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法治云南>>法制日报记者看云南>> 返回首页

云南远程探视帮教连线缘何获“赞”

发布时间:2015-08-12 11:01:49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法制网讯 7月27日上午9时刚过,云南省腾冲市司法局,两位工作人员走进三楼一间会议室,为9时30分开始的远程视频探视做准备。

  一位耄耋老人走进远程探视室,她即将见到在保山监狱服刑的孙子周某。8年前周某入狱后,她再没见过孙子一面。

  近期,云南省司法厅投入3000万元建成的远程探视帮教系统,投入全面试运行,这对于服刑人员和家属而言带来了怎样的改变?《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多位服刑人员和他们的家属,监狱干警以及司法行政系统社区矫正工作人员。

  远程探视室里“四世再同堂”

  周某的奶奶带着浅紫色的帽子,藏青色中式褂子。记者发现,她衣服上没有一点褶皱,看得出,老人来之前曾精心穿戴。

  工作人员打开液晶电视,切换到指定的频道,屏幕上出现云南省保山监狱的远程探视室。工作人员又调整了电视上架设的摄像装置,他们与监狱干警简短地互致问候,以便测试图像、音量、音质。

  “你的奶奶来瞧你啦,你可瞧见了吗?”探视时间开始,工作人员为对话开了个头。

  屏幕上,保山监狱远程探视室内蓝天、湖泊、绿草、白鸽的背景前,放着一套桌椅。周某坐下后回答,“瞧见了。”

  “我是奶奶。我们今天来瞧你了。你吃过饭了吗?”年迈的奶奶一边叫着孙子的乳名,一边走向屏幕。8年前,周某因故意杀人入狱。他的奶奶因无法承受长途颠簸而不能到监狱去探视,这是多年来她第一次再见到孙子。

  工作人员上前轻声提醒老人,“坐在椅子上讲,走到前面去他就看不到了。”

  “我今年81岁了,我每天锻炼,我还等你呢。你要好好改造,早点儿出来,你也要让我等到。”老奶奶对着屏幕上的孙子说,声音坚定有力。

  和周某奶奶一起来探视的,还有周某的妈妈和他的儿子。全家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四世再同堂。

  周某的妈妈讲起家里的情况。随后她转向周某的儿子说,“叫爸爸,叫爸爸。”

  “不叫。”周某的儿子执拗地说。

  屏幕上,周某低头看桌面或者看向窗外,听到家人的话,他时而摇摇头时而点点头。记者观察到,周某始终抿着嘴,默默流泪。

  远程探视还有3分钟结束时,视频设备发出提示音,工作人员也走到家属身边提示。

  这时周某才抬起头微笑着说,“奶奶,我会好好改造,你要等我。妈,不要牵挂我,也不要操心。现在有这个系统很方便,有空了就来申请。”说完这些,他又低头哭泣。

  探视时间刚结束,周某的父亲急匆匆赶到。他一早到田里劳作耽搁了时间,错过了探视。他向工作人员问道,“能让我看一下吗?就看一下。”

  “按规定,探视时间就是这么多,想要再看的话,下个月还可以再申请,再过来看就是了。”工作人员解释。

  周某的妈妈告诉记者,多年来,她只到保山监狱探视过两三次。以往到监狱探视要提前一天出发,先从家里到县里,乘车到保山市区后再倒车去监狱。车费和住宿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到司法局进行远程探视,早上从家里出发,中午就能回到家。

  记者向楚雄州牟定县、腾冲市的另外两个家庭了解到,没有远程探视系统之前,他们面对与周某家庭相似的情形,去监狱探视一次需要腾出两三天时间,拿出几百元甚至上千元的路费和住宿费。他们通常只在快过年时才去监狱探视。

  助服刑人员了解社会不脱节

  时值八月桂开花时节,保山监狱高墙之内萦绕着桂花甜香的气息。在心理咨询室,刚刚与亲人进行过远程探视的服刑人员,向记者介绍了他们的感受。

  “我让家人申请试试,没想到一申请就通过了。”服刑人员晋某说,远程探视前一天,得到通知的他非常激动。他的家在芒市,家人靠低保生活,加之母亲年迈生病、孩子尚小,家人一年都难得来探视一次。

  晋某说,远程探视时,他将自己获得减刑的消息告诉家人。他和家人希望以后每个月都能通过这种方式见面。

  晋某告诉记者,远程探视帮教系统开通,成为服刑人员与家属之间的“热门话题”。许多服刑人员向干警询问,并在信里、电话里与家人说起此事。

  说起远程探视,保山监狱教育改造科副科长杨春麟向记者讲述了服刑人员尹某探视前后的变化。

  “尹某不太注意个人卫生,母亲在远程探视时提到了这一点。”杨春麟说,尹某最在意自己的母亲。探视第二天,同监室的服刑人员告诉值班干警,尹某一大早就起床洗衣服。

  五监区副监区长谢虎告诉记者,远程探视也为干警们增加了疏导服刑人员的机会。家人申请了远程探视,有一名服刑人员却很抵触。他不愿与家人见面。干警了解到,他觉得自己为了家人的生活才走上犯罪道路。他入狱后,家人很少来探视,没怎么送过钱,也没有寄过书信。这成为他的心结——“家人根本不关心我。”

  “家人来看你,说明心里还是有你的,不挂念你就不会申请了。家里有家里得困难,生活苦没有太多钱,你得多体谅。”探视前,干警开始做心理工作,让他有所触动。

  “儿啊,你可要好好的。妈在家里吃苦呢,家里你的几个侄子要用很多钱……听政府的话,好好保重身体。”随着母亲声泪俱下哭诉,服刑人员也开始抽泣。

  “儿子在监狱里样样都好呢,你要好好保重身体,不要太劳累了。等儿子出去了团聚,儿子再过两年时间就出去了。”服刑人员不忘嘱托亲人,“现在有这样的系统,你们就不用来回跑了。忙得过来得就来看我,忙不过来就算了。”

  采访中,楚雄彝族自治州牟定县社区矫正办主任黑有荣和保山监狱干警,都对记者提及,远程探视帮教系统的另一个好处——增加了服刑人员与家人交流的机会。

  “服刑人员更好地了解社会发生的变化,刑满释放时,才不至于与社会脱节。”黑有荣说。

  动员家属参加测试完善系统

  记者了解到,2013年年中,云南省司法厅启动远程探视帮教系统建设时,面对项目资金困难。司法厅多渠道、多途径想办法协调、筹集建设资金,注入建设经费3000万元。截至目前,远程探视帮教系统已实现覆盖全省129个县(市、区)司法局以及31个监狱单位。

  今年5月,为了让这套系统尽快全面投入使用并发挥作用,云南省司法厅社区矫正处发文,在全省范围进行集中压力测试,收集出现的问题以便及时做出调整。

  云南省司法局社区矫正处将监狱在押服刑人员名单下发各县市区司法局,要求各县市区工作人员上门沟通,联络参与集中测试家属。各级社区矫正机构开始向社会、服刑人员家属做宣传,告知远程探视相关事项、组织动员家属来司法局进行远程探视申请。

  联络家属的工作并不容易。工作人员发现,花名册中,一些服刑人员的家庭住址,或因搬迁不复存在,或因房屋买卖不再属于服刑人员家庭。集中测试处于农忙季节,部分服刑人员家属因怕耽误农活。部分家属与服刑人员关系淡漠;有的家属觉得不光彩;有的家属因年龄较大,或身体状况因素无法探视;也有的家属怕探视会勾起伤心事;还有的家属觉得到监狱探视才亲切;部分家属误认为是诈骗,不配合工作。部分家属在工作人员做了大量工作后同意配合,又因工作、学习等原因无法参与测试……

  云南省司法厅社区矫正处处长钱文介绍,昆明市盘龙区司法局为让一名84岁的老人能够前往司法局进行探视,甚至联系了社区工作人员协助陪同前往。这是老人首次探望该服刑人员,探视效果很好。司法局工作人员总结道,“老人的身体状况较差,这要求我们今后在老弱病残家属的探视过程中,工作要细化。”

  经过司法行政系统工作人员和各监狱的干警们努力,截至6月29日,在押服刑人员与家属成功完成探视530余人次。

  “下一步,省司法厅将根据厅办公室与社区矫正处收集掌握的情况,召集相关部门进一步修改完善《云南省远程探视管理办法》,向全社会进行宣传和推广。”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吉志勇说。记者 刘百军 张昊 见习记者 石飞

法制网梁笑
反恐演练
与80后对话 谈“从警”
南京警方《西游警记》3
河南统一销毁非法枪爆物
河南铁路法院检察院移交
小说凤鸣安吴首发
陕西省司法厅送法进企业
陕西司法厅送法进企业2
 
· @平安芜湖:世界杯超链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 @琅琊公安:安全先行 快乐暑假
· 滁州:非机动车不守“规矩”将受重罚
· 淮北市加大信用惩戒力度破解执行难题
· 马鞍山市花山检察公益诉讼举报平台微信上线
· 灵璧检察院开展未成年人犯罪异地社会调查
· 淮南寿县:法律援助牵手扶贫攻坚
· @安徽高院:【宜秀法院】兄弟法院协助执行 异地扣车终获成功
 
附件点击下载:TitlePh
附件说明:EnpDescPh
附件所属稿件标题:EnpOwnerArtTitlePh
附件所属稿件链接:EnpOwnerArtUrlPh
 
群众被困雪中,云南边防官兵上演生死营救
云南禁毒工作取得显著成效 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对执行不能案件公开约谈申请执行人
· 云南省交警总队“安全生产月”活动今启动
· 昆明铁路法院集中宣判7件毒品案涉案毒品600余克
· 昆明市阳宗海公安分局开展“6.26”禁毒宣传活动
· 昆明市强制隔离戒毒所举办“6.26”宣传教育活动
· 昆明阳宗海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开展超限超载专项整治行动
· “云南公安自助便民服务超市”正式启用
· 云南省曲靖市开展安全生产巡查纪实
· 昭通市应用综治信息化进行社会治理
· 云南省食药监抽检214批次食品 9批次饮用水不合格
· 云南省质监局监督抽查灾区建材 33批次产品不合格
· 2016年1月1日起云南省将调整食品生产许可权限
· 为法治昆明建设作出应有贡献
· 有温度的判决是对人性的呵护
· 不退共享单车押金 当心公益诉讼
· 婚姻家庭审判试卷彰显法治理性
· 将精准扶贫进行到底
· “租购并举”实现百姓的安居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