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治号 手机版| 站内搜索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

行行重行行 佤山写忠诚

追记云南省沧源佤族自治县法院执行局局长鲍卫忠

2023-06-15 21:08:04 来源:法治日报-法治网
分享:
-标准+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晨 

2021年10月21日,云南省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鲍卫忠突发脑出血,倒在办公桌旁。同年10月23日,因医治无效,年仅45岁的他离开了人世。后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和最高人民法院、中共云南省委分别追授鲍卫忠同志“全国模范法官”和“云南省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

6月15日,最高人民法院举办全国模范法官鲍卫忠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会上,报告团成员以朴实的语言,追忆鲍卫忠同志镌刻着忠诚与奋斗的24年法官生涯。他走遍佤山村村寨寨,每一次办案、每一次帮扶、每一次回访,都蕴含着司法为民的热忱。 

便利贴里藏着局长办案“密码” 

沧源地处祖国西南边陲,与缅甸接壤,是全国最大的佤族聚居县。 

“我们办理的不仅是案件,更是边疆的稳定、民族的团结。”这是鲍卫忠——一位有着15年党龄的佤族共产党员常挂在嘴边的话。 

在沧源佤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吕丹印象里,鲍卫忠踏实可信:“我们初次见面时,他的工作汇报数据翔实、条理清晰,执行指标了如指掌,案件进展、民俗风情说得明明白白。” 

法院执行不是审判之后的照方抓药,而是对纠纷案件的终极处理,是对社会矛盾的最深层治理。据同事们回忆,鲍卫忠在执行岗位上的9年,把一次次村村寨寨里的执行,变成一堂堂鲜活生动的法治课,被群众称为“佤山百姓的贴心人、心连心的好兄弟”。 

这是怎么做到的?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政治部干警李昱曾经向鲍卫忠请教,得到的答案是:走着、听着、看着、写着。 

“这算什么诀窍啊?我不甘心,平常也留心了起来,努力寻找着这个边疆老执行的办案‘密码’。” 李昱说。 

在鲍卫忠办公室文件柜上,贴着密密麻麻的便利贴,有的写着案件当事人的电话号码,有的记着案款金额,还有一些旁人看不懂的符号标记。 

熟悉的画面再次浮现在李昱的眼前:一个满头大汗、皮肤黝黑、脚上还沾着泥巴的佤族汉子,埋头在堆满卷宗的桌子上记录着。 

“这是鲍局长每次下乡办案回来的固定动作,不管有多晚、有多累,也要把这事儿先做完、把该打的电话打完,有诉即接、有信必复,让当事人第一时间知道案件进展和执行情况。”李昱恍然大悟道:“难怪鲍局长办案这么有底气,原来佤山的村村寨寨、山山水水都在这里啊!这些都是靠他一步一步走来的、一字一句听来的、一点一滴积累的,小小便利贴,藏着大天地!” 

“人心换人心”磨掉“钉子案” 

执行工作中,有一起发生在傣族村民小组和佤族村民艾嘎之间长达8年的土地纠纷,因艾嘎一时想不通,态度很强硬,拒不履行法院的判决,难度很大。鲍卫忠主动承办了这个案件。 

“艾嘎脾气火暴,我们刚去了解情况,他就愤愤地说:‘你们来干什么!我不欢迎你们!’说完就把大门一摔。第一次去,我们就吃了个闭门羹。”李昱说。

“第二次去,情况更危险。”李昱回忆道:“艾嘎喊来了十多个亲朋好友把我们团团围住。一向温和的鲍局长毫不畏惧地冲到艾嘎面前,用佤语怒吼道:‘难道你忘了我们佤族世代相传的族训吗?各族人民一家亲,九老九代不丢伴!大家相信法院,这个案子我们一定会公平公正地处理!’人群渐渐散去,可这次,我们还是连艾嘎家门都没能进。” 

回城的路上,李昱有些气馁。鲍卫忠给她打气说:“执行难,难在打开人的心结。这个案子不大,但处理不当,会影响到民族团结,我们再用心一点,再耐心一些,一定能找到打开艾嘎心结的办法!” 

不久,佤族新年“新米节”到了。李昱早早就接到鲍卫忠的电话:“小李,走,带你过年去!” 

“鲍局长带着自酿水酒、一袋新米和一束稻穗到艾嘎家去,一开门,局长说:‘我们来跟你过年了!’”李昱描述道,艾嘎愣在原地不知所措。鲍卫忠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祝你年年大丰收!”说着按照佤族的过年风俗把金黄的稻穗挂到了门上,把新米拿到了厨房,接着和艾嘎拉起了家常。

“看到鲍局长的真心实意,艾嘎紧锁的眉头渐渐松开,话匣子也打开了。局长趁热打铁组织双方现场调解。最终,傣族村民们和佤族艾嘎之间的心结完全打开,两族兄弟重归于好,这起长达8年的纠纷得到了圆满化解。”李昱说。 

佤山的赤子把忠诚写在边疆 

2016年3月,为期3年的“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战全面打响。作为执行局的带头人,鲍卫忠更忙了。 

领导和同事对他有一句一致的评价:“从没听他喊过苦、叫过累。”只要当事人有需要,休息日、节假日都是他的工作日,田间地头、大街小巷都是他的办公室。 

鲍卫忠说:“我们迈出去的是脚步,带回来的是民心。虽然辛苦,但却值得!”

2021年8月,一个消失已久的被执行人突然间有了音讯,鲍卫忠立即带队驱车前往。那一天,下着瓢泼大雨,山路泥泞难行,小黑江水汹涌翻腾,经过五个小时跋涉,才终于找到被执行人藏匿的简易房。 

同事们原以为鲍卫忠会直接采取强制措施,没承想他却再次对被执行人做起了思想工作,说:“咱们啊都是佤族兄弟,你有什么困难和我说说。法律一定要遵守,但办法我们可以一起想!”渐渐地,现场气氛缓和了下来,被执行人也主动说起了家里的难处,诚恳地表示会尽快想办法把钱还上。  

吕丹感叹道:“那时候我才真正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说鲍卫忠‘每办一个案件,都会多一个兄弟和朋友’,那是因为他把群众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来办,一门心思地为老百姓着想。” 

“我和鲍卫忠都是佤族,平时,我习惯叫他的佤名‘尼茸’”鲍卫忠妻子周红讲起丈夫:“几年来,尼茸常年起早贪黑地加班工作、长年累月地下乡、出差。尼茸走了,家空了。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一觉醒来尼茸依然还在,哪怕他经常加班、出差,只要活着就好。” 

“尼茸在医院抢救和他去世后的一段时间,他的手机不时响起,我每天都会接到当事人问候的电话,表达着对尼茸的敬意、感激和怀念,我更加理解了尼茸工作的意义,他每办结一个案子,社会就多一份稳定,生活就添一份祥和。”周红说。 

鲍卫忠走了,却又似乎从未离开,家人们还是会念起他的一颦一笑,同事们还是会提起他的敬业执着,当事人还是会想到他的公正司法。他是佤山的赤子,用自己的对党忠诚、一心为民,在边疆民族团结进步中传递着司法的温暖。 

编辑:高弼浡