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狱三个月竟然成伤残 司法拘留引出的官司

    主持人:安徽省寿县的孙中坤两年前因为涉嫌强奸罪被警方抓了,可是后来又放了,原因是没有证据证明他构成强奸罪。这一抓一放之间,孙中坤在看守所蹲了三个多月。而且这期间,他的左眼出现了十级伤残。现在,孙先生要讨一个说法。我们一起来看一看事情的究竟。

    配音:住在安徽省寿县堰口镇的孙中坤是当地一个电力管理站的副站长。2003年的6月12号,寿县公安局安丰刑警中队以涉嫌强奸罪为名司法拘留了孙中坤。

    寿县公安局副局长 范潜 :6月7号上午9点钟左右,接到堰口镇一个居民到堰口镇派出所报案,她说6月6号傍晚,在孙中坤家带小孩在卫生间洗澡,被孙中坤强奸了。

    配音:接警后,安丰刑警中队立即通知孙中坤投案,三天后也就是6月10号的下午,孙中坤来到了堰口派出所。大约下午4点钟,安丰刑警中队的赵守友中队长带着两名警察也赶到了堰口派出所。

    孙中坤:我来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他们来的时候我就站起来了,当时赵队长就喊了一个人,叫我蹲在地上,我就蹲在这个拐角,就蹲在这个位置,他用脚跺我叫我跪下,在这边我是蹲了两天两夜,连跪带蹲是两天两夜。

     记者:据孙中坤反映,他在派出所被审讯了48个小时,是这个情况吗?

     范潜:对 应该是48个小时,卷宗里如果有继续留滞盘查的应该有48个小时。

    配音:长达48个小时的审讯,孙中坤一直没有休息。在这48个小时里,安丰刑警中队究竟问了什么问题呢?

    记者:48个小时的讯问,主要问什么?

    孙中坤:就问我我跟元元发生了什么,我讲我什么都不知道,这个你们可以调查,我讲你们想叫我讲什么 你们可以讲,我讲我什么不清楚,你们可以调查。

    这个犯罪嫌疑人一直是零口供。

    配音:48个小时的审讯没有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在采访中,范局长也告诉记者审讯的结果是零口供。尽管如此,公安机关还是认为孙中坤有强奸的可能,决定正式立案调查,孙中坤被关进了寿县看守所。

    范潜:6月12号立案,通过侦察,公安机关以涉嫌强奸罪于6月18日向寿县人民检察院提请逮捕,县人民检察院通过审查,于6月25号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孙中坤。

    配音:一个星期后,寿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此后孙中坤在看守所整整呆了105天。这期间警方对孙中坤是否犯强奸罪进行了调查。警方认为2003年6月6号晚孙中坤对邻居实施了强奸行为;对于这个说法,孙中坤矢口否认。他说6号这一天,自己眼睛发炎在家吊水,14岁的儿子在家陪同,妻子王芳外出吃饭。晚上8点邻居元元和她两岁的女儿来到了他家。

    问:当时她(元元)为什么过来(到你家)?
孙中坤:当时过来因为我家没人,只有小孩在家,我小孩看着我吊水可能也不方便,我爱人不在家,所以她过来帮我看着我吊水。

     配音:孙中坤说元元是他的远房亲戚,又是邻居,他和元元的丈夫还是同事,都住在一个大院内,平日里两家人走得比较近。元元经常带孩子到他家玩,而且经常在他家洗澡。那天晚上,吊完水后,元元先给女儿洗了澡,然后单独进入浴室洗澡。

    记者:8点钟左右水吊完了?8、9点钟的时候。
    孙中坤:对 差不多。
    记者:这个时候元元没有回家?
    孙中坤:对。
    记者:元元就在这边洗澡?
    孙中坤:对,在这边洗澡。
    记者:她洗澡的时候你在什么地方?
    孙中坤:我和两个孩子在卧室里看电视。
    记者:你们三个人在看电视,元元在这边洗澡?
    孙中坤:对。
    记者:那个时候她为什么没有回自己家,而是在你们家洗澡呢?
    孙中坤:她以前也在这洗过,因为她家没有热水器。

    配音:孙中坤说,当晚10点左右,元元的丈夫来来接元元和孩子,之后他们一家三口高高兴兴的离去。可是第二天一切都变了,元元到派出所报案,称孙中坤在浴室内强奸了她。事情是不是孙中坤所说的那样呢?记者来到元元家,在说明来意后元元的丈夫谢绝了记者的采访。从6月10号到8月初,警方的侦察工作进行得如何呢?记者了解到,关于这起强奸案件,公安机关只掌握了三项证据:分别是报案记录、元元和其丈夫的证言、孙中坤具有作案的时间。至于强奸案的物证,公安机关始终没有取得。在这种情况下,寿县公安局依然决定以涉嫌强奸罪向人民检察院提交起诉意见书。对于这桩没物证的强奸案件,寿县人民检察院究竟会不会认可呢?寿县人民检察院受理后,认为这桩强奸案件证据不足,随即将卷宗退回公安机关。

    范潜:寿县公安局是8月4号向寿县人民检察院以强奸罪进行起诉,寿县人民检察院通过了证据审查,于9月8号退回补充侦察,所以侦查期限又延长了,我们9月25号通过和检察院磋商,寿县人民检察院认为这起强奸案件证据上存疑,我们于9月25号撤销了这起强奸案件。

    配音:2003年9月25号,寿县公安局下达撤销案件决定书:孙中坤不构成犯罪。当日,孙中坤被无罪释放,而此时孙中坤已在看守所里度过了105个日夜。无罪释放后,孙中坤就一直奔走于司法部门,他要为自己讨个说法。采访中,孙中坤告诉记者:这次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不仅给他的心灵带来了挥之不去的阴影;而且在生理方面也造成了严重的创伤。

    孙中坤:(2003年6月)10号那天晚上打了一次,夜里又打了一次,第二天早晨也打了。

    配音:据孙中坤介绍,在投案的最初两天,他被关押在堰口派出所,这段时间里安丰刑警中队的中队长赵守友多次刑讯逼供,以至于他的左眼受伤,视力急剧下降。在被无罪释放后,孙中坤专门就左眼的伤情到寿县人民法院做了司法鉴定。经鉴定,寿县人民法院认为:孙中坤左眼低视力1级,属10级伤残。既然,孙中坤讲他的眼伤是时任安丰刑警中队中队长赵守友刑讯逼供造成的,那么他有没有证据证明呢?采访中,孙中坤向记者出示了两份书证。其中一份书证是一位证人的证言。这位证人自称在孙中坤投案的当天,在堰口派出所见到了孙中坤,由于这位证人不愿意面对镜头,记者也就隐去了这位证人的姓名。那么,在孙中坤投案的当天,这位证人都看到了什么呢?这就是那份证人证言。其中写道:我到派出所找人,在窗户下发现孙中坤跪在地上,左眼肿的很高,孙的一旁还站着一个人,我当时听到有人喊谁个谁个干什么的,我就走了。
孙中坤向记者出示的另一份书证是:2003年6月12号,他被带往寿县看守所时,看守作出的“健康检查笔录”。在检查情况及结论一栏写道:孙中坤左眼角膜炎20天左右,眼皮出现青肿。对于孙中坤出示的两份证据,寿县公安局又是什么态度呢?在公安局,范局长告诉记者,当事人孙中坤多次向局党组反映他被刑讯逼供的经历。

    范潜:我们前期 纪检部门也查了(赵守友),我们自己感觉证据上还是有缺陷的,不能足以认定,因为涉及到我们干警的事情,他不是违纪行为,因为告他刑讯逼供,按照管辖就是人民检察院管辖,由人民检察院受理。

    配音:对于刑讯逼供一事,范局长表示不愿多谈此事,据了解,时任安丰刑警中队中队长的赵守友已经调到城区刑警中队担任中队长,随后,记者来到城区刑警中队,可是记者没有见到赵队长。据孙中坤介绍,检察机关已经以涉嫌刑讯逼供罪对赵守友立案侦察。于是记者赶到寿县人民检察院。寿县人民检察院的一位分管“渎职侵权科”的副检察长接待了记者,他告诉记者:2005年4月20号检察机关已经对赵守友正式立案,4月21号赵守友被取保候审,检查机关将在6月底之前以涉嫌刑讯逼供罪对赵守友提起公诉。在公安局,范局长还告诉记者,赵守友已经被正式停职。

    主持人:我们看到案件真是一波三折,由一桩强奸案又牵扯出一桩涉嫌刑讯逼供案,现在的事实是,孙中坤已经被无罪释放了,他就很生气,想追究当初报案人元元和她丈夫的责任,认为这两个人对他实行诬告了。孙中坤表示一定要讨一个说法,除了要状告元元和她丈夫诬告以外,他还要申请国家赔偿,同时我们看到警官赵守友也即将被提起公诉,法院对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判决结果,案件一系列的进展我们将拭目以待。(审核:赵启进律师1332118300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法制日报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