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新闻资讯>>
镇干部:已入户协商签订协议 村民:未召开村民大会
临沭一土地增减挂钩项目拆迁遭质疑
发布时间:2012-06-22 10:34 星期五
来源:法制网

  调查动机

  为规范农村土地管理,国务院曾下达《关于严格规范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切实做好农村土地整治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到:近年来,一些地方在农村土地整治过程中,开展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出现了少数地方违背农民意愿强拆强建等一些亟需规范的问题,侵害了农民权益,影响了土地管理秩序,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坚决予以纠正。

  尽管有文件明确规定,但是,在山东省临沭县白旄镇埠上村,被搬迁的村民质疑当地土地培养挂钩项目强制拆迁。

  □ 特别调查

法制网记者 杜 萌

  “我们没有发生一起向法院申请强制拆迁的事,绝大部分搬迁村民都签订了协议。”在山东省临沂市临沭县白旄镇政府接待室里,一名镇领导微笑着对前去采访的《法制日报》记者说。

  而在此前,白旄镇埠上村的村民向记者举报时,提供了一段视频录像——镜头里呈现着埠上村某村民家宅院墙,一大型挖掘机的钢铁挖斗出现在院墙上,两次扒捣就将两米多高的院墙扒垮,院内小狗在一阵土烟里躁动狂吠……

镇干部与村民说法大相径庭

  埠上村隶属白旄镇,是该镇19个行政村、32个自然村中的一个自然村。

  记者从白旄镇政府了解到,今年3月,“临沭县白旄镇埠东村项目区”经山东省国土资源厅批准后,成为临沭县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项目。该项目“涉及埠东(埠上)一个村,拆旧区面积30.43亩,拆除复耕完成后可增加耕地面积25.43亩”。

  “你应该知道国家土地增减挂钩项目吧?”白旄镇一名镇领导这样问记者,然后在介绍埠东村项目时,详细提及该项目由省国土部门审批,有卫星航拍图遥测,有县国土部门辅助,有镇村两级干部入户多次摸底调查并协商,有评估公司逐户评估,随后便有埠东村委与63户拆旧区村民签订搬迁协议。

  “现在只剩下3户还没有签协议”,向记者介绍情况的镇干部似乎松了一口气说,“我们这里没有出现强制拆迁的情况”。

  记者注意到,在有关埠东村项目区的“项目简介”中,“以人为本、和谐拆迁”、“发挥老党员、老干部、村民代表‘三老’作用”等提示性文字十分醒目。

  记者进村入户、在村街向数十名村民、3名党员了解情况后,发现他们的说法与乡镇干部的介绍大相径庭:

  “村里根本没开村民大会。”

  “七八口子人早上7点多就来我家,晚上到10点,十几天熬得我受不了。”

  “工作组干部找到我孩子的学校,说你家长不签搬迁协议就不让上学。”

  “他们上门来给我看评估结果,谁评估的,怎么评估的,俺都不知道。”

  “搬迁补偿的钱盖不起新房,你让我全家住哪去?”

  “我家新盖没多久,你看我拍的照片,他们补偿的钱实在太低。”

  “他们关了我8天,不签协议不放人,最后叫我给宾馆付住宿费800元,不交不让走。”

  村民向记者提供了录音、录像、图片、“旧村改造补偿安置协议”、宅基地土地证、国土部门测量的宅基地四至图等用以佐证自己合法权益的各种资料。

国土局干部称应尊重村民意愿

  “国家实行土地增减挂钩是2004年提出的,目的是为了严格管理土地,深化土地改革。”临沭县国土局规划科科长李方娟向记者介绍,早在2005年国家开始试点时,山东省临沂市被列入第一批试点,临沭为第二批。

  据介绍,土地增减挂钩是指依据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将若干拟整理复垦为耕地的农村建设用地地块(即拆旧地块)和拟用于城镇建设的地块(即建新地块)等面积共同组成建新拆旧项目区(以下简称项目区),通过拆旧建新和土地整理复垦等措施,在保证项目区内各类土地面积平衡的基础上,最终实现增加耕地有效面积,提高耕地质量,节约集约利用建设用地,城乡用地布局更合理的目标。

  据悉,自2006年临沭县上报第一批土地增减挂钩项目至今,当地开展这一项目已经历了6年,应该具有一定的成熟经验和做法。2010年该县申报3000亩地项目,实现耕地2000多亩,增地率达到50%以上。

  “我们每年根据村镇发展需要确定增减挂钩规模,现在是不能超过上级下达的规模,不是你想要多少就批多少。”李方娟说,县局规划科干部到过埠上村拆旧现场,与乡村干部一同实地考察过,她说那里“真是脏乱差”,而此前在县里其他地方实施土地增减挂钩后,确实改善了农村的生产、生活条件。

  既然村庄发展需要是根据村镇提出申请,再由县国土局审查核准后呈送省国土厅审批,记者问李方娟如何看待村镇发展需要与保护村民合法权益的关系,这位科长毫不犹豫地说,要尊重拆迁区村集体和村民的意愿,国土部门只是业务指导关系,具体工作由乡镇去做。


强制动员搬迁受村民质疑

  在记者坚持下,镇领导同意记者前往埠东村村委会采访村干部,而不是把村干部叫到镇政府来接受采访。

  在埠东村村委会,记者见到村支书刘晓。

  2007年,刘晓当选埠东村村支书,至今历经5年。这位年轻村支书不同意记者录音。据他介绍,这个村有1500人、1300来亩土地,人多地少。今年春节过后就开始埠东村土地增减挂钩这一项目的前期工作,村干部3次摸底走访,弄清村西那片拆迁区里的旧房、危房、无人居住房的整体情况,然后于3月召开村民代表会、党员会宣传这件事。

  “没听说有什么人反对这件事。”刘晓十分肯定地说。

  这时,村委院外有喧闹声,刘晓起身出门去看。记者也跟了出去。在埠东村村委会院门外,记者遇到数十名村民,其中有两名党员。人们得知是记者来采访,纷纷介绍自家情况:

  “我有跟上届村委签订的承包地合同,合同未到期,我不同意搬迁就被拆院墙。”

  “镇干部上门给我评估表,我都没见过评估的人。”

  “党员会上说搬迁的事,根本不具体,还没闹清楚咋回事就进家动员,整天纠缠。”

  “我是65年入党的老党员,支部开会没通知我,根本没表决就干开了。”

  “他们给那个钱,能买下地皮但不够盖房的,差好多,你让我这上年岁的人上哪住去?”

  村支书刘晓告诉记者,评估公司是镇里找来的,而镇干部却说评估公司是村委找的。

  到底有没有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党员会,有没有履行对这一村务重大事项的表决过程,记者请村支书刘晓提供相关会议记录,刘晓说档案在会计抽屉里锁着,村会计去临沂市里了,拿不到。记者跟镇干部说,这些材料可以证明事实过程,要提供出来,记者可以等。

  村民告诉记者,记者采访村委时,村会计就在村委,他拦住院门不让村民进,根本没去临沂。

  第二天,镇干部给记者送来了3次会议记录复印件,3次会议仅有3页记录纸。记者仔细查看会议内容:一次“两委全体成员”出席的会议内容是关于土地增减挂钩的工作要求;一次是“两委全体成员和镇有关领导“出席的关于”老年房的安置“的会议;一次是“党员、群众代表、两委人员及镇有关领导共52人”出席的会议,基本内容还是工作要求。

  记者问前来送会议记录的镇干部,不是说还有出席会议人员的签到名册、表决程序的证明材料吗?这位镇干部神情有些惊愕地说:“噢,忘了。”

责任编辑:韩丹东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