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人大立法>>法规解读>>
修改教师法被列入常委会立法规划代表呼吁完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
用法律解决大班额教师缺口问题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发布时间:2018-09-18 13:53:49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辽阳市第一高级中学教师王家娟呼吁,用法律来保障优待教师政策的贯彻落实,建议修改教师法,把教师待遇作为重要内容进行规范与保障,让“越往基层、越是艰苦、待遇越高”成为激励年轻人学师范、做教师的动力,为解决大班额问题提供充足且优质的师资。

□ 法制网记者   蒲晓磊  □ 法制网 实习生  李珂

一个年级有88个班,将近1万名学生,每班近120名学生,前后桌间距不到20厘米。如此“魔幻”的一幕,近日在河北省衡水市冀州区信都中学上演。

9月1日,信都中学初二学生在开学后发现,原本就拥挤的教室变得更挤了。“之前一个班80多个人还能勉强接受,现在班里快120个人了,孩子们都快被挤得喘不过来气了。”信都中学学生家长曹琴这样对《法制日报》记者抱怨学校的大班额问题。

8月28日,国务院关于推动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发展提高农村义务教育水平工作情况的报告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审议。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作报告时说,城镇地区面临着学校建设用地、学位资源、教师资源紧缺的困境,导致大班额现象还比较突出。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省辽阳市第一高级中学教师王家娟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全面统筹发展城乡教育,从根本上解决大班额现象,离不开法律的规范和保障。

王家娟注意到,在9月7日公布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中,修改教师法被列入到第二类项目(需要抓紧工作、条件成熟时提请审议的法律草案),建议以此为契机,在修改教师法时进一步完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吸引更多年轻人投入到教师队伍中,为解决大班额问题提供师资力量的支撑。

衡水一所学校出现超大班额

听说信都中学教出的学生成绩比较好,曹琴就把孩子送到了这所离家百公里远且学费不菲的中学。

曹琴告诉记者,信都中学是一所私立学校,教学质量远近闻名,学校不仅招收衡水地区的学生,还吸引了不少周围县市的生源,仅初二年级现在就有9500多名学生。学费按照入学考试成绩划分不同等级,学费最多的一年要交7500元。

“开始是分成了一百多个班,每个班80多个人,初二开学后班级大调整,缩减成88个班,每个班110多人,孩子们挤得前胸贴后背。”曹琴说。

曹琴透露,家长此前只知道孩子所在班级将会根据上学期期末考试成绩进行调整,并不知道班容量会扩大,家长在新学期送孩子入学时还被禁止进入教室参观,部分家长提出由班主任组建班级微信群的要求也被驳回,班容量扩大这件事还是孩子偷偷打电话告诉家长,他们才知道的。

得知消息后,有家长马上给班主任打电话了解情况,有家长则是直接前往学校讨要说法。

在家长们看来,班容量扩大到110多人,不仅影响孩子们的学习,更重要的是存在健康与安全隐患。

“这么小的空间,挤这么多的学生,空气流通性差,要是有个传染病啥的,全班都要出问题。万一发生突发事故,孩子们逃都逃不出来。”曹琴说,很多家长都有同样的担忧。

对此,河北衡水冀州区教育体育局称,9月3日上午,在接到部分家长反映信都学校大班额问题后,冀州区教体局迅速进行调查了解,并对该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处置,责令信都学校对存在问题立即进行整改,并作出深刻检查,将班容量恢复到升级前班额,于9月8日前完成整改,冀州区教体局将严格督促完成整改。

“不到一周时间,恢复到原来的班额,去哪儿找多出来的20多个班的老师?”曹琴和其他家长对学校的整改工作并不看好。

在家长们看来,学校无非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路是增加现有老师的工作量,一人教多班;另一条路是临时招聘一批老师,顶上师资空缺。

“但这两条路,都会造成教学质量的下降,我们不敢也不能拿孩子的教育来赌。”曹琴说。

2017年,河北省政府印发《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提出要实施消除大班额计划。意见提到,各市、县(市、区)政府要结合本地实际制定消除大班额专项规划,到2018年底前各县(市、区)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超大班额的比例控制在2%以内),之后不得新增超大班额,到2020年全部消除。

在距离2018年底还有3个多月时,信都中学的超大班额现象还是出现了。

消除城镇大班额任务艰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针对全国农村中小学教育改革的“撤点并校”政策,是造成现在大班额问题的历史原因。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国为了优化教育资源配置,解决教育水平发展不均等问题,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撤点并校”政策。大量撤销原有的农村教学点,将学生集中在条件较好的城镇学校,以达到教育资源整合的目的。

“撤点并校”政策的实施,让众多农村中小学在我国的教育版图上消失。记者在对比教育部发布的1998年和2017年的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后发现,从1998年到2017年,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数量从67.5万所减少到21.89万所。

熊丙奇认为,大班额问题一定程度上是“撤点并校”的后遗症之一。

“大量农村地区学龄儿童涌入城镇学校,但城镇学校的扩建和新建并没有同步跟上。学校扩建和新建,不仅需要时间,还需要巨额的财政支持。城镇的学生多了,但教室数量没变,扩大班容量成了唯一的选择。”熊丙奇说。

教育部发布的2017年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工作专项督导报告指出,大班额问题还比较突出。

专项督导报告显示,2017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有66人以上超大班额8.6万个,占全国总班数的2.4%,其中排前三位的河南、湖南、河北共有4.5万个,占全国现有大班额总数的52%。全国有56人以上大班额36.8万个,占全国总班数的10.1%,大部分集中在中西部县镇,其中,湖南大班额比例为22.9%,广西、海南达到18%。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生育政策调整以及人民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不断增长,消除城镇大班额的任务艰巨。

王家娟在调研中发现,大班额现象主要集中在义务教育阶段,多存在于中西部偏远地区和河北、河南等生源大省。“中西部地区主要是因为办学水平较低、教育思想较落后等问题;生源大省则是为了抢夺优质教育资源,择校成风。两者的大班额问题虽然成因不同,但同样难以解决。”

在王家娟看来,学校领导与地方教育部门的不作为、乱作为,是大班额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的重要原因,信都中学的超大班额现象就是典型。

“学校领导不顾学生的身心健康,不考虑学校的实际情况,不忌惮法律法规,只为多收学生、多挣钱。这种做法明显偏离了教育方针,教书育人变成了教书敛财。把教育当成产业做,把学生当成羊毛薅。”王家娟说。

此外,王家娟认为,很多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督导部门没有尽到应尽的职责,对待大班额现象往往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无疑是在助纣为虐。

修改教师法保障教师工资待遇

近年来,我国不断加快消除大班额的进程,并提出了确切的时间节点。

2016年7月,国务院发布的《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基本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

刚刚列席参加了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的王家娟,在听取陈宝生所作的报告后,看到了政府对教师问题的关心与决心。

陈宝生提出,综合施策,加快消除城镇大班额。坚持多管齐下、综合施策、标本兼治,要求各地落实消除大班额的时间计划,强化督导督查,实行工作台账销号制度。加快城镇学校建设,加强部门协调,设立“绿色通道”,缩短审批立项流程,认真落实小区配建规划,保障足够学位供给。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改革,严格按照标准班额招生,适当稳定乡村生源,合理分流学生,缓解城镇学校就学压力,确保实现“2018年基本消除超大班额、2020年基本消除大班额”的工作目标。

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益的意见》,也给王家娟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一意见明确提出,优先落实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收入政策,力争用三年时间解决义务教育阶段教师工资待遇问题,确保中小学教师平均工资收入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收入水平。

王家娟认为,想要吸引年轻人投入教育事业,解决师资紧缺问题,必须提高教师待遇,健全师德师风建设长效机制,完善教师管理制度,提升教师获得感、幸福感和荣誉感。

教育部教师工作司司长王定华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教育部正在推动教师法修订工作,争取尽快完成。

王定华指出,教师工资待遇一直是社会关切问题,为着力保障教师工资待遇,教育部在研究健全中小学教师工资待遇联动机制,启动研制完善教师绩效工资总量核定和内部分配办法,完善教师待遇保障机制,有效体现教师工作价值和工作绩效。

“待遇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都很难落实,广大老师教书育人的积极性就很难调动起来。所以教育部将出台真招实招,让老师们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从而激发他们的教学积极性。”王定华说。

在王家娟看来,仅仅出台相关文件还不够,还需要法律来保障优待教师政策的贯彻落实,建议修改教师法,把教师待遇作为重要内容进行规范与保障,让“越往基层、越是艰苦、待遇越高”成为激励年轻人学师范、做教师的动力,为解决大班额问题提供充足且优质的师资。

(应采访对象要求,曹琴为化名) 制图/李晓军

责任编辑:莫亚奇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