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资讯
研究生杀人“三次判死三次驳回” 近期或出重审结果
我要纠错【字体: 默认 】【打印【关闭】
稿件来源: 广州日报发布时间:2014-11-18 09:02:50

一桩发生在11年前的“湘潭大学研究生杀人案”,在经历了三次重审之后,依然是“罗生门”。其中,涉嫌故意杀人的被告人曾爱云三次被判处死刑,但是三次死刑判决都被上级法院所否定。于是,他又从鬼门关边上回来了。

2013年5月13日,他的案子第四次重审。据本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得信息,有关部门在对此案进行了补充侦查之后,此案或将于近期作出审判。

曾爱云,究竟是如何一步步陷入了这场“罗生门”般的案件之中?本报记者为此特别赴其家乡,还原他当年走过的人生路。

曾爱云的家,离邵东县城还有37公里的距离,一个导航仪显示无路可到的地方。后来才知道,有一条仅容一辆车通过的水泥小路,可以通到他家的所在地——建新村。

多舛的家庭

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

一说到“曾爱云”三个字,赵春秀的眼泪就止不住地刷刷往下流。

因为有外人在,这个70岁的妇女想竭力掩饰自己的悲伤,不停地用手擦着挡着。

赵春秀,这个瘦小单薄的农村妇女,11年来一直期待着儿子的归来。而且,她坚信,她的娃,不会干出那种杀人的事。

当年,曾家有四个孩子,一个女儿三个儿子。曾爱云是最小的一个儿子。

这个家庭命运多舛。曾爱云只有5岁的时候,父亲因为心脏病发,离开了人世。于是,赵春秀一个人要养大这四个孩子。

只是,赵春秀自己,也有病在身。说到激动处,赵春秀提起了左腿的裤管,露出她那条嶙峋瘦骨的左腿,上面还有着四道深深的伤疤。

在她27岁的时候,就因骨髓炎,导致腿骨坏死,而动了手术,其后多次手术,不仅耗尽了家里的积蓄,更是让她从此不能如正常人般走路——膝盖无法弯曲,左腿只能直愣愣地挺着。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所以曾爱云的大哥在还只是5岁的时候,就得挑着谷子,去磨坊里碾米。而曾爱云,不仅要在年幼的时候就去打临工挣钱,甚至到了上高中和大学的时候,依然每周都要花一天时间捡垃圾卖钱。

有一年,他们家里只花了6元,过了春节。2元的青菜,2元的豆子,2元的海带。

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二哥17岁的时候就辍学去了外地打工,可是有一天,却在工地上从高处坠下,走了。

2003年,刚刚考上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研究生的曾爱云。开学还不到一个月,就卷入了杀人风波之中。

舅舅们的资助

曾爱云的三个舅舅,多年以来,一直在承担着照顾姐姐和四个外甥子女的责任。

说起姐姐赵春秀,赵建安说,要是没有他们三兄弟,姐姐可能都无法生存下来,更不可能养大那四个孩子了。

曾家,曾经只是一间土垒砌的所谓的房子。由于穷,一直都没有能力去翻修,整个墙身都严重地倾斜,而且到处漏,漏风漏雨。每到雨季,外面下大雨,房子里就下小雨,整个地面上都摆满了瓶瓶罐罐,用来接雨水。

终于有一天,那座泥巴房子倒了。幸运的是,赵春秀并没有在房子里,躲过一劫。最后,还是三个舅舅出资,为赵春秀重新盖了三间平房。

赵建安说,那个时候,由于家里穷,年幼的曾爱云就不想去上学,他告诉母亲,不希望给家里添负担,说自己要去挣钱。

所谓的挣钱,其实就是去三舅的木工房里,帮忙打临工。舅舅们觉得不行。把曾爱云叫过来,告诉他,只有好好读书,才能够成才,至于上学的费用,舅舅们出。

舅舅们的资助一直没有中断,甚至在曾爱云出事,关在看守所的这些年,也是舅舅们去湘潭看他,给他送点钱,送点东西。

三个舅舅,也只是普通农民,并不富裕。

争气的孩子

曾家的孩子,能读书。

在高中毕业后,曾家老大通过自学,考上西南政法大学。之后,又在大学留教多年,其间,还以西政教师的身份,为曾爱云做过辩护人。如今,已经是某地的法院副院长。

在家里人看来,曾爱云的学习天赋,要比他哥哥更强。

八岁,曾爱云才去上学。每年,不是第一名,就是第二名。在大学期间,每年都能拿到6000元的优秀学生奖学金。

在大学毕业后,曾爱云工作了一年。工作单位是衡阳火车站。

他的舅舅们说,在单位里,曾爱云也表现不错,而且颇受领导的器重,不仅当上了办公室主任的职务,甚至还支持了他想去攻读硕士研究生的想法。

要命的爱情

离开了家,曾爱云行程100多公里,踏入了湘潭大学的校门。

在学校,曾爱云认识了一个女孩,叫做李霞。他们相爱了。

李霞却一直向曾爱云隐瞒了她有男朋友的事情,是同校的学生周玉衡。

这段三角关系,成为日后警方认定这是一起情杀案件的原因。

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也出场了,他叫陈华章。曾经是曾爱云的本科同学,也是周玉衡的师兄。

在日记里,陈华章自白,说由于周玉衡的表现很好,受到导师的器重,于是自己想要杀了他。

2003年10月23日晚,周玉衡的尸体在工科南楼被人发现。

很快,陈华章先被学校保卫部门找到,在陈华章宿舍里,警方查获了安眠药、绳子等所有的作案工具。但是陈华章说,人是曾爱云杀的,他只是受了曾爱云的怂恿,做了帮凶。

警方认为,这个说法合理。

11年的等待

曾爱云出事后,家里人一直都不知道。还是一个打工的亲戚看了报道,才告诉他们。

“每年我们都会做买雀放生的事情,这是从祖辈留下的传统。”赵建安说,在这种氛围下熏陶出来的曾爱云,不会干杀人的事情。舅舅们相信。

他们去看曾爱云的时候,曾爱云也信誓旦旦地说,舅舅啊,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是不可能干那件事的。

由于赵春秀腿脚不便,严重晕车,所以11年来,她从来没有去看过儿子。

如今还在看守所内的曾爱云,也焦急等待着决定自己命运的判决。

多年的看守所生活,使得曾爱云的身体变差了很多,而且经常感冒头疼,要吃药才能让自己感觉好一点。而且睡眠不好,老是睡不着觉。

曾爱云说,如果能够被判无罪,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能够回家去见母亲。他也希望,能够回到学校进行学习,因为他知道,在这11年里,社会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他在等待,那个决定他最终命运的判决结果。

11年坚称无罪

长沙律师钟致远,数年来都是曾爱云的辩护人,对于这起不寻常的案件,已经熟悉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在自己的博客上,他连续撰文,希望负责审理此案的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能够依法,尽快对此案作出判决。

钟致远告诉记者,有关部门对于此案高度重视,已经为此案开过多次的协调会,目前还在做其他方面的工作,法院或许将在近期对此案作出判决。

而曾爱云的哥哥曾康,目前是一名法院的副院长,对于弟弟的案子,他不愿意多谈。他告诉记者,他们目前最关心的就是案件能够尽快宣判,使得真相大白,但是在案件的处理结果尚未正式公布的情况下,无法谈更多的问题。不过,他透露,目前曾爱云案的影响很大,已经引起了中央有关部门的关注。

审理此案的法官,拒绝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

而根据记者的了解,对于此案,曾爱云11年来一直坚称自己是无罪,所以要求法院对其以无罪判决,据说此案有可能依照“疑罪从无”的原则来判决,但是这一判决,不会被曾爱云本人所接受。

最终结果如何,还需要法院对此案作出公正的判决。

钟致远律师表示,此案距离上次开庭审理已经过去一年多,所有关注此案的人,都在等待着判决结果。 本报记者李钢

(责任编辑:莫亚奇)
我要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网友评论 0条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
·贵州一县委副书记因受贿获刑11年 重审后检方撤回起诉
·招远邪教杀人案庭审安保全程目击
·山西:在押人员提供线索 破获10年前绑架杀人案
·入室抢劫杀人潜逃八年终落网
·海口“窨井杀人”案终审被判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