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案例
法制网首页>>
案件案例>> 民事经济>>
看韩剧学犯罪用一件血衣骗得80万元
上海血衣诈骗案被告获刑9年
发布时间:2019-08-28 14:57 星期三
来源: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余东明 实习生张若琂

“我不想再躲了,自己当初犯下的错,终究要有个了结……”今天下午,“血衣诈骗”案在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开庭,被告公张洋(化名)说。

在七年前,他用一件血衣制造“假死”现场,骗取其所在运输公司赔偿款近80万元。法院经过审理当庭宣判,张洋犯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生活窘迫,看韩剧学犯罪手段

时间回到2009年,张洋的妻子做完了一场髋关节置换手术。为了这场手术,张洋四处借钱,欠下了10万元的债务。

手术虽然顺利完成,但妻子基本丧失了劳动力,这为本就不怎么富裕的家庭蒙上了阴影。紧接着,父亲又被诊断出帕金森病,需要大额的诊疗金,家里的两个孩子也到了上学的年纪,急需用钱。

到案后的张洋曾向检察官坦言,一直到2011年,作为家中唯一的劳动力,他都承担了很大的压力。“老婆干不了重活,平时只是帮服装厂做点缝补工作,每个月收入仅1500多。”张洋说。

为了排遣烦恼,张洋喜欢在出海后窝在船舱房间里看剧,尤其是韩剧。

2011年5月,张洋正在看的韩剧中出现了这样的剧情:一名船员在航行中发生意外事故,获得了巨额赔偿。当时肩上担着巨大经济压力的张洋萌生了编造意外事故、骗取经济赔偿的念头。这个念头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持续了整整三个多月,并慢慢形成计划。

2011年8月24日,张洋所在的巴拿马籍货轮从日本起锚开航,驶向上海外高桥四期码头。

8月27日下午2点多,8个月未见到丈夫的妻子接到了张洋的电话,电话里的丈夫声音和往常一样,告诉妻子船马上就要靠岸了。

晚上6点多,船上的实习生小帅经过张洋的房间时,看见他正在房内玩电脑游戏。没有任何苗头显示他将在这天晚上干一件“大事”。然而此时,张洋的心中正在酝酿着一个可怕的计划……

“我不知道出了事公司会不会真的赔钱,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只想拿自己的命赌一把。”张洋说。

几次沉到水底几乎放弃

当晚11点,货轮渐渐向码头靠拢,船上的工作人员大多也进入了梦乡。张洋将一套衣服、一双鞋、一个尚未充气的塑料救生圈、身份证、一点现金装进了一个防水袋中,再将防水袋用绳子绑在身上。准备好这些后,他掏出了针筒,扎进了自己的左手臂,“扎了三次,前两次都没扎中。”张洋想,第三次扎不出血就放弃。但这次见血了,他咬牙抽出了一针管血。

张洋带着血液来到船头的甲板上,将其滴洒在自己的衬衣上和甲板地面上。他将衬衣撕破,扯下纽扣,扔在了甲板上,营造出自己与海盗搏斗被害的现场。做完这些,张洋将针管和自己的手机扔进了大海里,然后纵身跃入了水中。

8月28日凌晨至4点原本是张洋的当班时间,船长发现本应来驾驶台值班的他没有出现,拨打房间电话也无人接听。二副去房间找人,发现房间空无一人。船长觉察到不对劲。

凌晨1点,货轮停靠码头,整艘船上的船员都被发动起来寻找张洋,最终在右舷的2-3甲板上发现了大量血迹和一件血衣。船长立马向上海代理汇报了情况,代理拨打了报警电话。

他们都不知道,他们正在苦苦寻找的张洋当时就在离船不远处的水里拼命游着。

;“我跳海的地点距离岸边大约2公里。当天水上有风浪,我在海里游得非常困难,我记得好几次都沉到水底了,当时心想,放弃吧。可还是挺过来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成功上岸。

换上了防水袋里的衣服和鞋子,简单吃了一点早饭,张洋开始了回家的“逃亡”路:他从上海坐长途客车到达苏州,再从苏州换车前往聊城,在聊城的小宾馆里窝了一个礼拜,再坐长途车赶到阳谷。到达阳谷的当天晚上,归家心切的张某打车直奔父亲家,翻墙进了家。

原本家人已经接到张洋公司的电话,都以为张洋出了事,全家都沉浸在悲伤中,父亲见到他时很惊讶,“你还活着呀,活着就好!”

为了让父亲帮助隐瞒,他谎称自己在船上杀了人,要躲避一段时间。父亲将他安顿在平日无人会去的养鸡棚,一躲就是三个月。

我不想躲了

接警后,上海公安民警一行9人登轮勘查现场。有经验的勘察民警发现血迹喷溅流向不符合正常侵害案件的情形,公安将该案件定义为疑似被侵害案件并开展调查,但张洋的尸体迟迟未能找到,无奈侦查完成后,仍然未果。

2011年,8月28日上午11点多,还被蒙在鼓里的妻子接到了船务公司电话,得知了丈夫失踪的消息,她异常着急,提出要去案发现场看一看。船务公司担心她接受不了噩耗跳船殉情,未同意她的登船请求,只是将张洋留下的衣物等物品转交给了她。

鉴于张洋服务期间失踪并假设死亡,船务公司最终与张洋家属达成和解协议,并给予79900万元的赔偿金,加上同事的捐助,张洋家属共得到80余万元的补偿。

2012年的春节,公公突然告诉儿媳妇,她的丈夫并没有死,只是因为在船上犯了事,用假死躲事。老实的妻子在知道丈夫没有死的高兴劲过后,便劝说丈夫将赔偿金还给船务公司,被丈夫张洋拒绝了。

“老婆的手术,父亲的帕金森,治疗都是钱,两个孩子也要上学,我这次本来就是赌一把,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法庭上,张洋悔不当初。

此后不久,张洋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搬到了离家40公里处的一个小镇上,花3000元买了一个新的户口身份,东躲西藏地生活了7年多。

“我一直不敢用自己的真实身份,害怕遇到熟人,只能靠打零工生活至今。”张洋在看守所内向检察官坦言。实际上他遇到过熟人,对方也认出了他。“但是他们都像躲瘟神一样躲我,都以为我死了,却看见我还活着,肯定觉得我是犯了什么事,不敢招惹我……”没有朋友,苟且偷生的七年里,他靠着打零工过活,每个月挣到两三千元钱,很不稳定。

而他用“命”换到的赔偿金,其中10万元被用于偿还妻子做手术时的借款,20万元用于为父亲治疗帕金森病,剩下的钱也在日常花销中所剩无几。

2018年7月,山东省公安厅对省内户籍人口可能存在“双重户籍”的情况进行公安网大数据排查,在排查过程中,发现张洋存在双重户籍。

民警立即联系了他,电话里,张洋承认了双重户籍情况。2018年11月27日上午,张洋主动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交代了他7年前的罪行。

“爸爸,你自首了,我们再也不用东躲西藏了。”此时张洋的两个孩子一个上高三,一个高一,过去的7年对于全家人来说都是个噩梦。法庭上,张洋潸然泪下,表达着他无尽的悔恨。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管生活遇到多大的困难,都不该触碰法律的底线,否则,终有一天要自食恶果。”虹口检察院检察官向记者感叹道。

责任编辑:温远灏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