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社会频道>>社会要闻
潜逃9年的“红通人员”周骥阳归案
发布时间:2018-02-02 16:03 星期五
来源:法制与新闻杂志

  法制与新闻杂志记者 谢台选 实习生 沈慧君

  2017年12月4日下午4时30分,一架中国南方航空公司客机在杭州萧山国际机场落地。潜逃9年,涉案金额过亿,被列入“百名红通人员”全球通缉的周骥阳,由杭州市追逃办专案组工作人员押解下飞机。

  至此,“百名红通人员”已有半数到案。目前,浙江已成功追回“百名红通人员”4名。周骥阳不仅是集中公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以来第50个到案人员,也是党的十九大召开以后一个多月时间里追回的第二人。

  涉嫌诈骗畏罪潜逃

  周骥阳,男,汉族,1970年6月出生。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原干部。作为一名党史研究室的普通公务员,并无要职在身,他为何会位列红榜?

  记者了解到,周骥阳曾两次被通缉。根据杭州警方的通报,2006年,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区发生一起合同诈骗案,受骗者被骗取资金超1亿元。警方调查后发现,周骥阳有重大作案嫌疑。

  周骥阳于2008年2月向当地的建设银行贷款20万元,后逾期不还,被银行起诉至法院。一并被作为被告的还有周骥阳的妻子李力。

  据悉,该案于2009年6月、2009年7月两次公开开庭审理,周骥阳并未出庭应诉,其妻李力在庭审中透露,周骥阳已因涉嫌诈骗被杭州警方立案侦查。

  2009年7月21日,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最终判决李力与周骥阳共同偿还银行贷款本息。

  2011年,在杭州市公安局发布的悬赏缉拿令中,排在第一位的就是周骥阳。当时,警方计划通过悬赏缉拿31名犯罪嫌疑人。但显然,这份计划并没有在周骥阳身上奏效。

  2014年12月,杭州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合同诈骗罪依法对周骥阳批准逮捕。2015年,周骥阳登上国际刑警组织的红色通缉令榜单,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报号码为A-1025/2-2015。

  隐匿行踪潜藏境内

  记者了解到,2015年“百名红通人员”名单集中公布时,周骥阳的疑似外逃地被标注为中国香港。然而,令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9年来,周骥阳的真正藏匿地点却在境内。

  专案组人员告诉记者,与绝大多数“百名红通人员”选择逃亡境外相比,周骥阳要狡猾得多。因此,专案组缉捕工作进行得并不顺利,三次发现线索,又三次石沉大海。

  起初,专案组人员发现周骥阳部分涉案资金被转移至境外用于操作香港期货,期货账户在其外逃后还有资金被支取,便将其外逃目的地锁定在香港。随后,香港传来消息称,期货账户变动并非周骥阳本人操作,线索第一次中断。

  不久,专案组发现周骥阳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在江苏句容发生异动,专案组立即赶往句容,谁料再次扑了个空,线索第二次中断。第三次发现的线索来自周骥阳的前妻。追逃人员发现其前妻在天津办理了一张暂住证,专案组顺藤摸瓜排查线索,却止于天津的一处工地。三次看到希望的曙光,又三次落空。

  隐秘出逃、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和线索,无法按图索“骥”,寻找周骥阳的行踪像是大海捞针。但专案组人员始终没有放弃。

  “成功锁定目标,坚持不懈的基础性工作是关键。”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百名红通人员”名单公布后,中央追逃办多次召集成员单位和浙江省追逃办研究周骥阳案,要求杭州专案组紧盯其重要关系人,对有关线索进行地毯式排查,力求通过零散信息发现周骥阳的行踪轨迹,确保信息不遗漏。

  “根据中央追逃办和浙江省追逃办研究制定的工作方案,我们先后前往香港、贵州、江苏、辽宁和浙江各地核查线索,对他的亲属圈、朋友圈、生意圈、同学圈等近百人进行接触和排查,不放过每一个关系人,不遗漏每一条可疑线索。”办案人员告诉记者。

  功夫不负有心人。11月24日,专案组获得了一条重要线索:一名疑似周骥阳的男子打电话向其前女友借钱。经调查发现,该男子有极大可能在大连。

  专案组立即赶往大连,在大连警方的密切配合下,经过多日的跟踪调查,最终锁定了周骥阳的实际落脚点。待抓捕时机成熟,专案组人员立即开展抓捕行动。

  “你是不是周骥阳?”办案人员拍了拍中年男子的肩膀,彼时的他,穿着破旧的衣服和鞋子,手里提着买好的晚饭,刚刚回到工地上。见到警察,周骥阳先是一惊,随即恢复了平静,点了点头。

  至此,周骥阳作为“百名红通人员”第50名到案人员,其9年在境内东躲西藏的逃亡生涯宣告终结。

  经突击审查,周骥阳承认其真实身份,对相关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交代了以假身份为掩护藏匿大连,靠在建筑工地上打零工维持生计的逃匿经过。

  “周骥阳被缉捕归案,是以实际行动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的具体体现,是深入推进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取得的又一战果。”中央追逃办有关负责人说。

  家人规劝早日自首

  就在周骥阳归案前,网络上流传出两封周骥阳的亲人给其的劝告信:“潜逃增加的只是你的年龄、痛苦、罪行,无法改变刑期,早点结束逃亡的日子,站出来面对现实。”据了解,周骥阳在逃期间,其父亲周永宁和妹妹周瑜芳,于2011年1月和2016年2月,给周骥阳写了两封信,发布在网络上,劝其归案自首。

  11月5日下午2点,周瑜芳看到周骥阳归案的消息,向记者证实,这两封信确系其所写,“主要由父亲起草,自己稍作修改然后发布在网上。希望他能看到回来自首。”

  周瑜芳说:“哥哥的出逃,对整个家庭来说,是灭顶之灾。哥哥走的时候,跟我们一个字也没交代,其间也没有任何联系,也没有托人来给我们说过任何情况。我们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听到哥哥归案,周瑜芳说,有太多感受难以用言语表达。她表示,哥哥的这件事对其家庭来说,影响巨大,一家三代都受其牵连,苦不堪言。

  “哥哥一走,剩下我们一家为其筹钱还债,所有责任都抛给我们。我们为他借了很多钱,法院执行款也由我和我父亲承担,还有负债。自己的工资也被法院执行,剩下的零零散散都要还给别人。”周瑜芳告诉记者。

  周骥阳的妹夫管礼平说,“因为周骥阳的事情,周骥阳母亲目前已患上老年痴呆症5年了,父亲周永宁也有老年痴呆症的征兆”。

  采访中,父亲周永宁告诉记者,如今自己的生活压力也很大,家人为周骥阳借了很多钱,一部分来自周永宁昔日的同事,这些钱全部都打给了周骥阳,有200多万元。因为负债的原因,家里房子被抵押,现在也只能搬到乡下居住。

  周永宁说,自从周骥阳逃亡后,老伴就病倒了,患病后连自己和女儿都不认识了,这种状况已持续了5年时间,现在每天的生活就是照顾老伴,陪伴她生命的最后一程。“作为退休教师,对于儿子的事情感到很惭愧,希望他能认识到自己犯下的过错,认真接受应有的惩罚,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一追到底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不管腐败分子逃到哪里,都要缉拿归案、绳之以法。这再次向全世界表明了凡逃必追、一追到底的鲜明立场和坚定信心。周骥阳被抓获归案再次警示外逃腐败分子,必须抛弃一切幻想,只有尽快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才是正确的选择。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0月底,我国共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3587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701人,追赃95.41亿元。党的十九大后仅一个多月,“百名红通人员”已有3人相继归案,目前到案51人,超过半数。

  中央纪委负责同志在12月6日纪念“国际反腐败日”招待会上表示,“百名红通人员”到案过半,是反腐败国际追逃追赃工作的重要阶段性胜利。在成绩面前,我们仍需保持冷静和清醒,还有49名“百名红通人员”尚未归案,还有不少难啃的硬骨头。“宜将剩勇追穷寇”,要不松劲、不停步、再出发,乘胜追击,持续加大追逃追赃力度,奋力扩大追逃追赃战果,让已经潜逃的无处藏身,让企图外逃的人丢掉幻想,为加强反腐败国际合作提供新的机遇,为治理全球腐败问题提供有益的中国经验。

责任编辑:孙燕
我要评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