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人大立法>>代表风采>>
涂秋意:千难万险还坚韧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湖北人大网发布时间:2020-08-11 14:08:58

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原标题:

嘉鱼县人大代表涂秋意:千难万险还坚韧

2020年,从恶战60年不遇的特大暴雨,到三战长江洪水,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再次谱写了新的英雄传奇。42岁的嘉鱼县人大代表、镇党委书记涂秋意带领镇党委政府一班人,同6万干群一起鏖战30多天,把人民至上、勇毅担当,写在16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


暴雨骤袭

“簰洲的天破了!”

狂风怒号,暴雨倾盆。7月6日凌晨1点,在镇政府宿舍楼走廊,簰洲湾镇党委书记涂秋意刚向县委书记胡春雷发出这一句短信,洪水就已漫过她的脚踝。

涂秋意急奔值班室:“全体镇村干部立即行动,摸排特殊群众,转移安置!”随着她的紧急命令,16个村(社区)的书记们迅速行动。

任职簰洲四年,防汛是常态。可这么大的雨,却是涂秋意生平未见。

“低洼村、社区,一定要敲门!要入户!”涂秋意一再向大家强调,因为她心里有一本地形图,深知此刻危险在哪儿。

簰洲湾社区书记王德娥迅速将涂书记的指令传达给社区所有组长,组织全社区的党员干部迎水而进,织成一张密集的大网, 将搜寻受淹居民的触角延伸至每一个角落。随着子夜转移行动在各村(社区)的展开,五保户杨先春、重度糖尿病的杨才贵、盲人张京华……还有孤寡老人,全部由党员干部在夜雨中背送转移出来。

那个不同寻常的夜晚,全镇147名老幼,连夜从深水里转移,无一伤亡。


超长防线

内涝汪洋一片,长江大洪水又至。簰洲湾面临外洪内涝夹击的严峻之势。在咸宁长江堤防线上,41.5公里簰洲湾长江堤防,超过了咸宁市长江堤防线的三分之一。

涂秋意十分清楚,防汛守堤在簰洲湾自古就是生死大事!以民垸之身,担国堤之责;举全镇之力,守咸宁市防汛之重,责任天大!

超28.5米的警戒水位后,7月11日,仅5天时间,簰洲湾大堤水位就超过了30米,向保证水位逼近。大堤全线绷紧,每公里一个哨所100名劳力是基本布防。

防汛守堤,人是关键!可是,在这关键时刻,簰洲湾绝大多数青壮年劳动力已外出务工,留守人员多是老弱妇孺。为此,涂秋意和镇党委一班人迅速行动,动员全镇父老乡亲向全国各地的簰洲子弟喊话:“回家乡,保家园!”

在武汉跑出租的中堡村村民刘四海积极响应号召,迅速返回,奔赴防汛一线,他说:“生意可以停一下,家乡不能不保”;在嘉鱼县城经商的老板杨后兵,更是让公司停工,带着5名身强力壮的工人回村防汛;在广州工作的老兵骆名春夫妇联络了大批同乡务工者,并带头千里回驰……短时间内,16个村(社区)分布在全国各地的600多名簰洲湾子弟先后返乡,踊跃投入到保卫家乡的抗洪战斗中。

“簰洲湾百姓多好啊!给了我们战胜一切困难的力量。”涂秋意为簰洲湾人民守卫家园的精神数次洒下热泪。

陈家坊村、大垸村等几处哨所地处偏远,无法接电,群众摸黑巡堤有危险。涂秋意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迅速联系电力公司帮助解决,同时还向嘉鱼籍老板积极寻求支援了40个智能太阳能灯,连夜逐一送给没电的哨所,一直忙到半夜一点,为一线的防汛群众解决了后顾之忧。

河埠险段的管涌群、丰收闸的一处管涌,是最让涂秋意揪心的出险点。处险方案、劳力、机械、施工怎么落实?有什么困难?都是萦绕在涂秋意心中的主要牵挂。因此每天不管多晚,她都要亲自巡查这几个出险点,用手测探水温,仔细观察险情变化情况。有技术人员笑言:“涂书记自己都成了技术专家了!”


重耕沃野

抗洪险在过峰时,土地,才是6万簰洲湾百姓漫长生计所依。

长江环抱的簰洲湾,土地肥沃,物产丰饶。这片海拔只有20米的大平原,最怕的就是淹水!7月5日至8日的特大暴雨,使全镇农作物全部受损,农田受灾面积达8.79万亩,其中5.9万亩农作物绝收。水产养殖受灾面积达1.2万亩,损失达1.2亿元。

面对灾情,涂秋意与镇党委一班人提出了抢排就是保民生的工作要求,迅速组织全镇干部包村做好全境排水排渍工作,确保后垸、丰收、沿江三个泵站不停歇,并积极争取上级指挥部调拨6台45千瓦移动泵站,在双益泵站紧急安装,只用了12小时就开启了排水工作,将农作物损失降到最低。

“三四天复活,四五天改种”。与天争时,翻耕改种,是帮助群众从灾害中迅速恢复生产的关键。在组织群众抢收被淹农作物的同时,涂秋意还千方百计寻求支持,紧急调拨救灾早杂谷种4.1万斤,及时开展旱地改种工作。

如何确保这些宝贵的谷种被实实在在地用于灾后自救,而不是被拿去喂鸡喂鸭?涂秋意趁着每日巡堤,做起了“调研”,最终决定,签订承诺书再发谷种。既不收费,又能约束农户,大家都满意。

“灾害给人教训,加快产业结构调整既是长远之计,也是当前减少灾害损失的必由之路。”涂秋意说,“簰洲湾人,将振作精神、克服困难、重新出发!”


后记

记者昼夜跟随涂秋意的脚步,一顶草帽,黝黑的脸,一双紫色雨靴,与簰洲湾普通百姓一样的朴实,但是,这个女书记形象在记者脑海却是异常深刻。

她每天回宿舍多是凌晨。胶鞋里的双脚早已被泡烂渗血,钻心地痒。簰洲湾人用“蚊子成把抓”形容这儿的夜晚,而涂秋意的蚊帐只围了三面,“蚊子咬不?”涂秋意说:“不知道,倒头就睡了,感觉不到。”

到了夜晚,这位母亲,才有空给女儿打个电话。女儿骨滑膜增生亟待手术,自己和丈夫都没有时间陪护,手术一推再推。当晚电话并没打通,她告诉记者:晚了,女儿又睡了……(朱微兮 郑星)

责任编辑:张红兵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