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中国
法制网首页>>
平安中国>>政法文化>>
《香港合同法精要》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0-06-18 11:46 星期四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一本值得推荐的合同法力作

《香港合同法精要》读后感

在普通法源远流长的历史长河中,孕育出诸多独具特色的理念与原则,比如实践理性的理念、遵循先例的原则等,与大陆法形成鲜明对比,共同构成了两大法系的完整画卷。我国属于大陆法系国家,但有一个地区是例外,那就是香港。香港沿袭了普通法传统,香港合同法体现的正是普通法之治。读者若想了解香港合同法的主要内容、基本规则等,不妨去阅读云南省人民检察院高级检察官、法学博士王玄玮所著的《香港合同法精要》(中国检察出版社2019年6月版)一书。透过该书,我们不仅可以了解到香港合同法的精华所在,而且可以体悟到普通法的内涵与精神,或许有心的读者更能领悟到判例法散发出的独有魅力。

总体而言,香港合同法是一个以英国及香港判例法为主、香港本地制定法为辅、夹杂少量中国习惯法的法律规则体系。回归之前的香港合同法,主要适用的是英国的普通法和衡平法,回归后的香港合同法则遵循《香港基本法》,在传统基础上有所发展。出于历史及实际情况,《香港基本法》规定了原有法律予以保留。在较长时期内,香港合同法与英国合同法保持同质性,代表着世界范围内先进的合同法律规则,同时又有着自己的特点。

在普通法上,认定合同成立必须具备两大要件:一是协议,二是对价。与大陆法系一样,判断协议成立须考虑要约与承诺两个方面的情况。谈到对价,似乎在大陆法系找不到相应的概念,它是普通法最有特色的概念之一,又被称为“约因”。普通法认为,一项无偿的允诺是不能作为一份合同得到强制履行的,任何一项协议要被强制履行必须具备形式要件和有对价的支持。所谓对价,是指一方当事人向对方提供的具有一定价值的某种东西。从大陆法系角度看,对价并不是价款,也不是一种合同义务,同时对价也不是等价。当事人提供的对价必须在法律上具有一定的价值,但它的价值不必等同于对方当事人提供的对价的价值。在合同的成立上,香港法与内地法差异明显。

一份有效的合同不仅要具备形式要件,还需排除某些影响合同效力的因素。根据香港合同法,影响合同效力的因素主要有:第一,胁迫。简言之,当事人施加的压力必须是不合法的,同时产生对意志的强制,以此区别正常的商业压力和不正当的胁迫。第二,不当影响。不当影响可以分为实际上的不当影响和推定的不当影响。推定的不当影响发生于特定关系的双方当事人之间,这种特定关系指一方当事人(弱势一方)对另一方(优势一方)具有“信任和依赖”关系。这种关系包括父母与子女的关系、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关系、教士与信徒的关系,以及银行业务员与客户的关系、丈夫与妻子的关系等。第三,失实陈述。失实陈述必须成为合同的诱因,如果出现对方当事人对陈述无意识、不依赖该陈述、明知失实仍然签订合同等情形,则即便陈述不真实也不构成失实陈述。第四,错误。合同法上的错误可分为共同错误、双方错误、单方错误。如共同错误包括:标的物存在的共同错误、标的物质量的共同错误。这些内容,对我国合同法规则不无有益启示和借鉴。

香港合同法上的救济比较复杂,不仅不同的违反合同的行为给予不同救济,而且有普通法的救济和衡平法的救济之分。普通法的救济主要是损害赔偿,违约方只对违约行为所导致的“自然的和很可能发生的结果”承担赔偿责任,这就是损失的关联性。该原则历经20世纪中期的“合理预见”原则,1973年丹宁勋爵将违约损失细化为物质损失和费用损失而日益完善。仅凭这一点,就让我们看到了普通法强大的生命力,正如丹宁勋爵所说的那样,“凭着一个又一个判例,自由慢慢地扩展到下层。”损害赔偿最基本的原则是:损害赔偿的性质是补偿性的,并非惩罚性的。因违约造成情感伤害,可以适用精神损害赔偿;因违约造成名誉损失,如果名誉损失导致经济损失,也可以给予损害赔偿。另外一方面是衡平法上的救济,包括特定履行和禁制令。由于这两种救济手段属于衡平法上的救济方式,因而只有在普通法上的救济方式无法使用时,才会被适用,故被称之为“次要的违约救济”。不仅适用于合同案件,还适用于其他民事纠纷。

本书之所以取名为精要,其用意很明显,那就是把香港合同法中最为重要的内容呈现出来,体现了作者严谨的治学态度,值得肯定。此外,读完此书,有几点感受印象深刻:一是行文流畅,深入浅出。普通法对于我们而言,感觉有点陌生有点遥远,如何拉近这种距离感,作者采取的方法是,用简洁明了的语言对论述的每一个问题给予明确定义,并对该定义予以解释论证,如此,给了读者直接的答疑解惑。二是资料详实,论证充分。普通法遵循的是判例法传统,可以说,遵循先例原则,即实行判例法制度,是普通法的基本原理,背后展现的是普通法的实践理性。正如庞德所言:“普通法的力量来自它对具体争议的解决。”书中作者引用了325个判例,以此对每个问题提供实证依据,充分体现了普通法的特色。三是视野宽阔,紧贴时代。本书主要研究香港合同法,但研究资料和判例来自多个国家,英国、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的判例均有涉猎,其中一些判例是进入21世纪后最新的判例,体现了合同法法律规则的最新发展。就此而言,本书值得每一位研习普通法,尤其是香港合同法的法律人仔细研读、耐心回味,相信一定可以收获良多。

(作者:王水明 青海省人民检察院高级检察官)

责任编辑:赵颖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