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2012年专题>>聚焦“医患纠纷”之“医闹”篇>>一 “医闹”频现闹不休>>
上海医闹事件:24余万换来的葬礼
发布时间:2012-05-09 10:23 星期三
来源:

南都周刊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办称:卫生局对该案件的口径,包括里面涉及的案情、数据,都是在没有跟警方核实的情况下写出,与真实的情况成了“完全两回事”。之后,公安局新闻办与卫生局相关部门沟通,卫生局已经承认他们的口径出错。

  对于“6位医生伤情严重住院治疗”的说法,上海公安局在接受上海媒体采访时表示,“到底造成什么样的伤害结果,最简单的,可以去看我们的验伤记录。根本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严重。”

  而死者刘永华之子刘魁回忆,当日他和大哥刘鹏、小姑刘丽及大姐刘红去新华医院门诊8楼心胸外科讨说法。刘鹏踹开了主任办公室的门,里面没人,隔壁出来了副主任丁芳宝医师。刘红抓住他肩膀追问:“为什么我爸手术后老发烧?为什么我爸会死?你要给我们一个解释。”

  “人为什么会生病,就像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我也不知道。”丁芳宝脸昂着转到一边,爱理不理。

  大哥刘鹏冲上前去扭住了丁的胳膊,弟弟刘魁则从后侧抱住其腰吓唬丁:“你今天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就与你从八楼跳下去同归于尽。”

  “我哥看我急了,松了丁副主任的胳膊,反过来拉我。”刘魁说。

  这时,上来几个年轻医生,丁芳宝见到他们,大喊一声:“给我打。”

  “我被四个医生打倒在地,等我挣扎着起来,已看不到小姑和大哥,只见我姐半靠着墙,捂着小腿在喊救命。”刘魁回忆。

  据《瞭望东方周刊》报道,上海杨浦分局治安支队治安管理行动中队的办案民警高俊亦证实,冲突中,家属方一个女儿“腿受伤了,跪也跪不下去”。

  待跑到走廊的拐角处,刘魁看到五六个男医生把刘鹏围在中间,有几个女医生在拉架。“我拨开几个人,发现我哥捂着头,一脸的血,接着我背上又挨了两棍,被两个医生隔开。”刘魁说。

  冲突持续了十多分钟,等堂弟刘明和表弟吴多涛跑来时,警察也跟着上了8楼,年轻的医生们瞬时散开。

  家属六人从8楼下到1楼,刘鹏、刘魁兄弟冲出医院,跪到了医院门口的控江路上,拉出“讨说法,反被打”的条幅。刘红则被刘丽搀扶着跪在了人行道上。围观的人群,塞满了整条车道。

  五六分钟后,警察赶到,六人被押上了警车。在医院保安室,警察搜了刘鹏的身,没搜到东西。在派出所的留置室,姑妈问刘鹏一句,“警察说你拿刀捅了人了?”刘鹏说,用随身带的水果刀捅了围着他的医生,“也不知道捅了谁,也不知道捅得重不重。”

  刘魁这才知道,哥哥捅了人,用的工具是平日里给父亲削水果的小刀儿。

  关于当时争斗的场景,根据媒体的报道,杨浦分局治安支队治安管理行动中队队长陈泓说,当日在江浦路派出所开会的时候,警方要求院方提供事发时医院内的监控录像资料,但是院方却说没有了,“摄像头坏了”,最终没能提供。

 

<  1  2  3  4  5  6  7  8  >  


责任编辑:赵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