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解频道首页>>
调解频道>>模范调解员>>
根在无量静待花开
发布时间:2021-11-30 14:11 星期二
来源:法治日报——法制网

讲述人:云南省南涧县人民法院公郎法庭法官龙进品

我工作的公郎法庭在无量山下,法庭辖3个乡镇22个村民委员会。540平方公里的山乡中,居住着汉、彝、回、白、苗、布朗等14个民族,少数民族人口占68%,是一个民族杂居,山高谷深,道路崎岖的典型山区村落。1993年,我从西南民族学院(现西南民族大学)毕业后,在南涧县法院马鹿田法庭工作一年,1994年到公郎法庭工作,至今已27年。

公郎是我出生和成长的地方,留给了我太多的记忆。1989年,当我拿到学校录取通知书,亲戚朋友的看望,儿时伙伴的送行,父老乡亲的叮嘱,各种关怀和慰问,让我感动,特别是临别时回望公郎的那一刻,我顿时明白了什么是乡缘、情缘、血缘,回报他们、感恩他们的意识油然而生。我虽然撑不了一片天,但可以为他们打一把伞,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的想法一直萦绕在我心中。正是这样的想法,开启了我回报故乡的历程。

公郎法庭辖区的3个乡镇世居14个民族,自然条件和民族心理各不相同,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千差万别。如果不熟悉、不理解、不尊重当地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就没法取信于民,没法顺利开展审判工作。在各个民族中有着许多与法的精神相一致的公序良俗,将它们结合在一起,情、理、法的案件调解、执行往往事半功倍,效果良好。为了了解掌握各个民族的良风民俗,工作之余、下乡办案,我尽可能地做调查了解,通过多年的努力,公郎辖区大部分民族良风民俗,我尽在心中,为案结事了,而非案结了事的工作目标平添了技能。

每逢公郎街天,我都会早早来到办公室,泡上一大壶茶,等待客人们到来。我的客人不是别人,是四村八寨来赶街的村民,他们常常把公郎法庭挤得密不透风。我总要给我的客人先端上一杯茶,让他们歇口气,喝口茶,他们就会把要咨询的问题慢慢道来。我不敢说凡来到我办公室作客的人都能和我鱼水情深,但我还是努力做到用我的一张笑脸,一杯热茶,几句暖心的话,让他们从我办公室走出时,紧锁的愁眉能够展开。

现在的公郎法庭俨然已经成为各族群众各种诉求倾诉地、矛盾纠纷理顺地、法律咨询受益区、烦恼消除地。年复一年,在这里我接待了上万人次的各族群众,化解了无数百姓心中的疑惑、解决了许许多多的百姓事,被群众亲切称为“公郎客厅”。得益于这个客厅,让我了解了群众的所需、所盼、所求,更让我的案件审判接上地气。民有所呼,我有所应,在这里,通过交流,我拿到了调解的密码,带给了我86%的调解率的回报。

有一次,一对小夫妻到法庭请求离婚,我的助理告诉我,通过双方当事人的询问:离婚理由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夫妻感情没有破裂,我提议立足调解和好。助理领会了我的意图,但调解依然没有进展。助理告诉我,双方对抗的情绪已经降低、言词激烈程度下降。凭着经验,火候差不多了,见时间已晚,我心生一计,因为当事人回不去,外面住又要花钱,同时也让他们在一起沟通顺气,于是吩咐助理将他们安排在了法庭接待室休息。助理对我当时的做法不太理解,说不知我葫芦里装的什么药。我笑道:“这叫冷处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第二天一觉醒来,他们面带羞涩地对我说:“龙庭长,这婚我们不离了!”看着他们双双离去的背影,助理问我:“这就是你说的有好戏看吗?在法庭住了一晚就有这么大作用!我怎么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呢?”我笑了,对她说:“冷处理能让他们热起来啊!”

我告诉她,咱们法庭处理的案件,大多可以分为夫妻、邻里等七个大类,每一个类型都有一定的特点和规律。比如进入彝寨,只要和彝族兄弟一道端起酒碗,说一声“一咕噜必格”(一口干),什么事情就都好说了;办案或接待来访时的开场白,只要说一声“有话好好说,莫喔哩”(好吗),他们就会变得心平气和。

28年办案,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只要心中装着爱,对群众充满感情,就能走出一片天,收获着幸福。

28年,我用自己双脚丈量辖区三个乡镇的每一条羊肠小道,沉淀的是真情。我清楚地记得:一次在办案的途中淋了场暴雨,一位苗家兄弟认出了我,把落汤鸡似的我拉回家中,给我生了塘大火,要我烤火后再继续赶路,我感到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这样的礼遇不知遇到多少次,我能够有今天,在人生之路上每跨出的小小一步,收获的每一次成功,都凝聚着父老乡亲的呵护和帮助,群众的认可比什么都重要。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宇 记录整理

责任编辑:张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