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大队长9年没签一张人情罚单 推不掉就自掏腰包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新华网发布时间:2013-05-30 12:29:01
 
 

图中左二为吴一心。

一心做群众喜爱的警察

——原福建省惠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吴一心生平事迹

“那么好的人,不可能年纪轻轻的就离开我们,今天说什么也要当面感谢吴副局长”!1月8日中午,福建省惠安县螺阳镇金山村63岁女村民刘宝英,手里拎着一小袋地瓜,硬缠着交管大队教导员黄培森,要亲自把这袋自家地里种出的地瓜送给分管交管大队的县公安局副局长吴一心。当教导员告诉她吴副局长在10天前已经去世时,手中的袋子一下子滑落了,几个大地瓜滚落地上,她呆呆地站在交管大队的操场中央,眼含热泪,口里喃喃地念叨着:“不可能,12月28日上午还联系我,让我在元旦节后来找他,说已联系几个部门给我办好补助,想不到我的事解决后,可他却走了……”然而,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2012年12月30日5时50分,因长期超负荷工作,积劳成疾,惠安县公安局副局长吴一心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50岁。根据传统习俗,1月5日是吴一心“头七”之日,其女儿吴雅茜在其个人微博上含泪发出《有来生,我还当您女儿》的博文,追思吴一心生前点滴,饱含深情、感人肺腑。该文发出后4小时,便被转发超过1200次、评论300多条,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全国各地公安官方微博、知名博友、媒体朋友以及广大草根博友纷纷评论和转发该博文;截至1月9日9时,该文被转发2507次、收到评论873条。1月8日,惠安县公安局党委作出决定,在全县公安机关开展向吴一心同志学习。

“辖区交通事故减下来,我累一点算啥呀?!”

2003年12月,吴一心从永春县交警大队教导员的任上,调任惠安县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大队大队长。

惠安县是全国经济百强县,辖区面积720平方公里,93万实有人口中,驾驶员21.6万人,机动车保有量25.5万辆。由于国道324线由北至南贯穿县辖的4个乡镇,再加上120多公里的省道和县乡公路,2003年全县交通事故死亡198人,是福建省交通事故重点整治县。

上文提到的刘宝英,其27岁的儿子谢建良,在吴一心上任之前的6月28日傍晚,在国道324线惠安县螺阳镇钱塘地段,遭一辆大型货车碾压当场死亡,肇事车辆逃逸。吴一心上任仅10分钟,第一个接访的就是刘宝英,听着她的倾诉,吴一心在憎恨肇事逃逸的不良司机时,更感觉肩上的担子十分沉重。然而,他上任的第二天,在国道324线惠安县汽车南站Y字形路口,又发生一起致2人死亡的交通事故。勘查完事故现场,吴一心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324国道惠安县境内虽然仅有17.17公里,可仅螺阳镇的大红埔路口,每天至少有9.5万辆机动车从此处经过。如何减少交通事故,他通过对全县逐条道路的路况进行实地勘察,发现交通安全设施不完善是最大问题。1984年7月经过3年学习,从福建省交通学校毕业,当年被省公安厅交警总队任命为“交通工程助理工程师”的他,开始为完善全县的交通安全设施而忙碌着。白天要上班、开会、批文件,他就利用午休、晚上和双休日、节假日,一个乡镇一个乡镇地巡查,国道、省、市、县、乡道路逐条逐段地考察。当年春节7天假,他是在值班和路况考察中过的。一个月下来,他记满了二本笔记本,从地理位置、存在的主要问题、如何更改和完善,都作了详尽的记录,并将完善道路交通安全设施的意见和建议送交有关部门。曾有一同窗特地从省城来看他,见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忙碌着,劝他注意休息,他却笑着回答:“在我任上,只要惠安的交通事故降下来,群众的生命财产损失减下来,就是苦一点、累一点,我也愿意”。交通安全设施更新改造,需要投入大笔资金,又牵涉多个部门。为了早日落实,他不等不靠,先从交通事故频发的324线国道洛阳和螺阳两个镇的交叉路口做起。没有资金,他上门找保险公司,讲明设施完善后事故自然降下来,保险理赔金额也降下来,保险公司效益会自然提高的道理,得到了保险公司的支持。他开始对易发事故的路段设置隔离铁条,这些路段的事故降下来,可有司机反映,车辆如不小心碰到铁条会擦破车的表皮,同时铁条的维护成本也高,后来就改成用城市的移动水泥墩当护栏,然而,这种移动水泥墩不仅会造成车辆碰撞,而且也不美观。当时,有关部门报告县政府,拟将移动水泥墩改造成高度90公分的固定水泥墙,但这种设计虽然符合有关国标规定,可在论证时,许多驾驶员反映水泥墙造成小车驾驶员视线不好,而且每米造价高达600元。听到反映后,吴一心发挥自己所学专业的优势,深入现场再次调研论证,大胆吸收公路桥梁防撞理念,提出在道路中间隔离带建设40公分高的固定水泥墩,墩的上面加设50公分的护栏,这种设计不仅美观安全,而且造价仅国标设计造价的一半。吴一心将自己的设计方案先在324线国道两处最易发生交通事故的路段实施建设。有一次分管安全工作的泉州市领导到惠安调研时见状,还特意下车研究,充分肯定这种设计理念。惠安县人大和政协开会期间,作为建议提案,要求政府在国道、省道全面推广吴一心的这种设计理念。目前,水泥墩加护栏隔离带已被全省推广。

为了减少重、特大交通事故,吴一心积极主动向县委、县政府汇报,党委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交通整治工作,先后投入7800多万元,修建全县境内所有的国道和省道的公路中央隔离栏,交通信号灯也从2003年的5个路口,2012年增加到22个路口,电子警察由2003年的零个,2012年已达21个路口,全县还建成8个卡口,新增减速带2800多米,完善各种标志3000多块。吴一心还积极借助信息化手段,在全县首创交通安全“点对点”精细化管理,采用GPS动态监管模式,加强对辖区客车、货运、工程车、校车、危险化学品运输等重点车辆、人员的监管,加大对交通安全法规的宣传和普及。由于多管齐下,2010年以来,全县交通事故四项指数全面下降,在车辆、驾驶人员数据增加的情况下,2012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数仅86人。2011年度,惠安县公安局交管大队被评为“全市执法规范化示范单位”,2012年8月,全省公安交警“规范执法活动战役”现场推进会在惠安召开,该大队规范执法的经验做法被省公安厅推广。他也被省公安厅评为“全省公安机关预防重特大道路交通事故专项行动先进个人”。

交通事故赔偿调解率达96% “我们做的工作就是让百姓满意”

“吴大队长,调解协议书我签了,拿到了五千多元赔偿款,谢谢您!”去年5月17日,家住惠安县辋川镇22岁的陈某,特地来到该县交警大队向吴一心致谢。在之前的2月13日18时30分,陈某驾驶的二轮摩托车在国道324线自来水厂门口路段,与31岁的孙某驾驶的小轿车发生碰撞,造成两车损坏,陈某受伤住院,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为孙某负主要责任,陈某负次要责任。由于孙某的小轿车损坏维修费是陈某摩托车维修费的10多倍,在事故经济赔偿处理时,孙某提出即使按三七分开,并自愿赔偿陈某住院医疗费和误工补贴费5000多元的情况下,陈某也须赔偿孙某轿车维修费中30%的费用9000多元,“我摩托车被撞坏了,人受伤住院10多天,一分钱没赔,还要倒给对方赔钱,哪有这道理”。年少气盛的陈某冲上交警大队三楼办公室“请大队长给评评理”。听了双方的情况介绍,吴一心觉得该案不能按损失数额的表面现象作出处理,要结合车辆保险赔付情况和以人为本的原则。他把该事故的经济赔偿调解工作交给了“交警大队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委员会”的调解员。刚才还怒气冲冲的双方当事人,经过调解员的一番说教,明白了各自对法律法规的误解之处,经过调委会人员苦口婆心的劝说教和动员,孙某也认识到自己估算的偏差之处,陈某也改变自己“次要责任”不负责任的认识,在调委会制作的赔偿调解协议书上签了字,陈某高兴之余,特地到吴一心办公室向他表示谢意。

在吴一心任交警大队长的九年间,惠安县每年发生各类交通事故4000多起。该大队交通事故处理股只有14名民警,在处警、勘查事故现场、认定交通事故责任等方面已长期超负荷工作,可为了处理交通事故经济赔偿工作,民警们还要花费大量精力做双方当事人工作。由于承办民警日常必须参加值班、处警、开会、学习等活动,经常错过与事故双方当事人约定的见面调解时间,还往往引起双方当事人的不满,甚至怀疑经办民警的诚意。如何有效化解事故处理民警与事故双方当事人的误解,减少事故双方当事人往返交警部门接受调解的时间和路费,同时减少当事人为此聘请律师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的经济负担,提高理赔速度和时间,吴一心带领大队民警到兄弟单位取经,结合惠安实际,于2011年成立了以人民调解为依托,行政调解为补充,司法调解为保障的“三位一体”交通事故调解机制。聘请从司法系统退休,身体和业务素质较好、经验丰富的的6名老同志担任“交通事故人民调解委员会”成员,以交警大队出具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为基础,结合相关法律法规,专程给事故双方当事人就经济赔偿方面进行调解,同时向双方当事人提供法律法规的咨询。至2012年12月,调委会成立近两年,共受理649件,已成功调解626件,调解成功率达96%,“咱们做的每一件事,就是要让广大人民群众满意”。提起成立调委会,吴一心这样评价。调委会成立后,针对个别交通事故财产诉前保全和个别疑难案件,他积极向县委政法委和县法院汇报沟通,又成立了惠安县人民法院交通巡回法庭,让人民法院选派3名法官进驻交警大队,专门负责交通事故纠纷案件的办理,大队还给法官们提供办公、调解、开庭的场所,此举不仅方便群众咨询法律,而且节省了事故双方当事人因法律诉讼多次往返人民法院的时间和车费。据统计,吴一心到位的2003年,当年全县因交通事故赔偿引发群众堵路9起,上访21起,2012年上述两项起数为零。2005年至2011年,惠安交警大队连续被泉州市委、市政府评为“文明单位”。

 
 

路中打伞着警服者为吴一心。

 

九年没签一张人情罚单 “我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的”

1963年4月,吴一心出生在福建省南安市石井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3岁时,父亲不幸逝去,靠着政府的救济和乡亲、同学的支持,他考上福建交通学校,然而在交通学校求学的过程中,他又失去了独自扶养他的母亲,他把对父母的思念化作学习的动力,在同学和老师的资助下,完成学业,在校三年品学兼优,连续三年评上“三好学生”;参加工作后,特别是到惠安县公安局任局党委委员,交警大队长和局党委委员、副局长、交警大队长,手中多多少少掌握着一定的权力。他说:“廉生威、腐生败,要求民警做的,自己首先做到,要求民警不做的,自己坚决不做”。他到惠安上任的第一天,就给家人和身边的工作人员约法三章:不得插手工作上的事、不得替他人说情求情、不得收受他人礼物。独生女儿吴雅茜去年6月大学毕业,有关企业的负责人找到他说,“您是副局长兼大队长,只要将交管大队的有关业务交给我们做,您爱女的工作我们包了,而且待遇也优惠”。回想独生女儿中考、高考时,作为父亲忙于工作,只能给她电话鼓励,如今爱女的就业是何等大事,人家没有条件都在创造条件,而自己分管的工作,不论是罚没款的存储,还是车辆保险的选择,只要动一动口,女儿的工作就落实了,可他却说:“这个口开不得,款存哪家金融单位应由局党委会定,保险公司只能让当事人自由选择。他动员女儿自力更生,从最基层做起,用自己的实力考试上岗。如今,她的女儿还是一名邮政储蓄的临时工,在他逝去的第六天,她就重返自己的工作岗位。

前些年,上级交警部门为了方便基层大队对电子拍照罚单异议的纠正,授权给县级交警大队长有更改罚单的密码。吴一心接到通知后,“这个更改密码我不要,如果真有异议,让当事人提出申请,大队有关股室核实后,我签字请上级审核更改”。他调侃自己:“无密码、无烦恼”。可外界不知情的领导和亲朋好友,以为吴一心只要大笔一挥,就可以减免罚单,找他“签单”的人大多高兴而来,失落而回。有时遇到不好推脱的,他就自己替对方交罚金。2010年9月,当地一知名人士找到吴一心,要求注销电子拍照单,吴一心一看,时间、地点、违章记录十分清楚,他走出门外,自掏600元让驾驶员代对方交罚单。跟随他9年整的驾驶员黄育滨含泪告诉笔者:“吴局说,如果你开车门收礼,替违法者说情,告诉他人我在泉州的住处,你就得卷铺盖走人”。2012年中秋节的前2天,在县交管大队停车场,吴一心向大队民警布置节日道路交通安全工作,他挂钩的紫山镇一位村支书,看到吴一心带队给村里的困难户、低保户送油送米,又给村道的车辆通行提供线路方便,就将一张购物卡扔进驾驶室“给吴局买盒月饼”。黄育滨开着车追赶了10多公里,将那张购物卡交给了村支书的妻子,还不忘替吴一心向对方表示感谢。

2004年至2012年先后在县交管大队违法处理窗口工作的民警吴耿荣、王小红和黄文玉回忆,九年间,没接到吴一心签的任何一张违章免罚单,而每年都有好几次吴一心本人或通过驾驶员、办公室的民警带钱到窗口去代交钱销单。“吴大替交的罚单,大多是有关部门托他的,本来只要签个名就可以销单了,可他能推的就推,实在推不掉的就自己掏腰包,因常常说为他,我手中的权力是人民给的,不是让我去做人情、搞关系的”。去年10月,吴一心驾驶员黄育滨的家用小车到了年检时间,违法记录中有2条不按道行驶,其妻子在接送小孩上学时,因赶时间在惠崇线红绿灯口左拐时违章了,县交管大队违法处理窗口的女民警黄文玉见是黄育滨的行驶证,便说要替他给吴副局长说说,“你是要让我下岗呀”?!黄育滨只好自己交上了200元的罚款。2007年1月,吴一心被省公安厅交警总队评为“全省公安交警部门执法标兵”。

把药液带回单位宿舍输 “我的岗位不能没人啊!”

吴一心踏着黎明悄然地走了,仿佛谁也不想惊动,一如他低调为人。然而,许多惠安县的领导、百姓和他的战友却说:他是累死的,只有在天堂里,他才没有无休无止的忙碌,才有好好休息的时间。

惠安县公安局交管大队大队长陈超仲回忆吴一心于2004年就要求民警于每天早晨7:30分至8:30分上班高峰期间,必须在交通事故易发的复杂路段站岗执勤、疏导交通。可有个别民警有时执行不够好,吴一心每天7:30分准时到各个站点检查,有遇上民警岗位空缺,他自己站在那里指挥交通。他说有制度就要严格遵守,如果因为这个原因、那个原因打折扣,还不如不定这个制度。刚开始,有个别民警迟到,可见到吴大队长在那替自己顶岗都无比惭愧,民警们再也不敢拖懒了。在惠安县城南岭桥路段摆早点的林阿婆,那时还特地向摊点上就餐的群众指着说:看哪,站岗的是咱县交警大队长,让他顶岗的那个民警回去是要挨训了。如今林阿婆不卖早点了,可她每每提起南岭桥那道亮丽的“风景”——交警站岗已成为林阿婆心中永恒的记忆。吴一心勤勉工作出了名,就以他去世前的3天工作为例,12月27日早晨,他7点钟出门检查12个红绿灯口交警值勤站岗在位情况,上午10点赶到小乍派出所,该所于1990年成立,是全县唯一一个没有新址的派出所,2012年6月吴一心联系挂钩小乍所,把新所建设当作任上的重要工作,从办公楼征地、办理相关手续,到与相关职能部门沟通联系,财政预算、图纸审核、招投标等,制定每周一进度,他当天在检查完新所址“三通一平”后,中午没休息又赶往联系挂钩的东岭派出所,因为该所所长患病在广州治疗,教导员是机关下去的,他与教导员等人研究了3起派出所正在办理的疑难案件。回到县城,向局长汇报第二天看守所节前安全检查,连夜与武警中队联系,调派第二天的警力。28日一大早赶到看守所参加早会和交接班,后又组织所里民警和武警对监室实施节前安全大检查。看守所所长指着手里的笔记本:吴副局长6月份分管看守所,当天就让我送来《看守所执法细则》,半年下来,他不仅熟悉了监所管理的各项业务,而且参加所里的早班会12次 、“5+1”联席会4次、总结汇报会6次、民主生活会12次、监舍安全检查和突击检查18次,与县医院和中医院签订了《医疗合作协议》,由看守所提供场所和医疗器械、医院选派主治医生到看守所实行24小时值班,对被监管人员实行医疗诊治,并对被监管人员看病就医开通“绿色通道”。半年时间,不仅向县政府和县局争取80多万元资金用于改善民警办公生活条件,而且还与县总工会联系,获赠15000余元的图书满足在押人员学习需要。28日下午,又检查他分管的拘留所,28日晚上,他拖着疲惫的身躯,来到交管大队,与大队党支部班子一道制定元旦期间的道路交通安全监管工作,特别是新交规对闯黄灯的处罚问题。29日上午到晋江、下午到南安两地公安机关探讨交流公安部123号新部令的宣传贯彻情况。

泉州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兼交警支队长谢永强清楚地记得,2010年6月的一天中午,他到泉港公安分局检查完工作,途经惠安县公安局交警大队,顺道拐进大队。当他来到吴一心的门口时,发现办公室的房门虚掩着,他正要打电话找人,却听到里屋的吴一心“谁呀”的问候,进入里间,只见吴一心正艰难地爬起来,要拔掉快输液完的针头。“别动,我来!一心呀,身体不适为什么不住院?为什么输液不派人照看着?”望着眼前的老领导,吴一心憨厚地笑笑,“组织上把大队长的岗位给了我,我不能随便缺勤啊,再说这身体也只是小毛病”,望着床上吴一心那痛楚的表情,谢副局长眼含泪花帮他把输液的针头拔掉。2012年国庆节期间,吴一心连续10多天没回家了,妻子放心不下,特地驱车前往吴一心单位,在老公的宿舍门口只见他一手打着点滴,另一只手翻看着文件,正在跟同事谈着工作上的事,妻子眼眶红了,可吴一心却憨憨地傻笑。惠安县公安局局长林光辉、政委李育杯等领导和战友都曾多次让吴一心注意自己的身体,可他却说:“小病小痛的,没啥大碍,我抽空打打乒乓球、散散步,没事的”。然而,毕竟是凡人之躯,病痛对他并没有格外眷顾,终于告别了他挚爱28年的公安事业。

吴一心,这位三等功荣立者,这位群众喜爱的人民警察,将永远被铭记。

(泉州市公安局 通讯员林金荣)

(责任编辑:于洋)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