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人大立法>>代表风采>>
乔进双梅:让姐妹们“绣”出新生活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中国人大》发布时间:2020-08-04 13:03:53

乔进双梅:让姐妹们“绣”出有车有房的新生活

乔进双梅代表(右四)对绣娘进行培训。摄影/李里布

乔进双梅代表和绣娘们在一起钻研彝绣。摄影/李里布

核心提示:2015年,一篇被称为“最悲伤的作文”——《泪》牵动着亿万网民的心,也让大家再次认识了四川凉山地区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如今5年过去了,地处小凉山的马边彝族自治县高卓营乡脱贫了吗?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中国人大》全媒体记者于浩8月4日北京报道:“大凉山山小,小凉山山大。”位于四川南部的小凉山地区是中国最贫穷的地方之一。全国人大代表乔进双梅的家在高卓营乡,位于马边县境南部,地处乐山、宜宾、凉山三市州接合部。

“我们过去有多穷?村里大部分人住的是茅草屋、土墙房,有的人无法解决温饱,甚至穷到连猪油都买不起。妇女们养猪带娃,没有任何收入,一年到头没有新鞋子、新衣服穿。”乔进双梅说。

2015年,触动亿万网民泪点的小学生作文《泪》,描述了凉山地区12岁女孩经历了父母相继离世,艰难挑起生活重担的故事。在那里,像她一样的贫困家庭不是少数。

乔进双梅也是这样的苦孩子之一。因为穷,为了8000元彩礼钱,她3岁时被订了娃娃亲。还是因为穷,18岁的她读了一个学期的书,就无奈退学回到村子。


一个人吃饱不算饱,大家过上好日子才算好

穷,在凉山地区像是一种“遗传病”。18岁时的乔进双梅发誓,再也不能这样活。为了悔婚,瘦小的乔进双梅跟着父亲打铁、弹棉花、做小工,只要能赚到钱,她什么活计都干。18个月后,她拿着赚到的8000元,成功退婚。

正是这一年,乔进双梅突然醒悟:凉山虽然穷,但只要人肯卖力气,一定能赚到钱。世上没有一个穷人,只有懒人。

穷则思变。经历城市打工,回乡工作的乔进双梅,多年后看到的依然是姐妹们的温饱问题,很多人吃不饱、穿不暖。

“一个人吃饱不算饱,大家过上好日子才算好。”乔进双梅一直思索着姐妹能干点什么,赚钱的路在哪里。

千百年来,彝族流传着一句俗语: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会喝奶就会喝酒,会拿针就会绣花。彝族女性几乎人人从小学习彝绣。

在高卓营乡,随处可见女人们忙活着手里的刺绣,甚至几岁的小女孩和六七十岁的老人都在绣。同样身为彝族女子的乔进双梅,也有着彝绣的好手艺。

乔进双梅说,用彝绣带动乡亲们增收最可行,而这也是自己18岁最艰难时,日日夜夜念念不忘的绣娘梦。

经过认真思考后,她决定辞掉稳定的在派出所的工作,专门从事彝绣。家里人知道她的想法后,全都反对她;周围邻居知道后,也都认为她疯了。要知道,对于马边这样贫困地区的农村女子来说,一份稳定的国家工资是多少人的向往。

乔进双梅没有被亲人和朋友的看法所左右,2008年辞去了高卓营乡派出所的工作,开始了自己的彝绣之路。“我希望彝绣能得到传承,更希望姐妹们能以此脱贫。”

刚开始,乔进双梅把各村妇女的绣品搜集起来拿去卖。由于刺绣方式各异,没有统一的标准,导致绣品受众不多,一件也卖不出去。

面对滞销的绣品,她跑遍了北京、上海、广州的市场,也先后到四川乐山沙湾区、云南楚雄、四川西昌参加彝绣培训,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每当我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告诉自己,坚持的背后是把泪水藏起来。”乔进双梅说,如果说什么时候感到成功了,那是2015年,合作社里的168名绣娘实现了年均创收达8000元以上。

“背着娃娃,绣着花,养活自己,养活家。”绣娘这份工作,让经历了十几年、几十年贫苦的彝族妇女,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

出生于1987年的高卓营乡妇女李里布如今开着小汽车,住着大房子,对生活的满意溢于言表。谁能想到,这个家里重男轻女,只念过一年小学的李里布差点就被贫困压垮了。

“2000年的时候,为了和心上人在一起,我强烈要求退掉娃娃亲,可连3万元的退亲钱都拿不出来。多亏了双梅,手把手带着我学刺绣,又借钱给我,让我渡过了难关。”李里布说,2015年,刺绣专业合作社开张,从那时候起她开始领工资。现在的她教徒弟、卖刺绣,平均收入能到四五千元,最高时有七八千元。

“双梅是个好人!她不是只带着我一个人,而是带着大家一起奔小康。”李里布说。

一花独放不是春,万紫千红春满园。“脱贫攻坚的好政策让老百姓住进了新房子、穿上了新衣服、过上了好日子。”乔进双梅说,我一定团结好身边的姐妹,听党话、跟党走。


努力的人,人民看得到,国家不会辜负

乔进双梅的付出,乡亲们有目共睹,也得到了实惠。于是,大家把她当成知心人,大事小情都找她。2018年,乔进双梅被选为全国人大代表。

乔进双梅说,不认识我的人,以为我有什么背景,家里有什么关系,才能被选为人大代表。这是错的,我家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一个公务员,也没有一个正式的国家干部。

“我为什么可以当选人大代表,就是做一个努力上进的人,人民看得到,国家不会辜负。”乔进双梅说。

2015年,马边县首个刺绣专业合作社——马边花间刺绣成立,乔进双梅向县里的贫困户发出邀请,希望更多贫困户能学会这门手艺。

贫困户来了,有的人第一句话是,一天能给多少钱?打听到没有补助,扭头就走。更多人怀疑,司空见惯的彝绣能卖成钱?山鸡还能成凤凰?

为了实现彝绣扶贫的想法,乔进双梅一咬牙,收购了一批贫困户绣娘的绣品,其中有史多哈干的。几天后,她告诉大伙儿,有一条丝巾她转手卖了1000元。

一条丝巾卖1000元?史多哈干很难相信。

但在一条丝巾能卖到1000元的“谎言”中,史多哈干留了下来,来自贫困家庭的数十名绣娘也都选择留下来。

然而事实是,乔进双梅根本没卖到1000元,甚至10元都没卖到。

她为什么要撒谎?乔进双梅说,为了给大家信心,为了改变她们的生活。

如今,“1000元卖丝巾”成了真实的事。通过政府牵线,合作社与成都的公司签订了产销协议,她们绣出的精品丝巾在成都市场最高已卖到上千元。

在马边县,现有500多名绣娘实现了居家灵活就业,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02人,人均收入超过8000元,妥妥摘下了贫困帽。

一颗金子的心,换来的是金子的情。姐妹们会拿着精心制作的绣品,等着她点评。乡亲们把乔进双梅当成自家人,随时随地找她拉家常。

2015年,村民黄某自愿帮助王某搬运烧柴,却不慎受伤。在治疗期间,王某的配偶与黄某母亲发生言语冲突,黄某一时气不过,将王某诉至法院。经判决,王某需要向黄某支付医药费、误工费等9万余元。

一方是王某夫妻身患疾病,三个孩子尚在读书;一方是黄某因伤导致八级伤残,又是贫困户,所以一直以来判决难以执行。

就这样,黄某和王某这一对好朋友、好邻居成了冤家仇人。乔进双梅知道这件事后,找两家讲道理、聊家常,4年多的积怨让她给化解了。

说起帮助人,乔进双梅说她是幸福的,幸福来自于她的代表身份。她的话语朴实生动,老百姓爱听、易接受,这让她成为百姓的贴心人。她提出的意见建议,不打官腔和少有客套话,多是“土”味。

正是这些,让她真实、接地气。“调整优化自然保护区和永久基本农田范围”“延长退耕还林政策并提高补助标准”“控制彝区婚姻高额聘金礼金和丧事铺张浪费”⋯⋯每年全国人代会召开前,乔进双梅都将准备的建议修改了一遍又一遍,梳理的问题看了一次又一次,生怕有什么意见被落下。

这些带着“土味”的建议被相关部委重视并采纳。

“人民选我当代表,我当代表为人民。”乔进双梅在党和人民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以忠诚履职尽责践行着一个朴素的信念:为党分忧,为民做事!

和乔进双梅对话,记者被她的朴实感动着。

“背着娃娃绣着花,在家就能挣到钱。做事绣花一个理,沉淀耐心出成绩。”乔进双梅说。大山里的女人上高山、下田地,背着娃、绣着花,吃了常人不能忍受的苦,把汗水洒在脱贫的大地上,和这漫山遍野的索玛花儿一样,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是的,在凉山,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索玛花儿开放的时候就是欢乐来到的时候。

是啊,待到山花烂漫时,凉山的彝族人民会和火红火红的索玛花儿一样,在小康的日子里越过越红火。(于浩)

责任编辑:张红兵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