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人大立法>>代表风采>>
石光银:恶沙不除,穷根不拔,我枉活一世!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中国人大》发布时间:2020-08-13 11:27:09

原标题:

石光银:“恶沙不除,穷根不拔,我枉活一世!”

核心提示: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定边县定边镇十里沙村党支部书记石光银一辈子都在做一件事——治沙。为了彻底改变“沙进人退”的恶劣环境,扭转“因沙致穷”的千年困局,沙海“愚公”石光银带领乡亲们历经千辛万苦,在毛乌素沙漠南缘筑起一条长百余里的“绿色长城”,将治沙与致富相结合,沙窝窝变成了“金饽饽”。

不久前,陕西省林业局发布消息称,陕西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达93.24%,这意味着中国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漠,即将从陕西版图上“消失”。

在蒙语中,“毛乌素”意为“坏水”“寸草不生之地”。出生在毛乌素沙漠南缘榆林市定边县原海子梁乡的石光银,一生都在同沙漠、同贫困作斗争,誓将沙地变绿洲,带领这里祖祖辈辈受风沙侵害、受贫瘠土地所困的乡亲们,拼出一条致富路。

2020年7月,石光银(右三)到贫困户家中了解养牛情况。摄影/王鑫


恶沙不除,穷根难拔

“飞沙走石家无粮,人老几辈住坯房。满村光棍无婆姨,有女不嫁海子梁……”海子梁乡曾经流传的一段顺口溜,将过去这里的贫困情状展露无遗。

石光银的童年记忆里,漫天肆虐的风沙吞噬着庄稼和房屋,乡亲们总是被风沙撵着跑,父母无奈下带着他搬了九次家。7岁那年,石光银和邻家一个5岁的男孩虎娃在野外放羊时,遭遇了突如其来的沙尘暴,昏天暗地里两个孩子被裹挟着失散。三天后,家人在30里外的内蒙古一位牧民家里找到了石光银,而曾经活蹦乱跳的虎娃却不知被风沙埋到了哪里,再也没有回来……这些痛苦的经历让少年的石光银恨透了风沙,立誓长大后一定要制服“沙魔”。

但制服“沙魔”哪有那么容易?世代饱受风沙之害的乡亲们都束手无策,石光银却偏偏要站出来“扭转乾坤”。“我们村自然条件很差,既有沙窝子,又有碱滩地。小时候吃不饱肚子是常有的事,像树皮、玉米芯子、糠、沙柳籽,这些我都吃过。”石光银说,一场风沙,能把新入地的种子吹得颗粒无存,把茁壮的秧苗吹得秆断叶无。就算是一般的年景,地里的庄稼也得种个三四茬才行。这让石光银坚信,如果不治沙,这里什么产业都发展不了,将永远陷在贫困的漩涡里。

终于,机会来了。1984年,国家出台政策,允许农民承包治理“五荒地”。“那会儿我在海子梁乡农场当场长,这在当时可是‘铁饭碗’,一个月能挣四五十块钱。但看到文件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想干的事情来了:治沙就是我想干、要干的事。”石光银要扔了“铁饭碗”去治沙!这在家人和乡亲们眼里简直是“疯了”,好多人嘲笑他是傻子、是“石灰锤”。但石光银认准的事儿,九头牛也拉不回!这一年,他同海子梁乡政府签订了合同,承包治理3000亩荒沙,成为榆林地区承包治沙第一人。

“恶沙不除,穷根不拔,我枉活一世!”从此,石光银一头扎进茫茫沙海,一心治理荒沙、植树造林,“我想要让群众过上好日子,就一定要把沙治住、林造起!”

全国人大代表、陕西省定边县定边镇十里沙村党支部书记石光银。摄影/新华社记者 刘潇


“愚公”治沙,如何“变现”?

要治沙致富,不是仅有一腔热血便可成事,资金、劳力短缺等问题都是横在石光银面前的“大山”。

在风刮沙动的荒沙梁上栽树,就是给沙窝里撒钱,撒出去容易、收回来难。但石光银只有一个心思:“治沙不光为个人,冒些风险也值,只要沙治住了,树栽活了,就是最大的贡献!”为筹措资金,石光银咬咬牙,顾不上妻女的哀求,把家里赖以生存的84只羊、一头骡子赶走卖了。其他被说动一同治沙的乡亲们也纷纷变卖家畜,大家东借西凑,终于凑够了买树苗的钱。

就这样,石光银带领乡亲们在承包的3000亩荒沙地上全部栽上旱柳、沙柳、杨树。这一年天公作美雨水好,树木成活率达到85%以上,治沙首战告捷。随后,石光银又一鼓作气与县长茂滩林场签订了承包治理5.8万亩荒沙的合同。但这5.8万亩荒沙中,有大小沙梁上千座,其中难度最大的特大沙梁——狼窝沙地形复杂,环境恶劣,地表温度夏季高达60多度、冬季低至零下40多度,要在这里把树栽活,难度可想而知。

为进一步扩大治沙力量,石光银贴出了“招贤榜”,号召十里八乡的百姓一起治沙,队伍迅速壮大。但这么多人,要是资金投进去没效益,让大家穷上加穷,他难以向父老乡亲交代。于是,石光银成立了新兴林牧场,把股份制引入治沙中来,户户有股、按股分红,大大激发了大家的积极性。

1986年,石光银带领乡亲们拉开了“大战狼窝沙”的序幕。那些日子,大家吃的是被风吹得又干又硬的玉米馍,喝的是沙坑里澄出来的沙糊糊水,住的是柳条和塑料布搭的庵子。风吹、日晒、沙烤,大家的脸都被晒得黢黑,嘴上起火泡,眼里布满血丝。然而,这年十多次六级以上大风致使栽上的树苗90%被毁,所有付出都打了水漂。石光银强忍着悲痛,鼓舞大家振作起来。第二年,他又带领大伙干了一个春天,但80%的树苗又被风沙毁掉。石光银不屈服,他意识到“治沙不能蛮干,也要讲高科技”,于是吸取教训,到其他地方学习治沙经验。1988年春,他带领乡亲们第三次奋战狼窝沙,采用学来的“障蔽治沙法”,终于取得了胜利,树木成活率达到80%左右。看到从沙窝里出来时如同“野人”般的石光银,妻子心疼地放声大哭。

就是凭着这种敢想敢干、坚韧不拔的“愚公”精神,石光银带领乡亲们硬是让肆虐的黄沙一步步向绿荫低头。但他清楚,要想持续推进治沙事业,必须“向沙漠要效益”。

经过几年的摸索,石光银和团队研究采用“公司+农户+基地”的经营发展模式,带领当地百姓大力发展林草经济和畜牧产业,走出了一条集荒沙治理、苗木培育、畜牧养殖、休闲旅游等产业于一体的综合发展之路,先后办起秀美林场、百头肉牛示范牧场、三千吨安全饲料加工厂、林业技术培训中心、月牙湖旅游景点等10多项经济实体,把治沙与致富紧密结合起来。

如今,沙窝窝变成了“金饽饽”,百姓的腰包鼓了起来,大家治沙的积极性更加高涨,更多沙海“愚公”聚集在一起,治沙与致富形成了良性循环。

2020年7月,石光银(右一)向十里沙村的贫困户了解辣椒收成情况。摄影/王鑫


扶贫帮困,共同致富

治沙最终是为了让乡亲们都能过上好日子,这也是石光银最大的心愿和奋斗目标。

从1997年开始,石光银积极响应政府号召,劝说定边白于山区最贫困的50户272人逐渐迁出大山,成立十里沙行政新村。他在已承包治理好的沙地上无偿给每户划拨3亩宅基地,带领他们打水井、盖房子、架电线、发展养殖业,逐渐走出了贫困。“山区生产条件差,老百姓吃水都吃不上,只有搬出来才能致富。且治沙造林也需要人手,他们搬过来在我们公司干活,也有工资保证。”石光银说。

在扶贫帮困过程中,石光银进一步意识到,知识水平和思想觉悟也是影响脱贫的重要因素。“治贫先治愚。我们这一代人不识字的多,像我一天书也没念过,就认识几个名字,吃了没文化的亏。但现在的娃娃要是还不识字,思想觉悟和文明素质上不去,再继续治沙造林就困难得多。”

看着当地很多适龄儿童没学上,石光银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自筹资金,先后建起荒沙小学和光银希望小学,解决了当地孩子上学难的问题。荒沙小学开学那天,沙窝里20多户全家出动,如过节般来到学校庆祝,石光银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除了吃住和教育问题,还有一件事卡在石光银心头。随着治沙造林的推进,当地生态环境和生产条件得到极大改善,农副产品品种多、质量好。但因为不通公路,车辆进不来,产品运不出去,大大制约了当地百姓致富奔小康。石光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最终决定自己垫资500多万,修通了定边至海子梁的砂石公路,如今这条路也变成了群众口中的“致富路”。

数十年如一日,石光银就这样闷头治沙种树,一心一意带领大家脱贫致富。据不完全统计,石光银共帮扶300多户、1000多人脱贫,捐款捐物更是不计其数。

2020年7月,石光银(右三)同十里沙村村干部一起,查看合作社养牛情况。摄影/王鑫


“生命不息,治沙不止”

石光银的一辈子,与治沙种树牢牢绑在了一起。但所有与此有关的记忆里,他最不愿提起的就是2008年的植树节。就在这一天,石光银的儿子在从银川调运树苗的归途中意外发生车祸,不幸去世。然而安葬爱子后的第三天,石光银又义无反顾地出现在治沙的“战场”上,和往常一样扛苗、挖坑……在别人看来,石光银是敢与天斗、与地斗,敢将“沙魔”踩在脚下的英雄,但他同时也是一位慈爱的父亲。他把对儿子的思念与不舍深深埋进心里,化为了继续治沙造林的强大动力。

三十多年来,他带领乡亲们历经千辛万苦,在25万亩荒沙、碱滩上种活了5300多万株(丛)乔灌木林,在毛乌素沙漠南缘筑起一条长百余里的“绿色长城”,彻底改变了“沙进人退”的恶劣环境,扭转了“因沙致穷”的千年困局。

如今,总有人劝年近70岁的石光银可以歇歇了。但这位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位“全国治沙英雄”,依然不改“全国劳动模范”的风范,语气坚定地说:“生命不息,治沙不止。我活多长时间,治沙就用多少时间!”

2018年3月,石光银(前排右二)参加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

2018年,石光银当选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在这之前,他已连任过多届省、市、县级人大代表。作为一名老党员、老代表,石光银始终坚守初心、牢记使命。“人大代表要把人民装在心里头,宣传好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带领群众脱贫致富,真正发挥好人大代表的作用。”石光银的话语中依然充满干劲,就像那仍在“成长”中的沙漠绿洲焕发着盎然生机。(王晓琳)

责任编辑:张红兵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