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法治甘肃>>热点聚焦>> 返回首页

“共享睡眠舱”安全隐患调查
网友担心易涉黄涉毒“享睡”创始人称可比对身份信息

发布时间:2017-07-18 14:22:15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调查动机

  最近几天,一种形似太空舱的新生事物成为网络热点,这种“太空舱”供上班族短时休息,被冠以“共享睡眠舱”之名。然而,这一新鲜事物也招来不少质疑,从价格到安全,不一而足。“共享睡眠舱”究竟是怎样的?是否存在安全隐患?《法制日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近日,在北京、上海、成都等一些城市,“共享睡眠舱”已经开始正式迎客了。24小时营业,没有一名服务员,没有押金,没有额外计费,不用登记身份证,开门就能睡。

  看似很方便的“共享睡眠舱”却引来一些质疑。7月17日,《法制日报》记者前往位于北京的两处“共享睡眠舱”,本欲一探究竟,却被告知“系统升级”暂停营业。

  两种声音针锋相对

  “共享睡眠舱”主要锁定的客户群体为白领,故其大都建在写字楼里。“共享睡眠舱”占地约4平方米,分为上下铺,整个睡眠舱从内外部看都特别像太空舱的设计。

  舱外部贴有二维码,每一位使用者扫码开舱门,然后进入,关闭舱门,入睡,最后开舱门走人。舱内有小风扇、WIFI、插座、床铺、枕头等。

  每一位使用者在进入睡眠舱之前可免费领取一套床上用品,包括太空毯、一次性床单、一次性枕巾和湿纸巾。然后你就可以进去美美地睡上一觉。

  “共享睡眠舱”的收费标准目前为全国统一价,高峰时段收费每半小时10元,非高峰时段每半小时6元,每天最高58元封顶。

  《法制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一新生事物甫一问世,便引来了支持和反对两种声音。

  支持者理由如下:“如果合理布局,设施齐全,干净卫生,绝对安全,再加上合理定价,在车站码头医院等公共场合,可以有效打击黑旅馆,方便群众”“这种最适合短期出差的人”……

  反对者的声音有四种:一为斥责效仿,认为这是效仿日本的“胶囊公寓”;二为质疑价格较高,比如有评论者举例说,“桑拿会所88元24小时,泡澡、网吧、台球等,还有自助餐。都是免费的,比这好多了”;三为担心卫生问题,害怕不卫生及传染疾病。不过,有体验过的朋友表示可以领一次性床上用品,且在入住用户走后,睡眠舱便进行紫外线消毒;四为担心涉黄涉毒以及个人隐私泄露。

  “说实话,体验感觉比较一般。”北京市某创投媒体体验师小李对记者说,他曾经体验过位于北京市中关村某大厦地下二层名为“享睡”的“共享睡眠舱”。“进去之后,舱门即可自助关闭,外面的人无法打开。舱里为了防止封闭空间带来的闷热,带有一个小风扇。整体装饰呈蓝色,偏暗,有一个小灯,类似于列车卧铺上面的夜灯。舱里还有usb接口、插座。除这些外,就只有一床垫子和枕头”。

  “里面隔音不太好,如果外面有人走动或说话,都能较清楚地听到;舱板略硬,铺上商家提供的一次性床单会柔软一些。”小李说,他在“共享睡眠舱”里躺了半个多小时就出来了,花了12.9元,“有点贵,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北京体验点“暂停营业”

  7月16日,媒体报道称,位于北京市中关村创客公社的一处“共享睡眠舱”被警方查封。

  当天下午,《法制日报》记者拨打此处“共享睡眠舱”的客服电话,客服人员称:只有中关村创客公社的点还在体验。

  7月17日10时,《法制日报》记者来到中关村创客公社的“共享睡眠舱”,但舱门口贴出了“程序升级,暂停使用”的通知,日期为7月17日。这个体验点有6个“共享睡眠舱”,三面墙壁各放置一列,每列上下两层。

  现场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7月16日还可以免费体验,今天已经停止运营了,开门参观也不行。至于什么时候恢复运营,她也不知道。她一直在现场工作,对于媒体报道的被警察查封,她说并没有人询问过她,应该是物业人员说的,她不知情。

  随后,记者再次拨打客服电话。客服人员称银河SOHO和中关村创业公社能够体验。

  记者到达银河SOHO时已临近中午时分,准备在此午休的人络绎不绝,多为三五好友组团前来。现场值守的一位工作人员解释称,今天系统升级,不能接待。

  银河SOHO的“共享睡眠舱”可以参观,但同样不能体验,门口也张贴着“程序升级,暂停使用”,但日期是7月15日。现场工作人员解释说,因为程序升级所以暂时停止运营,至于什么时候恢复运营,“得等几天”。

  不过,记者在现场发现,1个“共享睡眠舱”外有双鞋。对此,工作人员解释说,之前已经充值的用户还可以进去休息,但是现在已经不能扫码开舱门了,他自己也打不开舱门。

  开发者称只为共享休息

  在调查过程中,《法制日报》记者联系到享睡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EO代建功。

  对于“共享睡眠舱”目前暂停营业的原因,代建功说,并非如网上传闻般被警方查封,而是在与相关部门沟通了解。

  “我们没有得到警方正式的、第一手的、确认的东西,因为媒体关心这件事,警方也关心这件事,我们也比较被动,所以我们决定先暂停休息舱的体验店,等到我们了解了、听了相关部门的意见和建议之后再说。”代建功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暂停营业前并没有警方到现场干涉甚至查封。

  “现在和相关部门在本周周二和周三做了预约,在这方面我觉得还是充分尊重他们的意见和管理要求。”在采访过程中,代建功反复对《法制日报》记者说,“有一点我还是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就是我们这个产品是共享休息,它就是为设置点的上班族提供中午短时间的休息需求,它不是共享睡眠、租赁或者旅馆。”

  对于民众比较关心的安全、卫生以及资质问题,代建功说,“一方面,我们放置睡眠舱的地点都是在办公室内部的地方,消费对象也主要面对这些办公场所的人,不是对外开放的。在安全方面,我们晚上是绝对不开放;进行身份认证,是借助公安机关的一套公共保障系统的信息,用户输入姓名、身份证号码,我们就会和公安机关的信息系统比对,我们有这个认证的系统。我们后边还想加入人脸识别的技术,这样身份认证更加可靠一点”。

  “我们的定义是一个公司内部的给员工用的休息舱,因为我们晚上也不开放,所以将它定义为一个酒店的确有些勉强。我们的定位就是公司员工中午休息的一个地方,监管部门是不是可以给我们一些更具针对性的政策?当然,我们在安全、卫生等方面也尽量做到高标准。说实话,我的确也做不到酒店的标准。”代建功说。

  对于可能涉及的治安以及违法隐患等问题,代建功回应说,“它是一个封闭的地方,它处于一个办公空间,外边的人是进不去的,所以可以规避一些东西。我们有一套摄像、身份认证体系。另外就是‘一人一舱’,绝不允许一舱两人这种情况”。(赵丽 韩朝阳 戴梦岚)

  相关报道

  专家剖析“共享睡眠舱”法律焦点问题

  对话人

  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副会长      刘俊海

  北京房地产中介行业协会秘书长                              赵庆祥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 巍

  《法制日报》记者                                  赵 丽

  是否属于共享经济

  记者:近日,“共享睡眠舱”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几张形似太空舱的“共享床铺”分别在上海、北京、成都等城市出现,这些长约2米、宽约1米的“太空舱”引来大批媒体报道。今天上午,我们探访了北京两地的“共享睡眠舱”,这些“共享睡眠舱”均已“系统升级”为名关闭,市民只能参观不能使用。有不少人认为,“共享睡眠舱”的发展可能不会顺

  朱巍:我认为“共享睡眠舱”不是共享经济。共享经济是分享,是所有权和使用权的分离。相关的平台应该是没有任何资产的,不享有产品的所有权,只是把相应的产品通过互联网、通过平台中介服务的方式,在不改变所有权的基础上流转使用权。以“共享睡眠舱为例”,其使用权在流转,但其所有权属于平台,并不符合“共享”的特征,在我看来属于典型的“胶囊旅馆”。

  刘俊海:我的基本看法是互联网再大也大不过法网。目前要搞清一个问题,传统的租赁行业包括旅馆业的市场政策和监管规定,是否适用这类所谓的共享经济产品。答案显然是肯定的。现在的问题是,这种现象孤立于监管之外,原因便是披着互联网的外衣,这种现象有很强的煽动力。我个人认为,“共享睡眠舱”与传统的宾馆业相比,共性大于个性,不能犯“白马非马论”的错误。

  与传统旅馆有何区别

  记者:的确,现在有不少人提出,“共享睡眠舱”不能算“共享”,睡觉是件很私密的事情,与共享单车有非常大的区别。“共享睡眠舱”类似于分时酒店、钟点房。

  朱巍:“共享睡眠舱”这种产品需要通过审批。为什么呢?因为“共享睡眠舱”本身不是“互联网+宾馆”。“互联网+宾馆”是典型的Airbnb,类似于Airbnb的平台对这些床位没有所有权,但“共享睡眠舱”并不是这样的。“共享睡眠舱”就是自己弄一块地,然后在这个地上搞一些像“胶囊旅馆”式的产品,本质还是宾馆。所以说,商家运营“共享睡眠舱”必须取得相关资质,没有资质是不可以的。商家经营宾馆除了需要相关资质、工商注册外,还要通过安保、防火、食药监等环节的验收,这实际上是一个相关资质的入门门槛,否则会出现很多问题。比如安全问题、人身权益问题,再比如健康问题、涉黄问题、涉暴问题、涉毒问题等,这些都是非常容易出现的。所以,商家不可能在街头随便设置个地方就利用互联网做掩护,去规避这些资质,这是绝对不可以的。我认为,“共享睡眠舱”这种产品就是打着“共享”的头衔。

  记者: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共享睡眠舱”有几个特点:分布在上班地点附近、比钟点房的资源使用效率要高、程序更为简便。可以说,这些特点的确满足了一部分上班族的需求。

  不过,“共享睡眠舱”在消防等方面是否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目前依旧存疑。上海“共享睡眠舱”产品有关负责人在回应“是否已经通过了消防部门许可”的问题时说,“这个问题正在与消防部门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

  朱巍:如果确实没有获得诸如消防、卫生等相关资质,“共享睡眠舱”绝对是违法经营,不能因为其披着互联网外衣就认为合法。我认为“互联网+宾馆”和“宾馆+互联网”不是一回事儿。“互联网+宾馆”,更多的是说平台,就是一个网络服务提供者,平台不需要办这些相关的资质,资质由别人去办,比如Airbnb;“宾馆+互联网”无非就是把线下的东西拿到线上,比如在线预定、扫码等,这非常像日本的“胶囊旅馆”,但是它也要有相关资质,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现在,“共享睡眠舱”往“共享经济”上一靠,就不想申请资质了,这是违法行为。

  如何监管规范发展

  记者:除了关于是否属于“共享经济”的争议,“共享睡眠舱”还面临安全性的质疑。比如,有人提出,这种全封闭的“睡眠舱”不利于逃生。

  朱巍:安全隐患很多。第一就是防火,扫码开门非常危险,万一出现问题,人是跑不出来的;第二是涉黄,在提供容留卖淫场所这个问题上,我想不出来还有比这种场所更方便的;第三是其他方面的安全,没有身份证登记,光靠互联网实名是不够的;第四是涉毒,吸毒人员很可能在里面吸食或注射毒品;第五是卫生隐患。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治安隐患,比如,会不会有人在里面安装针孔摄像头、会不会有人携带爆炸物等违禁品、会不会有人利用“共享睡眠舱”制造极端事件等,这一系列隐患太多了。

  赵庆祥:新生事物肯定会有各种缺陷,应以包容的心态允许其不断完善。我认为,对入住人员的身份识别可以借助互联网技术。倘若只要扫码就可顺利进入,而没有相应的前置性条件加以规范,难免会出现男女混住局面,甚至让极个别别有用心者有机可乘。是否存在潜在风险,这些问题亟待厘清。

  刘俊海:传统的住宿酒店受到传统法律法规的监管,在安全方面是有保障的。“共享睡眠舱”这种业态游离于法律监管之外,实际上对消费者是很不利的,不过,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和合同法仍然适用于这种新业态。

  正因为上述提到的种种问题,所以我认为应将“共享睡眠舱”纳入传统的宾馆业监管领域,传统的监管措施,比如消防安全、实名登记信息以及其他市场准入规则等,也应该适用于“共享睡眠舱”。如果经营者说不适用,那么“共享睡眠舱”就不应当存在。

  考虑到这种现象会越来越多,如果采取全面取缔的办法,还不如采取兴利除弊、因势利导的政策,这才是治本之策。我个人认为,相关部门应当采取允许存在、规范治理的方法。当务之急是,工商行政管理等相关的职能部门联合出台一些严格的管理规范,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监管可以让这种新业态在规范的基础上阳光发展。

稿件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责任编辑:梁成栋)
反恐演练
与80后对话 谈“从警”
南京警方《西游警记》3
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
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
小说凤鸣安吴首发
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
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
 
· 精心擦亮窗口全心服务群众 春节期间兰州交警落实“放管服”
· 兰州市政协十四届三次会议今日开幕
· 殴打民警阻挠抓捕吸毒人员 白银女子获刑十个月
· 兰州市加大水源地环境清理整治力度
· 兰州市加大水源地环境清理整治力度
· 李沛兴在宕昌调研时指出 下足绣花功夫确保如期完成脱贫目标
· 甘肃省“两会”建议提案交办会在兰召开 宋亮吴明明康国玺出席并讲话
 
附件点击下载:TitlePh
附件说明:EnpDescPh
附件所属稿件标题:EnpOwnerArtTitlePh
附件所属稿件链接:EnpOwnerArtUrlPh
庆阳正宁警方社会治 ...
春运首日:武威铁警 ...
友情链接
法制网 中国法院网 检察日报 人民公安报 中国警察网 司法部 中国普法网 人民网甘肃频道 新华网甘肃频道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法制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
 
京ICP证060057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50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