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诚信观察频道>>诚信漫画>>
环保标三百一个
发布时间:2015-05-04 10:45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社区版

 

 漫画/朱慧卿

  “尾气检测弄虚作假极易成为大气污染恶化的诱因。”北京建筑大学机电与车辆工程系研究员姚圣卓等专家呼吁,只有通过严格真实准确的检测,才能有效收集到车辆污染量。“通过对高污染车的控制管理,才能约束机动车尾气污染,从源头减少雾霾污染。”

  □新华社记者杜放魏董华邓中豪

  截至2014年,我国汽车保有量已达1.54亿辆。根据多地环保部门公告,汽车尾气排放已成为我国大城市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是造成雾霾、灰霾及光化学污染的重要原因。

  我国《大气污染防治法》规定,机动车船向大气排放污染物不得超过规定的排放标准。国务院在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中明文要求,对尾气排放不达标车辆不得发放环保合格标志,不得上路行驶。

  然而,“新华视点”记者在京津等地调查发现,在一些尾气检测的地下交易链条中,环保部监制的环保合格标志竟可花钱获得,濒临报废期限的“问题车”只花300元就能免检上路。

  不管啥车花钱就能通过检测

  多地环保部门公告显示,尾气排放目前是新车检验、旧车年检的重要项目,具体包括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等指标。

  记者近日以验车者身份走访北京、天津的多家机动车检测站发现,个别检测站内不仅遍布被称为“车虫”的验车非法中介,甚至有检测人员公开提供收费“包过”的尾气检测服务。

  在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京安机动车检测场,缴费窗口一位工作人员明确表示,任何车辆必须在检测站检测尾气合格后,才能发放环保标志。但周边部分“车虫”表示,只要车主花钱通过他们代办验车,测尾气“包过”。

  一家名为“北京猎豹机修”公司的代办验车人员表示,可以提供代验车服务。据介绍,以一辆2002年生产的桑塔纳为例,按规定检测价不超过200元,代过加价700元。“你们车主去过不了的,我们去了就包过。”这名“车虫”说。

  位于天津市西青区中北镇的汽车检测站内,显眼处张贴着“严禁非法中介代办机动车检验手续”等标语,广播也在循环播出类似内容。但记者采访发现,办理大厅一边是缴费窗口,对面就坐着多名“车虫”。一名王姓“车虫”对记者宣称:“不管啥车,300元保证拿到环保标。”

  检测造假是业内公开的秘密

  记者采访发现,看似程序严格的尾气检测,在“车虫”和部分工作人员的暗箱操作下,漏洞频出,通过环保检测“很简单”。

  记者在天津发现一辆已接近报废期限的小轿车。经技术人员鉴定,这辆2002年1月1日出厂的桑塔纳2000,已有13年车龄,存在手刹不灵、大灯表面氧化严重等隐患。

  这辆车能通过检测吗?记者在天津河西区机动车检测站跟踪拍摄发现,在“车虫”的指引下,整个检测过程中工作人员都没有对这辆车的尾气排放进行检测。其后,河西区机动车检测站的运营方——天津市瑞达机动车检测公司提供了一份已盖章的检测报告。在报告中,一氧化碳、碳氢化合物等排放值都是空白,“排放”一栏全部没有数值。凭这样一张未检测尾气的报告,这辆车最终获得了标明为“环保部监制”的绿色环保合格标志。

  除了直接不检测就给环保标,“车虫”们往往还通过换装置、改软件、调设备等种种手段通过尾气检测。

  政府定点机动车维修企业、北京邮政汽修总厂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尾气检测能不能过全看检测严不严。如果过不了,可以去找“车虫”。一般拆下机动车的三元催化装置换成新的就能过,验尾气合格之后再换回来。

  环保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原研究员韩应健表示,各地检测站工作人员与“车虫”内外勾结、暗中放水的事情非常普遍。早在2011年,环保部对全国近千家机动车环保检验机构检查,就排查出各类违法违规和不规范检测问题200余项。

  “有些检测站软件有猫腻,尾气检测让你过你就过,不让你过就过不了。有的工作人员连探头都懒得往排气管里插,测出来的尾气当然能达标。”韩应健说。天津一家检测站的维修人员也表示,尾气排放检测的人为操作空间很大,检测器离排气管“差了几厘米”也会降低排放值。

  记者在主流信息分类网站上检索发现,京津地区从事“验车代办”的中介就有数千家。“尾气检测数据造假、买标卖标、检测流于形式已是业内共知的秘密。”国家机动车污染防治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颜梓清说。

  检测站检得太严就没人去

  据了解,有些地方的检测站由公安交管部门管审核结果,环保部门管标准,物价部门管价格。小小一个检测站,至少三个部门在监管。

  为什么这么多部门都管不住检测造假?据记者了解,在一些地方,机动车检测站各有各的“后台”,其实际经营者是环卫、交通等部门下属的事业单位。

  有环保专家指出,由于种种管理漏洞,汽车尾气检测的权力寻租空间很大,成为一些人以权谋私的工具,令国家环保标准形同虚设。

  近年来,已有安徽合肥、广西南宁等多地车检机构被查出存在虚假检测。在佛山车检“窝案”中,佛山市公安局原副局长王宏强落马前,就为车检站等经营者提供照顾,受贿约124万元;郑州市公安局机动车检测中心原民警高斌多次收受代理审车中介人员钱财共9万多元,甚至要求“车虫”为其购买2700元的血压治疗仪,才帮助检测顺利过关。

  北京一位自称可搞定多家远郊检测场的“车虫”透露,很多检测站实为站长私人或企业承包,“检测场造假才能多赚钱,检得太严就没人去。”

  “尾气检测弄虚作假极易成为大气污染恶化的诱因。”北京建筑大学机电与车辆工程系研究员姚圣卓等专家呼吁,只有通过严格真实准确的检测,才能有效收集到车辆污染量。“通过对高污染车的控制管理,才能约束机动车尾气污染,从源头减少雾霾污染。”

责任编辑:孙燕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