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感动中俄两国的故事仍在美丽的边境小城绥芬河流传着。为了解救100多位无辜百姓,17岁的中俄混血少女嘎丽娅随苏联红军来到天长山,向天长山要塞负隅顽抗的日军进行劝降,而就在1945年8月12日那一天,17岁的年轻生命永久地陨落在了那里。为拯救无辜生命而牺牲的中俄混血少女嘎丽娅虽然已消逝近70年,但却并未被两国人民所遗忘。

 

小人物也是大英雄 “和平天使”嘎丽娅感动中俄

1945年8月9日,苏联百万大军从中国东北的东、北、西三个方向越过边境,在4000多公里的战线上向日本关东军发起全线进攻。当天,绥芬河城区被苏联红军攻克,300名日军残部、200名退伍军人和150多伪警察、伪街公所职员及老人、妇女、儿童等退守天长山要塞负隅顽抗。苏军几次攻击未果,伤亡不少。

为使要塞中无辜的妇女儿童免遭战争伤害,苏军决定派人上山与守敌进行谈判,让驻守要塞的日本关东军放下武器。

8月11日,为了减少战争伤害,苏联红军组织绥芬河老城区居民向西城区转移。在几千人口的小城中,精通三国语言的嘎丽娅显得十分出众。当天下午,苏军决定让嘎丽娅以苏联红军临时招募的特别军使身份与菲多尔琴科率领的苏联红军劝降小分队一起去天长山劝降。可是日本人拒不投降。8月12日上午,嘎丽娅手持白旗又一次同菲多尔琴科率领的劝降小分队一起上山对顽固抵抗的日军实施劝降任务。狡猾的日军禁止苏军接近谈判地点,只允许嘎丽娅一个人单独与日军谈判,让苏军劝降特别小分队其他人员在要塞山腰原地等待谈判结果。嘎丽娅一个人随日军走进了要塞……[详细]

抗战记忆:倒在黎明前的和平天使嘎丽娅

嘎丽娅只是个17岁的姑娘,之前14年应无数次见证或听到过日本关东军的残酷。我们无法知道她听到苏联红军的任务时的反应和心理状态。只能推断,她的日本邻居,她教授过俄语的日本孩子等都被卷入时代和命运的漩涡。生与死的关头,需要有人传出那一声和平的口信。

弟弟张树烈就站在母亲身边,目睹了这一切。嘎丽娅跟随苏联红军军官走进去的时间不到半个小时。母亲菲涅和所有人一样,不知道军队让女儿去干什么。当嘎丽娅走出来时,同行的还有4名苏联红军,其中一个一杠四花,应该是名尉官,打着白旗。

嘎丽娅走向妈妈,母女四目相对:“红军征召翻译,让我跟他们上要塞,去劝日本人投降。”

张树烈回忆,嘎丽娅说得很平静,但母亲却立时哭了,周围非常安静。菲涅哭着,解下自己红色的花头巾,那是当天离家时戴的一方新头巾,披在女儿的肩上。

车子在目送中越来越远。从此,再无嘎丽娅的音讯……[详细]

  人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遭受的巨大损失是无法弥补的,因此我们每个人都有义务对这次沉重考验和对那些英勇献身的英雄的哀思传递给子孙后代。为此而建立“友谊和平天使”纪念碑,来表彰这位翻译姑娘为挽救世界和平居民的功绩,这将受到后代人的敬意。

  我建议,纪念碑上应该刻上这样一段话:“我们的友谊就是相互理解、信任、共同的价值观和利益。我们将铭记过去,展望未来。”                                                           

——俄罗斯总统普京

 

这个荡气回肠的传奇,是中俄人民用血凝成友谊、为了和平赴汤蹈火的象征。

 ——绥芬河地方史志编辑

孙伯言

  我的父亲同样在反法西斯战场中牺牲,我带着这张最珍视的照片在嘎丽娅雕像前缅怀,是缅怀所有像嘎丽娅、父亲一样为和平而战的英雄。

  ——战争幸存者

莉莉娅·尼古拉耶夫娜

  像嘎丽娅一样为反法西斯战争牺牲的英雄还有很多,嘎丽娅雕像是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一件信物,雕塑树立起的不仅是世界级的艺术品,更是全世界人勇于追求和平的精神。

——《走进绥芬河》作者

刘淑维

 

这是绥芬河嘎丽娅纪念馆中的嘎丽娅画像(资料图片)

俄罗斯友人来到绥芬河向嘎丽娅纪念碑献上鲜花

 

中俄联合拍摄电影《天使嘎丽娅》在黑龙江肇东开机

 

俄罗斯友人来到绥芬河向嘎丽娅纪念碑献上鲜花

 

战争遗孤夏斯特利文科·莉基娅·尼古拉耶夫娜带着父母照片踏上红色之旅

 

绥芬河嘎丽娅纪念馆中的苏联红星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