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埋葬了一百多年的腿骨 相隔6代的旁系血亲
​法医揭开匈牙利诗人裴多菲死亡之谜
发布时间:2019-05-24 10:38 星期五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余东明  实习生 张若琂 □法制网通讯员 管唯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这首诗的创作者是匈牙利著名诗人裴多菲。

一百多年来,他的死因一直是个谜。有人说他战死在了瑟什堡战役中,有人说他被俄国人俘虏,还有人说曾在西伯利亚见过他的坟墓。

1989年,匈牙利的一支考察队在西伯利亚挖掘到了疑似裴多菲遗体的一具骸骨。随队而去的人类学家经过20多项人类学证据比对,包括头骨形状,裴多菲独特的虎牙等,认为这具遗体就属于裴多菲,然而他们始终没能获得最直接的DNA证据。

他会是裴多菲吗?

为了弄清这一事实,揭开裴多菲的死亡之谜,裴多菲委员会曾委托包括美国、瑞士等国家的多家鉴定机构做过DNA鉴定,但是因为遗骨年代久远,且可用于比对的样本亲缘关系复杂,加之其他一些因素,始终没有得到理想的鉴定结果。

“委员会通过我们法医物证室在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的关于复杂亲缘鉴定方面的研究论文找到我们,经过反复沟通和相互了解,双方最终达成了委托协议。”司鉴所法医边英男博士介绍。

他说,“当时送检的样本有三个,一块取自遗骸的腿骨,另外两个是裴多菲母系家族后代的血样。遗骨可能在土壤中已经埋葬了一百多年,参考血样是裴多菲姨妈的第五代外孙女,关系隔得很远,鉴定难度可想而知。”

边英男说,从陈旧骨骼中提取DNA,有很多不确定性。因为陈旧骨头中的DNA会发生降解,并发生复杂的化学反应,使得DNA提取率非常低。

为此,司鉴所专门成立专家小组,反复讨论实验方案。其中,因为送检的腿骨样本非常少,不能随意提取,所以专家小组必须对方法做出慎重选择,最后采用了经过改良的骨头裂解前处理方法结合硅珠法,成功在腿骨中提取到了DNA。

另外两份血样,也给边英男等人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血样是在2008年提取的,到送检为止,已经过去了7年时间,运达上海后,又在海关处常温放置了5个月才送到司鉴所来。

边英男告诉记者,血样送到时已经接近黑色,其中一管打开时已经有腐败的味道了。在这种情况下,采用常规方法提取血样DNA无法得到理想结果,研究小组经过实验,用有机溶剂结合离子交换法,从血样中成功提取能满足实验要求的DNA。

下一步就是鉴定了。“由于血样来自与裴多菲存在母系遗传关系的两个女性后代,因此只能通过线粒体DNA进行鉴定。我们对测序结果进行了反复验证和正反向的对比,才最终确定了鉴定结果。”边英男说。

每年的3月15日是匈牙利的裴多菲日,裴多菲委员会希望在纪念日前得到鉴定结果,边英男他们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拿出了结果,令委托方非常满意。

出鉴定结果的当天,裴多菲委员会的主席亲自来上海,提取鉴定报告……

“在很多情况下,DNA证据只能作为一项佐证,不能完全依赖于它,这个案子就是一个例子。”边英男告诉记者,最终他们并没有完全明确,这个腿骨是否属于裴多菲。因为要做绝对的判断,不仅需要母系的样本,也需要父系的样本,本案中,只有母系的样本,而且是相隔6代的旁系血亲。

因此,法医物证室给出的最终鉴定意见是,认为送检腿骨和血样间具有较近的生物学关系,鉴定小组在客观上支持该腿骨极有可能属于裴多菲本人的这一观点。

最终,匈牙利裴多菲委员会采纳了法医物证室给出的鉴定结果,并在匈牙利召开了记者招待会,结合原有的人类学证据,委员会方认定他们的考察队在1989年发现的骸骨属于裴多菲。至此,裴多菲死于西伯利亚的真相得以揭开。

公开资料显示,裴多菲当年被流放到西伯利亚后死于1856年5月。从挖掘出的遗骸上可以看到,裴多菲死时嘴巴张得很大,而且埋葬时只有衣服裹尸,未被装入棺木。专家们判断,他可能死于被杀或者血液中毒。


责任编辑:suminglong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