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2018年专题>>2018两会专题>>两会关注>>
普法是和平年代最大社会动员
发布时间:2018-03-05 18:06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个人简介:

张苏军,河南唐河县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党的十九大代表,现任中国法学会党组成员、副会长。曾任江苏省劳改局副局长,江苏省司法厅党组成员、省监狱局党委书记兼局长,江苏省司法厅厅长、党委书记,司法部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司法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全国普法办副主任等职务。

  法制网记者 王春

  “你们中国为什么会举国家之力,推进法治宣传教育?”

  在中非交流项目的法律培训班上,面对非洲官员一脸费解的神情,张苏军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娓娓道来,完成了一次热烈的互动。

  “如今,我国已进入‘七五’普法规划第三年,可以说,在和平年代,法治宣传教育就是最大的社会动员,每年覆盖数亿人。”张苏军向《法制日报》记者介绍起普法成就时,神采飞扬。

  从2001年起,张苏军就在司法部长期分管法治宣传教育工作,2009年当选中国法学会兼职副会长后,他参加法学会的活动逐年增多,对法学会的情况越加熟悉。

  “中国法学会的同志都认识我,我是兼职副会长中间参加活动最多的,没有之一。”话音落下,张苏军爽朗的笑声响起。

  2016年1月,张苏军从司法部正式转岗,副会长现成就有,多了一个党组成员身份,开启在中国法学会“朝九晚五”的坐班生涯。

  法学会组织体系日趋完善、理论实践成果层出不穷,张苏军深受鼓舞,“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定不移推进全面依法治国,在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中,法治的地位之高、分量之重,前所未有。同时我们也真切感受到法学会的工作很有价值,很有分量,核心智库作用得到最大程度地发挥”。

  13年前与中国法学会结缘

  对中国法学会,张苏军确实一点也不陌生。

  张苏军与中国法学会的最早结缘,可以追溯到2005年。

  那时,张苏军在司法部分管法治宣传教育,大量参与中国法学会活动,与时任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刘飏开展了密切的互动,共同策划了“双百”活动——百名法学家、百场报告会,收到了极好的反响。

  张苏军不曾预想,11年后,他和刘飏一样,走出司法部,做了中国法学会的“专职”。

  组织各类学术课题调研、听取各个研究会工作汇报、搭建“立法咨询会”平台、开展司法体制改革论证评估、报送重要研究成果,还有,必不可少的是穿行于各大城市,参加地方组织的各种学术活动……

  对于基层法学研究机构、创新型学术论坛的组织者而言,能请到张苏军到会致辞,就视同得到了中国法学会的组织支持,张苏军也尽可能不推辞,每次根据不同的主题精心准备讲稿。

  在忙碌的日常中,张苏军触摸到了中国法治跳动的活跃脉搏,对外学术交流频繁,在“一带一路”建设、中外法律论坛中,中国故事、中国方案、中国经验不断亮相,广泛传播。

  然而,张苏军也清醒地意识到,学会组织良性运转、法学研究繁荣成果斐然,并非天然形成,要开展学术研究,第一道门槛就是经费。

  在王乐泉会长和中国法学会党组的积极争取下,不仅落实了学会运转专项经费,还向中央争取到了两千万元的课题研究经费。

  “腰包一下子鼓了起来,服务大局的底气和能力大大提升,群团组织的独特优势也不断彰显。”张苏军用手指比划着说,每个研究会每年的工作经费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不仅保障了正常运转,有些研究会甚至还有结余。同时,课题经费一投入,如同水龙头被拧开了开关,成果“哗啦啦”地随之而出。

  近两三年来,中国法学会组织了上百场立法咨询会,接受国务院法制办及各个部委的委托,将研究成果直接应用转化。

  “对重要的研究成果,除了进行汇编,还向中央呈送要报,获得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多次批示。”张苏军补充说,一个直观的例子,就是知识产权要报,直接促成了知识产权法的修改、知识产权法院的强化建设、知识产权行政执法体制的改进。

  团结600万法学法律工作者

  从过去法学会只是省级有、市级很少、县级几乎没有,到如今,57个全国性研究会,2000多个省级、地市级、县级地方法学会,县级组织覆盖率达80%,实体性、活跃性,成效性兼具,向心力和联系度大大提高,与张苏军的努力亦分不开。

  “因为中国法学会党组人心齐、干事氛围浓,王乐泉会长、陈冀平书记工作都非常投入,我作为其中一员,也一点不敢懈怠。”张苏军说,一个人民团体、学术团体,也是政法战线重要组成部分,还是广大法律工作者的桥梁和纽带,呈现出了积极进取的精神风貌。

  “60万在册会员是我们组织开展各项工作优质资源,600万法学法律工作者是我们要联系团结的群体。”张苏军打趣说。

  让张苏军颇感得意的是,民法总则(草案)与中国法学会提交的专家建议稿实现了最大程度的契合。

  “这汇集了来自全国的力量。”张苏军透露,中国法学会为此专门成立了重点课题领导小组及多个分课题,不仅汇总了北京高校的权威专家提出的很多建议,而且还广泛吸纳了全国法学家、法律实务工作的集体智慧。

  说起如今仍持续推进的“双百”活动,张苏军津津乐道:

  一来,以宪法、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等为重大宣讲主题,为省委常委中心组学习推荐授课专家,开展师资培训,提升“关键少数”依法行政水平,促进法治政府建设。

  二来,发挥各市县法学会作用,依托各地会员开展菜单式法律服务,向乡镇街道和村社区延伸,宣传法律、解疑释惑、化解矛盾。

  令张苏军欣慰的是,每年都有几十万人听报告,多的年份,甚至有数十亿人次获得了法治宣传教育与法律服务。

  从技术向法律实务型转变

  张苏军是恢复高考后的“1977级”,大学学的是工科。1982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江苏省湾山煤矿水泥厂,当起了名副其实的技术员。

  “这个水泥厂其实就是劳改队,我从刚开始管生产到管改造,一步步向法律实务型转变。”张苏军告诉记者。

  在此期间,张苏军爱学习、爱研究、爱拼搏的性格不断展露。

  很快,张苏军就因为突出的工作表现,从大队长提拔到副监狱长,32岁,他就当上了监狱长。为了适应教育改造工作需要,提高自身理论水平,他利用休息时间去学习充电,研修了法学、经济学双硕士。

  从江苏省司法厅厅长到司法部政治部主任、副部长,张苏军在司法部工作了15年,见证了中国法治变迁的进程,最让他震撼的还是时隔四十年后重启的特赦制度,他参与了制度启动执行的全过程。

  张苏军感慨地说,“2015年,习近平主席发布特赦令,对四类服刑罪犯实行特赦,将宪法既有的特色条款激活,体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维护宪法权威、注重宪法实施、实行宽裕相济刑事司法政策的魄力和担当”。

  这次,在浙江代表团当选新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张苏军感慨,这又是一次很好的学习机会。

  在张苏军看来,“浙江不仅是革命红船的启航地,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萌发地,还是法治中国建设的先行地,尤其今年还是毛泽东同志批示‘枫桥经验’55周年,可以通过与浙江代表深入交流,更好探索基层依法治理的理论与实践”。

  采访最后,张苏军还对青年法学法律工作者深情寄语:“你们生逢其时,遇到了法治黄金时代,中国正逐渐走向国际舞台中央,希望你们拓展国际视野,潜心学术研究,将所学服务于法治建设,为在国际舞台上提供更多的中国方案、中国经验作出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莫亚奇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