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2012年专题>>聚焦“医患纠纷”之“医闹”篇>>一 “医闹”频现闹不休>>
上海医闹事件:24余万换来的葬礼
发布时间:2012-05-09 10:23 星期三
来源:

南都周刊

   因死亡引发的血案

  “阜阳二院的出院账单是9万多元,而梅大夫对第二次手术费用的估算,还要13万元。”石秀芝说。

  为给父亲治病,刘魁卖了阜阳老家四间临街门面房的地皮,筹得8万元。“转院去上海,我姐拿出4万,哥拿了2万5,我拿了2万5,妈出了1万,小舅的1万,我三叔的5000,姥爷8000,我借朋友的3万,我卖地皮的8万,我借邻居的1万。”刘魁说,经他手拿出去的钱就有24万3000元。

  2010年12月27日,新华医院心胸外科,梅举主任及丁芳宝副主任等8名科室医生对刘永华进行了第二次手术术前的小结与讨论,诊断结果为:主动脉置换术后,手术切口愈合不良,发生纵隔感染。

  当日,即由梅举主刀进行了胸部切口清创缝合术,术后全麻未苏醒的刘永华带着气管插管回到心胸外科监护病房。

  其后多日,刘永华持续高烧不退,最终于2011年1月28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根据上海一家媒体报道,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其他患者家属介绍:“医院单方面停止治疗,停药两天以后,刘永华不治而亡。”

  新华医院心胸外科的一名知情医生对此断然否认,“没停过药,从药房出药到护士取药都有记录,医院内部也自查过。”他同时表示,刘永华的医疗账户有过欠费封账,上午封了账,但医院规定,上午的用药,前一天就领齐了,待下午开账后,又把后一天的药也领了。

  对此,刘红的丈夫王相红也承认,之前家属怀疑院方在2011年1月26日、27日停药,是在1月27日下午,刘鹏去医院缴纳了1万元欠费,顺手打了用药清单,发现这两日没有药物费用的明细。但在刘鹏被刑拘后,王相红在其物品中发现一张1月27日的计费清单,上面列有5条药品名目及多项检测化验项目,共计2800多元。

  家属认为,因为院方总是避而不见,所以他们有理由怀疑医院的一切做法。

  刘永华死后的第二天,石秀芝带着儿女三次去跟医院交涉,但都吃了闭门羹。领导不面见,主治医师也索性消失。

  1月29日晚上,刘魁抵达上海。眼见除夕夜临近,全家人心急如焚,大家聚一起商量,若医院再不给答复,他们便要去院门口打出横幅。

  次日一早,家里亲戚和刘鹏在上海的同学买了十来个花圈,放在医院门诊楼的门口,他们又花费80元钱,在打印店印制了“新华医院偿还人命”的条幅,并买了孝布,系在腰间。刘鹏和刘魁打着横幅,石秀芝、刘红、刘丽等女眷在地上哭泣,两位姑父、堂哥、表弟等十来位亲戚则聚在后面。

  约9点,110出警,没收了横幅,并劝家属冷静。警方答应帮他们去跟医院调解。刘鹏、刘魁兄弟和堂哥、姑父上门诊八楼心胸外科等警方消息,小舅石秀成则在一楼看护花圈,此时,8楼电梯口有十来个青壮年守着。

  直到下午,刘家还是没等来警方与医院沟通的情况反馈。下午3点半,8楼穿黑色长风衣的青壮年下一楼去抢花圈,与石秀成发生冲突。石质问他们是谁?黑风衣答:是医院的人让我们来的。刘鹏赶紧报警,青壮年们见势匆忙散去。

  刘鹏以院方涉黑雇佣社会打手为由,要求警方调取医院走廊监控录像,但最终没有调到。警方答应再次给双方调解。这一次,刘家等到下午6点,亦无结果。

  1月31日清晨6点,家属买来毛笔、墨汁和一尺宽两米长的白布条幅,写着“新华医院涉黑”字样继续站在门诊大楼的门口。警察上来收条幅和花圈,家属极力护着,双方僵持了半个小时。“最终辖区派出所的所长出面,答应协调家属再次跟医院谈谈。”刘魁说。

  家属和十多个警察上到行政楼六楼的会议室,坐等院方前来解释。刘魁说,“但我们等到10点,只来了一位老医生,警方说是主任,他到了门口,摇摇头、摆摆手又走了。”

  石秀芝抱着刘永华的遗像哭昏过去,刘鹏也收不住脾气,上去就踹院长室的门。但无论怎样踹,也没人出来接待,旁边的警察只是劝刘鹏要冷静。

  接着,刘鹏、刘魁、刘丽及刘红四人转去门诊8楼心胸外科,随后便发生了刘鹏捅伤丁芳宝的那一幕。

<  1  2  3  4  5  6  7  8  >  


责任编辑:赵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