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集结号>>海南仲裁机构高端论坛>>最新消息
郭修江:公平、公正、高效是仲裁发展最根本的方向
发布时间:2018-06-29 19:42 星期五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北京6月29日讯 见习记者 买园园)6月23日“海南自贸区(港)国际仲裁高端论坛”在海口顺利召开。论坛以“国际仲裁在海南自贸区(港)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为主题,就海南自贸区(港)建设背景下国际仲裁机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等进行研讨,为海南建立一流的国际化仲裁机构建言献策并提供理论支撑。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副庭长郭修江围绕“法院在仲裁发展中所起到的作用,以及最高院在推进我国仲裁事业发展中所作出的系列工作”为核心内容做了精彩的主旨讲话。

郭修江在演讲中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充分认识到法院不是解决纠纷的唯一途径,更多地应该发挥仲裁等各类法定机构在解决社会矛盾中的作用。所以,最高人民法院一直秉持着审慎地审查仲裁裁决、审慎地撤销仲裁裁决、审慎地裁定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保障仲裁裁决的效力和执行力。这是最高人民法院长期以来坚持的基本观点。2017年12月以来,最高人民法院连续发布了几个支持仲裁的司法解释,充分体现人民法院依法支持仲裁、保障仲裁裁决顺利施行的态度。司法与仲裁之间应该加强沟通交流,为构建一流的营商环境作出共同努力。

最高人民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副庭长郭修江在作精彩主旨发言
 
以下是郭修江精彩讲话内容实录:

结合我自己的一些认识和看法,针对今天的仲裁国际化的主题,谈谈三方面的意见:

第一个意见,仲裁国际化首先要注重仲裁内涵的发展,一定要把公平、公正、高效作为仲裁发展最根本的方向。刚才听了黄进老师的报告,他也专门讲到了这一点,要向内涵式发展。过去我们追求的是仲裁的数量,将来我们要赢得国际仲裁市场,没有高质量、公平、公正、高效的仲裁裁决,我们是难以赢得社会支持的。其实司法也是一样的,我们可以看到司法的权威来源于哪儿,它不仅仅是来源于法律的授权,如果司法仅仅靠诉讼法赋予了法院对案件的裁判权力,那么你就取得了司法权力,这是不可能的。现在中国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的司法改革就证明了这一点,多少年来很多案件由于我们的一些裁判不公造成了老百姓对司法的不信任,甚至于司法腐败等等一系列问题严重损害了司法的权威。核心的问题在于司法没有把公平、公正、高效作为自己最终的追求目标。所以我们推进司法改革,尤其是现在要保护产权等等一系列重大决策,通过公平、公正、高效的裁判来让司法在老百姓心中树立起真正的权威。司法如此,仲裁也是如此,或者说仲裁更是如此,因为仲裁和司法比较,仲裁不是一种法定的救济方式,它不是一种法律上规定的当事人必须选择的救济方式,只有当事人对我们仲裁机构有了足够的信任,通过双方当事人选择仲裁,有了有效的仲裁条款,我们才可能获得仲裁的权力。仲裁的前提是老百姓的接受,是要仲裁在社会、在老百姓心中树立起一种权威,这种权威最终来自于我们仲裁裁决的公平、公正和高效。

如何实现仲裁的公平、公正和高效?一个是高素质的仲裁员队伍。刚才黄进老师也讲到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前提,在课堂上、在学校,有些教师体现了学校的素质;在法庭上也是一样,优秀的法官才能体现法院的水平;仲裁也是一样,优秀的仲裁员队伍才能体现优质、高效的仲裁水平。所以说一支高素质的仲裁员队伍可能才是我们实现仲裁公平、公正、高效最关键的因素。

现在海仲在仲裁员的选择方面有了很多突破,人员的范围、学历、水平、能力,还有仲裁员的管理制度,现在海仲的仲裁员每年都要进行一次注册,可能很多的仲裁机构都没有这个规定,这些制度、这些筛选机制保障了仲裁员队伍的高素质。当然,可能下一步还要继续发展,尤其是涉外仲裁需要更多的外籍仲裁员参与其中。我们还要考虑如何把国外高水平专家型的人员纳入到我们的仲裁队伍当中,这可能也是需要仲裁继续做好的工作。

第二,要实现仲裁公平、公正、高效可能还需要好的仲裁规则。仲裁和法院的司法可能有所不同,我们所有的司法诉讼程序都是法律明确规定的,仲裁法只是给仲裁程序做了一个大概的规定,仲裁规则是由各个仲裁委自行制定的。仲裁规则如果适应社会的发展,尤其社会国际化仲裁机构发展的需要,它就会把我们的仲裁质量进一步提高。所以下一步要做好仲裁的公平、公正、高效,必须要对仲裁规则做深入的研究和完善。

第三,仲裁机构的管理模式是非常重要的。海南仲裁委机构的发展由过去的事业单位逐步在2000年后脱离财政的拨款,现在逐步在往一个市场化的方向发展,这种仲裁机构的发展模式也是很重要的,因为只有好的仲裁模式才能体现仲裁的独立性和公平、公正性,如果仲裁机构仍然属于一个行政机关的模式,那么它想做到完全独立、公平、公正审理案件还是有一定难度的。所以社会化的发展方向,是仲裁的必然之路。

以上是第一个方面,我们要走向国际仲裁,首先要打造自己的品牌。这个品牌怎么打?要在仲裁过程中实现公平、公正、高效,通过公平、公正、高效的裁判,实现我们仲裁的权威,在市场中赢得社会的信任。

第二个问题,结合我的工作谈谈司法对仲裁的态度。刚刚黄老师对司法也作了充分的肯定,认为司法在支持仲裁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确实,如大家所看到的,最高法院多年来一直秉持着支持仲裁、维护仲裁权威的基本方向,最高法通过制定大量的司法解释来支持仲裁。2017年12月至今最高法又连续发布了几个支持仲裁的司法解释,一个是《关于审理仲裁司法审查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一个是《关于仲裁司法审查案件报核问题的有关规定》,第三个是《关于人民法院办理仲裁裁决执行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人民法院进一步深化多元化解纠纷解决机制的意见和精神,充分体现人民法院依法支持仲裁、保障仲裁裁决顺利施行的态度,充分体现最高人民法院严格规范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对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执行活动、规范相关审查程序、统一裁判尺度的决心。三个司法解释共同的基调,最高法院原第一巡回法庭的庭长刘贵祥专委在讲话当中明确体现了这样一个基调:对于申请撤销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案件,要采取严格把握的态度,强调作出仲裁裁决的否定性结论时要极其慎重,慎之又慎。这是其就三个司法解释答记者问时的原话,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最高法在支持仲裁方面一直不遗余力地做好工作,不仅仅是要从司法解释的角度保障仲裁裁决的执行,同时在个案的处理当中也要求下级法院严格按照司法解释的规定慎重地处理仲裁案件的撤销与不予执行,这就是最高法院的基本态度,也是最高法院长期以来一直秉持的基本原则。最高法院为什么要有这样一种态度?其实最高法院充分认识到了仲裁制度本身是帮助人民法院减少工作负担的重要程序。大家可以看到这些年来人民法院的案件量井喷式增长,过去三四百万、四五百万件民事案件,现在一审的民事案件达到七八百万件,一些地方法官一年办理的案件达到上千件,现在最高法院的法官也几乎是这样的程度。以一巡为例,2015年最高法院第一巡回法庭受理的案件是800件,2016年是1300件,2017年是1800件,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达到了1500多件,今年年底达到3000件左右是很有可能的。我们第一巡回法庭的法官人数,加我2个副庭长和10个主审法官,今年要承担接近3000件案件,每个法官几百件案件,最高法院成为了办案的机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通过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让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充分发挥、解决社会矛盾、化解争议,人民法院是不堪重负的。

所以我们说,人民法院是纠纷解决的最后一道屏障,最后一道屏障前面应该有很多解决纠纷的机制,才能保障人民法院是最后一道屏障。我们现在很多时候是把人民法院当成纠纷解决的唯一渠道,很多时候宣传也好,其他政策性文件也好,还是我们行政机关的一些引导也好,很多时候都说有问题找法院,其实这是错误的。仲裁机构和其他的一些法定的争议解决机构、调解机制等等这些多元纠纷解决机制充分发挥后,才能保障人民法院有精力把那些疑难的案件处理好,把那些有规则异议的案件处理好,人民法院最后解决的是社会规则的确定。法律法规有规定了,有些规定可能不是那么精细,或者法律方面有漏洞,社会矛盾出现了,需要最后确定一个有效的规则让老百姓来执行,那这个规则的确定是需要司法判决来确定的,但是并不是说所有的案件都要最终放到人民法院处理,或者一律放到人民法院处理。

这是最高人民法院充分认识到法院不是解决纠纷的唯一途径,更多地应该发挥仲裁等各类法定机构在解决社会矛盾中的作用。所以最高人民法院一直秉持着现在这种审慎地审查仲裁裁决、撤销仲裁裁决、裁定仲裁裁决不予执行,保障仲裁裁决的效力和执行力。这是最高人民法院长期以来坚持的基本观点。

当然,刚才黄进老师也专门讲到,仲裁和司法的关系,除了支持之外还有监督的问题。因为毕竟诉讼法、仲裁法都赋予了人民法院要对仲裁条款的效力、仲裁裁决的效力和仲裁裁决的执行效力进行审查的义务,人民法院如果不尽这些义务也是有问题的。所以有些情况下仲裁出现了问题,没有有效的仲裁协议而进行裁决,或者仲裁程序严重违法侵犯当事人的权益,这时候我们可能会作出一些撤销仲裁的决定,或者作出不予执行裁决的决定,或者作出否定仲裁条款的裁定等等。但是人民法院在审查仲裁案件的时候,一直秉持着审慎的态度。

简单谈谈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出的司法解释,即关于先予仲裁不予执行的问题。广东省高院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了申请,最高人民法院明确下发了司法解释,对先予仲裁问题持否定态度,基本的理由是仲裁应当是以纠纷为前提的,没有纠纷,不能形成裁决。

其实这个问题要两面看,本身最高法院制定这个司法解释,作为有效的司法解释,各级仲裁机构也好,人民法院也好,是必须要执行的。先予仲裁最早是海仲创立的,我认为先予仲裁本身可能没有太大的问题,当事人就某一个可能存在争议的问题达成了协议,达成了协议之后发生纠纷时根据有效的仲裁去申请执行,这就类似于人民调解,双方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双方当事人已经没有纠纷了,这时无论法院还是仲裁机构都可以将调解协议做一个确认,确认之后如果将来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就可以去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就可以直接解决矛盾了。

如果我们先予仲裁把握得好,做得恰当,把可能出现的纠纷矛盾充分地考虑进去,进行先予仲裁,实际上也是事先化解矛盾。刚才黄进校长专门讲到,仲裁不仅仅是要解决纠纷、解决矛盾,还要提前预防纠纷。其实先予仲裁某种角度上讲就是预防纠纷,把它做好了,有个裁决在那儿放着,将来它就不可能不执行。当然,要保证将来是有可能执行的。海仲我听说一年大概有100多件先予仲裁案件,基本没有发生什么争议,原因是我们在先予仲裁过程中把担保的物品全部做好了,实际上要到发生纠纷的时候不需要去申请强制执行,因为有担保在那儿押着,如果不履行的话到法院就会执行,他就会自动地履行裁决内容,不需要申请法院执行。

而现在有些仲裁机构做得不好的是没有执行的保障,单纯做先予仲裁,等发生问题的时候都到法院去申请强制执行。法院现在要解决执行难的问题,尤其今年周强院长提出三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这个时候你给法院弄大量难以执行的执行案件,法院的压力是巨大的。我个人认为司法解释本身是没有错误的,但是司法解释的理解当中我们仲裁机构应当要正确理解,先予仲裁前面要设立一些基本的条件,这些条件设立好了,它起到预防纠纷发生的作用,绝大部分案件不会到法院去申请强制执行,那么先予仲裁就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起到事先防范纠纷发生的作用,而不是一个完全不正确的东西,需要看我们实践当中如何把握好、运用好。这是我想说的第二个问题,人民法院对仲裁的基本态度。

第三个问题,人民法院和仲裁机构之间的合作和交流。仲裁机构和人民法院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法律给它们连接点之后必然会产生很多联系,这些联系需要相互沟通、相互理解。法院要帮助仲裁解决问题,实现仲裁化解矛盾、解决纠纷的目的。另一方面,仲裁机构也要与法院积极沟通,把自己的想法充分地向法院表达出来,这时候双方就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沟通协作机制。其实我们现在看电视剧也好,看小说也好,往往很多时候双方发生矛盾纠纷,产生剧烈的冲突对立,不是说两家之间有根本性的冲突和矛盾,而往往是信息不畅通。由于信息不畅通造成双方之间的误解,产生了很多对立和冲突。其实仲裁和司法也是这样一种关系,如果两个方面都能够很好地站在对方的立场上理解对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对方,保证信息的畅通,促进双方的交流,我想司法和仲裁之间就会有一个很好的沟通和协商,然后达成共识。

尤其是我们现在要建立国际化的仲裁机构,可能将来需要解决的新问题会更多,更需要双方之间的协作。这里我可以透露一个消息,也不是什么秘密,最高人民法院现在也在积极筹备国际商事仲裁庭,可能最高法院的民四庭会加挂一块“国际商事法庭”的牌子。另外可能在第一巡回法庭和第六巡回法庭加挂“国际商事第一法庭”和“国际商事第二法庭”的牌子,目前国际商事法庭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我们现在第一巡回法庭的庭长张永健同时又是民四庭的庭长,他在主管这块事情。根据原定的计划,应该是在6月底挂牌,当然,现在准备工作是不是完全就绪,能不能挂牌,最后还要看最高法院和中央的决定。在国际商事法庭和国际商事第一法庭将来设立的情况下,国际商事第一法庭和将来的海南国际仲裁院之间的联系会更加紧密。很多的问题需要司法和仲裁之间达成共识,需要双方之间建立更多制度化的安排,经常性地加强沟通交流,相互借鉴、相互学习,甚至一些资源可能要共享。将来我们国际仲裁庭可能有一个咨询机构,这个机构的资源可能可以和我们的海仲等仲裁机构共享,包括深圳国际仲裁院等等机构,我们也愿意去采纳。只有我们双方之间相互沟通协调,把各自的优势充分地向对方表达出来,我们才有可能相互借鉴、利用相互的资源,共同促进仲裁事业和人民司法事业的发展。

 

责任编辑:买园园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