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资讯>>
生死永驻出头岭
追记全国司法行政二级英模、全国模范司法所长王武强(上)
发布时间:2017-12-30 03:15 星期六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法制网记者 张驰

    “行些善事,天知地鉴;做个好人,身正心安。”这是时任天津市蓟州区司法局出头岭司法所所长王武强在第44本日记的扉页上写下的一句话,日记的开篇时间是2017年1月6日。半个月后的1月21日,因心肌梗死,王武强撇下了他留恋的父老乡亲以及生他养他的那片土地,再也没有醒来,时年44岁。

    面对数次调动及升迁的机会,王武强挂在嘴边最多的一句话是:我生在出头岭,长在出头岭,将来死也要死在出头岭,我哪儿也不去。一语成谶。

    闺女泽一在父亲去世后,仔细地把第44本日记本写有字的前十几页用订书机钉住,连同前43本日记一起封存,“爸爸生前太累,想让他歇歇脚。”话虽这样说,从王武强去世到现在近10个月,出头岭司法所每天还是有不少人进进出出。这些人群中,有的来自出头岭镇下辖的36个行政村,有的来自河北省兴隆、玉田、遵化等地,除了正常的法律咨询,他们还想来看一眼王武强生前所在的办公室,留个念想。

    服务百姓是工作之本

    “老百姓认可他,是因为他的真、实。”时任蓟州区司法局局长、现任蓟州区法制办主任的张乾志提起王武强仍然情绪难控。

    王武强的真,体现对老百姓的真心。张乾志记得有一起涉及河北省玉田县的民事纠纷。按管辖关系来说,王武强可以不问,王武强却几次上门调解,最终使民事纠纷的双方当事人握手言和。

    张乾志问其原因,王武强回答:我虽然拿蓟州的薪水,但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面对周边群众迫切的法律需求,我不能不管;面对可能影响家庭和谐、地方稳定的事,我不能不问。

    王武强的实,是工作落的实。张乾志回忆,局里的工作任务一旦布置下去,出头岭司法所不但能干好,让人心服口服,而且还有创造性发挥。社区矫正,他把社区服刑人员置于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并自创小报,给迷途中的人送上精神食粮;普法宣传,他数易其稿、自编教材送法进校园,形成宣讲体系。

    “武强是累死的!”基层法律工作者金玉东至今仍未从失去战友的情绪中完全走出来。平日里爱起早的金玉东,一到司法所就能看见排着长队等着见王武强的老百姓,还能听到带着浓重出头岭口音的王氏普通话,王武强早来了。

    关于早起,两人曾有过对话,王武强问他百姓早早排队的原因,金玉东语塞。“老伙计,来司法所求助的人绝大多数是讨生活的人,要么靠土地吃饭,要么给人打工,他们早早来,是怕上班迟到,或怕耽搁地里的农活,咱们呐,得就着他们的时间。”这句话对金玉东触动很深。

    关于晚归,泽一与之有过交流。“是这一方水土养育了爸爸,父老乡亲有困难了,爸爸不能不管,宁可晚点回家,爸爸也不能让他们带着希望来,带着失望走。”这句话,泽一过去似懂非懂,常常在夜色中等着爸爸归来,哪怕爸爸的办公室离家近得只有631步,她也不敢去打扰。

    2017年1月22日,王武强出殡,泽一才真正悟懂了这句话。

    那天,天蒙蒙亮,王家小院就挤满了人。从家到殡仪馆,再到墓地,绵延数公里,闻讯赶来的十里八村的乡亲们站在灵车经过的路两旁,没人组织。

    他们,想送王武强最后一程。

    从1996年10月至今,王武强与同事,以出头岭镇为中心,把法律服务半径由蓟州区延伸到河北省的兴隆、遵化、玉田,其法律服务赢得了周边群众的尊重,出头岭司法行政品牌也由此树立,并在新的时代要求下,精准延伸再延伸。

    监管与教育引导一个都不能少

    对社区服刑人员的管理是司法所的一项重要工作内容。

    同事张占永与王武强共事两年多,他认为,王武强的社区矫正工作方法宽严相济,亦柔亦刚。两年多的时间,张占永说他本人一直在“偷师学艺”。

    出头岭镇人口3.6万人,但其社区矫正、安置帮教工作压力不小。

    “把这些人员置于人民群众监督的汪洋大海中”,是王武强的秘笈。

    每个月的10日,是社区服刑人员集中报到日,“那个谁,这段时间是不是又跟原来的那帮人混上了;还有那个谁,最近是不是手又痒痒了,自己要注意哈。”事后,经常有人会偷偷找到王武强,承认自己没有汇报的行为,汇报的结尾,往往是同一句感叹:太牛了,这事您都知道。

    “出头岭镇36个行政村,每个村头的路是直的还是斜的,蒙上眼睛我都知道,更何况是你?”听者有心,再也不敢有事瞒报了。

    张占永知道,这是王武强二十多年通过工作能力、人格魅力积累的群众基础,出头岭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已成为司法行政工作的外围力量。

    王武强常说,对社区服刑人员的监管只是工作的一个方面,最根本的还在于这些人员本身,只有他们的思想认识与法治观念提高了,才能有效避免重新违法犯罪的发生。

    2012年年初,人们发现王武强在繁忙的工作之余,经常把自己关在屋里。至于鼓捣什么,同事不知道,家人也不清楚。不久,谜底揭开,当年1月,带着浓浓墨香的《社区矫正》小报问世。每两月才出一期的小报不大,但内容丰富,从辖区内的社区矫正信息,到事关社区服刑人员的温馨提示,再到实用的法律、法规解读,还有为人处世的心得体会。

    从此,出头岭的社区服刑人员每两月都会有一份精神食粮,“法律与道德根植于内心了,才能真正化为个人的行动”。如今,《社区矫正》停刊,一些人还找过张占永,想要一份作为永久的珍藏。

    王武强主持出头岭司法所工作这几年,辖区内社区服刑人员、安置帮教对象的重新犯罪率为零。

    化解群众矛盾纠纷要一碗水端平

    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王武强熟知农村的现状。他曾说,受经济发展、社会转型影响,农村的社情民意日益繁杂琐碎,有时看似细小的事情、鸡毛蒜皮的纠纷,一旦调解不及时或处理不好,都有可能导致上访或引发矛盾激化,影响社会稳定。作为基层的工作人员,必须第一时间靠前处置,并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说理释法,绝不能高高在上。

    2011年9月,镇上居民孙某之子在学校玩滑梯时不幸被自己脖子上拴钥匙的绳子勒住颈部,因窒息当场死亡。事发后,孙某一家人情绪失控,纠集家族成员到学校、镇政府、蓟州区教育局等处聚集。此后,孙家人将灵堂设在学校,还请来吹鼓手,滋扰学校正常教学秩序。

    王武强与该事件处理小组相关人员第一时间赶往现场,向家属阐明,打人、闹事、上访,绝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必须查清事实、分清责任,运用法律手段解决问题。

    通过三个昼夜的反复协商,当事人家属与有关单位达成了调解,双方对调解结果均表示满意,一场群体性事件就此平息。

    2015年春天,村民胡某之妻孙某,因家里生意不好,再加上夫妻时常拌嘴,一时想不开,便服毒自杀。孙某家人召集了30多名亲友,来到胡家企图报复。胡某家人面对动武的阵势,不甘示弱。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异常紧张。

    王武强闻讯赶到现场,找到胡、孙两家的长辈与村干部,进行耐心细致的劝解,一场可能发生的械斗被消除在萌芽。

    2016年1月24日,村民张某家饲养的大型犬闯入邻居王某家中,将王某年仅8岁的女儿咬伤,虽经医院全力救治,但孩子还是不幸死亡。孩子去世后,王某情绪激愤,扬言要张某偿命。王武强闻知此事,立即与同事赶往村里,对两家人进行分别劝解。

    在王武强的调停下,张某向王某一家人真诚道歉,张某给予王某一家14万元补偿金,王某谅解了张某,一场剑拔弩张的矛盾就此化解。

    “我们认可王大哥,是因为他不偏不倚,能一碗水端平。”王某说。

    二十年来,记录在案的,是王武强成功调处各类矛盾纠纷300余件,防止民转刑案件20余起;没有被记录的,是不计其数的邻里纠纷被他化解于无形。“要知道其中的有些案(事)件,都是十足的硬骨头,王武强、出头岭司法所为地方和谐稳定所做的贡献,无可替代。”出头岭镇党委书记张明俊动情地说。

责任编辑:刘一鸣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