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人大立法>>要闻>>
产业化之下,数字价值与边界之辩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人民政协网发布时间:2020-11-03 10:37:29

原标题:产业化之下,数字价值与边界之辩

——全国政协书院“数字经济读书群”线下考察调研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座谈会撷英

10月28日,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主任尚福林率全国政协书院“数字经济读书群”部分在京委员,赴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开展线下考察交流活动。这一天,恰逢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两周岁“生日”。

近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稳步推进、应用创新生态持续壮大、经济社会贡献不断增强,有力支撑了经济高质量发展。结合上述背景,委员们围绕工业互联网各细分话题,展开了讨论。


专家开讲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业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徐晓兰:

聚焦工业互联网的点、线、面,从消费互联网、数字产业化到产业数字化

从消费互联网推动数字产业化,到以工业互联为特征推动产业数字化,其实是个从点到线再到面,从企业到行业再到产业的过程。

点指的是企业数字化,企业是数字化转型主战场,它具备了从被动到主动,从片段到连续,从垂直到协同的新特征。

线指的是实现行业的数字化转型,不同行业有不同的基础和需求,因此也要匹配不同的转型路径。

面指的是实现产业的数字化转型,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的融合发展。数字化促进了产业提质增效降本减存,重塑了产业分工协作新的格局,也孕育了新的业态、新的模式,加速了新旧动能转换,构建了现代产业体系,筑牢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可控。

工业互联网成为数字经济最重要的引擎,更是第四次工业革命重要的基石。它不仅仅是一个网,而是个大平台———既是连接的枢纽平台,也是生产制造和服务体系的平台,更是新技术、新应用、新产业的平台。

企业是工业互联网应用的主力军,只有让企业明白工业互联网是什么、有什么用、怎么用,才能激发企业主动拥抱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

数据对价值链提升的正向作用体现在方方面面,既包括数字化研发、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也包括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延伸和精益化管理,用数据打通供给侧、需求侧壁垒,打通产业链各个环节,使实时监测产业链供应链成为可能。

但工业数据汇聚、挖掘价值是一项艰难的工作,比如数据从哪里来,数据权属、安全和交易等问题怎么解决。因此,我们迫切需要建立一个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让数据得以更好地汇聚,最大程度上发挥其价值,为政府提供工业经济预测,为企业提供价值赋能。

为此,建议加快国家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中心的建设步伐,并希望能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委员讨论

黄丹华常委(国务院国资委原副主任):

工业互联网平台,大企业建,小企业用!

近年来,我国工业互联网在基础设施建设、平台建设,特别是在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建设制造强国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我特别关注制造业的问题。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任务非常重。因此参加本场读书会,我有几点体会。

一是要深化数字赋能水平,持续推动工业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工业互联网也是“新基建”的重要组成部分,要培育一批系统解决方案的供应商和运营服务企业。

二是要加大各类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力度。支持鼓励重点行业具备条件的龙头企业加快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大企业建平台,中小企业用平台,不断进行平台推广和平台能力提升,提高中小企业数字化应用能力,促进数字化转型,形成行业生态。

三是要构建融合应用体系,以智能化赋能工业制造。在以融合应用打造全价值链、全产业链、全要素方面,还有大文章可做,应推动制造业将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产品研发、质量检测、设备管控、能耗管理、企业经营等各业务领域,提升企业效率和竞争力。

当前,工业互联网标准还不够统一,高端制造设备仍较多依赖国外,数据孤岛现象依然存在,难以实现数据互通和互操作,这些都是我国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


周延礼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

以确权推动数据交互,使金融更好服务实体经济

我从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角度谈几点体会。

第一,经济高质量发展主要靠科技,科技主要靠新一代信息技术,这里包括5G、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区块链。从我关注的角度看,当务之急,是解决工业互联网和金融之间的互联互通,尤其是数据之间互联互通的问题,不应将金融数据与其他产业数据割裂。中小微企业常常反映贷款难、贷款贵问题,原因是金融业与企业之间信息不对称。

第二,与资本、劳动力、土地、技术、管理一样,数据同样是全要素生产中的核心资产,如何对其进行确权、是否应建立交易市场?建议以确权推动数据互联互通,加快推进数据交易市场对接步伐,同时形成数据保护机制。

第三,以“新基建”为契机,建议加快推动数据中心建设。


孙思敬常委(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武警部队原政治委员):

工业互联网要带动“两个80%”企业转型升级

我提出两个问题。

第一,当前,数字化中国建设实际上是从消费互联网开始起步的,之后逐步发展至工业互联网领域,但这种转化也蕴含着后发优势,要激发这种优势,工业互联网的转型力度和场景将起到根本性作用。工业互联网研究院是国家级的研究院,是否可以思考如何带动“两个80%”企业(即我国目前拥有80%的中小企业、80%的传统制造业企业)的产业转型问题。

据我了解,目前这“两个80%”企业数字化转型比较集中的问题至少有3个,即投入、场景应用和规模化效益。围绕这3个方面,工业互联网研究院能否在国有龙头企业数字产业化转型的过程中,推动“两个80%”企业也实现这样的转型?

第二,目前,大家都对工业互联网向更广的范围、更深的程度、更高的水平发展充满期待。围绕这3句话,我认为,数字中国建设不仅仅局限于工业特别是制造业领域,事实上,产业之间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这种模糊带来了两个问题:一是如何与农业产业的数字化转型相融合,用工业互联网的转型带动农业产业化转型,使农业成为工厂;二是如何进一步与消费互联网进行融合,工业制造是供给侧的,但最终供给侧要靠消费侧“买单”。


张勤常委(中国科协原副主席):

对创新主体应不问出身,只看水平和贡献

为读书群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点赞。谈3点体会。

第一,获取工业互联网数据的前提,是为行业、企业提供服务,绝大多数企业数据涉及商业秘密,在没有得到更多信息服务的背景下,让企业共享数据较为困难。从这个角度看,工业互联网研究院的定位应是服务政府、服务企业的第三方服务机构,同时要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

同时,研究院要研究共性技术,尤其是技术标准。没有技术标准,难以互联、形成产业。这里既有政府和权威组织的强制和推荐标准,也有事实标准。

第二,在通过数字化提升工业发展水平的同时,应认清一个事实,即数据不能代替专家知识。换句话说,数字化可以提供服务,但数理化等专业技术创新仍有赖于专业科技研发,这些研发的国产化率越高,安全程度也就越高。

第三,据我所知,技术创新的推动力主要是中小企业甚至是小微企业,因此要重视小微企业作为创新主体的重大作用。对于敢于创新的人才或市场主体,我们应不问出身,只看技术水平和对国家的贡献到底有多大,并对其进行无歧视扶持。


燕瑛委员(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工商联主席):

发展工业互联网进程中应更加关注中小企业

疫情之下,全球产业链供应链遭受重创。中国产业资源丰富,工业门类齐全,目前有1亿多市场主体,其中96%以上为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目前供给体系已基本恢复。而国外疫情形势依然复杂严峻,结合疫情影响下的消费需求以及相关产业链供应链发展需求,希望我国工业互联网在推进过程中,能够关注到中小企业。中小企业往往呈现出两种态势,一是发展基础较为薄弱,二是创新能力较强。应加快发展中国工业互联网的优势,提高质量,打造品牌。

工业互联网研究院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做了很多工作。未来,要提升整个国家的工业互联网水平,我们还应在研究标准上多下功夫。从数字化转型节奏看,以点带面,以龙头企业带中小企业,这种方式有利于让基础较差的中小企业得以快速改造和提升。(崔吕萍)

责任编辑:张红兵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