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资讯>>综合报道>>
秦健 基层公安工作40年变迁亲历者
发布时间:2018-11-19 05:55 星期一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庆祝改革开放40年之40位人物访谈录

制图/高岳

图①为1978年,秦健入警时留影。

图②为今年7月,秦健走遍当地大小医疗器械商店,终于在一家店铺,找到了患者需要的轮椅。与老秦相识的店主,对秦健自掏腰包的爱心举动钦佩不已。 均为资料图片  

□ 法制网记者 刘子阳

身材魁梧、大嗓门、光头……第一眼看到秦健,感觉有点凶。可当他冲记者一笑,这种感觉瞬间烟消云散。

“我是老刑侦、老所长、老公安。做梦都没想到,临退休能被评上‘中国好人’。当警察40年,忙忙碌碌大半辈子,挺值。”冬日的阳光洒进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公安局4楼的会议室,秦健笑容满面。

作为在改革开放政策实施当年参加公安工作的基层民警,59岁的秦健亲身感受40年来公安工作的点滴变化,而岁月也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时代印记。

从人海战术、人工指纹识别,到运用生物DNA、指纹头像识别等科技手段,改革开放给刑侦工作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1978年,秦健19岁。那年,他从部队退伍后,被分配到物资局工作。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物资局绝对算是好单位。

然而,秦健却做了个让人不解的决定:主动要求调到公安局。

“警察上白下蓝的制服格外帅气,让我怀念起在部队的时光。软磨硬泡下,领导答应了,但是领导告诉我,千万别后悔。”秦健做好吃苦的心理准备,可是实际条件还是超出他的预料。

“当时,如东县公安局组建兵房派出所,别说交通工具,连桌子和床都没有,只有一部手摇电话。所里5名民警要管5个乡的治安,最远的乡离派出所20多公里。”无奈之下,秦健托人买了一辆自行车,这在那个年代是很奢侈的。

1984年春节前的一次抓捕,秦健至今难忘。

一名犯罪嫌疑人出现在十几公里外的恒新镇。秦健骑着自行车到嫌疑人家门口蹲守。晚上8点多,嫌疑人回家,被他抓个正着。人抓住了,可如何把人带回所里却是难题。

“那时,全县公安机关只有看守所和刑警队配发手铐。没办法,我只能让嫌疑人跨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用绳子把嫌疑人反手绑好,再拿绳子将他和我绑在一起,绕了好几圈。”回想起当时的场景,秦健忍俊不禁。

回去的路上,自行车车胎爆了,嫌疑人坐在后座也不安分,一直挣扎。秦健硬着头皮骑回所里,内胎、外胎全都烂了,只剩下几条胶皮挂在钢圈上。

1988年8月,秦健被调到如东县公安局刑警队。刑警队的条件比派出所好了很多,一辆212型号的北京吉普、一辆长江750边三轮摩托车,还有两辆幸福牌摩托车。

刚到刑警队,他就分到一辆大桥牌自行车,这让老侦查员都羡慕不已。

上世纪90年代初,破案主要靠现场勘查、走访排查、口供确定证据。一台照相机拍现场照片、一把毛刷子刷指纹,依靠一双肉眼理出一条线索,拿下一个案子。

在侦查技术手段不算发达的年代,刑警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案子不结不回家。秦健坦言,那几年是他从警生涯中最苦的日子。最长的一次,他4个多月没回家。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法治建设不断推进,对诉讼证据质量的要求不断提高,刑事科学技术鉴定工作面临着新问题、新考验。

1993年,如东发生一起分尸案,一名安徽籍打凉席的女子被杀。秦健调查走访发现村民李梁华存在重大嫌疑。刚到李梁华家门口,秦健看见房间的地面被铲掉一大块,墙面上新鲜的喷射状血迹还没干,秦健和同事立刻将犯罪嫌疑人李梁华控制。

可是,审查过程并不顺利,李梁华四天四夜一句话不说,案件陷入僵局。秦健和领导一合计,决定用DNA鉴定技术固定证据。

在那时,DNA检测技术应用于侦查破案还是新生事物,只有北京的公安部和位于上海的司法鉴定所能做。民警坐船把血迹送到上海鉴定,DNA比对受害人身份成功。在铁证面前,李梁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罪行。

作为一名老刑侦,秦健体会到改革开放给刑侦工作带来的变革:“从人海战术、人工指纹识别,到运用生物DNA、指纹头像识别等科技手段。过去破获的案件,现在可以快速锁定犯罪嫌疑人。”

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带来了全国性的人、财、物大流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社会治安经历了阵痛期,对公安机关而言,维护社会治安成为头等大事

1995年,秦健被调到如东童店当派出所所长。派他去的目标很明确:抓好治安。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在改革开放大潮的推动下,人、财、物出现了全国性的大流动,这一方面利于盘活资源,另一方面也对社会治安提出了挑战。

童店就是当时如东县治安状况最复杂的地方,到处都是小混混、“地头蛇”,在街上白吃白拿,派出所也管不住,老百姓怨声载道。

正月初五,秦健去童店派出所上任的第一天,就遇到当地最出名的“地头蛇”,外号“细杨二”。

一出派出所大门,秦健就看到马路斜对面一位卖甘蔗的老人正苦苦哀求。原来,“细杨二”白吃了甘蔗不仅不给钱,还用甘蔗猛敲老人头部。秦健跑上前制止,“细杨二”反手又要打他,被秦健三两下制服按在地上。

“你知道我是谁吗?”秦健穿着便装,“细杨二”不知是警察,依旧叫嚣。

“我不要知道你是谁,你记住我就行,我就是专门来治你这种人的。”秦健抓着“细杨二”回所里处理。

“细杨二”原本以为找人打打招呼能减轻处罚,没想到秦健谁的面子也不给,按照当时的治安管理处罚条例顶格处理,并勒令他将之前白吃白拿的账全部结清。

有人劝秦健不要得罪人,秦健气得一拍桌子:“我吃的就是警察这碗饭,我还怕得罪人?我得罪一个人,安定童店一方!”

经过“细杨二”这事,秦健的名声传开了,其他的小混混再也不敢在童店出没。

做了10年所长,秦健换了4个辖区,全都是治安状况最复杂的地方。不管他调到什么地方,当地的治安状况肯定会好起来。

面对横行乡里的恶霸,秦健毫不畏惧;针对乡间愈演愈烈的各类盗窃案件,从严从快惩处不法分子,狠杀歪风邪气……老百姓也给秦健起了个绰号——“治渣所长”。

秦健说,从警这么多年,他从没有向恶势力低过头,更没有怕过谁。要说怕,只怕两件事,怕群众不满意、怕案子破不了。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经济社会各种活动日趋频繁,矛盾纠纷也随之增多。如何将矛盾纠纷化解于无形,成为公安机关面临的新问题

时光进入21世纪,改革开放不断深入,经济社会各种活动日趋频繁,矛盾纠纷也随之增多。如何将矛盾纠纷化解于无形,成为公安机关面临的新问题,也成为秦健的新任务。

2006年,已经工作30年的秦健,从如东县公安局经济开发区派出所所长岗位退居二线,本该过上安逸生活的他,挑起调解纠纷的重担。

今年夏天,跑遍如东县城大大小小的医院、药房,秦健终于找到一张合适的轮椅。他自掏腰包买下,即刻送到当地马塘镇的一户人家。因为一起医患纠纷,秦健与这家人已经有了9年故事。只要路过,他都要登门看望。每年春节前,他还自备年货去慰问。

记者随手翻开秦健的工作笔记,里面密密麻麻记录了他这些年调处的各类医患纠纷。每调处一起纠纷,笔记本上就会多出一个患者的姓名,他的内心也多了一份牵挂。

“听不懂医学术语,很难与双方沟通。不掌握医疗规范,看不透矛盾症结。”秦健说,他起初连病历都看不懂,由于掌握信息和专业知识的不对称,调解工作成了“走过场”。

为了让矛盾双方心服口服,秦健只要有时间就“泡”在医院,转遍大小科室“取经”,再结合书本知识仔细琢磨。他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本本被翻得破旧的厚重医学书籍。

除了善于洞察医患心理,秦健多年来积累的广泛人脉和良好口碑也一次次帮助他找到纠纷化解的突破口。

不久前的一次纠纷调解中,患者的女婿一下子认出了秦健。原来,秦健在九总派出所工作时,曾到患者的女婿所在单位讲过法制课。

“秦所,你说的话,我们听。我们不是要钱,就是要个说法。”时隔多年,患者的女婿依旧称呼秦健为“秦所”。有了这样的感情基础,纠纷很快得以化解。

时间是最真实的记录者,在“退二线”的12年间,他不分白天黑夜、酷暑严寒,累计调处医患纠纷1000多起,医患调处零投诉、纠纷调解零反悔。

为了救助白血病患儿,在朋友圈筹得41万余元救命钱;暗地资助一对孤儿兄弟10年,还帮他们找到了工作……在秦健身上,这样的爱心故事实在太多太多。

“如东县医患调处中心领导对我说,等我退休还要请我回来作为调解专家。”问及退休后的打算,秦健开心地说,如果身体允许,他会继续奔走在化解矛盾纠纷第一线。

记者手记  

采访结束,秦健把我送到大门口,他说以后就当朋友走动,到南通一定要来看他。返程的飞机上,老秦的样子还一直萦绕在我脑中。

老秦看上去有几分粗犷、有些脾气,走近了才知他心思细腻、重情重义、爱憎分明、嫉恶如仇,颇有豪侠之风。

这与老秦的经历有关。老秦告诉记者,他完整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经历了这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深知改革开放之不易。他了解公安工作之艰辛,更见证了改革开放之辉煌、公安工作之成就。

他注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因为他无悔付出的40年,正是创造了无数美妙故事的40年。


责任编辑:刘一鸣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