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2012年专题>>“武疯子”们的春天里>>各地积极寻求管制“武疯子”良策>>
泉州开展“武疯子”暴力案件专项调查
发布时间:2012-04-19 09:33 星期四
来源:新民网

 

  龚双角一家贫困,连房子也是靠政府帮扶盖起来的

 

   相关新闻:讨钱赌博遭拒 逆子持刀砍死81岁老母

  向老母要钱花遭拒,福建省泉州市辖石狮市永宁镇沙堤村的龚双角竟拿起菜刀,要外出砍人泄愤,被81岁的老母拦下后,他举刀连砍老母数刀,直至将老母砍死在自家门口。悲剧来得如此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因为此前石狮民政局已准备为龚双角免费治疗。

  石狮警方透露,一旦龚双角被鉴定出在作案时犯有精神疾病,将由政府买单,强制收治他。另外,泉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将展开“武疯子”暴力案件专项调查,并将调查结果书面呈报泉州市人民政府,谋求“武疯子”的监管和救助措施。

  然而,事件背后却留下一个问题,对于犯案的精神病患者,警方多数不追究刑事责任,而将他们外放治疗,但如果患者家庭贫困,无法让他们继续治疗,这些患者最终又被放归社会。犯案的精神病患者没钱治疗怎么办,成为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社会问题。

(陈世国 陈丽娟)

  【事件追踪】

  石狮民政局曾特批

  办好免费收治手续

  沙堤村村委会龚主任说,2007年10月砍伤1名小学生后,龚双角便被警方刑拘,2008年初,因被查出犯有精神病被强制送往漳州漳浦一家精神病院治疗。办案机关、村委会、民政部门及镇政府还筹集一笔资金,按每季度3000元左右的费用,支付给医院。此后,相关部门还多次筹钱,让龚双角接受治疗。

  不过,今年春节前夕,龚双角因患上严重胃病,又被家人接回老家调养。村民对此忧心忡忡,视龚双角为“定时炸弹”。多位邻居发现,龚双角被带回家后依然爱发脾气乱砸东西,表现出暴力倾向,一直希望能将他重新带回医院治疗,但家属不肯,邻居们也不好强求。

  考虑到安全问题,办案机关及村委会一边要求龚双角的家属做好监管工作,一边积极协调民政部门,希望能为龚双角寻找一个长久的治疗途径。对此,石狮市民政局一负责人说,早在案发之前,考虑到社会公共安全问题,民政部门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为他办好免费入院长期治疗的手续,随时可将龚双角送入晋江市一家精神病院,但遭到家人的反对。

  然而,令大家想不到的是,悲剧竟然又再次发生,而遭殃的竟是对龚双角不离不弃的老母。石狮警方称,一旦确定龚双角在作案时犯有精神疾病,将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只能释放,但将强制收治。石狮市民政局也表示,只待精神疾病鉴定等司法程序完成后,将第一时间将龚双角送入精神病院,并根据此前的特批,由政府出资为他长期治疗。

  【话题延伸】

  精神病人家庭困难怎么办?

  本案一民警称,今年1月12日,石狮永宁镇沙堤村民龚某用斧头砍杀妻子和女儿,将妻子砍死,女儿砍成重伤,后被鉴定为精神病患者,警方只好将他释放,但考虑到社会公共安全只好强制收治。但在由谁给龚某的治疗买单时,警方却遇到难题。因龚某家属家庭困难,警方最后垫付3000元入院费后,将龚某送入精神病医院救治。

  该民警称,对于这些“有主”且家庭困难的“武疯子”,办案机关时常要先垫付一定费用。但办案机关不可能一直为犯案的“武疯子”垫付医药费,也不可能一直监管“武疯子”的去向,到了最后,一旦没有长期社会救助及长期监管的介入,“武疯子”往往只会被放归社会。

     现状:

  泉州现症病人4.5万 就医率偏低

  目前泉州市精神病患者约有10万人,现症(有症状表现)的就有4万~4.5万人,但整个精神病的就医率偏低。泉州市第三医院有关负责人分析称,因医院床位有限等原因,精神病患者不可能全部收治到医院,加上经济能力、不配合、家人放弃治疗等因素影响,目前各医院内收治的病人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记者从卫生部门获悉,泉州市精神卫生服务机构,目前卫生系统医院直属的,只有泉州市第三医院和安溪县第三医院2家;民政系统则有5家,分别是晋江市疗养院、惠安疗养院、南安疗养院、永春疗养院、德化疗养院,但这些病床总数加起来还不到1000张。供不应求的问题,让各医院、疗养院都满负荷运转。另外,相关专业技术人员、从业人员仍偏少,远不足以满足日益增长的精神卫生患者就诊的需求。

  治疗成本也是影响的一大因素。一般患者一个疗程需两个月,具体因人而异。平均每个患者每个月,治疗药物大概得花300~400元,这还不包括路途费用、检查等费用。如是进口新药,每月则高达2000元。

  “武疯子”伤人

  强制治疗遇难题

  “武疯子”伤人或致人死亡,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要由谁来承担?福建石狮醒狮律师事务所王志勇律师认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造成他人损害或死亡的,应由其监护人承担民事责任,监护人尽了监护责任的,可以适当减轻他的民事责任。而一旦监护人没有赔偿能力的,受害者也可以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在法院判决后无法执行的,可以通过司法救助得到一定补偿。

  王志勇说,精神病患者出现危害行为,经法定程序鉴定,如果不负刑事责任,则“应当责令其家属或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在必要的时候由政府强制医疗”。

  民警表示,虽然法律条文有如此规定,但执行起来困难重重。患者家属或实际上经济困难,或以无钱为借口,不愿意为患者治疗,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也没有相应的法律约束机制。

  同时,对于“由政府强制医疗”没有可操作性的补充条款,到底由哪个部门来进行并没有说明,很难落实,这些现状都可能导致“武疯子”再次出现危害行为。

  做法:

  警方专项调查寻监管救助途径

  其实,龚双角能快速获得免费收治,可以称得上是“特例”。石狮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透露,根据相关规定,民政部门只为“无主”的“武疯子”提供免费救助,相对于本地“有主”的“武疯子”,且家庭困难的,民政部门可以根据其家属的申请,提供一定的救助。

  泉州警方透露,在本案发生以后,泉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召开专题会议,将开始着手调查2009年以来,泉州范围内发生的“武疯子”伤、杀人案件,跟踪“武疯子”入院情况、恢复情况及监管情况,完成书面报告后,将呈报泉州市人民政府,针对“武疯子”如何进行有效监管和及时救助争取相应政策或措施,建立一个长效机制。

  “本次专项调查,可以摸清泉州武疯子的基本现状,解决武疯子的监管和救助问题,只靠公安、民政等部门是不够的,只有政府行为的介入,建立长期的监管救助机制,才能起到作用!”

责任编辑:赵博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