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中国
法制网首页>>
平安中国>>政法文化>>
入夏的乡村
发布时间:2020-06-18 11:49 星期四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曹吉锋

天是饱满的,不知是谁的淘气,打翻了整瓶的蓝墨水,泼出一块蔚蓝的幕,无边无际。不知又是谁,没有章法地挥毫,这里一簇,那里一块,点缀上朵朵的白。太阳似乎喝醉了酒,红扑扑的脸庞,迷迷瞪瞪地发着脾气,呼出的丝丝热气,炙烤着苍茫的大地。红砖绿瓦的房屋,两扇黑漆漆的大门,在杨树、槐树、柳树们的罅隙里若隐若现。在风的掩护下,阳光开始肆无忌惮起来,时不时窥探着绿荫下的斑驳。喇叭花也羞红了脸,躲在篱笆帐子后面,偷偷闪出那一低头的温柔。

“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这个季节怎么能少的了蝉呢?它们似乎从来也不知道疲倦,嘶嘶嘶地鸣叫着,仿佛要喊破了嗓子,聒噪着夏的炎炎。也不难理解,不高歌一曲又怎么能对得起它们短暂的一生呢?“蛙声做管弦”,蛙也赶来凑热闹,不分白天黑夜,比着赛着卖弄起歌喉,咕呱咕呱,演奏一曲田园交响乐。

“麦头熟颗已如珠”,在麦芒的包裹中,饱满的麦粒透着些许的晶莹。麦子一垄垄、一畦畦整齐地排列着,这是麦田里的仪仗队,即将迎来镰刀的检阅。一阵暖风吹来,整齐地往一边倒去,掀起一阵阵的麦浪。忽然,打一个呼哨,偷食的麻雀儿,叽叽喳喳,扑棱棱地飞走,留下一阵旋起的风。睁开眼睛的花生芽,紧紧抓住地面,努力地挺起身子,撑开两片绿绿的伞,宣示着它的存在。

小学校的老钟,当—当—当,撞响了这个普普通通的沂蒙山小村庄的历史古韵。学生们仿佛脱闸的流水,争先恐后地从教室里涌出来,跑着跳着,灿烂如绽放的花朵。井边的辘轳,盘满一圈一圈的年轮,在每个清晨,摇下又摇上。井台上滴答的井水,仿佛在向谁诉说着岁月的深邃。那盘老碾,嘎吱嘎吱,转动起来了,不知道又是哪家的大娘在碾着一家老小的酸甜苦辣。

墙角边儿阴凉地里的大黑狗,悠闲地打着盹儿,不时拨拉下耳朵,驱赶着苍蝇蚊虫。偶尔吼上两嗓子,履行着看家护院的职责。觅食的老母鸡,咯咯嗒嗒,三脚两脚刨出一片尘埃,搜寻着它们的美味。牛棚的老黄牛,咀嚼着青草的甘甜,一口接着一口,浑浊的眼眸里,不时打量下远处的田野,因为那里曾经是它的战场。不懂事的小牛犊儿,在母亲的周围撒着欢儿,这是它难得轻松的童年。屋檐下的雏燕儿,伸长了脖子,张大了嘴巴,啄食着父亲母亲从田野里带回的昆虫或者草籽。

村头的老槐树下,光膀子的男人们,围成一圈,古铜色的手臂摇晃着蒲扇,抿上一口搪瓷缸子里浑黄的茶水,指点着楚河汉界里杀得难解难分的车马炮。三五个女人凑成一堆做点针线活,缝缝补补,嘁嘁喳喳地说着张家长李家短。蹒跚学步的小孙子,穿着开裆裤,露出两片小腚锤儿,跌跌撞撞地扑向奶奶的怀抱。爷爷手里的收音机,早已成了老古董,里面还传出单田芳老师那沙哑嗓音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屋顶的烟囱,飘散出袅袅炊烟,和着饭菜的香气,升腾起家的温暖和渴望。娘唤儿回家的呼喊,村南庄北,东一声西一声,此一声彼一声,在现实中,又似乎在梦境里,回荡在天际。“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返乡的游子啊,正风尘仆仆地赶来,他回家的脚步近了,近了,更近了……

(作者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司法厅)

责任编辑:赵颖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