佐兵也很尊重。每逢尾数为“1”、“6”的廊田墟日,张佐兵都会到市场上转一转,巡逻防控,收集信息,了解社情民情,路上不时有过往群众向张佐兵打招呼,亲切地叫他“兵哥”,特别熟悉的还要聊上好一会儿。

“咱们在公安机关的最基层,同老百姓要说得上话、交得了心,工作才好开展。”张佐兵热衷于同辖区群众打成一片,做起群众工作来得心应手,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张佐兵几十年如一日扎根在乡镇派出所,而且自始至终在一个派出所,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大多数时候是处理些打架斗殴、小偷小摸的治安案件,调解一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邻里纠纷,这些不正是无数基层民警的日常写照吗?

采访伊始,张佐兵还摇着双手要求笔者不要报道:“我只是做了本职工作,没有什么贡献!”

翻开张佐兵的履历表,就像他本人一样简简单单,特别是荣誉那一栏,一个是1996年的“严打斗争先进个人”,一个是2010年的“基层工作先进个人”,恰与其淡泊名利的个性相符,求实干、不图名。

坚守在一个派出所,用一辈子守护“粤北粮仓”的平安,这是需要勇气的。

张佐兵说:咱们要对得起这身警服、对得起这份工资、对得起廊田的父老乡亲!

责任编辑:蒋琳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