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中国
法制网首页>>
平安中国>>政法文化>>
亲亲的紫云英
发布时间:2020-04-26 23:01 星期日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季宏林

春天,田野里最有气势的两种花,一种是油菜花,一种是紫云英。

在我的老家,人们习惯称紫云英为红花草。春天到了,红、黄、绿成了田野的主色调,红色的红花草,黄色的油菜花,绿色的麦苗,很随意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一幅美丽的水彩画。

秋天播种的时候,老农将草籽与泥土混合在一起,装进竹筐里,再一把把地抛洒到田间。我叔叔抛洒草籽的时候,嘴角常叼着烟头,气定神闲,抛洒的动作娴熟、潇洒,让我看得十分着迷。

初春,地里冒出一层嫩绿的幼苗,农家常在上面撒些草木灰,红花草一天天地繁茂起来,一块块田地变成了一张张绿色的地毯。不久,一株株纤细的茎撑起了紫红色的小花伞,汇聚成一片汪洋恣肆的花海,吸引了嘤嘤嗡嗡的小蜜蜂。每当风雨来临之时,千万株红花草随风摇曳,场面十分壮观。

每次上学,我们要走田间小路,在一片花海中穿行。红花草地成了我们的玩乐场,有时静静地躺在花丛里,尽情地吮吸花朵的芬芳;有时在上面翻筋斗、奔跑、追逐,惊得小蜜蜂四处逃散。我们还时常抄近路,径直从红花草地里穿过,时间久了便踩出一条路来,正如鲁迅先生所说:“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春耕开始了,农人赶着老牛下田耕地,翻起的泥土像卷起的一阵阵波浪,渐渐地吞没了大片的红花草。叔叔犁地的时候,我常常跟在后面,一手提着篓子,一手捉从泥土里翻出来的泥鳅、黄鳝,餐桌上又多了一顿美味。

在繁花似锦的春天,成片成片的红花草消失了,变成沤田的肥料,给贫瘠的土地提供养分,生长出沉甸甸的稻子。当然,也有少量的红花草保留了下来,等到秋季成熟时留作种子。

早在红花草萌发之际,奶奶时常下地采几把,清炒一盘,色泽鲜润、青碧,有一股清香。奶奶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一边又念叨起那些往事。在那个饥荒的年代,她没少吃过红花草,红花草救了她的性命,也救了和她一样穷苦人的性命。

奶奶去世多年了,我也早已离开了家乡。每年春天,我便想起了红花草,去菜市场的时候,特意买几把碧绿的红花草。回到家,我让母亲做一盘,依旧清炒,还是当年那样的色泽鲜润、青碧,它似乎永远只有这一种做法。

寻个周末,我与母亲、儿子去郊游,在空旷的田野上,所见的只是稀稀落落的油菜花、麦苗,再也不见红花草的踪影,菜市上的红花草想必也是养殖的,它渐渐地演变成了试春盘的野菜。

(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市公安局交管大队)

责任编辑:赵颖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