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疑求爱被拒 凌晨剪断防盗栏潜入杀高中宿舍女生
发布时间:2018-11-27 09:58 星期二
来源:中国青年报

四川高中宿舍女生被杀:男生疑求爱被拒,凌晨剪断防盗栏潜入行凶

被害女生(受访者提供)

17岁的高中女生李悠悠(化名)被杀害了。凶手是同班男生、20岁的袁某。

根据四川省巴中市公安局巴州区分局的案情通报,2018年11月19日凌晨5时许,袁某潜入李悠悠宿舍,将其捅伤致死,后袁某自杀未遂,被送往医院救治。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医院了解到,目前袁某已经从重症监护室转至耳鼻喉头颈外科救治。警方表示,案件尚在进一步侦办中。

惨案的背后,是两个家庭的破碎。李悠悠的父亲李强删除了手机里女儿的所有照片,他生怕妻子看到照片后更加悲痛。而在袁某的老家巴中市平昌县兰草镇木阁村,听闻此事的村民们无不为这位年轻人的举动感到震惊。

“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就割自己的手”

据警方披露的消息,当事双方均为巴中中学龙湖校区高2019届30班学生。该班是高考复读班。

四川省巴中中学 王鑫昕 摄

李悠悠是巴中中学2018届毕业生,因为对自己的高考成绩不满意,她选择留校复读一年。

袁某是同城另一所中学2017届高中毕业生,复读一年后参加了2018年高考,考了470多分。他没有去上大学,同年9月到巴中中学参加第二次复读。

由于李悠悠5岁就上了小学,加上袁某又比李悠悠多复读了1年,因此他们年龄相差了3岁。没想到,俩人同窗两个多月后,就发生了如此悲剧。

关于事件的起点,一个流传较广的说法是,袁某向李悠悠表白后遭到拒绝。

李悠悠的父亲李强了解到,事发前一周的星期二,袁某曾叫李悠悠去操场,被拒绝后,他去抓李悠悠的手,又被推开。事后,李悠悠向班主任反映“那个男孩子骚扰她”。

李强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回忆说,后来的某一天,大约上晚自习前,袁某再次找到李悠悠,当面表示“如果你不喜欢我,我就割自己的手”,随即用刀割手。

李强相信,自己女儿肯定不会在高中期间谈恋爱的,这是在其刚上高中时父女俩的约定。他说,上学期间,女儿有一个坚定的目标,那就是考上一所好大学,因此她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学习上。

李强推测,袁某的“表白”及一系列的行为让自己女儿受到了惊吓。他回忆说 星期五上午,李悠悠 “比较含蓄地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哭哭啼啼地说了那事儿,吐字不清晰”。妈妈很着急,说要来学校,但李悠悠说不用。

食指粗的防盗栏钢筋被剪断

校方没有透露案发前两人的交往情况。巴中中学校长刘兆嘉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袁某在那个星期的星期三以身体不舒服为由,提出请假回家。在得知上述情况后,班主任联系了袁某的家长,要求对其进行教育,远在外地打工的袁某父亲在周五乘飞机返回巴中。

此后袁某一直没有出现在课堂上——刘兆嘉说:“一般来讲,学生遇到什么问题,班主任都会进行教育、疏导,还要通知家长,一起来解决学生面对的问题。”

事发前星期五的晚上,李强曾给班主任老师打电话了解情况。班主任在电话里让他放心,说“不是女孩子的错,是男孩子主动追,但李悠悠没同意”。

李强理解班主任的安慰。班主任在电话里对他表示,之所以没让他到学校来,是为了不给李悠悠压力。“如果我叫你过来,其他同学可能会对李悠悠有看法。”李强转述班主任的话说。

星期六下午和晚上,李悠悠先后给父母打电话和视频聊天。李强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女儿闷闷不乐,精神不怎么好。他对女儿说,一定要提起精神,把该忘记的事情忘掉,好好学习。

女儿回复说:“爸爸,没事,我心情会慢慢好起来的。”

这是父女俩最后的联系。

案发宿舍被剪断的防盗栏杆已恢复 受访者供图

受访者提供的照片显示,案发宿舍位于一楼,阳台上安装着“L”形的防盗栏。刘兆嘉比划说,防盗栏的钢筋有食指那么粗,而且是全封闭的。案发后,人们发现,防盗护栏靠墙一侧的钢筋被剪断了。

对于案发经过,刘兆嘉表示,目前警方正在侦办,以警方调查结果为准。

目前,案发宿舍已经封锁。校方迅速开展了心理疏导工作, 对重点学生进行了个别心理辅导,并安排男教师通宵在宿舍楼门厅值守,“给学生以安全感”。

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对巴中全市学校开展了“拉网式”安全隐患排查整治等工作,摸排学校在安全事故防范等方面存在的问题。

嫌疑人初中时曾被送到一所管教学校

关于袁某,巴中中学校长刘兆嘉说,从今年9月入学以来,他的成绩比原来要好得多了。平常有礼貌,见到宿舍生活老师,也“阿姨、阿姨”地叫。“平时没有异常。”

在他的老家巴中市平昌县兰草镇木阁村,邻居们对这位年轻人已经有点陌生了,对他的记忆大都停留在其幼儿时期。小学时,他跟随外出务工的父母在外上学,初中时回到兰草镇就读。

不过,他的初中没顺利读完。同村的一位村民回忆,因为调皮,不好好念书,有一段时间他被送到外地的一所管教学校。

有关袁某的有限的信息,难以勾勒他的形象、性格特征。但作为被害一方的家长,李强认为,袁某的举动也许跟他的父母的教育有关系,“我听说他们也是在外打工的”。

案发宿舍楼 受访者供图

据校方透露,袁某提出请假后,班主任曾联系其母亲,但在巴中上班的袁母一直未接电话,此后才联系袁父,袁父则在周五乘飞机从浙江回巴中。

接受采访时,李强强忍着悲痛,尽管没掉一滴眼泪,但握在左手中的纸巾被他捏成了纸屑。他希望,有关方面早日还女儿一个公道。

养育这个独生女,李强付出了全部的心血。女儿上高中之前,他两口子在江苏常州打工。和大多数外出打工者不一样的是,他一直把女儿带在身边上学。他认为,不能把孩子甩给爷爷奶奶,隔代教育毕竟没有父母教育好。因此,从小学到初中,李悠悠是在常州父母的身边度过的。

2015年,临近上高中的时候,李悠悠全家回到户籍地巴中,她在巴中中学上高中,备战高考。李强也决定不再外出打工了, “女儿在哪儿读书,我们就要在哪个地方” 。

2018年高考,李悠悠考了512分。她认为这离自己的理想分数尚有距离,要求复读一年。李强原本让女儿到另一所高中去复读的,但李悠悠坚持留在巴中中学,她说她信任这所学校。

“我把这一生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了,希望她今后生活好,这样我们两口子就可以安安心心生活了。”李强说。

现在,这个经济拮据的农村家庭失去了希望。

责编:彭宁铃

责任编辑:刘艳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