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法治甘肃>>热点聚焦>> 返回首页
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经营旅游业务悄然兴起
业内人士自曝“微信组团旅游”安全风险点

发布时间:2017-08-24 10:48:20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调查动机

  最近一段时间,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组织旅游的模式越来越火爆。在这种新的旅游模式里,个人在微信群或其他社交平台发起旅游项目,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凑够一定人数,不仅价格相对便宜,而且颇为灵活多样,吸引不少人参与。这种看似便捷、灵活的组团旅游模式真的能提供一场完美的“说走就走”的旅行吗?

  随着大众旅游时代的到来,旅游市场日趋火爆,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

  与此同时,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组织旅游的形式也悄然兴起。不过,《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背后暗藏风险。

  风险很大很不安全

  记者通过微信搜索发现,通过一些微信公众号可以参加拼团旅游,价格相对较低。

  有的微信公众号提出“自助自由定制旅行”,并描述为“一种全新的旅行方式……它不同于团队游,没有团队游的各种约束和限制;也不同于自助游,不需要您为繁琐而复杂的设计行程和预订流程而操心”。

  此外,记者还注意到,一些微信公号拼团旅游的规则大同小异,主要包括团长享有一定优惠,参团成员可以邀请更多人参加等。

  对于通过微信组织旅游,业内人士怎么看?

  中国国际旅行社是国内规模较大、实力较强的旅行社。中国国际旅行社某分社负责人赵先生告诉记者,暑假期间报名参团游的旅客数量翻了一倍,特别是最近5年,跟团出游特别是出国游的旅客人数每年都在增长。

  “虽然报名的人看着很多,但收益其实并没有大幅上涨。”赵先生叹了口气说,“现在和我们旅行社抢饭碗的多着呢,比如几个比较大的旅游网站,尽管旅游内容差不多,但他们的线上价格比我们实体店便宜一些。另外,现在交通便利,网上信息很齐全,很多年轻人选择自驾游或者自己组团旅游,让我们旅行社的处境有些尴尬。”

  是否听过通过微信组织旅游?对于记者提出的这一问题,赵先生表示,目前的确存在这种现象,并且有发展的态势。

  “我有一个同事辞职后,就去做‘微信组团旅游’了,她手里有一些客户信息和比较广的人脉关系。听说有的导游自己也做‘微信组团旅游’,甚至把这种行为当主业。其实旅游就是在住宿和交通方面花钱,其他的门票通过内部渠道可以以很低的价格拿到。特别是去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地旅游,全程花费基本上就是机票和酒店住宿费用,那里的景点几乎不收钱。我觉得‘微信组团旅游’就像代购和微商一样,风险很大而且很不安全,出了事情没有谁能负得起责任。”赵先生说。

  参加者多为年轻人

  为了进一步了解通过微信组织旅游的状况,记者随后与赵先生的“转行”同事刘女士取得了联系。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现在已经不从事旅游方面的工作了,在家当全职妈妈。尽管如此,刘女士还是向记者介绍了通过微信组织旅游的一些情况。

  “‘微信组团旅游’确实不好做,而且风险很大,但是肯定可以‘发点小财’。”刘女士告诉记者,“前几年微信刚刚兴起的时候,大家并没有想到用微信组织旅游,只是自己一个人跑,一个一个客户打电话。当时是联系学校或者是企业单位,看看有没有组团旅游的。我的人脉关系比较广,买火车票、机票都比较方便,而且和目的地的导游都保持着很紧密的联系。”

  “通过微信组织旅游之前,我一般是跟团去,既当导游又当领队,不强制购物,就是去玩,加之当时的价格比旅行社便宜一些,口碑很好,很多人慕名而来,也就慢慢做大了。后来微信盛行就用微信组织旅游,把消息往朋友圈一发,参加的人少则十几个,多则近五十。游客数量一多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买团体票有时候买不到,必须要求开具单位证明或者旅行社证明才能便宜,导致有一次自己还倒贴了1万多元进去,就是为了留个好名声。”刘女士说。

  刘女士还告诉记者,她经营旅游业务包括两种,一种是盈利性的,一种是非盈利性的。非盈利性的主要是跟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出去玩,一般不做预算,时间很自由,住的也比较好;盈利性的就与旅行社差不多,有报价、行程安排、入住信息、时间安排,之后还出了一个价格浮动,价格浮动主要是机票的价格,也就是一两百元左右,不会贵很多。出发地和目的地都有人接送,每次都是行程结束后与目的地的导游结算,都是按照趟次来算钱。

  个人通过微信组织旅游是否存在安全风险?对于记者提出的这一问题,刘女士的回答是,“当然,这就是为什么我现在不做的原因。我也很怕出事,毕竟是人出门旅游,又不是寄快递。每发一条旅游信息,我都会在下面加一句‘人身安全自负’,毕竟我是个人做,没有公司帮我承担后果,我自己也负不起责任”。

  据刘女士介绍,通过微信报名参加旅游的都是年轻人,几乎没有中年以上的游客。中年人都担心发生意外,只有年轻人渴望和同龄人出游,交到更多的朋友。“我们一般不开设盈利性的出国游。如果开设盈利性的出国游,人身安全更无法保障,国外那么乱,说不准出什么事。我通过微信组织旅游的热点城市是北京、西安、成都、昆明”。

  “我们联系好的导游会带游客去一些人少但是风景比较独特的地方,避开那些嘈杂的地方。由于我们没有强制购物这个环节,所以游客观光的时间是比较宽松的。这可能就是我们的特点吧。”刘女士说。

  尽管做过微信组织旅游业务,但刘女士认为最好不要选择“微信组团旅游”,要把安全把握在自己手里。

  “根据我的从业经验,我相信随着旅游市场的不断整顿和更新换代,旅客出游将会越来越安全,旅游市场也会越来越规范。”刘女士说。(杜晓 涂陈昊)

  相关报道

  广东省出台新规规范“微信组团旅游”引热议

  网络时代新型旅游经营模式怎样规范

  对话动机

  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组织开展旅游业务,这一旅游经营模式的风险已为社会所关注。近日通过的《广东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未取得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的单位和个人,不得以组织旅游的名义,利用微信、博客等社交平台或者行业协会、学会、车友会、驴友会、俱乐部等形式,从事旅游经营业务。

  如何治理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如何规范越来越多的新旅游模式?围绕这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与业内相关专家展开了对话。对话人

  中国科学院旅游研究与规划设计中心主任助理      齐晓波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    刘俊海

  《法制日报》记者         杜 晓

  《法制日报》实习生        涂陈昊

  安全隐患大旅游纠纷多

  记者: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齐晓波:随着微信、微博以及各种俱乐部、驴友会、车友会等社交平台的不断发展,旅游服务的网络经营、智慧营销成为大势所趋。相对于传统旅行社组团,微信应用广泛且朋友圈里大多都是生活中的熟人或朋友,由个人在微信群里发起一次自助旅游,很容易一呼百应。且自发形成的“微信组团旅游”多实行AA制,不带盈利性质,不仅价格相对便宜,而且颇为灵活多样,因此在大众旅游市场上越来越火爆。但随之而来的是部分个人或组织把微信群或朋友圈当成了非法经营牟利的旅游平台,对旅游者的人身财产安全和旅游市场正常经营秩序造成了较大的危害。

  记者: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可能引发哪些问题?

  齐晓波:具体来说,主要有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容易引发安全事故。微信点赞出游以及俱乐部、驴友会等在组团出游时,往往会有类似“费用AA制,风险自担,活动发生一切事故后果自担,本群及人员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公告,这种模式其实类似于社区交友,双方的交易基础非常脆弱,加之组织方缺乏救护经验、灾害天气突发等不可预知因素,参游人自身安全隐患非常大。

  二是容易造成大量旅游纠纷。类似“微信组团旅游”的形式,大部分没有合法的旅行社业务经营资质,相互之间没有签订正式的书面旅游合同,甚至没有购买必要的旅游保险,旅行过程中产生的所有费用没有发票依据。游客安全和自身权益一旦受到侵害,往往投诉无门,得不到法律的保护。

  三是会产生旅游监管盲区。微信朋友圈以及俱乐部、车友会等形式的自发组团出游往往属于个人约定,并没有营业执照,很多不规范行为没法界定,处于监管盲区,导致此类旅游行为更容易出现问题,“黑导游”、宰客等现象更加难以觉察,给旅游执法取证带来困难。

  刘俊海: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容易导致市场主体良莠不齐、泥沙俱下,最后导致消费者权益、人身安全、财产权都缺乏保障。一旦出现问题,消费者也不好维权。从目前的监管情况来看,与旅游业有关的监管部门对于微信注册还无法涉及,广东出台的规定有利于保护消费者权益,也有利于维护市场秩序。如果微信平台能够全面纳入旅游业法治化监管范畴,可以考虑推动利用微信从事旅游经营业务。

  规范旅游市场主体准入

  记者:禁止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有哪些积极意义?

  刘俊海:我认为首先要给广东出台的规定点个赞。因为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业务有利有弊,好处是方便、快捷,但是问题在于类似社交平台游离于监管之外,有些情况也不好管,因为涉及到个人隐私,这也使得旅游主管部门、工商部门存在顾虑。

  广东出台这一规定的正面意义就在于,能够促使旅游经营者在阳光下经营,注册正式网站、公开报价、提交个人资料和资质。很多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的人其实没有什么资质,也没有获得许可,就是靠胆大把人圈过来再说,可能又转手给当地的旅行社了。广东出台的这一规定有利于规范旅游市场主体的准入。

  记者:如何有效管理好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的行为?

  齐晓波:在大众旅游时代,有效管理好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旅游经营业务的行为,要做到几个方面:从主管部门角度来讲,要创新旅游综合管理机制,切实加强旅游警察、旅游市场监管、旅游法庭、旅游质监执法等工作和队伍建设,强化公安、工商、司法、旅游、网信、通信管理等各主管部门的联合执法力度,严惩不法经营行为,进一步规范网络旅游经营秩序,做好出游风险提示等信息。

  从经营企业角度来讲,充分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自身比较成熟的大数据“信用评价”体系,对一些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渠道销售零负团费产品等不良旅行社和个体经营者进行入驻门槛严格限制。

  从大众游客角度来讲,个人或组团出游时,尽量选择有合法旅行社经营业务许可的品牌企业,购买必要的旅游保险,充分发挥消费者的监督权益,在旅行社、旅游景区等场所发现侵权行为时,及时向旅游主管部门投诉,政府、企业与游客三方共同构建安全、高质量的旅游行业消费环境。

  刘俊海:利用网络开展旅游经营业务同样需要办理营业执照,也需要在旅游主管部门办理相关手续。微信等社交平台不是法外之地。

  传统监管边界有待破除

  记者:广东省出台的这一规定在实施过程中可能遇到哪些困难?

  齐晓波:在条例实际执行过程中存在着一大难点:对于此类经营行为如何去界定?盈利目的与非盈利目的临界点是什么?日常朋友、同学、同事等组团聚会出游与条例中“利用微信、博客等社交平台或者行业协会、学会、车友会、旅友会、俱乐部等形式,从事旅游经营业务”这些行为之间如何界定?这些都需要行业主管部门以及相关单位在实际执法过程中,总结经验并细化具体措施,真正做到有规可依。

  刘俊海:广东出台的这一规定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因为对于微信等社交平台的监管是一个难题,有关部门要开辟更多举报渠道。为了破除监管盲区,多部门要敢于打破传统旅游监管的边界。

  记者:对于其他地方而言,广东省出台的这一规定有没有借鉴和推广的价值?

  齐晓波:总体来讲,《广东省旅游条例》中的相关规定将使行业主管部门在处理此类行为时做到真正的有规可依,有助于更好地维护和规范旅游行业市场秩序,保障大众旅游消费者的财产人身安全和正当消费权益,对于其他省市地区具有较好的借鉴推广意义。

  刘俊海:广东出台的这一规定对于其他地区而言是值得借鉴的。现在有些人利用微信等社交平台从事一些不法活动,广东的做法对于规范微信等社交平台有着积极的意义。广东出台的这一规定在实施过程中还可能会发现新的问题,需要不断完善,给社交平台无序竞争、野蛮生长的情况降降温。

  相关评论

  微信旅游不应游离于监管之外

  “微信组团旅游”始终没有改变旅游需要规范的本质属性。对其设置必要的业务资质门槛,让其不游离于法律法规的约束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通过微信等社交平台组织开展旅游业务,这一旅游经营模式的风险已为社会所关注。近日通过的《广东省旅游条例》明确规定:未取得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的单位和个人,不得以组织旅游的名义,利用微信、博客等社交平台或者行业协会、学会、车友会、驴友会、俱乐部等形式,从事旅游经营业务(8月22日《法制日报》)。

  对互联网时代的新生业态已经习惯于持包容态度的人,对《广东省旅游条例》禁止未取得旅行社业务经营许可的单位和个人从事“微信组团旅游”经营业务,可能不理解。诚然,面对“互联网+”催生出来的“微信组团旅游”这一新事物,在还没有摸清其规律时给予适当的政策倾斜,无可厚非。不过,包容并不等于放任,特别是当这种包容可能触及原则和底线时,更有必要对其予以必要的禁止。因此,在这种意义上,强调“微信组团旅游”组织方的业务资质,实际上是为了促使其健康发展,确保参游人员实现更好地“游”的愿景。

  相比于传统旅行社组团,“微信组团旅游”因为参与者可以在开支上实行AA制,有着价格相对便宜、方式灵活多样等传统旅行社组团旅游不可比拟的优势。然而,福兮祸所伏,“微信组团旅游”也如同硬币具有两面性一样,其潜在的各种风险不容忽视。

  一方面,参游人员的人身安全风险防不胜防。由于“微信组团旅游”的组织方通常事先声明“风险自担,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而一旦发生安全事故,即使在法律意义上组织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囿于组织方本身承担责任的能力有限,责任的承担完全有可能形同虚设。同时,客观存在的组织方救护经验缺乏、灾害天气突发等不可预知因素,更是放大了参游人员的人身安全隐患。

  另一方面,“微信组团旅游”法律风险巨大。众所周知,“微信组团旅游”的组织方大多没有合法的旅行社业务经营资质,根本不可能与参游人员签订正式的书面旅游合同,甚至在很多时候连必要的旅游保险都没有购买。当游客和自身权益受到侵害时,往往是投诉无门,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护。

  更为重要的是,“微信组团旅游”纯属个人之间的约定,很多不规范行为因无法界定而不能被纳入监管范围,导致“微信组团旅游”实际上处于监管盲区,更容易出现问题。这除了给正常的旅游执法带来取证困难外,还扰乱旅游市场秩序,助长“黑导游”、宰客等不良现象的蔓延。

  不难看出,尽管“微信组团旅游”有着传统组团旅游不具有的方便和快捷等优势,但因组织方业务资质的缺失,不可避免地存在法律责任不明、参游人员人身安全和权益得不到有效保障,以及无法监管等诸多问题,对其予以规范显然是题中之义。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微信组团旅游”乘上了“互联网+”的快车,属于一种旅游新业态,但“微信组团旅游”始终没有改变旅游需要规范的本质属性。对其设置必要的业务资质门槛,让其不游离于法律法规的约束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当前“微信组团旅游”蜂拥而上出现野蛮生长的语境下,《广东省旅游条例》禁止无资质者从事“微信组团旅游”经营业务,显然是防范这种“成长的烦恼”恶化为致命“硬伤”的必要选项。此举不仅不会阻碍“微信组团旅游”的健康发展,反而更有助于参游人员更好地“游”,无疑值得点赞和期待。(张智全)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责任编辑:梁成栋)
反恐演练
与80后对话 谈“从警”
南京警方《西游警记》3
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
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
小说凤鸣安吴首发
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
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
 
· 精心擦亮窗口全心服务群众 春节期间兰州交警落实“放管服”
· 兰州市政协十四届三次会议今日开幕
· 殴打民警阻挠抓捕吸毒人员 白银女子获刑十个月
· 兰州市加大水源地环境清理整治力度
· 兰州市加大水源地环境清理整治力度
· 李沛兴在宕昌调研时指出 下足绣花功夫确保如期完成脱贫目标
· 甘肃省“两会”建议提案交办会在兰召开 宋亮吴明明康国玺出席并讲话
 
附件点击下载:TitlePh
附件说明:EnpDescPh
附件所属稿件标题:EnpOwnerArtTitlePh
附件所属稿件链接:EnpOwnerArtUrlPh
庆阳正宁警方社会治 ...
春运首日:武威铁警 ...
友情链接
法制网 中国法院网 检察日报 人民公安报 中国警察网 司法部 中国普法网 人民网甘肃频道 新华网甘肃频道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证06005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