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2018年专题>>亮剑扫黑除恶 打造平安中国>>地方传真>>
层层抓落实 精准出重拳 群众广参与
全面打响扫黑除恶山东战役
发布时间:2018-09-26 03:53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法制网记者 周斌 姜东良

    因翻整土地移动了村里的路桩,身材魁梧、从小习武的李某将77岁的老农高高举起,砸进沟里,用脚踩踏其头部,致其受伤骨折。老农妻子上前劝阻,挨了重重两巴掌。面对围观村民,李某及其手下叫嚣:谁敢劝就揍谁。

    回忆起去年11月7日发生的那一幕,山东省成武县纯集村村民王某两肩微颤,愤怒不已。他告诉《法制日报》记者,李某这个村霸担任村党支部书记10多年间,欺凌乡里,无恶不作,村民敢怒不敢言。“前不久,李某被抓当天,村里放起了鞭炮,村民奔走相告。”

    以李某为首的涉黑恶犯罪团伙,只是山东省今年以来打掉的290多个涉黑恶犯罪团伙之一。

    记者近日走访山东济宁、泰安、菏泽等地了解到,山东深入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尤其是中央督导组进驻以来,全面打响扫黑除恶“山东战役”,人民群众对中央部署扫黑除恶坚决拥护,对参与扫黑除恶热情高涨,一大批涉黑恶犯罪团伙被打掉严惩,今年上半年全省刑事案件立案、八类暴力案件、“两抢”案件同比分别下降17.6%、14.3%、44.1%,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

    打,重拳出击

    借款5000元,除去各种“费用”到手2200元,借条却要写1万元,违约至少还1.5万元……以李鲲鹏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以金融公司低息借款为幌子,通过“套路贷”针对在校大学生和年轻人实施敲诈勒索等犯罪行为,受害人遍布山东17个地市,达660多人。

    在警方案情展示PPT上,记者看到,很多女大学生手持借条、身份证等拍照,神情恍惚;借条上借款理由都必须写“打胎”。之后,李鲲鹏手下剃光头、文身,采取上门恐吓、送花圈乃至非法拘禁等手段,暴力催债。

    “大多数受害人家庭本就不富裕,生活因此陷入困境。有些受害人被迫离家出走,至今下落不明。”办案民警王涛说,有的受害家庭母亲喝农药自杀,有的受害家庭被迫拿出用于治疗癌症的钱。

    今年7月15日,在历经4个多月缜密侦查、跟踪布控后,济南历城公安机关一举打掉这一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抓获涉案人员22人,刑拘20人。本案涉案资金达1300多万元。

    “我代表百姓感谢你们——人民卫士!”前几天,一名受害人给办案民警发来短信。

    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破坏市场经济秩序,严重损害人民群众人身权、财产权,侵蚀基层政权、动摇党的执政基础。黑恶不除,则民不安、国不宁。

    山东以打开路,重拳出击,打准打狠,对黑恶势力迅速形成围剿扫荡之势,依法严惩,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我们针对群众最痛恨、影响最恶劣的欺压百姓‘土霸王’和‘套路贷’两类黑恶犯罪,开展集中打击行动,坚持零容忍、坚决拔钉子。”山东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李民说,山东公安至今已侦办涉黑案47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246起,分别是去年同期的10倍和11倍。

    与此同时,山东坚持专项斗争与反腐败相结合,深挖彻查黑恶势力背后“保护伞”,确保斩草除根、除恶务尽。目前已查处“保护伞”221件、341人,其中57件74人为中央督导组入驻不到半个月内查处的。

    博兴县人民检察院原副检察长王磊接受财物和请托,徇私枉法,帮助涉黑组织成员逃避刑事追究;德州武城交警大队部分干警为公路痞霸充当“保护伞”,接受好处费142万多元……相关人员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据了解,8月30日中央督导组入驻后,山东扫黑除恶攻势更为凌厉。记者采访期间,山东正在开展纪委监委公开处理一批、公安机关公开移送起诉一批、检察机关公开提起公诉一批、法院公开宣判一批等“四个一批”集中统一行动,形成扫黑除恶强大声势。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韩芳丽告诉记者,山东法院坚持依法严惩方针,9月11日前一审审结的10起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案和43起恶势力犯罪案,重刑率(判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分别达47.01%和18.03%,远高于普通刑事案件的重刑率。

    9月12日上午,记者旁听了泰安市周传智等8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敲诈勒索案一审宣判。这一团伙采取拦路截车、纠缠滋扰等暴力威胁方法,强行索取车辆钱财,数额特别巨大,最终7人获重刑,处十三年至五年有期徒刑。

    宣判后,一名被告人家属失声痛哭。

    黑恶犯罪,终究害人害己。

    抓,层层压责

    干了15年村社区书记,9月1日,菏泽市经济开发区都庄社区书记王东洋第一次被上级约谈,内容是评判当前扫黑除恶形势。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街道办书记,王东洋对辖区扫黑除恶工作的评价却毫不客气:“一般”。

    “扫黑除恶宣传力度是比较大,但感觉打击力度还不够强,咱们经济开发区还没有破获一起黑恶势力案件呢,希望摸排打击力度再大一些。”王东洋向记者回忆起10多天前约谈的一幕。

    据了解,山东将扫黑除恶作为“一把手工程”,明确省、市、县、乡、村五级党委书记均为扫黑除恶第一责任人。中央督导组入驻山东后,组织市、县、乡、村四级书记,公安局局长(含派出所所长)等逐级逐人约谈,约谈人数超8.7万人,层层传导压力,逐级压实责任。

    菏泽在专项行动部署阶段就明确市委书记担任扫黑除恶领导小组组长,开山东先河。

    菏泽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单立新介绍说,市委书记孙爱军除主持召开相关会议、约谈各县区委书记外,还直接研究部署、协调推动牡丹区吴某伟涉黑犯罪案等重大案件侦办,对菏泽前期存在“保护伞”打击不彻底等问题,通过多种方式协调推动解决。

    目前,菏泽市共侦办涉黑犯罪案件4起,打掉涉恶犯罪团伙167个,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61件95人,整体战果名列全省前茅。

    “党委书记亲自抓,有利于调动配置各类资源开展扫黑除恶工作。群众对扫黑除恶也会更有信心、更加放心,积极参与、敢于举报。”菏泽市单县南城街道党工委书记马瑙说,他深感这项工作责任重大,必须亲力亲为。

    单县地处四省八县交接处,人员流动性大,治安环境相对复杂,容易滋生黑恶势力。

    在单县县委书记穆杰看来,越往基层走,干部对辖区有没有黑恶势力越清楚,也有责任摸排清楚,“原来可能因为认识上的偏差、受胁迫等种种原因没有说、没敢说,现在必须说,不说以后出了问题就要追责”。

    穆杰用整整两天时间,和22个乡镇书记、60多个职能部门的“一把手”以及部分两代表一委员、退休老干部进行一对一约谈,梳理出27条重大线索移交有关部门。

    “在推进扫黑除恶中,党委‘一把手’要敢于担当、敢于负责,直面黑恶势力。你都害怕群众还能依靠谁?!”穆杰说,近日,单县打掉了一个以暴力手段大肆插手民间纠纷、经济纠纷的涉黑恶犯罪团伙。

    对于在扫黑除恶中不敢动真碰硬、不担当不作为、充当“软保护”的领导干部,山东坚决予以党纪处分。

    前不久,济南14名领导干部就因此被追责,其中两人受到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这14人中,包括济南平阴县前后三任县委书记,他们履职不力,放任纵容平阴县以张学文为首的村霸恶势力团伙成长坐大,危害一方。

    采访中,多位干部群众对记者说,山东五级书记抓扫黑除恶,中央督导组强力精准督导,人民群众广泛参与,相关部门紧密配合,此次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高度、广度、深度、力度前所未有,他们对扫黑除恶取得胜利充满信心。

    战,人人参与

    泰安市周尚全等31人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是专项行动以来山东宣判的涉黑第一案。受害人向记者回忆起多年前的细节时,仍令人触目惊心。如杨某仅仅因为骑车未及时让道,就被周尚全等人持械打成重伤,慑于周的势力,杨某多年不敢报案。

    9月12日下午,记者驱车赶往房村镇。一路上,感受到强大的宣传阵势——不少地方,每隔三五十米就挂有扫黑除恶的宣传横幅,房村镇街道两旁墙上、路灯杆上、商家的电子屏上,到处都是扫黑除恶宣传口号。

    房村镇西南望村党支部书记马光成指着村里信号塔上绑着的4个扩音大喇叭告诉记者,按镇里要求,村里每天早晚两个时段循环播放扫黑除恶举报方式等信息,加上挨家挨户发放“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明白纸”,有线电视开机界面相关宣传等,可以说,扫黑除恶,人人知晓。

    “各种形式的扫黑除恶宣传大张旗鼓、铺天盖地,有力调动了人民群众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积极性。我们在公共场所设置的扫黑除恶举报箱,已收到举报信15封。”房村镇党委副书记李延村说。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是一场人民战争,必须依靠人民群众积极参与。山东积极利用报纸、电视、网站、微信公众号、客户端等,通过手机短信、平安大喇叭、宣传标语、宣传册等各种方式,掀起扫黑除恶宣传浪潮。济南市研发扫黑除恶网上举报APP,进一步拓宽举报途径。

    中央督导组入驻山东后,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举报电话和邮政信箱,并公布举报电子邮箱,建立起电话、信件、网络“三位一体”举报平台。

    为增加各界干部群众对扫黑除恶的知晓度、参与度、认可度,拓展线索来源,中央督导组借助移动通讯网络基站,向归属地为山东的9000万手机用户和山东境内的外地手机用户,推送了关于中央督导组进驻和举报方式的短信。

    记者在走访中注意到,各地网格员热情高涨,将扫黑除恶宣传、监督举报、搜集线索等纳入网格工作,全省30万名网格员成为扫黑除恶“前沿哨兵”。

    如今,黑恶势力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截至9月11日,山东省共搜集各类涉黑恶犯罪线索超万条。济南公安机关掌握的448条涉黑恶线索中,328条来自群众举报。在强大的斗争决心和抓捕声势下,目前全省已有1100多名涉黑恶在逃人员主动投案自首。

    有黑扫黑、无黑除恶、无恶治乱。严厉打击的同时,山东通过加强行业监管、打击部门协作配合、社会治安重点和突出地区整治等,综合施策,努力消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

    “现在,黑恶势力不见了,老百姓过上了安心舒心的日子。你说,党中央开展扫黑除恶,咱老百姓是不是得举双手欢迎!”54岁的房村镇菜农程某说。

    记者离开房村镇时,已是当天下午6点半,天色渐暗,坐在车里向外望去,路边的横幅、墙上的标语逐渐模糊,而“扫黑除恶”已直抵心间,愈发清晰。

责任编辑:刘一鸣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