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头条新闻>>
乐清村主任死亡案再调查
温州警方称完全排除被谋杀可能 目击者称网络传言不实“谋杀”是他猜测肇事司机称没有人指使其谋害遇难者
发布时间:2010-12-30 09:56 星期四
来源:法制网——法制日报

 

《法制日报》记者 陈东升 马岳君

12月29日下午,在上级政法机关协调下,《法制日报》记者再度赶赴乐清,获准与中央电视台记者一起,独家采访乐清前村主任死亡专案组刑侦专家、交通事故处理专家、肇事司机及现场目击证人。 12月25日,浙江省乐清市虹南公路寨桥村路段发生的一起事故引起了广泛关注,前村主任钱云会之死究竟是交通事故还是有人谋害?网络上众说纷纭。昨天,温州警方专案组公布未发现谋杀证据的复查结论后,又有一名自称见过“谋杀”过程的目击证人现身网络。一时间,案情再度扑朔迷离。温州市委常委、公安局长叶寒冰今天下午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称,经过警方多方调查,乐清市前村主任钱云会死亡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完全排除其被谋杀的可能。

温州警方:完全排除谋杀可能

叶寒冰告诉记者,“12.25”乐清前村主任之死事件,引起温州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浙江省副省长、温州市委书记陈德荣,温州市市长赵一德等领导12月27日连夜召开市委专题会议,对此事提出“实事求是,公正处理,温州市公安局直接介入调查、信息公开,对此事件的相关调查结果及处理在第一时间向公众公布,接受媒体及社会的监督、谁渎职、谁违法依法严惩不贷”等四条处理决定。

按照温州市委指示,12月28日,由叶寒冰带队、副局长沈强、叶望庆、张文伟率领的由刑侦、交警、指挥中心等数十名民警专家组成的专案组,连夜奔赴现场对此案展开复查。

 “此案是交通事故还是谋杀案件,与公安机关没有任何利害关系。公安机关的职责就是查清事实真相、打击违法犯罪。”叶寒冰向记者介绍说,专案组赶到乐清后,分成两批,按交通肇事与命案两套程序展开侦查。经过警方缜密的调查,案件事实已经查清,证据已经固定。乐清蒲岐“12.25”案件排除“谋杀”可能,认定为交通肇事案件。

温州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专案组组长沈强向《法制日报》记者介绍,2010年12月25日上午,费良玉驾驶皖K5B323号大货车从虹桥湾底村运送石料前往临港开发区围垦工地,9时45分许,途经虹南大道蒲歧镇寨桥村地段时,遇行人钱云会在车前方道路右侧向左横穿,费玉良左驾方向并刹车避让不及,车头左侧碰倒钱云会,左前轮碾压其胸颈部,致其当场死亡。经查,该车核载12.405吨,超载35.020吨,超载282%。

沈强说,从命案角度,本案排除“谋杀”的依据主要有三:

一是警方严格审查了嫌疑人供述的真实性、嫌疑人与死者是否有利害关系、是否受人指使等情况,并对其生活轨迹、工作情况、人际交往进行了全面详尽的调查,排除了其主观故意的可能;二是警方细致地开展了现场调查访问。既对公安机关已掌握的所有证人重新进行了询问、调查;又对 目击证人钱成宇和网民提出的“第二目击证人”黄迪燕进行了询问,确定并无“谋杀”行为被直接目击。三是从现场勘查情况看,现场留有明显的车辆刹车痕迹、尸体拖痕、人车碰撞痕迹,与被人强行压住碾压的行为不符。

从交通肇事角度,警方认定依据有四:一是交通肇事犯罪嫌疑人费良玉供述其驾驶车辆遇行人横穿道路时,左驾方向并刹车避让不及,碰压行人。该事实与同车人员黄标的证词相符;二是通过调查4名目击证人,并未发现事故现场有其他可疑人员出现;三是对车辆接触痕迹的检验和地面刹车痕迹的勘验确认,有关痕迹的形成符合该交通事故发生经过,四是没有发现与上述情况有疑义的证据。最终,警方认定,费良玉无证驾驶严重超载的机动车辆,发现行人动态后采取措施不力,以致造成交通事故,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行人钱云会在未确认安全的情况下横穿道路,其行为是造成交通事故的次要原因,应当负交通事故的次要责任。

沈强说,以上情况,有嫌疑人供述、证人证言、110报警记录、现场勘验、车辆鉴定、当事人通话记录等予以证明。对于备受关注钱云伟生前所接听的最后一个电话,警方表示现通过侦查手段已调查清楚,电话是村里一个姓王村民打的,内容是与他商量村里的事情,经查证,与本次事故无关。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钱云会尸体现停放在乐清市殡仪馆里。警方已对其做过尸体表面检查,目前,乐清市一位副市长目前正在与家属商谈善后事情。

肇事司机哭诉:没有人指使其谋害遇难者

肇事司机费良玉1979年8月出生,安徽阜阳颖上人,事故发生时,爱人正生病住在虹桥医院里,家里有一个9岁儿子。为了改善家里生活,在苏州打工多年的费良玉向亲戚们借钱,按揭买了这辆价值41万元的工程车,如今每月还要还8000元的贷款。一场车祸就这样毁掉了两个家庭。

今天下午,在乐清市看守所,穿着乐看1434号衣服的费良玉哭着向记者讲述了事故发生经过:费良玉说,他与受害人钱云会无冤无仇,从不认识,也没有受任何人指使谋害他,一切只是意外。

12月25日上午,费良玉开着一辆车牌号为皖K5B323的后8轮工程往乐清湾港区方向行驶,车子本来时靠右正常行驶,但到了出事地段,因右道封闭,遂从左侧行驶。 “当时车速并不快,大概40码左右,”费良玉说,这时候,正好有一个行人在对面从右向左走,于是,他赶紧鸣笛刹车,行人还看了他们一眼,但由于雨天路滑,车后又拉了20多吨石料,结果没能刹住。

费良玉回忆说,事故发生后,他赶紧下车拨打了110,本来还想打120的,但一看人都死了,就没打。过了几分钟,村民陆续赶来了。这时,现场有人提醒他,赶紧走,不然会被村民打死的,于是,他悄悄地走出了人群,走出了几十米,就看到村民和警察冲突了起来。费良玉遇到了交警,他告诉交警,自己是车主,交警遂将他带到了交警队。

费良玉说,事故发生时,副驾驶座上坐着司机黄标。“司机没吃早饭,准备中途下车吃点饭,所以我就替他开一会儿。” 记者问,你明知道自己无证,为何还要无证驾驶呢?费良玉回答说,自己已经考完了驾照,但证还没有办下来。事故发生后,司机黄标为费良玉顶包,他被乐清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天的行政处罚。

在乐清市拘留所,黄标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自己与费良玉是同一个村的,十几年驾龄,12月2日从老家到乐清替费良玉开车,包吃包住月工资3000元。他也不认识钱云会,事故发生时,他正坐在副驾驶座上,看到马路上有人过来,赶紧提醒费良玉注意。他说,“费良玉当时鸣喇叭,并减速左拐,以为能避过,可没想到这行人也往左拐,再刹车,就来不及了。”

现场目击者:网络传言不实“谋杀”是他猜测

寨桥村村民钱成宇1965年出生,上过两年学,曾因吸毒被强制戒毒,也曾因贩毒被判过刑,现以替人打砖谋生。妻子早就跟他离婚了。

得知记者身分后,钱成宇异常激动,他对记者说:“我们的村长是好村长,如果能让他活过来,我死都愿意!” 钱成宇回忆说,当时他正从老妈家出来,见到有人被撞,“我赶过去一看是村长,脑子立刻一片空白,然后,立刻大喊,‘皇天三宝,村长被压死了’!”

 记者问,“网络上说,是你亲眼看到4个穿黑色制服的人员按住钱云会,然后让工程车开过来,将钱轧在车下的。” 钱成宇听了连连摆手,“人命关天,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没说过这话,也没看到过这些。” 但钱成宇对记者说:“我就是认为百分之八十是谋杀,只有百分之零点四五是交通事故”。记者问为什么?钱成宇说,钱云会当了6年村长,坐了4年半牢。“我们前任村长老婆开奔驰,自己开宝马,钱云会如果也想要钱,一个章盖了,五六百万就到手了。可他抽几元一包的烟,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村民省点钱。”

钱云会越说越激动,“政府到我们村征地,我们不同意,村长带头反对。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村长才被谋杀的。”

 记者问,你有什么证据吗?

钱成宇说,“车子开到了左边,遇到人也不刹车,这还不够吗?百分之一百一是谋杀。” 说完这些,钱成宇突然换了神色,用一种警惕的眼光看着记者,“你们真的是中央电视台记者?你签个字给我!”

他的情绪忽然又激动了起来,指责记者一行说:“你们真是黑心,对这么好的村长下黑手!”

所谓的第二个证人是智障者

继目击证人钱成宇后,今天又有一位名叫黄迪燕的所谓目击证人走进了人们视线。

黄迪燕是华一村村民,昨天,她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案发时,她正好路过现场,看到有三个戴着面罩、白色手套,分别身着牛仔衣、白色、青色外套的人按着一个老人。停在一旁的工程车逆行驶过,三个行凶者将钱云会推到车底,随后,工程车司机、副驾驶座上的人和三个行凶者乘坐一辆停在旁边的小面包车,一起逃离现场。

今天下午,记者见到了这位“目击证人”黄迪燕:1米60不到个子、中等身材,戴着深红色帽子,穿着浅红色棉袄、黑裤子、棉拖鞋,衣服口袋里装着几个纸茶杯。

黄迪燕目光呆滞,不会说普通话,说话常前言不搭后语,从她零零碎碎的言语中,记者总算听明白了事情经过: 12月25日那天,黄迪燕从尼姑庵祈福回来,看到事发现场围了很多人,她凑了过去,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告诉她,寨桥村村长死了,是被几个人摁住、塞进车轮底下的。看完热闹后,黄迪燕回了家。过了几天,家里来个几个寨桥村的人,对她说,现在政府正在调查这件事情,只要她对政府的人说,亲眼看到了村长是被谋杀的,上天会保佑她女儿,还会给他们家钱。

昨天下午,有人带着“政府”的人来到她家里了解情况。后来才知道是记者,但她也弄不清楚记者是干什么的。《法制日报》记者问黄迪燕,她到底有没有看到三个戴着面罩、白色手套,身着牛仔衣、白色、青色外套的人将钱云会推到车底下碾死的? “我没有看到。是寨桥村的人教我这样说的,”黄迪燕一脸无辜地说,她这样说,是在庵堂里被鬼缠上了。

采访中,黄迪燕丈夫王仕高一直在旁边唉声叹气。他说,女儿29岁,患精神病多年;老婆患鼻癌,脑子有问题;自己也高血压、糖尿病;靠政府低保才勉强过日子。一家三个病人,老婆还在外边惹了这么大的事。

记者问黄迪燕今年多大了?她一脸茫然,想了半天才说:“我也不清楚,我属猪的”。

“53岁了”,王仕高说,他今年60岁,妻子53岁。黄迪燕没上过学,嫁过来的时候脑子就有问题。很迷信,信上帝也信佛教。

王仕高对《法制日报》记者说,12月28号晚上,他正在村口老人亭打扑克,有人告诉他,有几个记者在他们家采访。他立刻回家,踹了老婆一脚,骂了记者一通,把他们全轰走了。

“这鬼婆娘,连自己年龄都说不清楚。记者还采访她,真是的!”说起这事,老王至今仍忿忿不平。

(法制日报浙江乐清12月29日电)

责任编辑:王晓雁
0
视频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