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首页地方推荐>>
数百学生疑因“毒地”身体异常 学校未批先建
发布时间:2016-04-18 08:59 星期一
来源:北京青年报

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搬迁新址后,493名学生先后被检查出皮炎、血液指标异常等情况,个别学生查出患有淋巴癌等。据悉,学校附近正在开挖的地块上曾是三家化工厂,学生们的身体异常情况疑与化工厂“毒地”相关。

涉事化工厂的原职工向北京青年报记者举报该化工厂曾向地下填埋危险废物。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环境污染严重的问题,已引起环保部、江苏省政府重视,双方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将尽快赶赴常州进行现场调查。

“493名学生被检出身体异常”

“到现在还有家长给孩子送午饭、带水喝,不让他们接触学校的水和食物。”常州外国语学校(下称“常外”)一位七年级学生的家长告诉北青报记者。

常外是江苏省当地一所知名学校,其新北校区从2015年9月才开始正式投入使用,然而当年年底,就不断有学生出现恶心、呕吐、头晕、肚子疼以及红疹等症状,空气中也能闻到刺鼻的酸臭味,“我们在校的学生平时都不敢开寝室窗户。”住校的高二学生刘丽敏(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

在一位七年级学生家长提供的“常外七、八年级学生自发体检并自愿提供体检结果的汇总表”上,北青报记者看到,参与统计的样本共计641人,体检异常人数为493人,占比76.9%。而“异常”的项目包括“甲状腺结节”262例、“淋巴肿大或结节”194例、“血液其他指标异常”90例等,其中多数学生同时出现多种异常症状。

该学生家长提供了自己13岁的孩子今年1月底和3月底两次体检的报告单,上面显示被检查者“甲状腺左侧叶结节,双侧颈部、颌下、腋窝淋巴结肿大”。

“2016年1月中旬左右,学校寒假放假前,我们学生家长们就自发在校门口抗议过,希望学校能搬离现在的地址,但到现在学校也没有给我们明确答复。”上述学生家长补充说。

学生家长的抗议

上述学生家长提到的“抗议”,很多学生都印象深刻。刘丽敏说,2016年放寒假前一周,每天都有学生家长聚在校门口抗议。

“一般下午5点多开始聚集,最晚一次到凌晨两三点还有家长在大声喊,要求学校搬离现在的校址。”据刘丽敏回忆,当时校门外有家长抗议,校门内也有部分老师参与,“毕竟老师们也不想在‘有毒’的学校教书。”而那段时间,不少七年级、八年级的学生都被家长接回家,“罢课了。”刘丽敏称。

一些学生发布的抗议现场的照片显示,多名家长戴着口罩手举“救救孩子们”的牌子,或拉起“远离毒地,救救常外的孩子”这样的横幅,也有家长摆出部分身体异常学生病例的展板。

抗议的结果是,七年级和八年级在2016年1月没有如期举行期末考试,而是直接放了寒假,仅有九年级学生和高中部学生在校参加了期末考。

八年级的林君(化名)证实了刘丽敏的说法,“七年级和八年级的期末考试开学后第二周才补上的。”林君说,但开学后,自己所在的班级转走了4个同学,“有去别的国际学校或者公办学校的,还有转到外地的。”林君说,开学后送饭的家长少了,但多数家长都坚持让学生自己带水喝,“学校饮水器的水有点奇怪的味道,偶尔空气里还会闻到农药味。”

化工厂老员工举报“地下埋毒”

空气中的农药味哪儿来的?

据了解,常外新北校区北侧地块上曾存在过三家化工厂,最大的一家是江苏常隆化工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常隆化工),另外两家是长宇化工和华达化工。

自称在常隆化工工作了30多年、从事“生产调度”的职工徐立雄(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自2015年下半年开始,他曾向新北区环保局举报常隆化工在2010年搬迁过程中,将大量固体废物填埋在地下。

徐立雄介绍,常隆化工生产130多种与农药相关的产品,其中包括克百威、灭多威、异丙威、氰基萘酚等剧毒类产品。而这些产品通过生产工艺环节后,会产生含有有毒化学物质的农药废水和固体废物。

按照徐立雄的说法,自多年前,常隆化工就开始在长江水涨潮时将江水引入化工厂边上的团结河,在退潮时,用一根暗管将未经处理的废水直接通到闸门前,随着退潮的江水一直流向长江。但这一说法目前尚未得到相关部门证实。

此外,徐立雄描述称,化工厂在生产过程中还会产生有毒的固体废物。“厂里曾经将这些固体废物送去焚烧厂焚烧,但里面含有的酸性物质,会腐蚀焚烧的机器,所以后来人家不肯接收了。”

直到2010年化工产搬迁至泰兴,这批数量不明的固体废物因为“带不走”,被填埋到地下,“面积大约有一个篮球场大小。”徐立雄称,这个填埋的区域,正是在现在常外新北校区附近。

文/本报记者 张雅 屈畅

调查

学校被曝未批先建环评没考虑农药成分

据央视报道,在一份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上,这片地块土壤、地下水里以氯苯、四氯化碳等有机污染物为主,萘、茚并芘等多环芳烃以及金属汞、铅、镉等重金属污染物,普遍超标严重,其中污染最重的是氯苯,它在地下水和土壤中的浓度超标达94799倍和78899倍,四氯化碳浓度超标也有22699倍,其他的二氯苯、三氯甲烷、二甲苯总和高锰酸盐指数超标也有数千倍之多。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常隆化工是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但在2014年12月,其旗下的常隆农化等6家企业因倾倒废酸污染河水,被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判罚1.6亿多元的罚款。2015年,北青报曾报道江苏靖江一养猪场“地下藏毒万吨”事件,其中也有常隆化工出来“毒物”。

而常外新校区为何却要选址在这块“毒地”旁?

当地教育部门对外解释,另建校区前他们已做过相应的环评,并称建校地块的土壤检测达标,“符合学校用地”。但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刘阳生对媒体表示,这份环评报告中只考虑了氨氮、重金属、pH值等常规的污染物指标,没有考虑到农药的成分。

这份“已经确认符合建校规范的环评报告”中也提到,项目北侧场地“土壤和地下水已经受到污染,存在人体健康风险和生态风险”。该报告建议,为避免“所在区域地下水受到二次污染”,“本地块严禁开发和利用地下水资源”。而实际上,建校所用的正是抽上来的重污染地下水。

作为建校依据的这份环评报告批复时间是2012年3月31日,然而学校奠基施工的时间却是2011年8月21日,学校开始施工的时间比环评批复时间整整提前了7个多月。2015年9月大批学生入校,但此时北边的污染土壤还正在开挖修复中。

有关江苏常州外国语学校周边环境污染严重的问题,环境保护部、江苏省政府高度重视,立即召开专题会议进行研究,并成立联合调查组,将尽快赶赴常州进行现场调查。调查结束后,将及时向社会公布相关情况。

在493名学生身体异常情况被曝光后,4月15日,常州外国语学校在官网上贴出一份监测结果说明,该说明中称学校的“土壤及地下水检测结果满足学校环境质量要求”。(记者 张雅)

责任编辑:李纪平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