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集结号>>海南仲裁机构高端论坛>>最新消息
黄进:创新发展中国仲裁,提高中国仲裁公信力
发布时间:2018-06-29 19:08 星期五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北京6月29日讯 见习记者 买园园)6月23日“海南自贸区(港)国际仲裁高端论坛”在海口顺利召开。论坛以“国际仲裁在海南自贸区(港)建设中的地位和作用”为主题,就海南自贸区(港)建设背景下国际仲裁机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等进行研讨,为海南建立一流的国际化仲裁机构建言献策并提供理论支撑。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在论坛上作了精彩的主旨讲话。

 

中国法学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再作精彩主旨发言
 

黄进表示,海南自由贸易区(港)的建立、建设对中国仲裁发展的意义,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并提出全国所有仲裁机构应众人拾柴,举全国之力、聚全国之智、之才来协助将其发展成为国际经济贸易仲裁机构。

黄进认为,创新发展中国仲裁,首先,要提高中国仲裁的公信力,应坚持人本化,既要以当事人为本,也要以仲裁员为本;其次,要注重现代化,这不仅要注重仲裁机构办公场所硬件的现代化,更要重视仲裁文化、仲裁软实力的建设;再次,需要走国际化道路,这需要我仲裁员、仲裁机构要有世界眼光,要有国际视野,要有全球胸怀,而且国内部分仲裁机构可以进行国家化仲裁制度建设;第四,仲裁发展要坚持信息化建设,这不仅需要仲裁本身信息化,而且要把仲裁管理服务信息化做起来;最后,要坚持仲裁的法治化。

黄进指出,中国仲裁要内涵发展之路、创新发展之路、特色发展之路、走错位发展之路或差异发展之路、走融合发展之路。

 

以下内容是黄进讲话精彩内容实录:

我发言的主题是《创新发展中国仲裁,提高中国仲裁公信力》。我想讲三、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海南自由贸易区(港)的建立、建设对中国仲裁发展的意义。大家都知道,中共中央、国务院的意见第十三条谈到要支持建立国际经济贸易仲裁机构和国际争端调解机构等多元纠纷解决机构。我过去也看到国家的一些战略,比如京津冀的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的发展战略、“一带一路”倡议规划,在一个国家级的发展战略里专门就仲裁争议解决作出明确规定的仅有这个意见,明确提到在海南“两自”的建立、建设过程中要建立国际经济贸易仲裁机构和国际争端调解机构等多元纠纷解决机构。

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机遇与挑战并存。这个机遇和挑战既是海南仲裁界的,也是全国仲裁界的。它对中国仲裁发展最大的意义就是为中国仲裁的发展提供一个新的、自由的、宽松的、开放的、改革创新的试验田或者试验基地,意义非常大。所以对于中国仲裁改革的创新,在这片沃土上经过若干年的努力,一定会有非常好的成果。

但是我这里也要提醒一下,刚才施文主任也提到,海南地方有限,各个仲裁机构可能都想有所参与,这种积极性可以理解,但确实不能一哄而上,大家要众人拾柴,举全国之力、聚全国之智、之才来打造这样一个国际经济贸易仲裁机构。

我也非常欣慰地看到施文主任谈到,海南省政府全力支持在海南仲裁委员会基础上建设的海南国际仲裁院,不要将海南的仲裁碎片化。指导意见最大的意义是给中国仲裁的发展、创新和改革提供了更肥沃的试验田、试验场所。

第二个问题,与大家交流中国仲裁的发展方向。我们现在讲创新发展中国仲裁,要提高中国仲裁的公信力,我们的方向在哪里?怎么走才明确?可能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坚持人本化。人本化就是以人为本。为什么中国仲裁要坚持人本化?这是仲裁的性质决定的。当然,现在世界上的仲裁有很多,有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仲裁,大家知道有一个基于国际条约建立的国际仲裁机构叫常设国际仲裁法院,在荷兰的海牙,它专门通过仲裁的方式解决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纠纷;还有国家与私人之间的投资仲裁机构,大家知道世界银行下有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还有一些行业仲裁如体育仲裁、劳动人事仲裁等等,行业性很强,特别是体育仲裁,因为我过去也参与过国际体育仲裁院的活动,体育仲裁不同于传统的商事仲裁,它很多案件属于行业性的案件,用我们传统的商事仲裁来解释它的可仲裁性是解释不通的。我这里讲的仲裁主要是商事仲裁,商事仲裁有一个属性:公共法律服务属性,公共法律服务属性决定了我们的商事仲裁要坚持人本化、以人为本。

首先要以当事人为本。因为仲裁的基石是当事人意思自治,当事人愿意把争议拿到仲裁机构或者提交仲裁员来解决,你就要为当事人着想,定纷止争,化解他们的纠纷。所以人本化是由仲裁的公共法律服务属性所决定的。

其次要以仲裁员为本。一个仲裁机构的好坏或者社会声誉的高低主要靠它裁决案件的质量和水平,基于裁决案件的质量和水平建立社会公信力。但是仲裁的质量和水平主要是靠仲裁员,如果没有高素质的仲裁员,仲裁的质量和水平是不能实现的。在大学里面我们讲“教授就是大学”,因为你要把大学办好,首先要看教授的水平,那么仲裁机构的水平就要看仲裁员。所以我们要打造德法兼修的高素质仲裁员队伍。大家知道十八届四中全会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问题的决定里特别提到要建立高素质的法治工作队伍,高素质的法治工作队伍实际上有三支队伍组成:法治工作专门队伍(即法官、检察官、执法队伍);公共法律服务队伍(包括仲裁员);法学教育和研究队伍。所以我们的人本化要更加重视仲裁员队伍的建设,更加依靠高素质的德法兼修的仲裁员来提高我们中国仲裁的裁决质量和水平,提升中国仲裁的公信力。

二、注重现代化。人本强调的是以人为本,现代化强调的是与时俱进。仲裁一定要与时俱进。我们不仅要注重仲裁机构办公场所硬件的现代化,更要重视仲裁文化、仲裁软实力的建设,即仲裁管理服务队伍思想、观念、仲裁制度、仲裁机构治理的现代化,这是需要我们高度重视的。现代化是我们仲裁机构永远的主题。

三、坚持国际化。刚才施文主任就海南仲裁委的国际化作了专门的演讲,讲得非常好,我们中国现在的仲裁界国际化的层次、水平还不是很高,可能沿海的仲裁机构如深圳、广州、上海、北京等一些仲裁机构的国际化程度高一些,其他仲裁机构的国际化还很低。即使国际化程度很高的仲裁机构,最高的涉外案件比例也只达到20%左右。我认为国际化并不是说中国260家仲裁机构都打造成国际仲裁机构,关键是我们的仲裁员、仲裁机构要有世界眼光,要有国际视野,要有全球胸怀。当然,我们希望在我们仲裁机构里有一部分仲裁机构的制度建设是国际性的仲裁制度,也就是说你能够吸收世界最优秀的仲裁文明成果,又能够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扎根中国大地办仲裁,创造我们自己的实践经验。比如西方一般把仲裁和调解的界限分得比较明确,但是中国一直坚持仲裁和调解相结合,这就是中国的经验或者中国的智慧,实际上对国外仲裁机构也有一定的影响。

所以我们讲仲裁的国际化,也是落实总书记在海南关于特区建设30周年的讲话和中央12号文件精神,习近平总书记特别提到要加快在海南形成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当然,包括仲裁的国际化。所以仲裁的国际化最核心的还是仲裁员的开放意识、世界眼光,再就是我们的仲裁制度能够既符合中国的实际情况,又能够与国际通行的做法和仲裁规律相吻合,再就是我们的国际性案件要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四、坚持信息化是仲裁的发展方向。信息化的核心就是要打造智慧仲裁。我们仲裁界这领域中有些仲裁机构的进展很快,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等新技术发展非常迅速,它对我们整个人类的社会生活带来了冲击,把我们整个人类的社会生活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我们的仲裁怎么在这样一个高科技迅速发展的大背景下适应这种变化?我看有的仲裁机构“互联网+仲裁”做得非常好。

我前不久到广州见到王小莉主任,她跟我讲现在的案件数量很大,主要是网上仲裁案件。网上仲裁案件的标的可能不是很大,但是确实很有发展前景。实际上今后做多以后,它的标的可能也会大起来,为什么呢?大家知道我们现在用微信、支付宝支付,我们现在的数额也不是很大,红包也就200块钱,但是我接触到商界的人员,他们在大企业之间也有类似于支付宝的资金交易平台,可能我们一般人不知道,量非常大,超出我们的想象。所以尽管我们现在的网上仲裁标的不大,但是到了技术更加安全、可靠、有效的时候,人们对它的信任更高的时候,发展前景非常大。

信息化主要是仲裁本身要信息化,我们通过网上通过借助技术来仲裁案件。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首先要把仲裁管理服务的信息化做起来,因为管理服务的信息化很好做,网上申请、登记、通知做得更快。

五、坚持仲裁的法治化。还是要法治仲裁。当然,法治化我们面临的重要任务是推动和完善我国的仲裁法律制度,修改仲裁法。我想仲裁界的绝大部分人都是支持要尽快修订仲裁法的。另外,因为我们仲裁界总有一些人说意思自治、仲裁机构自治,我现在觉得仲裁是公共法律服务性质,到底是民间性还是什么性确实在中国这个特定的国情下它的定位值得研究,仲裁具有独立性和自治性,但是必须是基于法律遵守规则的自治,就像我们每个人的自由、自尊,这是基于对他人的自由、自尊和对规则的尊重下的自由、自尊。

仲裁的改革与创新,大家谈得非常多,但是要处理好改革与法治的关系。我们中国历史上的改革就叫做“变法”,因为法律意味着秩序、稳定、规矩,但是改革我们叫做“变法”,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戊戌变法,改革就是要改法律规则。我们怎么处理好改革与仲裁领域的关系,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到我们今后的改革应当于法有据,比如施文主任谈到海南马上要进行的仲裁改革,省里面要出台相应的文件。其实我认为深圳的仲裁改革有几方面很好:(1)深圳利用自己的立法权制定了法律规则,为仲裁机构的整个体制机制运行作出了明确的规定,这倒不一定是世界上第一例,但是在中国应该是第一例,这个做法非常好,有示范作用;(2)确定了法人治理结构,这也是在中国有创新价值的,特别是前不久又整合了两大仲裁机构,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举措。

在法治化方面,我们过去可能讲仲裁和司法的关系比较多,希望司法支持仲裁,就我自己的体会,从改革开放以来最高法院出台的一系列司法解释或相关的文件,总体上来说对我们中国仲裁是给予支持的,所以最高法院对在仲裁领域的做法充分地肯定。但是我们过去考虑很多仲裁与司法的关系,但是我们还要关注仲裁与立法、执法、法律服务之间的协调发展,我们过去注重得不够。

第三个问题,中国仲裁的发展道路。十九大明确提出我国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中国法治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那么中国仲裁要走什么道路?

一,走内涵发展之路。内涵式的发展就是高质量的发展,大家知道我国整个经济走向了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内涵发展道路就是要处理好规模、结构、质量、效益的关系,要克服现在仲裁界急、乱、散的现象。当然,内涵发展是以质量提升为中心的,要提高我们办案的质量和水平,并不是说不要速度、不要规模、不要数量,而是要把办案的质量放在首位。我们过去更多注重规模、数量,不断地分化分支机构,不断地到处设立,而忽视了怎么通过提高质量来提升自己的公信力和社会声誉。中国的仲裁机构可能是受案量最多的,可能是大国仲裁而,但不是强国仲裁,缘于我们的社会声誉、公信力、办案质量还不够高。

二、走创新发展之路。我们一定要在仲裁领域里有创新意识,推进中国仲裁理论创新和仲裁制度的创新。过去老说仲裁制度都是舶来品,其实中国古代有公断,当然,近现代制度是从民国时期建立的,我们中国50年代建立了涉外仲裁,但是到1994年仲裁法制定后才慢慢构建了中国现代的仲裁制度。但是中国现在在仲裁领域里有了很好的实践,但是我们对实践的经验没有很好地总结,理论没有很好地升华。我们自己也没有真正提出一些原创性的仲裁理念、仲裁制度和仲裁规则。我们现在的仲裁实践其实非常丰富,案子也这么多,我们怎么探索理论和实践两方面的创新,尤其是制度和规则的创新,这是中国仲裁界要思考的问题,也是我们仲裁要走的路。

我们海南“两自”中,自由港和西方发达国家现在的自由港是不一样的,我们前面加了一个“帽子”——中国特色自由港,这就需要我们在自由港建设的探索中要创新。在海南仲裁的制度构建方面我们也要创新。

三、走特色发展之路。因为中国有260家仲裁机构,如何做到有自己的特色、有自己的亮点、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就是我们讲的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现在我们真正有自己的品位、有自己的品牌的仲裁机构还是不多,怎么在这方面下工夫,特色发展。比如说你的仲裁理念、体制机制、仲裁治理体系和治理结构有什么样的新探索,你说出来能够得到同行的认可,能够让大家眼睛一亮。比如深圳模式,大家一听就觉得很好。

四、走错位发展之路或差异发展之路。各个仲裁机构应该要找准自己的位置,摆正自己的位置。一个内地的仲裁机构要受理很多的涉外案件或者国际性案件肯定不可能,你怎么在你的区位找到你自己的优势?像海南仲裁委员会的区位优势就很明显,它与东南亚、东盟的联系很多,而且在一些国家还建立了办事处,与它们建立了联系,实行互荐、互推、互派、互惠的举措,海南仲裁委员会最近发展很快是因为定位准确,发挥自己的区位优势,通过差异化发展、错位发展形成自己的特色。

五、走融合发展之路。仲裁发展到这个阶段以后,我们的仲裁除了要和司法互动,司法一方面要支持仲裁,另一方面要监督仲裁,比如我们既有仲裁的程序规则也有司法的程序规则,司法的程序规则有一部分是仲裁,这个大家关注得比较多。但是现在仲裁的发展更应该在融合发展方面有一些新的思考,比如说我们仲裁主要是解决争议,能不能和预防争议融合起来发展仲裁?仲裁和调解相结合没有问题。国内仲裁和国际仲裁的融合,也就是说,我们打通国内仲裁和国际仲裁。过去国内仲裁和国际仲裁是有一些区别的,但仲裁制度实际上是一个国际性的话语体系,是一个国际性的语言,全世界搞仲裁的人们的共同话语还是比较多的,所以国际仲裁和国内仲裁要融合发展。当然,还有机构仲裁和临时仲裁融合发展,包括学界、仲裁理论界和仲裁实务的融合发展。融合发展之路是仲裁应该走的道路。

第四个问题,创新发展中国仲裁还有两个问题需要再呼吁:

一、打造仲裁共同体或者仲裁命运共同体。“共同体”是什么?Community,它是一个群落、一个团体、一个社区、一个组织,它是指社会中存在着基于主观和客观上的共同特征而组成的各种层次的团体组织。中国好像没有形成一个仲裁共同体或者仲裁命运共同体,中国仲裁协会一直建立不起来。仲裁共同体是有仲裁人、仲裁员、仲裁机构共同形成的共同体,我们仲裁共同体一定要有很多共同的地方,要达成共识,我们要在仲裁方面有共同的认识、共同的价值观,共同的身份认同、文化认同、精神认同,甚至有共同的仲裁理想。要打造这个共同体,首先要有共识,比如我们要信仰法治,坚持法治信仰,我们要有大家共识的仲裁价值观、价值理念、仲裁的思维方式。特别是还要形成仲裁的职业道德、职业伦理,这也是我们目前的仲裁界比较欠缺的。

二、探索建立和研究仲裁学。两年前我提出过这么一个想法:建立仲裁学。当然,也有学界同仁质疑,因为这几年国内外仲裁发展非常迅速,我们过去觉得仲裁仅仅是法律、法学类的分支,这样的话可能太窄了一点,所以我们仲裁界的同仁也应该考虑探究建立仲裁学。也就是说,以仲裁为研究对象的学问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来。当然,仲裁学的核心是仲裁法学,但是它还包括很多东西,如仲裁管理学、仲裁社会学、仲裁伦理学,这些都是值得我们研究的。所以以仲裁为研究对象的这么一个学问体系,只要我们仲裁界的人共同努力,是可以建立起来的。所以我呼吁我们要关注仲裁学的建立和建设。

 

责任编辑: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