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地方新闻>>2012年专题>>义工 行进在路上>>“僵尸义工”的无奈>>
数十万浙江义工生存调查
发布时间:2012-04-17 09:57 星期二
来源:钱江晚报

  

  本报记者 黄娜 倪王镇

  富阳人王旭东辞职做全职义工3年,负债6万元,养大了“富阳滴水公益”(详见本报3月13日A10版)。报道一出,很多人在对王旭东表示钦佩的同时,更对义工的现状发生了兴趣,因为,不少人也想当义工。

  那么义工到底是怎样一个群体?浙江有多少义工?他们生存得怎样?

  这几天,记者对浙江义工整体状况展开了一次调查。

  全省义工“正规军”已超20万

  百度百科上,这样定义“义工”:志愿贡献个人的时间及精力,在不为任何物质报酬的情况下,为改善社会服务,促进社会进步而提供服务的人。多见于港台,在大陆称为志愿者。义工有四个特征:志愿性、无偿性、公益性、组织性。

  目前全省挂靠在慈善总会下的义工分会,共计51家,义工人数超过了20万人。这些义工团体一般都会开展一些常规项目,如助困、助学、助老、助残、助医、环保、赈灾及服务社区等。

  据介绍,这51家挂靠在慈善总会底下的义工分会,慈善活动经费一般由慈善总会支出,而有的慈善总会也会为团队管理人发放基本工资,解决生存问题。

  除了这些义工“正规军”,省内类似义工组织的草根公益团体更是已经超过了200家。但是这些草根公益组织,活动资金一般靠自筹、义卖或者通过企业拉赞助,甚至自己掏腰包倒贴。

  宁波鄞州慈善义工分会

  让每个人都做他喜欢的事情 才不会成为“僵尸义工”

  为什么有人报名后,参加几次活动就不再来了,变成了花名册上的“僵尸义工”?

  不能老是抱怨他们不积极,没爱心,应该反思,义工服务的对象只有弱势群体吗?其实生活中各个角落都可以让义工发挥,只要找准了他们感兴趣的方向,每个人都会愿意当义工。

  ——龚静

  宁波市鄞州区慈善总会义工分会,成立于2009年初,登记注册的义工4500多人,在助学、助困、助老、助残、助医、赈灾等方面长期开展活动。2011年,全区已建立了180支义工分队,其中包括10支有专业特色的直属义工分队。


 

  鄞州区慈善总会义工分会负责人叫龚静,是一名老义工,“我们的团员,其实很多是从鄞州慈善工作义务联络员转过来的,义工组织成立后,几次活动结束,我发现很多队员的积极性就大大降低了,他们参加活动的频率也越来越低,不少变成了‘僵尸义工’。”

  龚静开始反思,不来参加活动义工,可能工作太忙,可能因为长期无报酬的付出有点乏了,但更主要一点,应该是团队的活动太单一了,“要留住人,并且扩大队伍,就要让每个人有事可做,让每个人发挥特长,让所有的义工能感受到付出的快乐和服务的价值。”

  之后,龚静自己做了一项调研,一个个去了解义工的特长、兴趣点,然后拉起了不同的服务队伍,比如“文艺义工分队”、“红色力量献血分队”、“梁祝红娘义工分队”等。2011年,全区就建了10支“专业特色分队”。

  她举了个例子, “梁祝红娘义工分队”就是由15名红娘义工组成,他们都是退休的机关干部、教师,每月定期举行四场“相亲会”,有年轻人专场、老爸老妈专场、夕阳红专场、残疾人专场。现在在宁波已经小有名气,小分队成立5年,为6300多名单身男女搭上了红线,其中有个退休女老师,一个人就撮合了130多对新人。

  绿色浙江春百合志愿者团队

  5元钱买一大桶矿泉水 已经是我们最大方的事情

  我自己是坐轮椅,可公益服务已经做了6年,而且还要一直做下去。

  听过罗大佑的《野百合也有春天》吗?我就是用它给我的团队命名“春百合”。

  如果能获得“合法身份”,我们肯定会做得更顺利。

  ——周连海

  绿色浙江春百合志愿者团队,成立于2006年,目前团队成员500多人,服务内容包括无偿献血、环境保护、敬老爱幼、扶残助残和赈灾等。

  周连海,“春百合”的发起人,今年50岁,3岁时因患重病致使双下肢重度残疾,只能靠轮椅代步。 但他现在遇到的最大问题,不是自己不能走,而是这个志愿者团体还没有主管部门,无法在民政局注册,没有“合法身份”。


 

  整整6年,周连海只找企业拉过7次赞助。“我们没有公章也没有专门的账户,怎么让别人信任?”他记得很清楚,有次去敬老院,赞助企业还专门派了两个人买好东西跟着,就是不放心他们是不是能做到专款专用。

  如今,队员一年50元的队费,是他们团队一年的总收入,实际能收上来的也就3000元左右。

  “没办法,1元要当100元花。”说起这个,周连海眼睛红了,“大热天,队员们口干舌燥做环保宣传,我心疼啊!有时大方点,只能花5块钱买大桶的,大家一起喝。”

  周连海每月有200元的低保,平时自己在用电脑做点设计的活,挣的钱除了吃饭,几乎全贴进去了,有时妻子小池的工资也会倒贴进去。去年过年,周连海病了两个月,病因:营养不良。

  虽然日子很苦,团队还是在艰难维持,周连海还是很有决心,“既然走了这条路,能克服的尽量克服,还是要一直走下去的。我更希望有个‘合法身份’,我们一定会走得更好、更快。”

  政府或可购买服务

  公益、生活兼顾才走得远

  在我省活跃的义工,不少都是类似“春百合”一样的草根组织,相对于有“身份”并得到“慈善资金”的义工分会,大多数草根义工急需解决生存难题。

  浙江省慈善总会秘书长李刚认为,义工服务是慈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目前,浙江省义工服务事业虽然走在全国前列,但也还处于发育阶段,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给他们合法身份就是其中之一,而且非常重要。好消息是,目前,政府也在进行非盈利性组织的改革,其中就有涉及公益团体的身份问题,不过路还很长。

  慈善是需要成本的。目前浙江公益组织主要资金来源有:政府提供经费支持、向基金会申请活动资金、向企业拉赞助,很多草根公益团体甚至只能自筹。在慈善总会底下的义工团队活动经费基本有保障,但草根团队确实生存堪忧。

  李刚认为最好的方式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以项目招标扶持民间公益组织的发展,这也是国际上常见的做法。

  省慈善总会义工部副部长魏钧说:“其实,除了一些团队的管理人员需要全职外,并不提倡所有义工都全职做公益,只有把个人生活和志愿服务兼顾起来,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责任编辑:谷晴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