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法治甘肃>>热点聚焦>> 返回首页
在购物平台引流客户在社交平台完成交易
偷拍偷听器材交易渠道揭秘

发布时间:2018-11-06 10:13:00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 本报记者   杜晓

□ 本报实习生 徐静华

近日,“自如房内出现针孔摄像头”事件引发社会各界热议。

目前市面上的摄像头从何而来,又是如何买卖流通的?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隐蔽在各种日常物品中

此次事件缘起于网上一篇名为《自如房里的偷拍摄像头》的文章。据文章描述,北京市朝阳区租住自如房间近半年的小两口,在偶然间发现床边插座上有针孔摄像头。当事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在床边插座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小孔”,怀疑是被安装了针孔摄像头。报案后经民警确定,插座背后果然藏着一个偷拍设备。

针对此事,自如在官方微博发布说明称,自如客服接到自如客反映,在其租住房间内发现针孔摄像头。自如高度重视,公司安全中心第一时间成立工作组配合警方对此事进行立案侦查。目前事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关于自如房中暗藏摄像头事件,记者咨询了自如平台的一名客户管家,他告诉记者,“我没有碰到这种情况。租房平台不可能会想要通过这种方式盈利,平台如果要考虑赚钱,只会在成本上省钱,比如通过调整家具报价、空置期等,这类侵犯隐私的事情是不会干的。这种摄像头一般都是那些心理上存在问题的人装的”。

这一疑点重重的事件,掀开了当前摄像头存在的种种问题的盖头。近年来,一些偷拍事件陆续被曝光,偷拍摄像头究竟从何而来?

记者在某购物网站上以“针孔摄像头”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发现有不少微型、迷你摄像头在售卖。通过在商品信息中留下的联系方式,记者添加了一名摄像头卖家的微信,其朋友圈中大多是不同形态的针孔摄像头的介绍。

记者注意到,这些摄像头隐蔽在各种日常物品中,如插座、插排、台灯、充电宝、电子钟、蓝牙音箱等。除了这些产品,卖家还提供定制服务,可以将摄像头改装在买家寄来的私人物品中。摄像头分辨率可以达到4k,价格在400元至800元不等。

徐优(化名)是一名在江西南昌念书的大学生,他曾经购买过这种摄像头。

“当初因为好奇在购物网站上搜‘针孔摄像头’,发现购物网站上这方面的东西都被下架了,只有比较简陋的镜头部分。询问店家后,店家让我加他的微信,跟我说款式很多。”徐优说。

后来,徐优以240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个充电宝摄像头。

关于购买渠道,徐优解释说,“我关注了卖家在购物网站的店铺,结果发现,卖家经常更新产品,但是每次点开之后商品都下架了,相当于只是起到一个‘引流’作用,通过购物网站通知顾客到了新款,可以通过微信购买”。

对此,记者在以买家身份询问某摄像头卖家时,对方说,“我们不走购物网站,全都微信付款发订单,如果一定要通过第三方平台的话可以拍其他产品代替。这种东西比较特殊,如果在购物网站上交易被查到的话,购物网站会直接报案,买卖双方都要担责”。

代理商一般有线下客户

由于买卖双方都有一定需求,围绕摄像头形成了比较复杂的利益关系。

张标(化名)是一名购物网站的摄像机卖家,他在介绍自己的产品时说,镜头的大小是定义产品是否违规的关键。“我们家的产品可以在购物网站售卖,因为我们的镜头足够大,在国家规定允许的范围,不属于偷拍设备,所以不会被查。但有些产品同样也可以做成伪装性和隐蔽性比较强的样子,比如放在插排、电灯里”。

和一些摄像头卖家一样,张标在经营自己公司的同时,也会招聘个人代理。

“很多朋友都会从我们这里拿货,在线上销售,我们也会向外界招收代理。”张标说。

据张标介绍,以一款标价268元的机器人摄像头为例,代理不需要交保证金就可以用210元的价格买到,然后通过张标的公司发出自己拿到的订单。

“我身边认识的代理一个月的销量可以达到四五百台。他们从我这里拿货,根据自己销售渠道、顾客群体不同,自主定价。比如说,一个插排式的摄像头,成本大概在110元左右,代理自己配个内存卡可以卖到200元至300元。这些代理一般都有自己的线下客户,有的自己本身就卖电器,有的是做WiFi相关的产品,可以顺便推荐给顾客。也有外面的人来当我们的代理,通过自身渠道接订单。”张标说。

张标说,除了这类合规的摄像头,他们也售卖经过改装的充电宝、音箱类微型摄像头。“正常的产品都是在购物网站卖,但是我们也有那些不让卖的产品,都是同一个厂子生产的。这些摄像头不走购物网站,可以添加微信了解,也一样在招个人代理”。

李兴(化名)就是一名微型摄像头的个人代理。他告诉记者,他的微店生意不错,每天能卖出20台到30台。

至于推广途径,李兴说,“我们花了一些钱在一家卖摄像头的购物网站店铺上打广告,顾客可以通过这个店铺找到我们的微信,但是这家店其实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通过这些广告可以吸引一些客户,不过更多还是通过熟人、老客户介绍来的,这样的成交量比较大”。

销售者不问购买用途

当记者问是否担心这类摄像头会被买家用于不当用途时,李兴说,“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们总不能在卖东西时还问客户买来干什么。但是我在卖的时候都会告诉客户,这个东西是违规的,私人用来取证可以,但是不要安装在公共场合”。

“其实这东西就像‘百草枯’这些农药一样,你买来可以除草种地,但是如果有人非要买来喝也没办法,我们在卖的时候也不可能知道。”李兴说。

对于那些购买过摄像头的人来说,心里也有所顾虑。

“我买的那一款属于最低端的直录型,不能远程看,也不能连接WiFi,可以通过存储卡把视频录下来回看或者传给别人看,还有夜视功能,晚上也可以录。这个摄像头其实就是一个充电宝加上摄像头,充电宝可以正常使用,隐蔽性非常好,录制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灯光,不会被人发现。摄像头用的是充电宝里的电,可以用很久。”徐优说。

经过了购买微型摄像头的经历后,徐优意识到日常生活中个人隐私存在的风险。他说,“这的确是一个灰色产业,技术发展很成熟,各种伪装真的让人大开眼界”。

徐优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建议,“这些微孔偷拍的内部虽然有电池,但是一般只能录8小时左右就需要充电,所以如果是长期安装在宾馆中,肯定是接在了电器上,我们入住时最好要检查一下插座、挂钟、电视这些地方。还要注意带你租房、住宾馆的人,看看他们有没有带一些可疑物品,比如像我买的这种充电宝,还有类似的烟盒、打火机等”。

相关报道

业内专家详解偷拍摄像法律问题

对话人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孟 强

中国政法大学特约研究员      赵占领

《法制日报》记者         杜 晓

《法制日报》实习生        徐静华

涉事各方如何担责

记者:近日,自如房中发现摄像头一事引起舆论关注,目前警方还未公布调查结果。据了解,当事人称房间并非首次出租。对于近年来陆续曝光的一些偷拍事件,酒店、租房平台、偷拍者和摄像头卖家分别应当承担怎样的责任?

孟强:租房平台、酒店作为出租方,在出现偷拍偷录情况时,即便其自身不是这些设备的安装者,且对此也不知情,依然违反了租赁合同的约定,没有对承租方的人身安全、人格权利尽到保护的义务,均具有一定的过错。承租人可以选择违约或者侵权之诉来向租房平台、酒店方主张违约或侵权责任。

私自安装摄像头、偷拍别人的行为,毫无疑问是属于侵犯他人隐私权的违法行为。民法总则第一百一十条规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法人、非法人组织享有名称权、名誉权、荣誉权等权利。”侵权责任法也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偷拍偷录他人隐私的行为构成对他人隐私权的侵犯,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此类行为还可能构成行政违法,行为人需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此外,偷拍偷录他人造成严重后果的,还可能触犯刑法、构成犯罪,行为人要承担刑事责任。

赵占领:对于安装摄像头、偷窥别人隐私的人来说,这是直接的侵权行为,肯定要承担民事上的侵害责任,这一点没有疑问。而卖摄像头的人并不对侵权行为承担直接的法律责任。但如果卖家在销售时违反相关规定,所出售的摄像头属于国家规定的特殊器材,或是没有销售许可等相应资质,卖家需要承担行政责任,相关部门可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怎样判断卖家行为

记者:在这类偷拍事件中,嫌疑人所使用的往往是不易被发现的针孔摄像头,一些卖家未经允许出售此类设备的行为是否违法?

孟强:这种针孔式的摄像头属于窃听、窃照专用设备,应当属于生产和销售都受到严格限制的物品,不能在市场上随便出售,所以其生产者、制造者和销售者违反了相关的法律规定,甚至触犯刑法。我国刑法第二百八十三条规定:非法生产、销售专用间谍器材或者窃听、窃照专用器材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二百八十四条规定:非法使用窃听、窃照专用器材,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记者:一位摄像头卖家说,他们卖的摄像头属于合规产品,可以正常上架。怎样判断卖家出售的摄像头是否违规?

孟强:这个问题涉及相关产业的技术标准。仅从常理上来说,专门用于偷拍偷录的摄像头与正常公开监控使用的摄像头,还是有比较明显的区别,那就是体积大小上的区别,关键在于是否容易被他人识别。隐藏在灯泡、玩具中的摄像头,即便镜头大一些,依然有意被设计成不易被识别的形态,同样属于偷拍偷录设备。

平台有管理义务

记者:我们在采访中发现,一些摄像头卖家不仅在购物网站出售产品,还有很多个人代理商通过微信朋友圈等方式发布、售卖隐藏在日常物品中的摄像头。对于此类现象应该如何监管?

孟强:在社交平台上私自售卖违禁品是目前比较突出的现象,由于社交平台上的用户众多,每天发布的信息均为海量,而不少违禁品销售信息采取比较隐蔽的做法,所以监管起来具有一定的难度。这些平台在接到相关举报线索之后应当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对用户发布的违禁品销售信息进行屏蔽,并对用户进行一定的处理,例如建立黑名单制度等。同时平台还应当主动采取监管措施,利用关键词和异常交易状况的检索,集中一些可疑信息,再进行甄别,也能够主动发现一些违法信息并进行处理。

赵占领:这个问题与社交软件的性质有关。社交软件与购物平台不同,不是网络交易平台。按照《网络交易管理办法》以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有关规定,交易平台应当尽到一些管理义务,比如审核卖家身份等。在明年1月1日电商法正式实施之后,平台还应要求卖家进行工商登记、税务登记以及履行其他义务。网络交易平台在某种程度介入了交易,有一定管理能力,用户也可以向平台投诉。但是社交软件不同,卖家通过朋友圈去卖东西,社交软件运营商在法律上是没有义务审核卖家信息、要求工商登记。

目前这也是一个日趋严重的问题,因为没有平台方来管理这些卖家,导致这些卖家的行为可能涉及违法行为。有些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售卖特殊商品,可能是法律规定禁止销售的,这涉及管理层面的问题。目前我国仅在《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中对这类软件进行规定,如平台要对用户发布的反动、淫秽色情信息等进行管理,但这并不是基于网络交易平台的地位和性质规定的。

综合施策保护隐私

记者:随着技术越来越发达,安装摄像头的方式更趋隐蔽,侵犯个人隐私的事情时有发生。面对这一情况,监管部门、网络平台、消费者等各方应该采取哪些措施保护隐私安全?

孟强:人们应当有保护隐私的意识,在发现自己隐私权受到侵犯时,应当勇于拿起法律武器维权。不过,由于这些偷拍设备非常隐蔽难以被发现,所以房屋出租方尤其是公司化运作的、以出租为营业目的的公司,应当对租户尽到保护义务,可以购置专业的检测设备,在租户入住前进行检测,将检测合格的房屋交付给租户入住,尽量减少原房东私自安装偷拍设备的现象。国家有关部门在管理房屋租赁行业时,可以将这些要求细化制定相关规定,使之成为房屋出租方的法定义务。

赵占领:这其实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首先从源头来讲,要严厉打击生产非法偷拍器材的厂家,从源头治理,但在利益驱动下,完全杜绝这种行为还是比较困难的。其次,监管方要打击通过各类渠道销售非法摄像头的行为,如果交易是通过一些平台进行,平台方也要尽到一定管理义务,否则将要面临处罚。租赁方要基于合同履行安全保障义务,哪怕不是自身故意从事这种行为,出现问题之后也要追究民事责任。作为普通人,要通过必要手段保护日常生活中的隐私安全,可以在网络上搜索相关信息,了解这类隐藏摄像头经常安装的地方和查找的手段等,在租赁房屋、入住酒店时有意识地进行相应检查。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责任编辑:李纪平)
反恐演练
与80后对话 谈“从警”
南京警方《西游警记》3
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
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
小说凤鸣安吴首发
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
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
 
· 精心擦亮窗口全心服务群众 春节期间兰州交警落实“放管服”
· 兰州市政协十四届三次会议今日开幕
· 殴打民警阻挠抓捕吸毒人员 白银女子获刑十个月
· 兰州市加大水源地环境清理整治力度
· 兰州市加大水源地环境清理整治力度
· 李沛兴在宕昌调研时指出 下足绣花功夫确保如期完成脱贫目标
· 甘肃省“两会”建议提案交办会在兰召开 宋亮吴明明康国玺出席并讲话
 
附件点击下载:TitlePh
附件说明:EnpDescPh
附件所属稿件标题:EnpOwnerArtTitlePh
附件所属稿件链接:EnpOwnerArtUrlPh
庆阳正宁警方社会治 ...
春运首日:武威铁警 ...
友情链接
法制网 中国法院网 检察日报 人民公安报 中国警察网 司法部 中国普法网 人民网甘肃频道 新华网甘肃频道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证06005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