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第一次陪访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检察日报发布时间:2016-03-18 10:41:06

    靳艳霞

    我到检察院工作时间不长,虽然也接触过多位信访当事人,但只是将他们引导到信访接待室。我很纳闷,来时那么激动的信访人,最后是怎么情绪平稳地离开的?直到我亲身经历了一次全程“陪访”,才知道其中的秘密。

    事情是这样的:李某在夜市摊上吃饭时,因琐事与他人发生纠纷,纠集朋友与对方聚众斗殴,结果在殴斗中对方致李某死亡。案件审查起诉后,就在法院开庭审理还未判决时,死者李某的家属二十几人,到我院办公大楼前大吵,提出两项要求:一是死者的父亲因此事生病住院,现在已花光积蓄,要求由检察院解决;二是要求必须重判对方。起诉科科长、承办人耐心跟他们解释,可对方情绪激动,说检察院不答应,就别想办公。

    随后,他们满腔怒火朝举报中心去了,同事告诉我,今天我们主管公诉的刘副检察长接访。我当时的心情又紧张又无奈,这一群人,怎么办啊?

    到举报中心的时候,刘检刚刚送走几位来信访的人。控申科的同事安排李某的家属一一坐下,并为他们端来一杯杯开水。人群中有一位怀抱婴儿的女子,刘检看见了说:“孩子那么小,你往暖和的地方坐坐,别让风给吹着。”转头又对旁边一位年龄稍大的老人说,“你是李某的母亲吧!现在身体怎么样?”话音未落,一个女子低声哭起来。刘检立刻转向她:“你是李某的妻子吧,在哪儿上班,家里情况怎么样了?”

    简单一问一答中,大伙儿的情绪平静多了。刘检又说,“你们来这里,就是想反映情况、解决问题,你们有啥问题,尽管提,今天就是解决问题的。不过,你们今天来这么多人,家里都那么忙,天又这么冷,你们商量一下,看看是不是派几个代表留下,其他的人先回去,尤其是带着那么小的孩子。”听了刘检的话,李某的家人迟疑了一会儿,又商量了一下,只留下了李某的母亲、妻子、姐姐、哥哥。刘检诚恳地建议他们推选一个人来反映问题,其他人可以补充。李某的妻子反映说,一是法庭开庭时,法院的工作人员有意偏袒另一方,而他们这一方,却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二是李某父亲因儿子死亡之后就病了,现在住不起院,既然检察院负责这件案子,住院费的问题检察院也要解决。

    他们说这些的时候,话并不好听,可刘检却始终微笑着,静静地听,并让控申科的同事把大家的要求详细记录下来。

    刘检听说李某妻子家里的情况困难,没有经济来源,生活确实困顿,对她说:“你的家庭生活困难虽然不属于我们职能范围,但我们可以向民政部门反映,争取落实,若不落实,你还来找我,老人住院的问题可以由医保来承担,若不够,我们还帮助你想办法……”当李某的家人离开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

    这就是我上班以来亲身经历的一次全程“陪访”,文字都不足以描述我当时的“惊心动魄”,但这只是我们基层检察日常工作的一个缩影。这个案子,家属后来还给我们送来了锦旗。通过这件事,我感触良多,有时候来访人难免情绪激动,但我们要学会“换位思考”,要和他们真诚沟通,才能把问题解决。

    (作者单位:河南省禹州市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赵颖)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慈善法草案通过
 人大闭幕会九 ...
 全国政协会议 ...
 出租车改革有 ...
 依法严惩涉医 ...
 三分钟读懂最 ...
 三分钟读懂最 ...
 车辆限行与法 ...
 王胜明介绍慈 ...
 网上延迟退休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