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集结号>>海南仲裁机构高端论坛>>最新消息
刘晓春:中国仲裁国家化在深圳特区的改革和创新
发布时间:2018-06-29 20:10 星期五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北京6月29日讯 见习记者 买园园)6月23日“海南自贸区(港)国际仲裁高端论坛”在海口顺利召开。论坛以“国际仲裁在海南自贸区(港)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为主题,就海南自贸区(港)建设背景下国际仲裁机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等进行研讨,为海南建立一流的国际化仲裁机构建言献策并提供理论支撑。

深圳仲裁院院长刘晓春在会议上围绕“中国仲裁国际化在深圳特区的改革和创新”为议题作了精彩的主旨讲话。

刘小春表示,由于深圳作为经济特区,所以,深圳国际仲裁机构具有如下5个“特”点。

第一,历史任务具有特殊性,刘小春表示,深圳特区仲裁机构在不同的历史阶段肩负着不同的历史使命,

第二,治理结构、治理机制具有特殊性。刘晓春指出,区别于传统仲裁委员会主任作为决策主体和执行主体,深圳仲裁委员会,深圳特区政府的立法限定政府的权限主要是对深圳国际仲裁机构中“五年一届理事会的聘请,以及对管理层的任命”作出规定,其他的就不能做更多的干预。另一方面,深圳特区政府的立法限定该地仲裁机构的理事会至少要1/3以上来自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海外。

第三,仲裁员的特殊性。目前,深圳国际仲裁机构拥有353名海外仲裁员,占该机构仲裁员人数比40.6%,覆盖了56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一带一路”的主要国家。

第四,特区仲裁的特殊性。刘小春提出,特殊性即表现在仲裁规则的国际化。

第五,对裁决质量的要求特殊化,刘晓春指出,由于深圳特区仲裁跨境执行问题数量很多,所以,深圳特区仲裁结构是要接受来自境外当事人、境外法院的检查和审视的。

深圳仲裁院院长刘晓春在作精彩主旨发言
 
以下内容是刘晓春精彩主旨发言内容实录
 
今天主要与大家分享的是中国仲裁国际化在深圳特区的改革和创新。刚才黄进校长也讲了,中国仲裁委有260家,不可能千篇一律,也不应该千篇一律,也真的做不到千篇一律,应该有差异化的发展,各自找到自己的定位。不过在沿海城市,特别是经济特区来讲,可能我们有一些共同的特性,所以我的发言是围绕深圳的改革和创新,主要有以下五个“特”:
第一,深圳的国际仲裁作为特区仲裁的代表,它的历史任务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大家知道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深圳建立经济特区38周年,应该说中国仲裁真正的国际化和现代化,从市场需求的角度来讲,是从深圳特区开始的。深圳特区的仲裁是为改革开放而生的,另外也是为港澳特别是为香港而生的。中国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是在1992年的十四大,但是在那之前的十多年随着外资的进入,主要是在深圳等特区的进入,外国的商事主体和中国的商事主体作为平等的商事主体发生的纠纷大量存在,也是基于这样的背景,在1982年广东省特区管委会就在深圳建立广东的特区仲裁机构,包含珠海、汕头和深圳。所以中国特区市场化的角度就是这么来的,它的历史使命就是化解包括港澳商事主体在内的海外商事主体和中国商事主体在特区包括在广东省的商事纠纷,为了高效地化解这些纠纷。深圳特区仲裁走过了35周年。
改革开放之初特区仲裁主要解决香港纠纷,2001年以前华南贸仲(即深圳国际仲裁院前身)100%是涉外,每年70%到80%都涉及港澳,大概每年50%的案子是涉外的,其中80%是涉港的,这是因为改革开放之初香港因素占了非常大的因素,也是我们的历史任务,有一定的特殊性。
改革开放的新时期,随着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建的前海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区,2012年改革开放的新时期,特别是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要求,深圳特区仲裁机构的历史使命是联合港澳共同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有全球影响力、全球公信力的国际仲裁机构。周强院长2013年给了我们新的发展愿景和任务。海南根据中央的12号文件成为国家战略,这也是特区仲裁面临新的历史使命,有了新的历史任务。所以不同仲裁机构在不同区域、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历史任务,但是在全面改革开放的新格局中,可能任务更重、更特殊、更具体一些。在这个时点上,我们对海南仲裁国际化充满期待。
第二个特殊性,从深圳来讲,刚才施文主任也讲了,治理结构、治理机制的特殊性。回顾35年的历程,中国仲裁在深圳的发展经历了几代法律人的共同努力,包括韩德培、谭后志、费正域先生等等,经过几代法律人的共同努力有这样一个平台。当然,也包括以北京、上海等城市为主的法律资源的共同努力,像中国贸仲、上海贸仲和华南贸仲共同撑起改革开放之初国际仲裁建设的任务。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不仅是仲裁机构当事人所独有的顾虑,全世界的仲裁机构都有这样的顾虑,你们国家的仲裁机构是否具备必要的中立性和独立性,从而保持当事人所必要的公平性、公正性?公正是当事人的追求,但是公正的基础是必要的独立性和中立性,所以2012年深圳经济特区立足前海国家战略机会,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区的主要思路就是利用特区立法,即全国人大1992年开始给深圳特区赋予的立法权,利用深圳的地方事权,对仲裁机构的治理机制进行法定化的改革,进行专门的立法,通过立法来保证中外当事人对中国仲裁的公平性、独立性和合理预期。这里的立法核心就是法人治理机制,就是把传统的中国仲裁委员会的治理模式,即仲裁委员会主任作为决策主体和执行主体,这可能会让中国当事人特别是外国当事人对中国仲裁的独立性产生疑问,也就是内部控制有没有?地方保护有没有?行政部门干预有没有?为了解除这三大顾虑,深圳特区政府的立法限定政府的权限主要是对五年一届理事会的聘请,以及对管理层的任命,其他的就不能做更多的干预。
其中最主要的一个规定就是理事会至少要1/3以上来自于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海外,目前我们13名理事由深圳市政府依法聘请,有7名是来自海外的知名人士,包括欧洲、美洲和香港。内部执行理事就是我作为院长唯一的一名,另外都是外部理事,所有的重大决策都是理事会多数票决。因为外国人比较多,每次开会就像上市公司的董事会一样,中英双语召开。这样一个机制运行了六年多,一开始也是摸着石头过河,国务院法制办给了特别大的支持,法制办经过了审查在网站上公布了特区立法,也是一种探索经验,六年多还是增强了中国仲裁在特区的独立性和公正性,也就是公信力。回过头来看,特区对治理机制的法治化改革、社会化改革、国际化改革、专业化改革是有成效的,我们希望海南走出更坚实、更大的步伐。
第三,仲裁员的特殊性。大家知道1984年特区国际仲裁机构率先在国内聘请外籍仲裁员,当时一共有15个仲裁员,当中有8名来自海外,这是瑞姆先生1982年6月28日在北大法律系的建议,在深圳实现了,当时敢让境外人士来裁中国的案子是非常大的魄力。按照2012年特区立法,至少1/3以上的仲裁员要来自海外,我们目前353名海外仲裁员占比40.6%,覆盖了56个国家和地区,包括“一带一路”的主要国家,这个目的也是为了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的背景下走出去投资,而合同当事人能够在本国和周边国家找到他所树立或者信赖的仲裁员,他就有可能跟你签订合同,有纠纷回到中国仲裁,这也是“一带一路”背景下的考量。事实证明也是可以的,目前我们所受理的中国有史以来最大金额的仲裁案件——134亿,就是基于这样一种更中立、更独立的制度安排,而且有法律规定的制度安排,他们更加放心,所以发生纠纷后才约定到中国仲裁。我相信假如海南加大仲裁员的国际化步伐,也会成为中国仲裁国际化将来的另外一块热土。
第四,特区仲裁的特殊性,规则的国际化非常重要,像黄老师所讲的,硬件很重要,目前深圳国际仲裁院在深交所的硬件大家都挺羡慕的,这不是重要的,主要是软件,规则是拿得起来、摸得着看得见的。
规则的国际化,我们只有一个原则,学界里很多人讲机构中心主义或者仲裁庭中心主义,我们2016年修订规则的时候说只有一个主义——当事人中心主义。没有当事人的约定,我们仲裁的管辖权为零,我们行使的不是公信力,我们所运作依靠的是当事人对我们的一致约定,当事人的意思自治是重要的原则。特别是当事人最关心的首席仲裁员的制定,我们把30多年的实践归纳到新的规则里,就是尽量把指定首席仲裁员的权利交回当事人,在第28条3、4、5款我们制定了细则,尽量让当事人通过排序方法找到他所信赖的仲裁员,这就等于我们不能揽权,我们要分散权力,不仅在治理结构方面,我们在仲裁员指定方面把权利还给当事人,希望大家给我们提出批评和改善的意见。这是我们最重要的原则,以当事人为中心,以当事人意思自治为最主要的原则。希望在海南看到比深圳更加开放、以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为主要原则的规则,也希望我们共同努力。
第五,深圳和海南这些最早最大的经济特区仲裁有一个更高的要求,就是对裁决质量的要求,因为我们当事人的结构可能和内地一些仲裁机构不太一样。境外的当事人,包括境外的法院,都是用放大镜来看特区仲裁的质量。质量是生命所在,黄老师说我们内涵式发展,特别是特区仲裁走到目前这个阶段的主要方向,追求数量特别是盲目追求数量起码不是特区仲裁机构的一个主要的方向。质量才是生命所在。特别是特区仲裁,可能外国当事人更多,跨境执行问题是非常重要的问题,1986年中国加入了《纽约公约》,1987年生效,1989年我们在深圳创造了中国裁决在海外执行的先例,但是在香港,属于英国管辖,从此中国仲裁按照《纽约公约》走出国门。今年是《纽约公约》60周年,联合国贸法会新任秘书长安娜5月15日到深圳和我们共办了纪念《纽约公约》的大会,应该说深圳加香港这个通道是《纽约公约》在中国实践的首要地方。1999年梁爱诗女士(香港首届律政司司长)和沈德咏副院长签署了在两地执行仲裁裁决的安排,根据这个安排,特区仲裁的质量能够体现出来,体现了香港法院对中国特区仲裁的支持和认可,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刚发布的数据也体现了1999年以来的支持态度,据香港司法机构的统计,深圳国际仲裁院的裁决没有一起被不予执行,而且在2015年和2017年这两年,我们都是执行裁决数量最多的仲裁机构。所以人家用放大镜看你的仲裁质量,跨境执行特别要重视质量问题。当然,其他的仲裁机构,我相信也都会用更加国际化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最后一句话回应黄校长,对国际化的理解,并不是说要求每一个机构都要有很多的国际案子,也不可能,也不现实,随着中国加入世贸之后,外国企业进入中国内地以中国法人的身份和其他中国法人发生纠纷在我们统计来看都是国内案子,虽然有国际因素,但是这个多是国内仲裁,我们没有必要一定要多少国际案子。但是得有全球化的胸怀、国际化的标准,借鉴国际先进机构的经验来优化我们的管理、优化我们的理念、提升我们的质量,以当事人为中心,共同提高中国仲裁的质量,共同建设中国仲裁的高地,这不仅是海南的任务,也是我们共同的任务。

 

责任编辑:买园园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