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2012年专题>>聚焦高速公路“三大”热点问题>>收费与责任不对等的高速路>>
“高速公路不高速”案始末
发布时间:2012-08-15 13:57 星期三
来源:央视国际

 

现在,高速公路在人们的眼中已不再陌生,它与大家的生活息息相关。 京津塘高速公路是我国最早建成的一条跨省际高速公路,设计时速120公里。这条高速公路建成十多年以来,不仅极大的方便了人们的出行,而且为京津地区的经济发展发挥了极大的作用。现在,每天的车流量达到了五万辆。就是这样一条高速公路,最近却引来了一场官司。

引发这场官司的人叫庞标,在北京做律师,家却一直安在天津。

原告庞标

今年4月14号下午5点多钟,庞标处理完手头的工作,与另外两个同事一起搭车回家。

在拥挤的北京市区,庞标走了近一个小时。七点过一点的时候,一行三人终于来到了京津塘高速公路大羊坊入口处。从这里到天津大约100多公里,按照庞标往常的经验,预计一个多小时后就可到天津。

可是,过了收费站,车刚开出了不一会儿,就快不起来了。

庞标:突然看见前面就已经像停车场一样,都停在那儿了。

高速公路怎么会堵车呢?这个意外的情况让庞标心里着急。

庞标:犯愁就愁在这儿。也没人告诉,也不知道怎么样,大家都在这儿,怎么了这是?眼看天一会比一会黑一会比一会黑。

因为视力不好,为了安全,庞标养成了一个习惯,很少在晚上开车上路。在焦急的等待中,从前方司机哪里终于传来了消息:六点多钟的时候,前面发生了一起车祸,现在交警正在处理,何时能够开通,没人能说得清楚。听到这个消息,庞标心里的火腾的冒上来。

庞标:六点钟出的车祸,我七点零三分进入你的高速公路,和你建立服务关系,你都不告诉我一声?

与庞标几人一样,所有被堵的司机就这样无奈地的等待了整整一个小时,八点多钟的时候,长长的车龙终于动了起来。

庞标:开起来以后呢,我发现在前方有一辆警车在处理一起事故,也来不及细看,过去了,过后才知道,一辆卡车翻到沟里去了。

四十分钟后,刚走了70多公里的高速,因为前方修路,高速公路没法通行,庞标只能从离天津最近的杨村出口改行国道。这时,已经是晚上8点40分。

拥堵的高速路

从进入高速公路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按照往常,这个时间庞标应该已经到家,可今天这会儿他才走了一半的高速公路,还得走一个小时的国道才能回家。自己选择走高速,图的就是个“快”字,可谁也没想到会堵车呀。可能是因为心里急躁窝火,交费的时候,庞标心里就有些不情愿。

庞标:我说这个堵那么长时间,还照常收费,您能不能给我减少,

按照收费标准,这段路庞标应该要交25元通行费。对庞标的要求,收费人员自然无权答应。

庞标:他说那不可能。

这是记者从华北高速调取的当时杨村收费站的监控录像,从这上面可以看出来,庞标的车在这了停留了43秒。

庞标:我没办法,最后你不交,他这个杆不起来,你出不去,你说停下来,跟他们去,找你们领导去闹,那也影响后边的车,后边司机本来就嘀嘀地按喇叭了。

不交钱,自然不能放行,庞标只好如数交了25元的通行费。按规定,在交费的同时,庞标还要交出在入口处领取的一张通行卡。

庞标:我就告诉他我说我这个卡没有了,我丢了。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收费员 沈洪建:我说:您的卡怎么丢了?他说:我开到半道的时候卡就飞出去了,开着窗户呢。回头我就往值班主任上报,值班主任说:你就作大羊坊的丢失券吧,我说行,就正常操作,就过去了。

其实,收费人员并没有想到,庞标的通行卡根本没丢,此刻正完好地放在他的口袋里。

庞标:在交钱的时候,我留了一手,就是把我进高速路卡我没给他。

这就是那张通行卡,按照规定,在出口时,是要交回的,因为通行卡是交费的凭证,庞标却以丢失为借口,自己保存了下来,那么,对庞标来说,这小小的一张通行卡能有什么用?他留这一手是要干什么?

庞标:因为什么呢,我当时就想这个事情我可能要跟他理论理论。因为那个卡上呢有我的进口时间十九点零三分,发票上有我出口的时间,二十点四十分。

您大概听明白了吧,庞标留着这张通行卡是要找高速公路算后账。当时在路上被堵的车能有上百辆,只有庞标非要跟高速路较这个真儿,庞标干吗这么较真儿呢?那我就有必要给您说说这庞标的身份,庞标啊,是一名已从业20多年的律师。留下这张通行卡,就是留下了打官司的证据。

在过去的几年中,因为高速公路堵车等各种问题而闹上法庭的,在全国有十多起,但没有一起是原告,也就是司机一方赢了的。

庞标:我认为我这个要想扭转扭转,是不是能够在这个案子上,让它赢一回。

2005年5月12号,庞标向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讼请求是这样写的:要求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返还车辆通行费25元的50%,也就是12.5元。庞标为什么要求退还一半的通行费呢?

庞标:我按照我堵的时间,应该是我行程的一倍的时间,大致应该是交你十二块五,我觉得还是算是公平的。那么那个十二块五呢,你就应当退给我。这也是按照《合同法》降低报酬,就是这样一个请求来提的。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质量不符合约定的,……受损害方根据标的性质以及损失的大小,可以选择要求对方承担修理,更换 ,重作,退货,减少价款或者报酬等违约责。

这就是庞标打这场官司找到的法律依据。在他看来,我花了钱,就是要享受高速公路高速行车的畅快,你的服务质量没有达到这一点,就应该减少价款或者报酬,这听上去好像也有点道理,不过,这高速公路堵车,是不是高速公路管理者的过错呢?庞标为这12.5元较真,会有什么结果呢?

为了打这场官司,庞标开始精心做准备了,而另一方--京津塘高速的管理者还一直蒙在鼓里,得知这个消息,已经是20多天之后。

京津塘高速的经营管理者是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知道自己将成为被告,并不是通过法院,而是找上门来的媒体记者。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所以我觉得很吃惊。因为按正常的渠道如果我们被人家起诉,应当经过法院获得起诉书,而现在还没成被告之前,这件事就已经被媒体炒成一个热点了。

但是,对挑起事端的庞标来说,这恰恰是他希望达到的效果。其实,正是庞标主动向媒体透露了这个消息。

庞标:那么此事应当引起媒体的关注,由媒体把你的想法和你的请求报道出来,这样可能还会对他们有一个触动。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诉权是法律赋予每一个公民的权利。但是带着媒体到法院去起诉。我们认为,是在鼓动舆论向当事人进行法律施压,也难免使人觉得有炒作之嫌。

就这样,官司还没有打起来,报道已经是铺天盖地了。高速公路不高速的问题,成为一个热点话题,一时间,华北高速和庞标都成为舆论的焦点。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因为我们是个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在社会上出现的公众形象非常重要,一有这种情况之后,我的监管部门我的许多的基金就会问我这个事情是怎么回事,炒起来呢会对你这个公司会有什么影响?所以我非常注意这个问题。

庞标打官司讨要的,是仅仅12块5毛钱的车辆通行费,消息一出,有人认为庞标较这个真是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有人觉得庞标只是想出口被堵车的闷气,有点小题大做了,甚至有的人还议论这是借机炒作。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被告的华北高速还是决定全力以赴。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按照法律上的说法,车辆通行费是公权力的管制价格,作为企业没有权利变更。我们本不想把事情闹得轰轰烈烈,在事实没有澄清前,要想靠舆论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但我们总需要找个说理的地方。我想,首先我要对得起我这一千多名员工,因为公司有严格的制度,我们不能容忍在服务上出现问题,也不能让我们的员工蒙受不公正的对待,我们的员工为了维护高速公路的全天候的畅通,不知付出了多少大家想象不到的艰辛,我也不想因这件事使我们的员工受到伤害。

不管庞标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想法挑起这场官司,法院已经立案了。为了尽量避免法庭相见,尽量降低这件事的影响,华北高速首先想到的是通过协商的方式解决问题,便派人找庞标进行协商。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当然,我们希望通过协商来解决这个问题。公民维权可以有多种多样不同的方式,不完全一定要通过法律的途径来解决。因为一些小额的诉讼往往会造成应诉方的大额成本,要占用大量的社会资源并付出很多的精力。但是当我们做出各种努力都不能解决问题的时候,对方必须要求我们上法庭。那么我们也只有应对这件事情。

京津塘高速公路是我国监控管理设施最好的一条高速公路,不仅有监控录像,而且,对每分每秒的车流量,车速,甚至路面的干湿程度都能随时掌握,很快,华北高速调取了4月14号这一天的所有相关监控资料,并分析了当天的堵车原因。

2005年4月14日,6点10分左右,在距离大羊坊入口前方17公里处,发生了交通事故,二十分钟后,高速公路交警赶到了事故现场。经过事故勘察,这起交通事故,是因为大货车司机疲劳开车,加上车速过快,冲破护栏翻入路边的排水沟,大货车司机负全部责任。

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舒志强:交警部门以及我们的清理部门要对这个事故车进行现场清理,要把事故车从现场吊走,这个时候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首先就是说用起重车,这个车要占路。

事故刚发生后,车辆行驶开始缓慢,但没发生车辆堵塞。因为要清理事故现场,这时候,交通管理部门做出了占路进行的决定,当时,交警估计需要断路20分钟。

从当时的原始记录来看,清理事故现场的时间比预计得多用了30分钟,到晚上八点钟,交警才允许车辆通行。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因事故堵车是很难避免,但是要分清楚道路畅通和交通畅通的不同含义。道路畅通是指道路作为一种构筑物,本身不应该存在塌陷、坑漕、水毁、或交通标志等影响畅通的缺陷,它向用路人提供的是一种静态的“物”的形式。而交通畅通是一种动态的交通秩序管理,是公安交警的职责。

发生交通事故,是一场意外,是华北高速无法控制的事情。可庞标觉得即使这是突发意外,错不在你,你也应该在入口处及时通知我一声,我可以做另外的选择,也不至于耽搁了一个多小时。那么,在事故发生后,华北高速采取了哪些措施呢?有没有及时告知呢?

2005年4月14日,18点40分,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接到了交警通知。

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舒志强:就是说有事故了,但是它不影响交通,我们发布了一个提示性信息,

这时,华北高速用电子显示板,在离事故现场前方5公里处发出事故提示信息。

提示牌:“前方五公里事故 小心行驶”

几乎在同一时间,华北高速与北京市交通台取得了联系。

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舒志强:就是报告在京津唐高速具体什么地点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故,要求过往的司机要注意安全。

交通台的广播内容: 2005年4月14日18点44分,北京市交通广播电台播出事故信息,五分钟后再次播放。

当时,庞标正驾车行进在北京市区,但是没有打开收音机,没有听到这条信息。

2005年4月14日 19:10在事故发生近一个小时后,监控中心接到了交警占道禁行的通知。

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舒志强:你可以听到,当时我们交警给我们的电话录音。

2005年4月14日19点10分,交警通知断路的电话录音。

话务员:你好,华北高速。

交警:你好,我是高速队。

话务员:您好。

交警:咱们出京17公里那不是有个车掉沟里了吗?

话务员:对。

交警: 现在组织他们吊车呢刚才不是说打个提示板,前面有事故吗?

话务员:对,我们打出来了。

交警:打出来了,你现在给它改成前方事故,断路,大约断路20分钟左右。

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舒志强:这个时候我们的信息就改了,就是告诉你,前方五公里事故,前方道路禁行了。

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舒志强:同时我们也是在有关的收费站,相应的有关的单位通知这个事件。

而在这个消息发出的7分钟之前,也就是在7点03分,庞标和两个同事,已经通过收费站,进入了高速公路。

华北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舒志强:这个就是一个时间差的问题,我们没法给他提示,我们接到通知他已经进来了,可能存在这么一个差别。

2005年4月14日 20:00 事故现场清理完毕,交警放行车辆。

原始记录表明,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华北高速严格按照相关的规定做出了应对处理,及时根据交警的指令,发布了路况信息。可惜的是,由于种种的阴差阳错,这些信息,庞标要么没听到,要么得到消息已经晚了。不过,过高速公路没有享受到高速,这也是事实,该怎么办呢?

庞标:高速公路可以不高速,那么海鲜馆也可以不海鲜。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高速公路是不是高速的问题,这也是社会上对这个案子最关注的一点。事实上,“高速公路”是一个技术等级概念,而不是人们想象中的“速度”概念。也就是说,只要满足国家公路工程技术标准建设的高速公路,就能够保证汽车的高速行驶。但能不能真正的高速行驶,还要取决于气候条件、车辆状况、交通环境以及驾驶员技术水平等多种因素。

2005年5月18号,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本案。虽然标的只有12。5元,这场官司的审理仍然吸引了社会和众多媒体的关注。

法庭上,双方辩论的异常激烈。

[法庭辩论现场]

华北高速委托代理人 袁胜华:堵车的原因,系交通事故,与被告无关。

庞标:我们为什么不能在进口通告一声。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监控中心主任 舒志强:原告(庞标)是在19点03分进入大羊坊收费站的,我们是19点10分开始采取措施,包括我们接到(交警)通知的,就是说你在相应你进了大羊坊(高速公路入口)以后,我们才接到这个通知。封不封路,断不断路,是由交警部门来决定的,华北高速没权力。不能因为你上了路,速度没跑起来,我就要应该给你(赔偿)而不考虑任何原因。我们举一个例子,如果你坐在公共汽车上,经过天安门广场,被行政管制,你交了5块钱,你能要求公共汽车退你2.5元吗?

原告庞标的代理人杨仲凯:18时就出现了足以拥堵的情况,在19点03分的时候原告(庞标)进入高速公路的时候,被告(华北高速入口处工作人员)向原告隐瞒了这个(发生事故的)真实情况。

华北高速委托代理人袁胜华:(被告)对于本次交通事故,所引起的道路拥堵,无任何过错而言,而原告作为一名职业律师,是明知道不可抗力,行政管制等法律术语的确切含义下,不惜浪费社会资源,进行这场所谓的公益性诉讼,其真实目的令被告深表怀疑。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法官王国生:现在休庭。

2005年7月26号,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对此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造成庞标被堵车的原因,是交通事故这种不确定的因素,事故发生后,华北高速按照交通管理部门的指示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发布了交通管制信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没有过错。

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法官王国生:另外,京津塘高速公路的收费标准,是按照政府物价部门的通知制定的,不经过法定的程序,不能够任意更改。

(现场)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法官王国生:驳回庞标的诉讼请求。诉讼费50元由原告庞标负担,已缴纳,现在闭庭。

法院判决后,庞标当庭表示不再上诉。

庞标:虽败犹荣。我感觉到我的目的达到了。

这场沸沸扬扬的官司结束了,但是这场标的仅仅12.5元的官司,引发的思考还在继续。

北京交通干部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张柱庭:小额诉讼是存在的,不能说小额诉讼就不叫诉讼,法律上也是应该提起,允许提起诉讼的。但是需要我们好好研究一下是什么问题呢,诉讼是有成本的,那这个时候小额的违法行为怎么校正,行政机关来校正,那么老百姓只需要很轻微的投诉,打一个电话,写一封信,行政机关就应该去校正,这样呢,使得小额争议找到一个比较简洁的处理办法。

华北高速公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董平如:本案反映了人们对高速公路“高速”所抱有的美好愿望。但缩小美好愿望与现实的差距,是需要高速公路管理者与使用者的很好合作与理解,需要人、车、路三方面的和谐。作为高速公路经营管理者,除需不断加强自身管理外,也期待着相关部门和用路人的自律与支持,使高速公路真正成为一条高速畅通、事故很少的理想之路。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我国的高速公路建设可以说突飞猛进,十年间形成3万多公里长的高速公路网络,名列世界第二。但同时也应当看到高速公路的快速发展在给经济带来促进、便利老百姓出行的同时,也需要一个加强管理、完善法制以及社会逐步适应的渐进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需要对高速公路有一个理性的认识,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我们不希望出现更多类似的诉讼,相反应该如董平如先生说的,在高速公路上形成人车路的和谐。

责任编辑:刘青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