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集结号>>最新消息
台州网格化管理夯实社会治理基层基础
发布时间:2018-04-18 09:00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图为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网格员在办公室为流动人口办理登记。    金晖 摄

【引子】

“她,身穿蓝色背心,那像天空一样纯粹的蓝色,步履匆匆地行走在村间的小路上……” “网格员就像古代深宅大院里的大管家,她每天早出晚归,要知道村里有几家是外来户,要知道几家出租房里有没有电线套管,村里几家是危房,还要定期去看望村里的困难户和精神病人……” 没看到传说中的网格员,却先看到浙江省台州市蓬街镇五联村一位小学生的作文——《我的妈妈是网格员》。在这名小学生笔下,妈妈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每天在村子里奔波忙碌,家家的事情都要管,有的时候,人们烦她,但更多的时候,人们爱她,需要她。这篇发到记者手机上的作文,开启了记者为期3天的台州基层网格化治理的发现之旅。

□ 本报赴浙江采访组

台州具有久远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如果从三国时期正式建郡算起,这里已历经了近2000年的沧桑巨变。

近年来,台州又有了新变化,这一变化被称为“网格化管理”。台州的0.9411万平方公里土地被划分为7369个网格,由7369名专职网格员和众多兼职网格员管理。

管得怎么样?效果又如何?记者走进台州一探究竟。网格化从末梢神经到中枢神经

记者走访的第一站是台州市路桥区。路桥区政法委书记金晖是个身材高大,看上去让人很有安全感的中年汉子,他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路桥区的网格化管理你随便走,随便看,暗访也行,我不怕”。

很快记者就明白了金晖说这话的底气从何而来。

记者随手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份服务单,在这份服务单上,

可以清晰得知,发生在村里的一件小事是如何规范处理的。

事情起因:网格员在巡查时发现五区24号出租屋没有安装报警铃,灭火器缺少,没有安装烟雾警报器。服务单显示,2018年1月17日10时36分,网格员潘雪花将此事录入信息网络系统。10时37分,潘雪花上报横街镇。10时45分,横街镇干部黄旺一受理。11时8分,黄旺一将此事交综治工作平台调解。14点38分,黄旺一留言,“政法办会同司法所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协调,达成一致意见,并签订了调解协议书”。整个事件处理精确到分,细致到人。

“这只是网格员日常处理的一个普通事件。”金晖说,所有案件处理流程都一样,要求件件有结果,事事有着落。

从金晖的介绍中,记者得知,网格员每天都会对自己管辖区的网格巡查4个小时以上,在巡查过程中,一旦发现各种安全隐患和治安问题,能够自己处理的就自己处理,不能自己处理,或群众不配合的,网格员会马上通过网络系统向村里、镇里报送,镇里不能处理的也会向区里报送。处理这些案事件台州有综治工作、市场监管、综合执法、便民服务“四大平台”,基层治理中出现的所有案事件基本都会消化在这四大平台上。每一个网格都是一个基层治理单元,这些网格就像人的末梢神经一样,灵敏地接收着城市乡村每个角落、每个细胞的信息,并迅速向中枢神经传导,推动社会治理各层级、政府各职能部门作出及时有效的反应。

金晖不无骄傲地说,我们网络化管理就是对“枫桥经验”的创新与发展。通过我们网格员深入细致的工作,真正做到了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90%以上的案事件都能做到不出村,自我处理。网格员具有“无所不能”好本事

记者见到的第一个网格员叫王晓,是横街镇份水村的外来媳妇,初见面时她有些腼腆,说话都不敢看人,但一说起她管理的网格,态度马上就从容了很多。

“我管的这片2.42平方公里,310户人家,出租房106户,外来人口430多人……”王晓对辖区的情况了如指掌。她说最难管的是出租房的租客,刚刚掌握了这个租客的情况,明天又换了新租客,一切又得从头开始。

王晓谈起做网格员的经历,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她是外来媳妇,村里的很多人都不认识她,当了网格员以后她想开展工作,管点事儿,村里人张口就是“你谁呀”?没办法,她以后再巡查就把儿子也抱上,村里人见孩子可爱,就凑上来问,爸爸是谁呀,爷爷是谁呀,渐渐地大家熟了,她再做点什么,村里人就很配合了。

记者问她,你们村对流动人口管理这么严,如果看到我一个陌生人在村子里闲逛,你会管我吗?

王晓说,你不是村里人,我一眼就看得出来,我会主动问你是要找人还是租房?

记者说,我什么都不做就是四处走走你会跟着我吗?

王晓不说话了,只是笑。

旁边的镇党委书记汪文菊接上话来说,哪里用她跟着你,你在村里走,村里到处都是王晓发展的兼职网格员、志愿者,他们会通过手机群把你的行动告诉王晓,想做坏事是不行的。

汪文菊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在新桥镇东蓬村,记者见到了好几个网格员,最大的50多岁,最小的只有25岁,个个都对网格员的工作充满了热情,聊起来就收不住。

管保才,40多岁的汉子,眼睛亮亮的,间或闪过一丝狡黠。他上来就给我们讲了一个抓贼的故事。“我们管氏宗族宴会,来了好几百人,虽然很多人都是从外地来的,也不是都认识,但我还是一眼就发现了一个偷酒的蟊贼,马上就打电话叫警察把他抓了。这就是网格员的本事”。

林正云看上去就低调多了,她是个皮肤黑黑、短头发的中年妇女,说起话来很有水平。她说我们网格员每天在村里跑来跑去,管东管西,谁家防火不达标了,谁家出租房没登记了,我们都要说几句。特别是外来人口,我们管得多了,人家难免抵触。所以,我们就多为他们服务,村里的外来人口都是白天上班,晚上才能回家。我就晚上去找他们,有时候都半夜了他们才回来,我利用手机网络服务系统帮他们办居住证,这样他们就不用自己来回跑,省了不少时间。上级给妇女做免费的两癌筛查,我就在群里发信息给她们,让她们去做体检。大家一看我是真心帮他们,将心比心,对我也就不再抵触了,相反还会主动给我提供信息,成了我的兼职网格员。

林正云说,我们网格员还管村里的矛盾纠纷,谁家打架了,路上出了交通剐蹭事故,我们都是第一个到场调解,安抚双方情绪,即使我们解决不了问题,但只要有我们在场,双方就打不起来,矛盾不会升级恶化。

25岁的十甲陈村网格员林媛,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不少,一直一言不发地躲在一边,记者以为她害羞,就主动引她说话:“你这么小也会调解矛盾吗?大家听你的吗?”

没想到林媛一开口就吓了记者一跳,不但语调高、语速快,而且思路清晰,思维敏捷。“我不会调解没关系呀,我们村有合和案库”。

合和案库是十甲陈村这些年来积累的各种民事纠纷调解案例,这些案例成功地指导林媛调解了一起邻里纠纷:

两个村民发生纠纷打了起来,其中一个被打折了肋骨,这下不得了,受伤的村民闹个没完,非要赔十万,另一个则咬紧了牙一分不赔。

林媛翻查了村里的合和案库,找到之前也有村民指骨被打骨折的案例,那起案子经过调解,打人一方赔了4万。打人的村民看了案例无话可说,知道不按规矩办事,在村里就没法混了,只好答应赔4万,而被打的一方也表示了不再纠缠。

这件事用金晖书记的话说就是,小姑娘也能办成大事情。蓝马甲游走在人群中的安全阀

为了进一步了解网格员的工作,记者决定在村里跟着网格员跑半天。

一大早我们就赶到了坦田村,不曾想村委会大门紧锁,我们碰壁了。等了一会儿,才看到一个身穿蓝马甲的女子小跑着赶来。一边开门一边气喘吁吁地给我们道歉。

这位网格员叫应秋燕,36岁。问起迟到的原因,她说村里有一幢出租楼总锁着门,她已经盯了一个星期了。“他们锁门一定是害怕消防检查,他们的消防安全一定不合格。我昨天在门上留了条,再不开门我就上报了。结果今天他们就开门了”。应秋燕一早跑到出租楼那里,等对方开了门,就给消防部门打了电话,让消防人员过来检查。

正说着话,两名身穿制服的消防人员开车过来了,一声招呼,大家一起上车,连检查带下发整改通知用了不到20分钟。

跟着应秋燕在村里转,总会遇到打招呼的村民。

走了没几步,应秋燕忽然闪身钻进了路边一户人家,记者跟进去,看到一对老夫妇正拉着应秋燕说话。见了我们,老人用当地方言热情地对我们说了好多话,记者大概地听懂老人在夸应秋燕人好心善,经常来看他们。

应秋燕说,两位老人独居,她每天巡查路过这里就会和老人聊聊天,一是怕老人孤独,二是看看老人家里有什么要帮忙或不安全的地方。

在一户出租屋里,应秋燕检查防火,记者转了一圈就要走,应秋燕突然停住说这里不行,原来这儿的煤气管道口没有用卡子卡住。看来这网格员不是谁都能干的,只有经过训练的眼睛才能从小事发现大问题。

离开出租屋,应秋燕又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说要来调看监控。原来,几天前村里一户人家的2000斤铜被偷了,当时应秋燕到现场比警察还早,帮着警察维护秩序,保护现场。警察进行了初步调查以后,约好今天来村里调监控。

正是跟着网格员转了这半天,记者恍如走进了当年的枫桥镇,所有的大事小情都在和风细雨、不知不觉中消化于无形。

台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李晏子把全科网格建设与创新和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结合在了一起。他说,通过网格化基层治理,99%的矛盾问题都被消化在了村里、镇里,消化在了区里,真正体现了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这正是“枫桥经验”的精神实质。

(本报记者 张亚 陈东升 崔立伟 贾宝元 王春 陈磊)  记者手记

几天的采访下来,记者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坦田村与网格员一起走在村里的时候,网格员与沿途遇到的村民那种亲切自然的交流。即使什么都不说,只是打个招呼,眼里流露出来的都是对网格员的信任与亲近。

那些来自于人民群众的网格员把自己当作人民群众与政府之间的桥梁、纽带,从一件件的小事做起,寓管理于服务之中,赢得人民群众的信任与支持。

在记者看来,台州市的网格化管理,是对新时代“枫桥经验”的诠释,也正是因为网格员群众工作做得好,各种矛盾和隐患才能被消灭在萌芽中,才能真正体现大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的基层治理最高境界。

责任编辑:李纪平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